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六章 去报道
    李书岳发现方善水突然看着门外不走了,回头唤道:“贤侄,你在看什么?”

    方善水指了指消失在林荫道里的车尾:“那两个人是……”

    “他们啊,不是什么好人,一个靠炒地皮发家的土财主。前段时间暴力拆迁弄死了人,这么大的事也不知勾结了谁竟压了下去,说出来都污我耳朵。还想要让我给他们制造法器镇压亡魂,真是做梦呢,这种早晚要遭报应的不法奸商,不要理会。”李书岳说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方善水闻言点了点头,将车内那张嚣张的脸抛诸脑后。

    方善水被李书岳拉到客厅里坐下,李云言则被打发去泡茶。

    李书岳和蔼地说:“贤侄,你师父跟我联系的时候说过,他最担心的就是你不太接触社会,没有什么同龄朋友,所以他想让你去学校上上学,和同龄人多接触接触。这不,学籍我们都给你准备妥当了,就在我任教的大学,我也好就近照顾。不过我想问一问了,你自己有没有什么想学习的专业呢?”

    “我和你师父商量的时候,觉得咱们家学渊源,学个考古什么的,也不用担心你的成绩。但是云言他说,你们年轻人嘛,都是喜欢什么电脑啊、明星啊、自拍啊什么的,别我们选了你自己不喜欢。所以学校的专业我都给你找来了,来你自己瞧瞧,这些就是相关专业的资料。”

    “谢谢李叔。”方善水道了声谢,接过李书岳递来的资料袋。

    李书岳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继续叮咛道:“你本身的学籍比较特殊,是挂在道教附属学院下的,和正规高考生虽然不同,不过之前你师父已经给你交够了赞助费,所以你进学校之后,就当自己和其他学生是一样的起点就好,辅导员同学都不会对你有什么特殊关注,你不要有什么心里压力。”

    “知道了李叔。”方善水点头,表示自己很好,没有任何心理压力,而后问道,“我需要学习古文字,甲骨文、金文这种,不知道学校有没有教这个的专业。”

    李书岳:“那就是h大的考古专业了,古文字是考古专业必须的课程。贤侄你若要精研甲骨文和金铭文的话,最好有专精这方面的老师带,h大里祝老头就是这行的佼佼者,这人最是爱才,如果你能在这方面展现特长,他见猎心喜肯定收你。贤侄,你的古文字底子如何?”

    方善水实话实说:“……我只会一些云篆,其他古文字都不太擅长。”

    李书岳闻言也尴尬了,云篆那不是道教画符的文字么,祝老头虽然也研究这种字体,但是他最是不屑封建迷信,拿这个去当敲门砖肯定不行。

    李书岳想了想道:“要么这么着,贤侄你先去考古专业上着学,任何学习都得一步步来,古文字也是,等你学了些基础,我再帮你去求一求祝老头
一代男后。”

    “李叔,不用那么麻烦。既然我是学校的学生,偶尔有不懂的,请教下老师,应该也不会被拒绝,其他一切按规矩来就是。再不济,学校的图书馆应该也有不少资料可以查询。”虽然李书岳是师父的朋友,方善水也不好意思这般麻烦人老人家去求人。

    “好小子,人踏实。那行,过会儿我先让你李哥带你去学校办下手续,晚上回来吃饭。至于祝老头,放心,他跑不了的。”李书岳笑着拍拍方善水的肩膀,然后指使起刚端了茶过来的儿子。

    李云言有些哭笑不得,他这年纪当方善水的叔伯辈都嫌老了,结果被他老爹硬是压矮了一辈,成了李哥。

    不过李云言也没什么脾气,和气地朝方善水笑笑。

    ·

    方善水的淘宝店铺,店名直接就叫青越观,里头目前就三样商品——镇魂符、五雷符、平安符。

    平安符23张,镇魂符85张,五雷符最少,只有3张。

    因为都是在山上守棺时画的,山中阴气太盛,五雷符几乎不能成型,百不成一,所以存量少的离谱。

    镇魂符一张1万,平安符一张1万,五雷符一张2万,方善水自觉定价还是挺实惠的。

    然而他发现,从他开店到现在一周过去了,并没有人买……

    浏览13,收藏0,售出0。

    这是出了什么问题呢?

