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七章 生意难
    “喵、嗷!”

    黑猫对眼前两条加一起也不到五两重的鱼,表示出疑问和愤慨。

    虽然对一只猫而言,数学什么的太过艰深,偶尔缺斤短两一点它不会计较,但是一下从五斤重降到五两重,就算不会算数,它还有眼睛!

    黑猫愤怒的用爪子敲了敲饭盒,鱼在饭盒里跳了跳。

    方善水装作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兀自啃自己的包子。

    黑猫见方善水好像没听见一样,顿时人立起来,两爪扒住方善水的胳膊拉他去看盘子。

    黑猫怒叫:“喵、嗷!”鱼小,骗子。

    方善水被黑猫闹得包子都啃不到嘴里去,没办法,于是指着饭盒里的鱼问黑猫:“这是不是烤鱼?”

    黑猫点点头
娼门庶色

    方善水:“这是不是两条烤鱼?”

    黑猫歪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方善水:“我答应你的是不是每天两条烤鱼?”

    闻言,黑猫顿时纠结了:“……喵、嗷?”

    “你是奇怪以前的怎么比现在这个大很多?”见黑猫点头,方善水拍拍它扒着自己胳膊的爪,语重心长道,“以前那是经济宽裕,自然我们都吃得好,现在我穷得只能在食堂打饭了,你要是再闹,咱俩就换着吃吧。你啃我的包子,我啃你的鱼。”

    方善水说着把自己的包子递给黑猫,同时毫不客气地去拉黑猫的烤鱼。

    黑猫顿时尖叫炸毛,用尾巴推开方善水递包子的手,扑上去护住了自己的鱼。

    回头看方善水并没有要继续抢鱼,黑猫还是不放心地将饭盒推离方善水,然后有点伤心地低头啃起鱼来。

    方善水:“好了别生气,等赚了钱,再带你吃好的。”

    黑猫闻言,耳朵抖了抖,又回头看了方善水一眼,见方善水的白菜包子已经吃光了,扒着饭盒扭捏地倒着退回来,将饭盒里剩的一条鱼往方善水身边推了推,示意给他吃。

    方善水笑笑,突然觉得养只猫还是挺有趣的,将饭盒推回给黑猫:“你自己吃吧,我不贪口腹之欲,饱了就行。”

    这时,方善水朝不远处看了眼,那边,正有个穿着军训服的女孩举着手机拍他。

    女孩被方善水看个正着,吓了一跳,连忙藏起手机尴尬地冲方善水笑笑,转身一溜烟跑走了。

    现在才下午4点,那个女孩大概是请假逃训了。

    方善水听着不远处操场里传来的操练声,一时不知道要干什么,师父当初交待他的第三件事,是供奉好祖师爷牌位,初一十五的香一定不能断了,这在学校寝室肯定不行,现在是初三,过不几天他还得租套房子。

    手上的钱大概只剩下一万二,刚刚去学校外面绕了一圈,周围的房价都不算便宜,尤其他要供奉牌位,需要大点的独立空间,最好是套房整租,押一付三大概要花九千块,再加上刚刚开淘宝直通车花掉的广告费,首次开通充值了1000,买家每点击一次要扣15元,也不知道广告费多久用完。

    方善水有些心塞,打开手机淘宝店,想看看自己的店铺生意有没有一些改善。

    ——浏览18,收藏1,售出0。

    方善水眼前一亮,发现不止有收藏,还有一则消息,大概是那个收藏的买家留言咨询?

    天有多高没我高:“垃圾店主,一张破符卖一万,想钱想疯了吧!一块钱包邮我也不买!窄见!”

    方善水:……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何必互相伤害。

    大概是闲着无聊,方善水敲敲手机回复道:“亲,不可能卖一块钱的,已经便宜很多了,以前实体店都是卖10万块一张,因为网上新店开张促销,才便宜卖的
兰少的呆萌纨绔妻。不来一张吗亲?可能明天就要恢复原价了。”

    方善水等了等,没有恢复,又等了等,终于“叮当”一声,那边回复道:“骗子快滚!还有没有点人与人之间的诚信了!”

