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三章 生人祭
    方善水站在高处,远远看到山中的数点手电筒灯光,闪烁靠近。

    起风了,刚刚栽植好的槐树林,在风中哗哗不停,仿佛人的絮语。

    黑猫懒洋洋地趴在方善水脚边,瞳孔在夜色中暗暗发亮。

    “正好还缺几个阵眼,既然你们让我无法去外招魂,索性拿你们补上吧。”话毕,方善水点燃了他花费三天时间做出来的阵符,着火的纸符脱手,掉落入青越观内的地面。

    “天寰九阴绝生阵,启!”

    燃烧的纸符一落地,就变成了油绿的火焰,绿火甫一接触到地面的阵纹,顿时仿佛入了油锅一样,轰然一声,火光成片而起,沿着地面阴刻的阵纹燃烧,飞速地向四面八方辐散开去,将所有阵纹点亮,整个青越观内一片诡异的绿光弥漫。

    “呼——”阵启之际,山中阵阵林风仿佛受到吸引,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卷动青越观内落叶尘土飒飒飞扬,却扑不灭观内地面上形成阵纹状态的火焰
穿越之毒仙

    猎猎罡风,煌煌绿焰。

    方善水单薄的身影仿佛凌空踏在火池之上,宛如神人。

    “还以为会不够,不想竟超过了九人。”方善水感应了下人数,颇为满意,随即摇动了手中古铃。

    “叮——铃……”“叮——铃……”飘渺的铃声随着夜风飘远。

    方善水高声念道:“浩荡穹宇,幽幽冥渊。绝生鬼域,阵分阴阳!”

    “阵启!九渊位动。”

    “轰——”青越观内地面上的一层火焰阵纹,忽然吹了气般膨胀起来,转瞬炸开,化作流火向四面迸溅,消失在黑暗中。

    ·

    一行盗墓贼走在山林中,夜色很深,强聚光的手电筒,也照不到多远。

    忽而起风了,树林里风声叶声哗哗作响,听着听着,就会觉得那其中似是有人在笑,大声小声地笑,诡异瘆人。

    要是换做常人,在这种环境下定是早心虚胆颤,不敢前行,可是敢做盗墓贼的哪会是寻常人等,敢与鬼争宝,敢挖死人财,自然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横角。

    只是……

    “怎么还没到,猴哥还有多远?”一人忍不住问道。

    猴子皱着眉:“应该快了。”他也觉得该到了,为何还是没看到山上的道观,而且这路,为何越走越陌生的感觉,似乎,这路在移动?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叫,吓了众人一跳,正要咒骂,有人慌乱地嚷道:“猴哥!我们少了一个人!”

    “怎么会!少了谁?”

    “是大奔,他走在最后面,我记得不久前还听到他的脚步声,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听到了。刚刚一转头,才发现他不见了!”

    猴子出声安抚道:“大家不要慌,大奔可能是累了掉队了,青越山上没有猛兽,他应该不会有事的。”

    ……鲵旋之位,归……

    树林中好像突然传来不知何人的幽幽低语,听得正因同伴失踪而躁动的盗墓贼们突然一静,面面相觑了一眼,手中暗暗握紧了武器。

    猴子:“……我们继续上山,正事要紧!”

    周围众人也默默点了点头,同时提高了警惕。

    虽然盗墓贼们提高了警惕,但是在接下来的路程中,他们的同伴又在无声无息中消失了一个。

    消失的时候,剩下的盗墓贼们又隐隐听到了,那个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

    ……止水之位,归……

    “该死!谁特么在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一个大汉受不了地朝林中砰、砰、砰开枪,朝任何声音可能传来的方向射击,夜林中除了嘎嘎叫着乱飞的惊鸟,根本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重生之暖冬

    山顶的道观明明都能看到了,却完全摸不到,走了半个小时,它在眼前不远处,走了一个小时,它还是在眼前不远处,尤其身边人莫名的消失,未知的危险,让所有盗墓贼都忍不住狂躁起来。

    猴子:“你冷静点,我们离近点,相互手拉着手。”

    “我们到底还要多久能到!?你不是说你和林二学了很多么,怎么这么没用!人一个个消失你也没点办法,你是要把我们带上死路吗!”一个胖子拿着枪抖着,他并没有像开枪的大汉那样失控,但状态看起来也很危险,开始冲猴子大骂起来。

    猴子冷笑,带你们赚钱的时候叫哥,转头遇到危险又觉得我没用,怎么不怪自己贪心呢。

    猴子:“我怀疑这里有奇门遁甲之类的阵法,我现在正在想办法走出去。你们要知道,如果这山中真有大墓,这山上的青越观也极有可能是掩人耳目的守墓人,有些古怪的能力并不足以为奇。遇到危险,恰好正说明这山中有宝贝,敢来盗墓,想要发财,就得把头提到裤腰带上,死了只能怨自己命不好不够机警!”