    符纸拍的很清晰,也学着别家卖土特产的店,把自家道观的图片和道籍证明都拍了上去,为什么卖不出去呢,当初在港城,十万一张求符师父懒得理会,全是他代笔,也卖得好好的。

    本来就是听说网店不比实体店,要尽量减价卖便宜点,没想到便宜了十倍还是没人买。

    “方小弟,看什么呢?”正在开车的李云言笑着问。

    方善水回神,答道:“李哥,我在看我新开的淘宝店,不知道为何没有生意。”

    李云言:“新店一般都这样,买些广告位推销推销自己,弄个促销包邮活动,慢慢就有生意了。你哥……呃,你大侄子他就喜欢捣腾这些,还有个皇冠店铺呢,回头我让他给你传授传授经验。”

    方善水一想,是啊,他没有买广告,自然没什么人能看到。

    浏览的人都那么少,需要并会花钱买的肯定就更少,只是他钱不多了,也不知道够不够买广告的。

    “谢谢李哥。”方善水认真地和李云言道了声谢,开始考虑起广告的事。

    李云言笑了笑,正要再说什么,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说什么,青花大罐?八成几率是元青花真品!?”李云言顿时不淡定了,他爹李书岳是卖风水法器的,但他却没继承他爹的衣钵,反而去捣腾起了古董,在徽城古玩街有一家雅今斋,业内名声还行,在徽城的古玩街也算中上一流,但是元青花这种大开门物件,还真没收到过。

    李云言看向方善水,不好意思地说:“方小弟,真是对不起,那边店铺突然来了生意,我得尽快赶去
攻略总监大人。现在马上要到学校门口了,那边已经和你辅导员联系好了,要么你自己先去报道,回头我让你大侄子来接你?”

    方善水:“好,李哥你去忙吧。”

    李云言把方善水放在h大校门外,正要走的时候,方善水看到他印堂忽而聚起一片晦气,蓦然一愣,叫住了他:“李哥。”

    李云言有些焦急地回头:“怎么了?”

    方善水把一张折成三角状的平安符递给李云言:“我看你此行有些不顺,这个你拿着,以防万一。”

    李云言一愣,虽然他父亲是卖法器的,但他对这些其实并不怎么相信,因为父亲那里遇到的一些真实例子,他勉强能把风水、法器当做一种磁场科学解释,然而方善水这似乎看一眼就知人吉恶的本事,那就不在他能解释的范围了。

    方善水见李云言拿着纸符发愣,又嘱咐了句:“放身上,不要扔在一边。”

    “哦……好,方小弟你快去报道吧,这符我一定好好拿着。”李云言回神,赶忙答应了,管他是信还是不信,人家孩子的心意最好不要辜负。

    方善水和李云言分开后,很快找到了辅导员。

    那名叫贺兰的中年女性虽然严肃了点,但对方善水也没什么差别待遇。

    贺兰雷厉风行地带着方善水交了5000学费,又领了学生卡等杂物后,给方善水一把钥匙:“我给你登记的是c栋713寝室,你来得晚,现在只有这个寝室还有空床位。寝室里的人此时应该都还在军训,你可以先去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不过你手上这把还是要上交的,所以你最好尽快去配一把新的。”

    方善水抱着配发的棉被水桶点点头。

    贺兰:“现在已经军训五天了,虽然你错过了快一半时间,但最好还是和大家一起锻炼锻炼,这既是锻炼你们的身体和意志,也是团结你们的集体和精神,本来你就来得晚,再不参加集体活动,就更不利于融入集体。你觉得呐?”

    方善水无可无不可地继续点点头。

    “那好,晚上我会和你们的教官说一声,明天你就跟着大家一起出操吧。”

    说到这个,贺兰看了方善水脸上的面具一眼,这面具不知是何材质,看起来很是精美华丽,面具上阴刻的暗纹,在阳光下仿佛银鱼游动,更是凸显了方善水秀美的轮廓和青紫的薄唇,倒是很有些非主流小青年的审美。

    贺兰并不是很看得惯,抱着双臂面无表情道:“我听说了你的特殊情况,但是军训不允许带配饰,我可能也无法说服你们的教官,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方善水对此倒没什么反应,很好说话地表示理解,他带面具从来不是嫌自己太丑,而是怕吓坏人。

    贺兰走后,不知何时从背包钻进了桶里的黑猫,顶开桶上的棉被,朝方善水“喵”了一声:饿了。

    方善水一听这声音,下意识就想起了自己的又扁了四分之一的荷包。

    ……焦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