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十章 石鸟卵
    青越观的大门开了,看到方善水的身影,正在吃鱼的黑猫喵了一声,跟金主打了个招呼,张历也赶忙迎上去。

    一对上方善水的眼,张历吓了一跳,本来方善水气质就很是苍白阴沉,有一些鬼气森森的,如今眼睛充血眼圈青黑,盯着人看的时候就更吓人了。

    张历打了个哆嗦才道:“方、方大师你这是怎么了,夜里没休息好?”

    方善水点头默认。

    半夜噩梦醒来,他就开始挑灯夜读,钻研《炼尸大典》,只是《炼尸大典》的正文内容实在太过晦涩,又是用金文云篆记载,方善水连字都认不全,看得非常困难
你的唇,正合我意(GL)。而祖师们留下的笔记,虽然明了些,但都没有师父这种情况的相关记载。

    为何炼尸会出现这么大面积的阴气凝聚?对师父是坏的影响,还是好的影响?方善水无从得知。

    张历见方善水又走神了,就先去把鸡笼子从车后卸下来,“大师,这是你今天要的公鸡,我专拣了活泼有生气的给你送来,你看有什么问题没?”

    方善水回神,接过笼子道了谢,想到夜晚的噩梦,对张历道:“张哥,山上恐怕会有些变化,以后还是不麻烦你上山送东西了,我自己下山去买。”

    听到方善水说会有变化,张历心里顿时一阵猫抓般的好奇,但又有些忌讳不敢问,只关心道:“那多不方便啊,你又没有车,这里荒郊野外的,你一来一回得多久。”

    方善水:“没关系,我从小练功,这点路程不算什么。对了张哥,你知道附近有什么卖树的地方吗?”

    “你要种树?什么树种?多大面积?我知道有地方卖一些常见的树苗,离这有些远,我可以帮你问问。”

    方善水想了想说:“我想在这青越山周围都种上,青越山上种槐树,青越山外种桃树,大概数千亩,最好能有成树。”

    张历倒吸一口气:“数千亩的成树,乖乖,那光是运输就是个不小的数字啊。”

    “钱不是问题,就是时间有点紧,青越山上的成树栽种最好能在半个月内完成,山下的可以晚一些,但也不要超过一个月,如果可以的话,要麻烦张哥多找些人来了。”五鬼搬运术的因果落下,方善水就知道自己最近要破财,破财的方式不同,但他手上肯定留不住多少钱了,倒不如他自己主动花出去。

    虽然嘴上说得大气,方善水心里已经开始默默计算自己的荷包厚度。

    火车上时,虽然那盗墓贼最后反口说方善水偷运的玉石不值三千万,但方善水心知玉石神异之处,觉得这个三千万恐怕还是说少了,师父给他留下的那些钱,也不知道够不够他这段时间败的……怕是要穷。

    张历心里激动,这可是大生意啊,无论找哪个朋友,都少不得他的好处,而且大师看着这么大方的样子,估计也不会亏待他,他定要将这事办得让大师满意才行。

    张历一边记下了方善水划的包山范围,一边咋舌方善水的财力,也更加肯定了方善水是个有本事的人。

    张历连连点头道:“大师你放心,这事我一定立刻给你去办,保证办妥当。”

    方善水正要再次表示感谢,蓦然神情一肃,高声喝问:“谁!”

    树林里蓦然传来一阵哗啦啦奔跑声,那个暗中窥探的人转眼已经消失不见,方善水没有去追,只是心道,山上的树看样子要赶紧种起来才好。

    “这张符你收着,如果再要上山,最好挑在午时之前,一定要将这符带在身上。种树的事,就麻烦你了。”方善水将一张黄符和一张□□递给了张历。

    张历笑得见牙不见眼,口中连道:“不麻烦不麻烦。”

    ·

    一间暗室之中,强光灯下,一只手正举着一块墨色如玉的圆石,透着光观察
大隐金门

    在强光的照射下,黑暗中的人能清楚地看到这原石之中有个雏鸟状生物的影子,长颈长脚,有些像丹顶鹤,又有些不像。

    “我们此次在商市某地,挖到了一座商朝古墓,里头青铜古镜,人头祭鼎,都有好些,最重要的,还是这个。”黑暗中传来了林二的声音。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拿着玉石的人一边旋转观察着,一边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

    林二:“这是我们打开墓主人的棺材后,从他的肚子里掏出来的。开始还以为是一块玉晗,但这也太大了,后来偶然的机会下,我们发现了这石头里的秘密,或者应该说,这个鸟卵的秘密。”

