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五章 下山了
    转眼又是七天过去,守棺四十九日期限已满。

    自从那伙盗墓贼死后,再没有其他人上山打扰,方善水放下心,准备离开。

    按照祖师们的记载,四十九天炼制过程后,埋入月之精华浓厚的飞沙地三年,就可以化为绿僵为人驱使。

    如果炼制的尸体执念较深、怨气较重,也极有可能一跃成为凶威赫赫的黑僵,铜皮铁骨,不畏凡火不畏阳光。

    当然,如果不急于驱使,自然是埋的时间越久越好。

    这些天山上的环境越发恶劣,方善水在这里待得也更加艰难,陆续将买来的材料都布置下去,帮助师父吸收月华之精,养神固识,以期有朝一日师父能完全恢复。

    只是方善水不知,以他的寿数,能不能等到师父恢复。

    “师父,徒儿下山去了。”

    方善水在棺旁磕头三拜,和师父告别。

    这时,黑暗的山洞里突然静得落针可闻,周围莫名弥漫出一股寒气,很冷,方善水只觉呼吸间空气似乎结成了冰,沉重而冷肃,充满了异样的压力。

    方善水甚至看到,眼前的地面上出现了白霜。

    方善水本以为师父又要拉他入梦和他告别,然而,这不像是做梦?

    方善水屏住呼吸,恍惚间,有冰冷尖细的手指,挨上了他的脸。

    跪在地上的方善水正要抬头,那手却忽然退了回去,消失在一片寒气中
少侠,有钱好说话

    方善水没有看到人,而近在咫尺的棺木,好像也没有打开过,只有地面上弥漫的寒霜,一点点凝缩起来,从四周收拢,聚集到了棺木之下,不见了。

    “师父?”

    方善水再三呼唤,棺木却再没了反应。

    方善水等了片刻,又交待了一句:“师父,你乖乖待在山上,不要离开,我放假会回来看你的。”

    转身的那一刻,方善水觉得有人在背后看着自己,但他没有回头,直到走出山洞,那一直落在背上的注视感,才消失不见。

    【待到四十九日期满,放下琅琊洞断龙石,你就下山去吧,别再回山。师父在山上睡一觉,大概会睡很长很长时间。】

    “轰轰轰……”

    方善水放下了断龙石机关,沉重的声音压得整个山洞都摇晃起来,土石碎粒喀拉拉不断崩落,滚到方善水脚边,直到琅琊洞彻底封闭起来,震动才逐渐停止。

    方善水回房收拾好东西后,最后往后山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走出青越观。

    ·

    将青越观的大门锁死的时候,方善水看向房顶还在晒太阳的黑猫,说:“我要下山了。”

    黑猫眯缝的眼睛瞪圆,看着方善水:“喵、嗷~”

    方善水似乎听懂了黑猫的意思,解释说:“没有要赖账,可是我要下山了,山下不方便养猫,再见。”方善水说完麻利地转身就想走。

    “喵、嗷!”黑猫飞纵一跃眨眼跳到方善水身边,一口咬住方善水的裤腿。

    黑猫漆黑的眼睛似乎在说:骗子!赖账!

    方善水迈步往前,黑猫咬住裤腿不松,还用两只前爪抱住方善水的脚,方善水走一步,它就跟着方善水的脚被拖一步,任由一身毛在地上沾灰,一副你走哪我就跟到哪的架势。

    方善水低头看黑猫,黑猫也抬头瞪方善水。

    方善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弯下腰,朝黑猫伸手。

    赖在地上的黑猫见状,骄傲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甩甩毛上尘土,根本不理方善水的手,直接踩着他的胳膊,三两下爬到他身后鼓鼓的背包上,趴下。

    黑猫找好自己的位置后,尾巴还得意洋洋地甩了甩方善水的肩膀,似乎是在催促方善水出发,又似乎在说,哼,不稀罕你抱。

    方善水耸耸肩,背着黑猫下山。

    天天待在阴气浓重的青越山上,手机也坏掉了,打开手机盖,可以看到手机仿佛在水里泡了很久一样,里面的金属附件都腐蚀了,到处锈迹斑斑,也难为这手机能坚持到守棺的最后两天。

    支付宝和银|行卡加起来,总共还剩下两万块。

    自从师父给他办了身份证和银|行卡之后,余额从未低于过一百万的方善水,不禁有点方
我曾爱你如深海

    两万块够买什么呢?买个手机大概就要去掉四分之一了吧?

