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一章 青越山
    离开山洞,方善水将大门封锁后,就去了山下检查树种的情况。

    方善水检查的很仔细,甚至将师父以前用的罗盘拿了出来,每个树的方位都要挨个测算,从山上到山下,用特殊的步法在刚栽植的树林中前行,随着他的移动,罗盘似乎受到什么磁场影响一样,忽而向左、忽而向右。

    偶尔遇到有工人和他打招呼,他也多半没有注意。

    “这小老板是在做什么?”工人纳闷。

    “听说他是这山上道观的道士,神神秘秘的,你看他规划得这十里桃林,又满山槐树,说不定是在弄什么阵法。”

    “阵法?嘛玩意儿?”

    “土包子,没看过网络小说,也总该知道金庸的桃花岛吧,迷阵呀!说不定等这些树种好之后,咱们再想上山就难了。”

    “哈哈,你才是看电视看傻了吧。”被教训的工人大声嘲笑。

    藏在工人里头,正小心偷窥方善水的猴子,闻言眉头一跳,心道,说不定还真是如此。

    没过多久,方善水举着罗盘停在一颗树前,围着走了走:“差了五寸
[快穿]女主光环。”

    “方老板,是不是这颗种的不对?”围观的一个工头凑上来问。

    方善水点点头,指着刚埋在根上的新土道:“把土松一下。”

    工头很是敬业,很快就叫了人过来,吭哧几下把土铲开,只是这颗树太重,要按方善水说的平移五寸,挖坑的四个人试了试,根本抬不动。

    工头见状,正要再叫几个人,方善水抬手阻止,走上前道:“不用了,你们让开点。”

    一个工人见状道:“方老板,难道你要帮我们抬?这颗树有些大了,看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再加你一个也起不了多大用啊。”

    工头赶忙喝道:“闭嘴,老板只是在测方位,不懂就安静看着,没让你干活的时候你多说什么废话。”

    工人被训得很是不满。

    方善水没有理会这俩人,只让人先扶住大树,在周围人几人看稀奇的眼神中,他右手执着罗盘左右寻位,不一会,罗盘上一直胡乱转动的指针,就停在了某个方向。

    这时,方善水搭在树身上的左手动了,如同慢动作一般,他的手缓缓抬起又缓缓落下,借着真气在树身上轻轻一拍,那颗四人都抬不动的大树,忽而仿佛长了脚一般,正正平挪了五寸远。

    就这么眨眼功夫,工人们就看到那大树在方善水轻拍之下,连树枝树叶都没怎么晃荡,就已经挪好了位置,差点都以为自己看错了,忍不住瞪大眼。

    确实是挪好了,真是神了。

    “埋上土。”

    直到听到方善水的吩咐,工头等人才纷纷找回自己的声音,磕磕巴巴道:“好,好的,老板。”

    负责填土的工人们,再不敢小瞧方善水的小胳膊小腿,干活越发卖力起来。

    工人们满心好奇地想问方善水,但是转眼方善水又拿着罗盘四处游走起来,只能满口赞叹地跟自己同伴八卦起来:“你说,老板他是不是练过什么武功?”

    “老板分明是个道士啊,不是捉妖的吗?”

    “瞎,哪有什么妖怪给人抓,道士是画符抓鬼的。”

    ……

    方善水一直检查到日落之时,才将所有地方都检查完毕,青越山上,除了他特地留出的几处地方,满山的槐树已经全部种好。

    青越山上不知为何阴气汇聚,为防引来旁人注意,方善水决定布置起阵法,将汇聚的阴气吸引到地面大阵中来,既能继续反哺师父,又不会让这些阴气扬扬于外,太露了痕迹。

    而青越山下的桃林,却是为防以后有人乱闯,为迷踪阵准备的阵基。

    山内槐树属阴,山外桃树属阳,阴阳交汇,更方便掩盖青越山内的弥天阴气。

    再者,桃树辟邪,除了阻止外人上山打扰师父以外,方善水也是怕师父若突然尸变,会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从山中离去
穿越之毒仙

    跟工人们交割完工钱,那些种槐树的工人们就离开了,山下的桃树是其他人负责的,靠着钱财的力量,如今短短几天已经围着青越山脚种了几圈,不日也将完工。

    看到漫山树木,这些日子一直满腹忧虑的方善水,不禁小小松了口气。

    只是这些日花钱如流水,再算上从师父的老相识那里订的大量上好金玉朱砂等物……

    方善水回到山上,查了查自己的卡和支付宝后,有些木然地思讨着,过些日下了山,该弄个什么营生比较好?

    师父留下的那些人脉都在港城,但是师父的遗言却交代他去徽城……而且如今山上的这些,估计也只是解一时之忧,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还是得找个地方好好学习一下金铭文甲骨文等远古文字,看看能不能类比出《炼尸大典》中金文云篆字体的意思,从而正确解读《炼尸大典》。

    ·

    林二一张张翻看着猴子传送来的青越山图景,然后一张张的对比,甚至各种角度排列在一起研究,越是研究,林二的眉头皱得越紧。

    林凯见自家叔叔这样,就知道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叔,怎么了?”

