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四章 尸爆炸
    刚刚大阵还没有启动的时候,方善水还无法太过清晰地感应到入侵的人数,但是借着手电的光和风中的气息,隐约确定是十一个人。

    如今,九个盗墓贼已经被他拿来填了阵眼,一个被阵中的阴气侵蚀死地透透的,应该至少还有一个人才是,怎么不见了?

    一、二、三……

    方善水闭着眼睛感应大阵中的尸体和活人,半响睁开眼皱眉道:“难道我弄错了?”

    这时,方善水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是来自他身边,他脚下那具已经死掉,并正在陷入阵眼之中的尸体。

    方善水立刻扑了出去,但还是晚了些,砰的爆炸声骤然在他耳边响起,耳膜一片嗡鸣中,钱新的尸体在火光中炸成粉碎,才刚离开爆炸源三米的方善水,也被火热的气浪掀飞出去,不巧被一棵炸断的树压倒。

    被压在树干下的方善水剧烈地咳了咳,揩掉嘴边的血,却起不了身,身上的骨头似乎断了几根的样子。

    “咔嗒……”□□上膛的声音。

    方善水看到了用枪指着自己脑袋的那人,正是当初火车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几个盗墓贼之一。

    猴子拿着枪靠近,却似乎不急着杀方善水,反而庆幸道:“你果然厉害,幸好我多观察了几天,不惜将消息散播出去,多带了几个炮灰过来。”

    “这群蠢货,以为我不愿意把发现的宝藏和林二分享,就愿意和他们分享了么?真是天真。”猴子嘟囔着踢开被炸到他脚边的钱新手臂,方善水还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就见猴子转而看向自己道,“我从那天下火车跟丢你之后,就没有小瞧过你。这几天隐藏在工人队伍里观察,更是觉得你应该有什么神奇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算再自负,也不会贸然一人前来招惹你。”

    方善水也没想到这盗墓贼这么狠:“你在他们身上放了炸药,是一开始就想着让他们来送死?你怎知我要拿他们做阵眼?”

    猴子笑:“没错,倒要感谢你装神弄鬼的,给了我下手机会。至于阵眼?哈哈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只是碰巧罢了。本来想着你古古怪怪地种了那么多树,说不定有什么稀奇的阵法阻拦我,有一堆人肉炸、弹给我开路,至少能以防万一
末世之柳云。没想到你竟然要用死人做什么阵眼?哈,倒是老天助我,效果才能这么好。”

    “说吧,你这道观盖在这里,是不是为了守这山中的大墓,墓门在何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你自己说我还能给你个痛快,不然我就打断你的手脚,一刀刀地在你身上割下几百片肉来。”猴子阴狠狠地恐吓着方善水,他也不是不能自己寻墓,但就他一人,只是光是测算位置,估计就要花上不少时间,再要挖盗坑,也是个不小的工程。如果只有他知道这里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在这里慢慢耗,但是林二那边说不定什么时候出手了玄鸟卵后,就会想起这里,留给他的时间并不算多。

    方善水被这盗墓贼的话弄得一头雾水,山中的大墓?哪门子的大墓,山后就他们方氏的祖坟而已。

    方善水觉得有些荒谬:“谁告诉你青越山有什么大墓?还有,我们青越观也不是什么守墓人。”

    “砰”地一声枪响,方善水快速一躲,身体刚刚偏开一些,浑身一震,左臂猛然炸开一朵血花。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你不说也没关系,大不了弄死了你我自己找。”猴子眼神阴戾,似乎已经不打算让方善水活下去,眼见他举枪又要再射,方善水忽而道,“等等,就在后山,扶我起来我带你去。”

    猴子打量了方善水一下,警告道:“别想耍花样。”

    猴子警惕地上前,正要弯腰检查方善水的情况,这一低头,却忽然看到他身后有双脚……

    “谁!”猴子二话不说一枪射向背后,砰地一声枪响,这么近的距离下,却出乎意料的落空了,猴子转身才发现,他身后根本没人,也没有什么站在身后的一双脚。

    猴子心觉不妙,再回头,被压在树桠下的小道士也不见了。

    猴子很是不可思议,就这么一转头的时间,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他根本没听到一点树枝被刮动的声音,那小道士莫非还能土遁不成?