    不太有金钱观念的方善水安慰自己,千金散尽还复来。

    前几天手机还好着的时候,他用手机开了个淘宝店卖符,也算有个营生了。

    下山先买个手机,看看有没有卖出去几张,说不定很快卖够百来张,钱就回来了。

    此时还不知生活多艰,行业竞争压力山大的方善水,抱着美好的期望,准备先向手机店进发。

    ·

    ——“师父,徒儿下山去了。”

    听到声音,狭窄的黑暗中,他睁开眼睛。

    自己是谁呢?

    ……忘记了。

    似乎不太重要。

    说话的是谁呢?

    ……也忘记了。

    似乎有些重要。

    下山……是要离开吗?

    黑暗中的眼睛闪烁起红光。

    尖长的指甲触碰到棺盖。

    把他拖进来。

    不要让他离开。

    吸干他的血,他会安静地躺在自己身边,哪儿都不去。

    指尖触碰到那股温度,充满恶意的靠近,突兀地被惊退。

    他是热的。

    ……自己是冷的。

    不能太靠近。

    不然他也会变冷吧。

    ——“师父,你乖乖待在山上,不要离开,我放假会回来看你的。”

    会回来吗?

    那就等一等吧。

    看着方善水的背影逐渐消失,黑暗中,闪烁着红光的眼睛重新闭上了。

    反正,

    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跑不掉。

    ·

    一栋气派的别墅前,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车里的青年不耐烦地看着父亲在别墅门前低声下气,要不是父亲事先再三交待他不要说话,他早就骂开了。

    李云言一脸为难,再三推拒地说:“赵老板,我父亲已经久不出山,你的东西还是拿回去吧
凤血丹师。”

    赵大石不死心:“李先生,我这次只是来拜访书岳先生,并不是为求法器而来。你就让我见书岳先生一面吧,说不定他看到我送的东西,就想要见我了呢?这可是我特地搜集来的,在风水宝穴温养多年的极品黑曜石。书岳先生曾经多次寻找,不是也没找到合心意的吗?我这个肯定能让书岳先生满意。”

    李云言仍是摇头:“赵老板你回去吧,我父亲今日身体不适,不宜见客。”

    然而刚说完,李云言就被他老父亲打脸了。就见他身后大门豁然打开,他那身体不适的老父亲,看都不看他们一眼,麻利地越过他们,没一会从门卫那里领进来一个人。

    李书岳拉着一个带着半脸面具的怪人,边走边亲热地说:“你是元清兄的徒弟,小善水?”

    那面具怪人点头,叫了声:“李叔。”

    “一个多月前,你师父就给我打过电话,不知他现在……”

    “师父已经仙逝。”

    “元清兄身体一向健朗,没想到……”李书岳叹息,但看到方善水心情更为低落,赶忙打起精神来,安抚道,“贤侄,既然元清兄将你交给我了我,我定会照顾好你……”

    李云言尴尬地看了看赵大石,又看了看只顾着和面具人说话的父亲,不禁叫道:“爸,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

    正在和方善水说话的李书岳回头,看看儿子以及儿子身边面色不太好的赵大石,一拍脑袋道:“哦对,刚刚是很不舒服,难受得我都喘不过气了,咳咳咳咳,你看我咳的。但是,一听你这弟弟过来,我立马心气就顺了,嗯就是这样。你们聊,你们聊,我带你弟弟先进屋坐坐。”

    李书岳挥挥手,就要带着方善水走人。

    赵大石赶忙喊:“大师,你别走啊,我给你带的极品黑曜石……”

    李书岳头也不回:“我现在不需要那东西了,你自己留着吧。”

    李云言也尴尬地看了赵大石一眼,也待不下去了:“家里有客人,我就不留你了,赵老板改天再聊。”说完,李云言将大门一关,也跑了。

    赵大石看了看关上的别墅大门,一脸铁青地回到车上。

    车里的赵柯愤愤道:“爸,这李书岳真不是东西,我们好声好气前来拜访,他甩脸子门都不开。这古里古怪的家伙一来,他亲自出去迎接,这是瞧不起我们呢!”

    赵大石不耐烦地打断:“好了别说了。”

    赵柯:“工地上怎么办?难不成还非要来求这老家伙不成?”

    赵大石也是头疼:“回去再想办法,开车。”

    赵柯坐在发动车里,冷冷地看了眼身后的别墅,以及刚刚走进别墅的三人,恰巧这时,那面具怪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好像感应到他不善的目光一样。

    赵柯顿时扬起恶意的笑,在面具人的注视下,手做砍刀状,在脖子上比划了两下,用口型无声道:孙子,你给我小心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