    “这地形,似乎有点不对。”林二沉吟了一声,将洗出来的照片调换了位置,仿佛拼图一样一张张铺散开。

    林凯看着自家叔叔手中的照片,一开始也没发现什么,随着叔叔排列的越来越多,林凯慢慢咦了一声,低头细看起来,而后惊疑道:“叔,这难道是新生的龙脉?”

    林二摇头:“不,这应该是毁掉的龙脉。你看那山脊断裂的痕迹,还有这山谷风化的样子。”见林凯看不出什么,林二拿出马克笔来在照片的某些地方画上了几笔,林凯再看去,果然瞪大了眼。

    “这地形,分明是九龙含珠之势!但是时移世易,山川变改,这大好的风水宝地就这么被破坏了,九龙要么断了,要么潜入地底,如今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龙珠。然而没有龙又怎能叫龙珠,这地算是彻底毁了。”

    九龙含珠。

    林凯咋舌,随即惊喜道:“叔!这么好的风水宝地,在古代那不是连皇帝也要抢着埋在这里!这里肯定有大墓啊!”

    林二犹疑道:“你说的很有可能,青越山就位于这九龙含珠的珠位,吸日月精华龙脉精气,确实是一块大好的风水宝地。但是这地形要改变到这种程度,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变迁……”说不定已经是上万年前的风水宝地了,经过万载时光才会被摧残成现在这个样子。但若真是上万年前的宝地,那时候的古人懂得风水吗?怕是当时还在茹毛饮血吧。

    “管它多少年呢,找机会去看看,有就赚它一笔,没有也没什么损失。”林凯满脸喜色,一心觉得最近财运真是不错,又是商朝大墓,又是九龙含珠,真是财神送上门来。

    天予不取,才是自作孽!

    林二一想,侄子说得也对,且先将此地记下。

    “以后再说此事,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先想办法把玄鸟卵偷渡出海。李子霖想要一亿五千万买下此等神物,简直做梦!”说到这个,林二就有些愤愤不平,如果李子霖识相点将价格提到三亿美金,他此时哪还要这般麻烦。

    “叔,咱们这次收获也不小了,这等神物,要么就先留着不卖了
重生之暖冬。活了三千多年的传说生物啊,叔你说它会不会和唐僧肉一样,吃一口就长生不老什么的?真要能这样,我们还不如留着自己吃了。”林凯兴致勃勃地猜测着。

    林二皱眉:“这种东西留在手里风险太大。至于长生不老,那肯定不可能,就算是在商朝神话中,玄鸟也就是个象征。娀氏之女简狄吞玄鸟卵而生契,契乃商朝始祖,但是除了后来他的子孙建立了商朝,还真没有其他神异之事。”

    “我们挖到的那个墓到底是谁的?我们从他的肚子里找到了这枚玄鸟卵,他难道是吞了鸟卵的简狄,还是简狄生下的契?”

    “都不是,看墓内风格装饰,应该是他们某一代的嫡系子孙。”

    林凯失望了:“那这玄鸟卵到底有什么用?”

    林二猜测:“如果玄鸟卵真跟商朝的出现有关,我怀疑,玄鸟卵是寄生在商朝帝王的身体里,一边帮助商朝稳固王位,一边借着龙气修行孵化。”

    “叔,你越说越玄乎了,哪来什么龙气。”

    “玄鸟卵都在我们手上了,这可也是个神话。”

    两人正讨论着,虎子的来电突然响了起来。

    ——虎子:“二叔,李子霖果然不老实,他似乎要针对我们有些小动作了。”

    “哼,不想出钱还惦记我的宝贝,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收拾东西,我们连夜离开海城,临走前,让肖子给李子霖弄点麻烦。”

    ——虎子:“好,二叔。要不要把猴子叫回来?”

    “不了,让他待在那边继续打探。”

    ·

    时间一天天过去,青越山下的千亩桃林也都种好了,在将所有欠款交割清楚后,众多工人散去,青越山内,又只剩下了方善水一人。

    方善水严格遵照师父的遗嘱,每日下山买公鸡浇淋玉锥石,以及每隔七日在棺木上滴入自己的血。

    只是随着青越山上的阴气越来越重,方善水在这里待得也越来越艰难了。

    一开始时,方善水只是在夜晚,才会被拉入噩梦;后来,午后、傍晚也不再安全;到了现下,方善水甚至不用等到睡着,可能在青越观内走着走着,就会不明所以地被拉入梦魇之内,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若非方善水从小修炼,怕是早已被迷惑了感知,分不清虚幻现实。

    “喵、嗷~”大门上的黑猫见方善水回来,懒洋洋地打了声招呼。

    青越观内阴气深重得方善水都觉不适,这只黑猫却仿佛如鱼得水一般,在这里赖着不走了。

    当然,它赖着不走的原因,也可能是方善水答应的每日两条鱼。

    想到这还是自己的债主,方善水心里又是一抽。

    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胡乱许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