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八章 尸入棺
    司机张不敢怠慢,听了方善水的话开始死命对着脖子上的铁链哈气,那铁链仿佛没有实体,手根本碰不到,但在司机哈出的热气下,竟仿佛被火烧融了般,慢慢侵蚀。

    “咔”一声,锁链终于断了,司机张捂着脖子死命喘气,声嘶力竭道,“为什么我被拉走就回不来了呢?我阳寿未尽啊,就算被拉走不是也应该被送回来吗?”

    “没被拉走你是阳寿未尽,被拉走了不就阳寿尽了。”方善水凉凉回道,在弯曲的山道上死命踩着油门,有好几次都差点冲出围栏掉到山下去。

    司机来不及为方善水的话泪流满面,就又被方善水飞扬跳脱的车技吓得心脏爆炸,司机再不敢和方善水搭话了,生怕方善水一受啥刺激,他就真要寿终正寝了。

    “吱——嘎——”

    “到了,下车。”方善水猛踩刹车,车子顿停之时,甚至还有时间回身给方元清扶住斗笠。

    “我我也要下车?”司机张惊讶犹豫。

    “你不想下可以自己回去,我赶时间。”方善水下了车来到后面接他师父方元清。

    可能是因为感觉到了熟悉的环境,一直静立不动的方元清,终于有了反应了——在方善水打开车门叫了声师父之后,他仿佛听见了一样,姿势僵硬地搭上了方善水的手。

    方善水浑身一震,却只能强自按耐,将师父扶下车来。

    方善水听从师父的吩咐,一直没有刻意去看他,扶师父下车后甚至放开了他的手,并不离他太近,以防自身的生气冲撞了他。

    方善水拿出了手摇铃,走在前头准备给师父引路。

    突然,刚刚那消失的锁链突然出现了!直奔斗笠下的方元清。

    方善水一惊,快速伸手去挡那条锁链,“喀拉”,锁链缠在了方善水的手臂上。

    此时,方元清身上,蓦然冒起点点绿火,那是刚刚被方善水洒上的符灰再次被点燃
血族之丧尸王

    方善水心下微沉,暴露了。

    十丈外,万千黑暗中,那袭纸片似的白影,仿佛被风忽悠吹来,晃悠悠从黑暗的缝隙中挤出来。

    不着地的无脚长腿,空荡荡仿佛只撑着竹竿的裤管,高得不协调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不远处,长长的黑发盖住头脸,黑发下似乎有眼睛在盯着方善水几人打量。

    “又,又出现了!他抓住你了。”还缩在车里的司机张惊呼。

    “咔、咔……”锁链开始绷紧,把方善水冲着白影所在的方向拉,力道很大。

    “你的手!”司机继续惊呼,方善水手被锁链拉的长了半截,一个手型的半透明影子正被从方善水身上往外拖,司机想到自己方才的经历,连忙道:“快吹呀。”

    方善水抓着车门定了定身,直接往自己手臂上贴了张符,然后挣着锁链进车子把里面的几个非法乘客都揪了出来,包括正从副驾驶座上飘向司机的“一只手”,都被方善水搓巴搓巴一起扔到锁链上。

    终于,勒在方善水手臂上的锁链脱离了,改而缠住那些想要逃散的鬼影子,把那群挣扎欲逃的鬼影缠住,一点点拖进黑暗中。

    一时间,鬼嚎遍野,让人闻之欲狂,司机不禁满脸受不了的表情。

    只是拖走了鬼影子们,那高大的纸片人还是没有离开,仍旧站在那里,审视着方善水三人。

    此时方善水三人都被阴气纠缠,白影似乎有点分不清哪个是人哪个是鬼,他身边的锁链咔咔响动着。

    司机冷汗直冒:“大师,他怎么还不走啊?我们要怎么办?”

    方善水:“他在考虑,要不要把我们三人一起拖走。”

    司机抱屈:“怎么这样?我们是活人啊!”

    方善水道:“没关系,我有后招。”

    司机双目一亮,但很快傻了眼,张口结舌。

    只见方善水从挎包里掏出一叠纸钱来,朝白影处拱了拱手:“离久回乡,麻烦大哥行个方便。”

    扬手挥洒,白花花的纸片顿时纷纷扬扬,漫天飞舞。

    ·

    方善水的包并不很大,他们下了车一路走一路撒纸钱,纸钱一落地就会燃起绿油油的火焰,然后消失不见。

    身后,那飘乎乎的白影始终不远不近地缀在身后,咔咔的锁链声不时响起。

    眼见着纸钱就要烧完了,终于,方善水三人也进了道观,白影停在了道观外的牌坊前,没有再跟进来,只是看着三人走远。

    司机张紧紧地跟着方善水,时不时左一回头右一回头,就怕那乱抓活人的要命钦差再跟上来。

    “你肩上头上的三把火都熄了,先进庙里拜拜吧。休息一会儿,等天亮再走。”方善水给司机张指了方向。

    司机忙不跌答应:“好好好
女配的闺女。……哎大师,你去哪?”

    “我要先送师父去休息。”

    眼见人就要走远,司机又喊:“我跟着你行吗?我一个人害怕。”

    “不行。”方善水头也不回地拒绝。

    司机哭丧着脸,想要跟上方善水,但是看着方善水师徒逐渐远去的背影,司机突然又感觉恐惧起来,不敢再跟上去了。

    从下车后,方善水手里就一直拿着个手摇铃,司机本以为那是他对付刚刚那白无常的招数,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明明那白无常已经消失了,方善水还在摇铃。

    远远看去,方善水走一步,“叮当……”一声,他身后的斗笠人就跟一步。

    那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速度不快不慢,却有种诡异的协调感。

    只是方善水姿态还如常人,可他身后跟着的斗笠人,行走间就仿佛是个生了锈的机器,僵硬,不自然,浑身板直,似乎很多关节已经无法灵活转动。

    看那样子,如果方善水再走得急些,那斗笠人可能就会迈不开步子跟不上……或者,直接蹦起来?

    司机心里顿时冷汗逆流成河,头皮几乎要炸起来。

    司机想起来了,这一幕,他似乎在一些灵异电影中也看到过。

    ·

    “叮当……”

    方善水带着方元清走进了后山的琅琊洞,走到石洞深处,就见到了方元清所说的棺木,立在八块倒栽着的三角锥石正中。

    方善水山前推开棺木盖子,随即退到一侧,手伸到打开的棺材上,再次摇铃。

    方元清仿佛无意识般,向着铃声传来的方向僵硬前进。

    看着方元清一步步走向打开的棺材,方善水嘶哑着声音,说出方元清早先交待他的话:“师父,到家了,小心门槛。”

    听到方善水的这句话,僵硬得似乎只会随着铃声前行的方元清顿住,停在了离棺材半步之外,突然脚一掂,直棱棱地凌空而起,他一步越过了棺材沿,跳进了打开盖的棺材里。

    当完全站进棺材之中后,方元清僵硬板直的身体忽而一软,随即整个人倒下去,正正好好地睡在了棺材里。

    倒下时,方元清头上的斗笠已经掉到了一旁,此时棺材里方元清的脸色,并没有方善水想象中的冰冷死白,反而红润带光,栩栩如生,连他僵硬的手臂也开始软化,仿佛人真的只是睡着了一样。

    方善水不知道方元清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却知道,此后穷他一生,可能也再难听到师父对他说上一句话了。

    山脚下的第一声鸡鸣响起,方善水不得不合上了棺木。

    手臂擦净眼眶,泪水还是会掉下来,方善水在方元清的棺木前呜咽出声,长跪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