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二章 拖入棺
    方善水一进观内,就下意识地往后山的琅琊洞走,走到山洞前,才反应过来不对,今天已经淋过鸡血了,他现在应该去研究《炼尸大典》才是,怎么又跑到这来了。

    方善水皱了下眉,甚至烧了张黄符试验了下,发现确实没有那种梦魇中的氛围,才将疑虑抛到一边,走进山洞。

    既然都走到这里来了,就进去看看师父吧。

    方善水身形消失在山洞中黑暗的阴影里,从外面看去,他就仿佛被一张怪物的大嘴吞到了肚子里一般,然而身在其中的方善水却感觉不出异样
穿越之毒仙

    方善水进入山洞后,身后他刚刚燃烧过的那张黄符,灰烬丝丝缕缕从空中慢慢飘落。

    落在地上的时候,突然仿佛又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点燃一样,化作一丝丝火星,在虚空中燃烧出一点点玻璃融化的怪象。

    ·

    师父的棺木一天天地由黑变红,棺材上原本很自然的木质纹理,渐渐地仿佛被涂印上火焰燃烧的纹络。

    最为奇怪的是,这些火焰纹络仿佛活得一样,鲜艳发亮,触手滚烫,它好像会不时流动,组成一个个看似红色翎羽的图案,图案中的翎羽不时摆动,点燃一簇簇火焰,好像随时能从棺木上燃烧出来似的。

    方善水沿着棺材仔细观察,这些火焰纹迹,祖师们的笔记中也有,这说明他的炼制过程应该没有出现大差错。只是,祖师们笔记中记载的火焰纹络,并没有这样活灵活现,也没有提到火焰看起来像什么图案……

    古语简洁,也许祖师觉得这个不必要记载,就漏掉了?方善水皱了皱眉,只能暂时接受这个猜测。

    “师父,你最近怎么样了?”方善水对着棺材说话,然而刚说了一句,他就自己哑然无语了。

    师父都死了,还能怎么样呢?每日受炼尸阵焚魂之苦,说不定早就意识尽毁。

    方善水摇摇头,转身要走,刚行两步,就听到身后“吱呀”一声传入耳中。

    方善水离去的脚步蓦然一顿,站立数秒不动,才回身去看。

    身后的棺材好好的,棺盖并没有被打开。

    方善水谨慎地警惕着四周,重又走到棺前,手掌抚摸着棺沿缝隙检查,大概被棺内空气被尸气吸附,棺盖盖得很严,没有一丝开动的痕迹。

    检查了半天没检查出什么问题来,方善水放弃道:“师父,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方善水再次转身离去,然后这次刚行两步,方善水突然觉得浑身一冷,空气变得沉重,好像有数不尽的无形丝线缠上身来,冰冷的,绵绵不断的……

    方善水站在那动弹不得了。

    身后有脚步声靠近,脚步似乎很轻,脚步声却又很重……

    不断靠近。

    方善水只觉得身后一片阴寒,好像有冰窖冷气对着他的背猛吹。

    蓦然,脚步声停了,方善水只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了,但是方善水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人正站在他的身后。

    方善水不断默念静心诀,可是他每念一次,就觉得周围无形的丝缕缠绕的更深,甚至潜入他的皮肤下,缠绕在他的血管上。

    这时,一只阴寒的手,从方善水身后环了上来。

    尖长熟悉的紫黑指甲,锋利地压在方善水胸前
田园竹香

    看到这只熟悉的手,方善水不禁又皱起眉来,他这是又被拉到梦境中来了吧。

    刚在洞口检测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丝毫异常,莫非是进洞后才中招的?

    方善水正想着,就感到瀑布般的青丝倾泻过来,沿着他肩颈皮肤丝丝缕缕的流下,颈间尽是如水的冰凉柔滑,不能动弹的方善水只觉浑身莫名战栗,仿佛遇到天敌一般,而后就感到那凑近的危险气息伸出了獠牙,尖利地刺入自己颈侧的血管。

    方善水吃痛,血液飞速流逝,很快让他头昏目眩,生命力流逝的感觉太真实,方善水暗惊,难道他并不是在梦中?

    “师、师父……”

    埋在颈间的人蓦然一停,獠牙从方善水身上离开,没等方善水庆幸,颈间蓦然一阵湿濡,却是身后之人正在用舌头,舔舐他脖子上被咬破的伤口。

    冰冷粘腻的触感,方善水头皮都炸起来了。

    被咬还说得过去,毕竟师父都变成僵尸了,认血不认人。

    但是,咬过还舔这是什么鬼毛病!而且僵尸的舌头怎么还是湿润的?