    黑暗阴冷地让人畏惧。

    猴子举枪四顾,蓦然惊慌起来,他这才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变得安静的吓人,原本树林里的虫鸣声消失得一干二净,甚至连风吹树叶的声音也听不到了,地上到处是钱新被炸碎的尸块和焦黑的血液,只有他的心跳声清晰无比。

    慌乱间,猴子不小心踩到什么东西,脚下一歪差点被绊倒,低头一看,却是刚刚那只被他踢开的断手。

    猴子正要再把那断手踢开,然而没想到,就在这时,那只被踩了一下的断手,突然活了过来,反手一抓,死死地抓住了猴子的小腿,带血的指甲如钩爪般凹进猴子的肉里。

    “啊——!”猴子吓得魂不附体,举枪对着那断手就是一阵连射,砰砰砰将那断手打得稀碎,直到咔哒咔哒打了几发空枪,才发现已经没有子弹了。

    猴子觉得一定是那个消失的小道士在搞鬼,掏出控制器,就想要引爆其他几个人身上的炸、弹,他一边找掩体奔跑一边使劲按下控制器,想要给方善水添乱,但是他按下的控制器却再没有反应了。

    猴子大骂:“该死该死!这都是怎么回事!”

    虽然猴子一直没看到方善水出现,但他觉得方善水肯定在周围盯着他,不敢大意,猴子警惕地小心掩藏着自己,一边跑一边躲,渐渐地,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退到了一个奇怪的山洞里
双鹰旗下

    猴子看到山洞里有一个闪烁着红光的棺材,那棺材盖正在吱吱呀呀地响着,似乎正在被打开。

    猴子亡魂皆冒,想要拔腿逃走,脚却跟扎根一样动不了了,只能眼看着棺盖慢慢打开一条缝,一只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那青白得宛如死人的手上,有着五根几乎十厘米长的紫黑色指甲,滴答,指甲轻轻搭在了棺沿上,宛如蜘蛛的节肢一样。

    ·

    方善水看着眼前身体突然被抽干一样的盗墓贼,摇头道:“果然反派总是死于话多。我要是你,见到我的那一刻,就先一枪打死我自己,说不定还有机会逃生。”当然机会不大就是。

    如果猴子此时没死,他会发现,他周围其实没有什么山洞,也没有什么棺材,他跑跑躲躲那么久,却根本就一直待在一开始暗算方善水的地方。

    只是在这里,方善水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衣服没破树没倒,这周围也没有爆炸过的痕迹,甚至方善水脚下那具钱新的尸体,也好好的没有被炸成碎片。

    方善水知道,他方才感觉到有危险时,这周围应该还是正常的,但之后他被炸伤无法动弹的时候,就已经不对了。

    看似严重的伤势,他的身体却只有丁点隐痛,除了被压着动不了,一切都跟假的一样,有这几天入梦的经验,方善水自然知道,他这是和盗墓贼一起被拉入了梦中了。

    这次束缚方善水的梦境之力出乎意料的弱,仿佛他只是被波及一样,方善水趁着猴子注意被吸走,很轻易地就用符纸助自己从梦中脱离了。

    刚一从梦中出来,方善水就看到猴子惊恐地大喊大叫,似乎想逃避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也不知猴子后来又看见了什么。

    在叫声戛然而止时,猴子从一个大活人,变成了一具不成形的干尸,倒落在地,看得方善水也隐隐心惊。

    想了想,方善水突然朝着后山琅琊洞的方向拜了拜:“师父,多谢您出手相救。”

    阴气入梦不会那么精准,方善水敢肯定刚刚应该是师父出了手。

    不然怎么会那么及时,就在炸、弹被引爆的一瞬间,将他们一下拉入了梦中?

    若不是刚刚及时的入梦幻境,说不定方善水真会要被猴子的炸、弹阴了,吃几粒枪子不说,刚刚布置好的阵眼估计也会遭到严重的破坏。幸好,一切都成了幻觉,危机已被消灭在了萌芽阶段。

    只是方善水弄不清楚师父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因为尸仆血契生效自发帮助自己,还是因为恢复了些许生前记忆?

    虽然知道很少有人能在死后变成僵尸时,恢复生前记忆,更别说还是这么快速度的恢复,一般都是七情俱忘,宛如新生,但方善水心里还是忍不住会抱有一丝希望,希望这还是那个会记得他、会担心他的师父。

    等了半天,风卷起了方善水脚边的落叶,没有任何回应。

    轻叹口气,方善水开始收拾周围的乱象,虽然九阴阵启动以后,青越山上应该不会再有外人到来,但是放着几具尸体不管,也实在不太像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