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九章 阴气聚
    【第二件事,待为师入棺后,你要在青越山守棺七七四十九天。为师准备的棺木,周围埋着八块锥石,你须得每日午时,宰活公鸡以血淋之。守棺期间,无论发生什么,绝对不能把棺盖打开。】

    方善水提着公鸡走进琅琊洞,心下非常犹豫。

    昨日刚回来的时候只顾着伤心没有细看,如今才发现这洞内布置,竟是方氏秘传的八门锁魂炼尸阵。

    说到这个,就得提一下方氏的由来。

    方氏的祖师方简,上御元妙真人,据说一开始只是个捞偏门的江湖神棍,后来偶得了御神教残缺传承,惊觉不凡,精心钻研后,竟在乱世中闯下了一片基业。

    御神教不知是哪里的教派,很有一些匪夷所思的神鬼手段
狂野总裁爱上我:坏坏小逃妻

    据方简所得《炼尸大典》记载,教内一些大能竟有移山倒海通天彻地的本事,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方氏历代倒是信以为真了。

    可惜方简所得的残缺传承中并没有修炼秘籍,只是一些阵法符箓,炼尸控尸,炼鬼控鬼。

    方简只能在尘世间装神弄鬼糊口百年,唏嘘一下未到家的气运,至一百五十八岁,卒。

    虽然方氏于修炼一途,很是比不上一些名门正派,但是借着从《炼尸大典》上研习得到的一些神秘阵法,当初于江湖行走之际,竟没有几个门派敢撄其锋。

    盖因方氏出神入化的炼尸手段。

    世人皆知,尸体埋入养尸地后,要许久才能跨过紫僵白僵,达到绿僵阶段,然绿僵也只能算是小角色,虽不再惧怕牲畜,却仍畏惧阳光,只有再几十上百年到达黑僵阶段时,才能铜皮铁骨,纵跳如飞,不畏水火,连一些道人法器也奈何不得。

    然而方氏靠着一些诡异的阵法,竟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将新丧的尸体炼制成绿僵黑僵拘为己用,这就引来了一些门派的忌惮。

    尤其后来方氏为炼飞僵,奔波各地寻找煞气深重的尸体,不惜引发战乱屠戮,顿时被各大道门斥为邪门歪道,群起而攻,成了过街老鼠。

    更重要的是,当时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方氏从炼尸大典上习得的控尸之法失效,遭遇反噬,内忧外患之下,死伤惨重,才不得不东躲西藏,避世隐居。

    后世族人引以为戒,改头换面,再不敢炼制尸仆尸将,渐渐泯然于历史中,成了这青越山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道观。

    这些方善水都是听师父说过的,也翻阅过那本刻满金文云篆的古老《炼尸大典》。

    《炼尸大典》所记载的炼尸阵中,以八门锁魂炼尸阵最为简单粗暴,需将活人生魂锁在尸体之中,留一口生气,然后日夜焚魂锻尸,使其痛苦不堪,但这门阵法,却也是材料最简单经济,最容易凑齐的。

    当初方氏刚起家的时候,最喜欢用这门阵法炼制尸仆,然这阵法酷戾,所炼尸体百不存一,必须得意志极强,执念极深者,方可炼成。

    那时是乱世,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尸体,一具坏掉再换一具就是,所以方氏用起这阵法毫无顾忌。

    可是现在,方善水面对的,是他师父的尸体。

    手中的公鸡“咯咯”乱叫着扑腾翅膀,却是被方善水掐得疼了。

    方善水心下生疼,有心想要放弃,可这是师父临死的执念,自己明明允诺了却不遵从的话,师父怕是死不能瞑目。

    一声凄惨的鸡叫,方善水划破了鸡脖子,淋在了八个如锥子一样的玉柱之上。

    淋完鸡血后,本该是安静无声的山洞里,方善水却忽然听到一阵噪杂,意识刚恍惚了一下,方善水就看到阵中的棺木轰然烧灼起来,大火覆没中,棺材里传出若有若无的挣扎痛哼。

    方善水慌乱中猛然扑到棺材上,想要将大火扑灭,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火,刚刚的只是他的幻觉。

    脚下有金光闪烁,鸡血从玉锥上淌下,自动自发地沿着地上的刻文流淌,逐渐流动到棺材底下,就像是流动的岩浆一样,光彩熠熠地沿着漩涡中心汇聚
血族之丧尸王

    方善水站在这里,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烧起来一样。

    不一会,吱啦吱啦的声音从棺盖底下传来,似乎是指甲抓挠在棺木上一样,隐隐中,方善水好像听到了师父的声音,他在叫自己,让自己放他出去。

    方善水心下焦急,手按着棺盖,明知道自己不能坏事,师父交代过的,但不知为何,却仿佛着了魔一样,手下一寸寸地用力。

    方善水推开了棺盖一条缝,蓦然,一只冰凉的手从棺材中伸了出来,抓住了他的手腕。

    那只手力气很大,方善水根本无法挣脱。

    一根根尖长的紫黑色指甲,轻轻搭在方善水苍白的皮肤上,仿佛一只巨大的蜘蛛,捕获了自己的猎物。

    ……

    “呼……”方善水蓦然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

    刚刚的梦,让方善水心中惊悸,总觉得有些不安,怕师父那里会出什么意外,连忙穿上衣服,跑向了后山的琅琊洞。

    走入琅琊洞,世界忽然安静了,好像方善水一下子走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没了虫鸣鸟叫没了树叶纷纷,一切的声音被隔绝在外。