    “你知道么,我们做了各种化验,这玉石确实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也就是说,这里头的卵,距今也已有三千多年,确定是商朝的东西。但是,你绝对想不到,这个三千多年的卵,其实还是个活物!”林二石破天惊般抛下一句。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中年人大惊失色,甚至差点握不稳手中的宝贝。

    “阁下知道商朝的传说吗?”林二没有反驳中年人,问了这句话后,他很快自问自答般敬叹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拿着石头的中年人,瞳孔蓦然放大,举着石头的手都有点激动的颤抖起来,“你是说……,这、这个是……”

    中年人陡然皱起眉,这事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林二信誉一向挺好,可过了最初的激动后,中年人还是冷静了下来道:“我需要让人检验一下。”

    “请随意。”

    两个小时之后,中年人带来的所有检验人员都被震惊了。

    中年人沉吟道:“开个价吧。”

    林二:“四亿。”

    没等中年人欢喜,林二很快补充了一句,“美金。”

    中年人大怒:“你疯了!”

    林二反问:“你觉得它不值这个价?”

    中年人默然无语。

    值!太值了。

    要说价钱它简直是无价之宝。

    是真正的神话。

    但是这东西也太烫手了。

    中年人摇摇头:“这个价格我无法接受,我顶多出一亿美金,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诚意了。你知道的,这东西根本无法见光,就算我说是祖传的也不会有人相信,再加上这么大笔的金钱交易,只要一见光,我们都会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见不得光的东西,怎么实现它的价值?”

    林二皱眉,他的心理价位就是三亿美金,再少他宁愿不卖,但是他手中比较安全的人脉里,也就眼前这人能出得起这个价了。

    林二继续讨价还价,中年人最终咬死了一亿五千万美金,不肯再松口
末世无言

    最终生意还是没有达成。

    林二皱眉看着中年人远去,心想着难道真的得偷渡出国了?

    林二正烦恼着,突然接到了猴子的电话。

    猴子:“二叔,我找到那人了。”

    那天下了火车没多久,猴子就跟丢了方善水坐的计程车。

    古怪的是,跟丢也就罢了,跟丢之后,猴子竟然在原地转了好久都出不去,跟鬼打墙一样,直到天亮,他和载他的计程车司机才脱困。

    猴子将这事告诉林二,林二更加肯定了方善水的古怪,让猴子在怀云镇找找方善水的下落。

    猴子当初虽然跟丢了方善水坐的计程车,但是记住了计程车的车牌号,这几天在不算大的怀云镇乱逛,还真叫他遇到了那辆计程车,一路跟上来,本打算先观察一下,再将人掳到一个僻静地方好好询问,没想到这一跟就跟出了他要找的目标人。

    “查清楚什么来历了吗?”林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方善水,但是自从火车上宝贝莫名丢过一次后,林二就一直不安,总想把所有不安定因素都掌握在手中。

    “似乎就是个野道士,在怀云镇郊外的山里有个破道观。不过这道士确实古怪,这两天他突然大张旗鼓地在山上栽树,还都是从别地挖来的成年树,运来后请了一堆人加班加点地给他种,还非得精确到每棵树的位置,稍微歪一点都要挖出来重种,这运输费人工费,怕是没几百万下不来吧。再加上这几千亩山地的承包费,这野道士也不知哪弄来那么多钱。”猴子感叹道。

    “种树?”林二奇怪地自语了句,而后道,“猴子你将那座山的情况拍给我看看,拍仔细点。”

    “好的二叔。”

    ·

    方善水将鸡血撒在了八块锥石上,再次看到棺木周围轰然升起大火,但这大火转瞬又消失了,一如既往只是幻觉一般。

    一开始的几天,方善水还能恍惚从棺木中听到师父被焚烧时的痛苦声,这几天却什么都听不见了。

    棺中越来越安静,方善水也越来越担心,但是看着黑色的棺木在炼尸阵中一日日被血沁红,按照祖师们笔记中的经验记载,倒不像是炼制失败的样子。

    “第十四天了。”算算日子,方善水割破了食指,将血滴在棺盖上。

    不同于上一次滴血的情形,这次,血液落下后,很快就被棺木吸收,转瞬就消失不见,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守棺时,除了每日用鸡血浇淋锥石,每隔七天,你也要割破食指将血滴在棺木上。不过,这只是以防万一之法,守棺结束后,你最好不要留在山上,须早日离去。】

    方善水当时听到师父这么说,就知道师父是打算按炼制尸仆的方法,给他加一道安全保障,虽不想同意,但是师父心意已决,他也怕师父最后会失去理智闯出什么祸事,也就答应了。

    只是,方氏的控尸之法似乎有些问题,几百年前就曾经遭遇过反噬,方善水如今也不能完全放下心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