    不知是不是心里的异样太盛,方善水蓦然摆脱了僵立的状态,猛地挣开身后之人。

    方善水正准备掏家伙制住咬他的人,回头却发现身后根本没有人,棺木也完全没有打开,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他的幻觉一样。

    方善水伸手去抚摸颈间被咬的地方,很淡,但确实有两个正在愈合的血口,只是伤口上的血渍已经被舔去了。

    可是还未到四十九天,师父不可能自己从棺中出来的吧?

    方善水走到棺前,绕着棺材又观察了一圈,没有任何异常,就跟他第一次要离开时一样。

    “师父,是你吗?你在吗?”方善水敲敲棺盖,又向四周喊来喊,山洞中飘荡着他的回音,也只有他的声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方善水有心想要打开棺盖,看看师父是否还在里头,但是想起师父临终的遗言和炼尸阵的忌讳,方善水的手良久没有动弹。

    就在方善水犹豫的时候,棺盖突然自己动了,吱吱呀呀地挪动着,方善水想退开,忽然身体又不能动了,脚下好像被从地底伸出的手抓住,眼睁睁地看着棺盖在自己面前一点点掀开,而棺材里头——空无一物?

    这时,方善水身后突然被什么人轻轻一推,跌进了棺材里。

    “嗞呀……”棺盖在方善水跌进棺材后,很快地自动合拢,没给方善水任何反应的机会。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连方善水的夜视也不能看清什么。

    方善水翻身拍打棺盖,隔着棺盖大叫:“师父,你醒了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善水啊,你把我关起来做什么?”

    没拍两下,方善水突然发觉,棺材外根本没人,他身边有人。

    ·

    方善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
重生之暖冬

    月光朦胧从开着的窗户照进屋内,不远处桌子上翻到一半的《炼尸大典》,正在夜风中轻掀页脚。

    方善水完全忘了自己是何时回屋的,也忘了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只记得刚刚的梦中,他在琅琊洞里,被师父拖进了棺材中。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方善水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梦只是心魔的话,梦到师父变成僵尸吸他的血,这方善水能理解,毕竟他一直在担心师父以后会不受控制的杀人闯祸,也一直对自己充当刽子手的行径充满愧疚,甚至怕师父变成僵尸意识新生时,会记恨他。

    但是梦中师父将他拖到棺材中后,并没有再吸他的血,就是和他并排躺在棺材里,也不理他,仿佛又重新变回了一具不会动的尸体。

    “喵、嗷!”黑夜中,突然传来黑猫尖锐的叫声,打断了方善水的沉思。

    这是黑猫发现敌人时特有的警告声,上一次听它这么叫,还是在第一次相遇时,黑猫发现了他的师父。

    方善水知道,他等的人终于来了。

    从刚回怀云镇开始,方善水就感到有人在暗中窥探自己,人应该是从火车上就盯上他了,而火车上和他有过接触的不过,方善水可以肯定,跟踪他的就是那伙盗墓贼。

    只是方善水有点想不通,明明那些盗墓贼已经找回了被自己中途拦截的玉石,为何还是紧盯着自己不放?

    还有一周就到了四十九日的守棺期限,青越山上的环境越来越不适合生人久待,虽然想不通这伙盗墓贼盯上自己的原因,但不将这些人解决,方善水无法安心离开青越山。

    ·

    猴子带着一伙人,趁夜潜入了青越山。

    前些天混入帮工中种树时,猴子已经将山上的地形摸了个清楚,还悄悄给自己留了些暗记,如今趁夜上山,丝毫不含糊。

    猴子带着的这些人面目不善,倒是比林二那一伙还要凶恶的样子,这些上山的人手上都带着家伙,甚至箱子里还装着□□。

    “猴哥,这山里真有大墓?”

    猴子:“八成几率。”

    “行,那就干他一票。山上不就一个小道士么,听说这山还是他的私人土地,那敢情好,弄死了他,就再没其他人碍手碍脚了,我们大可以慢慢找!”

    “可是,猴哥不是说林二应该也发现这里的情况了吗?”

    猴子:“他现在脱不开身,这是我们的机会。”

    “对,林家吃独食那么厉害,等他们也来了,哪还有我们的份,跟着猴哥干了!”

    这次林家从商朝大墓里得到的收获,整个圈子里的人都嫉妒得眼睛发红,要不是林家实在惹不起,早就被人给生吞了。

    眼下能从林二手下劫走一座大墓,几人激动地恨不得立刻将青越山挖个底朝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