    盗墓贼们皱皱眉,却又觉得猴子说得有道理,他们听了猴子的话彼此靠近,为了防止再莫名其妙的有人消失,互相扯着手,虽然山林间这样行走并不方便,也让他们的速度慢了下来,但果然让他们安全了很多,甚至半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人再丢失,山上的道观也真的近了,好像只有百来米远了。

    正当盗墓贼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流水之位,归……

    盗墓贼立时炸了起来。

    “快看看,谁少了!你们谁身边拉着的人不见了!?”一个个精神紧绷,浑身冷汗,

    “没有。”

    “我这边也没有。”

    每个人都说自己身边拉着的人没少,盗墓贼们打着手电筒照来照去,刚刚是剩下九个人,现在也确实还是九个人,难道是那个声音在诈他们?

    猴子想了想突然道:“用手电筒照脸,看看身边的还是不是原来的人!”

    盗墓贼们闻言一悚,赶忙打起手电望向身边,突然一声尖叫,把所有人握着身边同伴的手都惊得抖落,手电筒都差点拿不稳。

    “大奔,我握着的是大奔,他,他死了!猛子也不见了。”尖声吼着的人不忘用手电筒照着他所说的大奔的脸,消失了半小时的人此时出现,却是翻着眼白七窍流血,在手电的聚光照射下,就仿佛索命的厉鬼一样,就算是胆大包天的盗墓贼,也各个吓得不轻。

    然而就在这时,更让人恐惧的是,耳边突然密集地传来仿佛传递延迟般交叠之声。

    ……滥水之位……

    ……沃水之……

    “谁!滚出来!啊啊啊!”“砰砰砰!”枪声乱响,然而除了不小心打到自己人几下,没有任何收获。

    ……氿水……

    ……雍……

    “不要,我不要财宝了,我要离”

    叫声戛然而止,哗啦啦的山林中,陡然只剩下一片如催命般的归、归、归、归……的重音
田园竹香

    盗墓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消失,侥幸躲过一劫的盗墓贼们,尽皆灭掉了手电,亡命般地乱逃。

    此时他们可再也不敢想什么大墓、什么宝藏了,虽然说想要发财就得拼命,但现下这连命往哪拼都不知道,就一个个毫无价值的死了,也太让人胆寒了。

    盗墓贼们分散乱跑,但也有几个不同。

    钱新嗅觉敏锐,夜风里传来一股混合着冷意的竹立香,他就知道,那个在暗中用诡异手段阻击他们的人,已经近在周围了。

    钱新没去管陷入混乱的同伴,他可记得猴子说了,这青越观上只有一个小道士,只要弄死了这个小道士,说不定古墓就手到擒来了。

    这样一来,分赃的人自然越少越好!钱新巴不得同来的同伙死干净点。

    ……汧水之位,归……

    钱新向着香味传来的地方跑,果然听到那不知从哪传来的声音清晰了很多,更加觉得自己没弄错。

    跑着跑着,钱新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他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枪!

    “砰!”地一声,那边传来一声痛叫,被他打中的那人捂着胸口倒下了。

    钱新大喜,正要上前,耳边近在咫尺处,蓦地有人淡淡地道:“肥水之位,归!”

    钱新猛瞪大眼,想要转头去看,然而忽地僵冷无法动弹的身体,让他明白自己已经中招了。

    他打中的人难道不是那个小道士吗?难道小道士还有同伙?王八蛋赵猴子假消息害我!

    钱新栽倒在地,瞪得很大的眼睛没有闭上,他身下出现一圈如同水纹般的黑雾漩涡,钱新的身体一点点消失在这漩涡之中。

    方善水站在钱新的尸体旁,将手中令符扔到钱新身上,道:“九渊位齐,幽冥门开。敕!”

    轰——!

    黑气如爆发般猛然冲霄而起,天晦地暗。

    只是不过一瞬之后,天地阵盘似乎就被外力推动,阴阳二气翻转。

    山外千亩桃林摇曳,仿佛要勾动云间雷雨落下,雷电欲出不出之际,山上海量阴气如斗,长鲸吸水尽入观中。

    如此,风雨雷霆欲来的压迫渐歇,周围一切又恢复平静。

    青越山上,渐渐升起了一阵朦胧的黑雾,这些雾气飘散,转瞬笼罩了整个青越山。

    刚刚侥幸逃走的那个盗墓贼,也慢慢迷失在雾中,倒在了逃亡的路上。

    这时,方善水忽而咦了一声,皱眉道:“似乎少了一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