    方善水正考虑要不要再解释下自己并没有说谎,那边头像已经黑了。

    方善水托着下巴叹了口气,心好塞。

    黑猫叼着鱼骨头啃掉最后一丝肉,歪头看看心塞的方善水,吐掉鱼骨头,靠过去拿脑袋蹭了蹭方善水。

    方善水回头,淡笑着拍了拍黑猫脑袋:“谢谢,我没什么,吃完你就去玩吧,明天我再给你买烤鱼。”

    “喵、嗷~”黑猫闻言,甩甩尾巴和方善水告别,转眼跳上道旁树木跑去浪了。

    方善水站起身,将新买的饭盒刷干净扔在食堂,又去学校周围逛了起来。

    现在他的行李还在李家,但是总不能一直放在人家那里,里头还有他随身带着的祖师爷牌位。

    放在寝室里那就更不好了,毕竟寝室不是他一个人住,普通人应该对这些有些忌讳。

    房子还是尽快租下来的好。

    ·

    三个穿着军训迷彩的男孩走上七楼,两高一矮,矮的那个还有点胖,皮肤大概比较嫩,很不经晒,脸上漆红一片,都快晒脱一层皮了,一直在用帽子往脸上扇风。

    矮胖常豪大口喘气:“累死我了,刚站完几小时军姿,又要爬七楼,奶奶的,我腿都要软了,呼。对了,元哥说今天我们寝室会来个新室友,你们觉得呢?”

    雷俊有些心不在焉地回道:“大概会来吧,他算命一向很准。”

    戴眼镜的史文宇不以为然地说:“呵,这是什么算命,他应该是在辅导员那里消息比较灵通,虚荣做作,到处哗众取宠。”

    常豪不满意了:“喂,元哥是我偶像,你怼他就是怼我啊,小心我跟你急。”

    打开寝室门,常豪突然咦了声,回头对身后的两人说:“看,果然有人来了,床都铺好了,还是我元哥厉害。”

    史文宇不屑,但也懒得再和常豪争辩。

    正说着,在外头绕了一个多小时的方善水,也回来了。

    常豪一见到戴着面具的方善水就叫道:“哇酷,你就是我们的新室友?”

    方善水点头:“你们好,我是方善水。”

    “我是常豪,这是史文宇、雷俊,以后我们就是713的室友了。你怎么来这么晚?军训都快错过了。”

    方善水简单回应:“家里出了点事。”

    常豪对方善水挺好奇,一直是他和方善水说话,而旁边的史文宇一看方善水戴着个面具,就觉得这不是什么正经人,稍微抬个眼神已经自觉对方善水很客气了,雷俊始终心不在焉的,完全没注意旁边几人在聊什么,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血印妖瞳之冥皇傲妃

    没聊几句,方善水那边接到了李云言的电话。

    “方小弟,你现在在哪?我让容浩去接你,就是你大侄子。他是你们学校大三的学生,刚上完课,等会你就和他一起过来吧。”

    方善水报了地点,挂断电话,就和室友们告了别。

    史文宇在阳台上浇花,方善水走到楼下后,接他的人也来了,见到那人,史文宇的眉头凝了上来。

    那人在学校挺有名气,学的是金融,却是在外头不时客串下模特,还是一家皇冠淘宝店的店主,在学校名气很大,一堆莫名其妙的女生追捧他。

    史文宇会注意到李容浩,除了他是民俗学教授李书岳的孙子外,更主要的是,李容浩是雅今斋老板的儿子,是他爸爸的竞争对手。

    他这个新室友,难道和雅今斋也有什么关系?

    ·

    李容浩看到方善水心气就不太顺,比他还小的大一新生,结果他爸打电话却说让他看到人恭敬点,记得叫叔。

    简直智障!

    他爷爷可没给他生个这么大的叔叔,随便乱认个辈分就让他叫叔,有病。

    李容浩怀疑他爹就是被爷爷给坑了,转头就过来坑他来着。

    “你就是方善水?”李容浩语气不善。

    方善水点点头,不太清楚李容浩为何看他不顺眼,不过也不太在意。

    李容浩:“上车吧。”

    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

    李书岳正等着方善水回来,一见到人,就连忙招呼他坐下。

    李书岳问了方善水学校的情况,等到饭菜都端上来了,却发现李云言还没有回来:“云言怎么还没回来?容浩,给你爸爸打个电话问问。”

    李容浩:“爷爷,我爸他是看中了一件元青花大罐,本来卖家以为是清代的东西,但店里的小何露了痕迹。卖家试探出不对,就不想卖了,我爸他正在跟人磨呢。”

    “那我们不等他了,贤侄我们先开饭。”李书岳对方善水和颜悦色地道,一旁的李容浩翻了翻白眼。

    只是没想到,饭吃到一半,突然接到了雅今斋的电话。

    说是店里的博古架突然倒塌,砸伤了人,李云言将伤者送去医院,竟又在路上出了车祸。

    李书岳和李容浩顿时脸色大变。

    方善水倒是早知道李云言会出点问题,并没有惊讶,见李书岳捂着心脏脸色难看的很,不禁出言道:“李叔你放心,今天李哥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一张平安符,他不会有什么事。”

    李容浩闻言气得大骂:“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真要出了车祸,一张破符能管什么鬼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