    方善水在黑暗中一步步向前,等到了师父的棺木那里,蓦然大惊,棺盖不知何时被人打开了,掀翻在一边。

    方善水立刻扑到棺材边,才发现棺中已经空了,师父不知去向!

    方善水心中惊怒,正要转身去找,蓦然一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方善水浑身一冷,阴气入体,僵着身体低头看去,那只手太熟悉了,正是刚刚梦中,从棺中伸出,抓住了他的那只手。

    ……

    “呼……”方善水再次从梦中醒来,却皱起了眉,坐起身,左右细看屋内摆件,恍然自语道,“还在梦中。”

    方善水立刻盘腿于床上坐定,一边念着静心诀,一边用指尖在空中画符。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梦中一切皆为心魔虚妄,念之则有,弃之则无。

    若是方善水心不静不定,就算这符画于符纸上,也只是梦中的符纸,画也是白画;若心静心明,即使是现实中他还没能达到的虚空画符阶段,也能一蹴而就。

    最后一笔落下,方才指尖描画的痕迹,突然化为金色亮了起来。

    “天醒地明,乾坤归正。敕!”方善水赫然一拍那空中的符纸,金色的虚空之符忽而燃烧起来,它烧着的仿佛不是其他而是周围的空气,空气如同火炼琉璃般渐渐融化,周围房内的一切,好像被逐一揭开一层皮一样,还原了原本的形态。

    这时,方善水再起身,周围好像没有任何变化,又好像有哪里不同了一般
女配的闺女

    走出房门,方善水没有急着往后山琅琊洞走去,而是看向天空。

    不知何时,青越山上方凝聚了无数乌云,星月尽被遮掩,巨大的乌云如同海中漩涡一样盘旋。

    方善水的眼睛从小就有一种常人莫及的天赋,虽然被人烧伤后毁了一只眼睛,但还是时不时能看到天地间的异象,如今他眼前,空中盘旋的乌云下,万丈阴气如星河倒灌,磅礴直下,从高空云端一路卷入观后的琅琊山洞。

    “怎么会这样……”方善水喃喃道。

    阴气汇聚得如此厉害,青越山恐将大变。

    受这些阴气影响,连方善水身在其中都有些危险,方才就是心魔执念化在梦中反复纠缠,迷惑方善水,让他一次次无法从梦中醒来。

    以前方善水没有心魔还不怕,如今师父的事让方善水时刻担心,一时不慎就会中招。

    说到师父,方善水不禁想起方才,梦中两次碰到那只手,然后两次强行脱离。

    莫非是师父在助他?

    方善水摇摇头,多想无益,他得先解决眼下的困境。

    如果阴气一直这么大张旗鼓地汇聚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青越山就会招来降妖除魔的人。

    ·

    “吱嗞——”

    计程车停在了青越观门外,车后绑着几个笼子,顿时一阵扑腾晃荡,“咯咯咯咯”地叫个不停,这是方善水要的公鸡。

    司机张历刚打开门从车上下来,蓦然听到“喵嗷”一声,身体一僵,抬起头,就看到了那只黑猫正趴在房顶,眼神幽幽地望着自己。

    张历抽了抽嘴角,虽然都已经熟悉了好几天了,但是每次看到这只黑猫,他还是不自觉有点瘆的慌。

    “猫大爷,你的鱼到了,还热乎着呢,快下来吃吧。”张历将给这黑猫带来的烤鱼,恭敬地放在了车前盖上,果然见黑猫一跃而下,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车顶上,而后表扬似的看了张历一眼,抖抖毛伸伸懒腰,优雅地迈着步走向它的鱼。

    日前司机张历在青越观里,心惊胆战地待了一晚,第二天方善水果然给了他几张纸符作为补偿,送张历下山。

    张历不敢小瞧这些纸符,小心收好了。

    现实社会可难遇到方善水这种有真材实料的神棍了,尤其他这种小人物,说不定什么时候用上了呢。

    本来夜里被吓得半死的张历,秉持着这种想法,第二天反而对之前避之不及的方善水套起近乎来。

    在知道方善水每日要下山买活公鸡以及答应黑猫的烤鱼,张历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脑抽了,二话不说揽下此活,不辞辛苦地每天挑拣了新鲜的,给方善水往山上送。

    这下方善水果然很是感激,而且方善水出手阔绰,不但让张历赚了不少,还白得了大师地人情,顿时让张历乐得喜滋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