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六章 夜行难
    林二目光阴深,隐约想起布袋从自己怀里掉出的时候,落在地上发出了比较沉的撞击声,那时候,东西应该还在。

    林二恶狠狠地道:“找,既然没被卷走,那肯定还在这列车上!东西不能丢!”

    叫虎子的大汉闻言,突然扯开喉咙大声嚷骂:“该死!列车员,列车员!我们的东西丢了,是我们家传的墨玉!有人偷了我们的宝贝,价值三千万的宝贝!”

    大汉一声叫嚷之下,火车厢里的乘客们都惊呆了,心说这人肯定是开玩笑吧,带着价值三千万的宝物,你和我们挤这辆绿皮破车?

    不远处,正在给师父包扎手的方善水,闻声也是一呆。

    他只顾着师父的手伤,倒是忘了将那偷来的没用宝物送还回去了
快穿之女配逆袭手册

    此时低头四望,那被他一手打飞的宝物,却已再不见踪影。

    价值三千万的宝物,他用五鬼搬运术弄来,要是不还回去,这因果落下,他还不知道要背运多久。

    如果它对师父有用,方善水也就背了这偷珠贼的名头,然而偏偏还是个无用之物。

    列车长很快赶来,虽然乘客们都不信什么三千万的宝贝,但是列车长却要担负一定责任的,毕竟无论丢的是什么东西,都是在火车发生故障的时候丢的。

    列车长仔细询问了林二等人失物的大小和形状,也看了林二等人出示的照片布袋等证明。

    看着一脸焦急的林二等人,列车长简直要操碎了心,心说三千万的东西,你就这么当众嚎嚎出来,你是不是傻!

    三千万啊,要不是职责所在,我都想昧了你的!

    列车长摇摇头,出声呼吁乘客们多多帮忙寻找,甚至直言道,“如果下一站到站前找不到,我们会联系警方前来立案搜寻,希望大家不要自误。”

    这个丢失的东西价值太大,怕责任真落到自己头上,列车长也只能来个勿谓言之不预了。

    方善水朝着玉石被他打飞的方向梭巡着,他倒想早一步找到东西,将用非常手段弄来的玉石顺势还回去。

    但是方善水找到东西前,在他左前方的胖子爸,却先有所发现了。

    胖子爸指着前方饮水机下头问:“嗨,你们要找的,是不是那个东西?”

    在饮水机机箱下头,有一个鸡蛋大小的黑色圆石,胖子爸所在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石头上的一抹反光。

    林二一行赶忙上前,弯腰掏出玉石后,大喜过望,“就是它!就是它!”

    列车长见此,松了口气,不过看看找到的东西,有点不信地道:“这玉值三千万?看不出质地啊,是什么玉?看着倒像是黑曜石。”

    虎子看着林二手里的墨玉傻笑,直言道:“其实不值那么多,大概三万还是值的,我不小心多说了个千字。”

    列车长一听,脸立刻绿了,拉下脸没好气地呵斥道:“那你怎么能乱说,你不怕人家藏起来不还你啊!”

    虎子哈哈笑:“这还不是怕东西丢了,不能引起重视嘛,所以不小心说多了点。难道我说价值三万,人家就不藏了?”

    别看虎子一脸凶像,有点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样子,这话说的,倒还挺精明的。

    乘客们一听,也都尽皆恍然,心里反而觉得这才像是实话。

    就说嘛,这几个人这副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手里会有价值三千万宝贝的人。

    林凯年纪小,还有点禁不住事,本来他听虎子乱叫时,还忍不住擦了把汗。

    但是如今看到周围人一副就该如此的模样,又有些不忿起来,心道你们这群没见识的,这东西来历说出来吓死你们!它哪里是值三千万,如果能偷渡出国,三亿都会有人抢着要
唯你可医!还得是三亿美金!

    当然如果不能偷渡出国,他们可能就一毛钱也拿不到了,牢饭倒是会免费提供几十年。

    林二此时一心放在好不容易找回的宝贝上,哪管这些人讨论什么。

    只是,走着走着,林二视线一错,突然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方善水。

    一股古怪的感觉油然升起,林二皱了皱眉,下意识回头一看。

    这才发现,宝贝找到的地方,离方善水竟只有几步之遥。

    当然,这几步之遥内,还有十好几个乘客,但是可能方善水给林二印象太深,林二下意识地忽略了别人,只注意到方善水一个。

    林二甚至开始怀疑,宝贝丢失,会不会是和这人有关系?

    方善水感觉到林二的视线,也抬起头来看向林二,两人的视线相对后,又平静的交错而过。

    ·

    “方哥,记住我电话呀,有空多联系。我老家徽城的,古城,什么时候来玩,我给你当导游。”

    方善水到站了,孔乐积极地站起来相送。

    眼见孔乐贴前贴后的,简直要跟着方善水一起下车,梁昊受不了地将他拉住了。

    方善水和孔乐梁昊点头道别,虽然没多热情,但也确实记下了孔乐的电话。

    方善水搀扶好身体僵硬不便的师父,在梁昊有些惊疑不定,以及孔乐一脸期待再会的眼神中,下了火车。

    ……

    “二叔,那两人下车了。”

    “你跟去看看。”

    “好。”

    走出湘城西站时,时间刚好过了子时,恰如方元清所说。

    出了站,方善水拉着师父,坐上了一辆来不及躲开的出租车。

    不顾那司机一脸欲言又止的菜色,方善水轻手捏了捏师父越发不灵活的关节处,扶着师父坐进了出租车里。

    “怀云镇青越山青越道观。”方善水关上车门才报了地点。

    “啊?”张姓司机清脆的脸已经快绿得能榨出汁来了,哭丧着脸道,“大兄弟,这深更半夜的,跑那么远还是郊外,这……”

    方善水掏出三百块钱递过去,“路好,开快点半个时辰能到。”

    “得,我也不推辞了,六百带你走。可不是我多要,夜间走偏远路就这规矩,毕竟一个来回就拉你们了,还得心惊胆战的。这大半夜,要不是你们是从火车上下来的,我还真不敢接这活。”司机讨价还价地感叹,没注意到方善水时间用词上的古怪。

    方善水没说什么,爽快地又掏出三百块递过去。

    司机已经由绿转红的脸,终于透出了点笑意,“行,大兄弟你们坐好了
末世之柳云。”

    方善水依言扶住身旁的师父,此时师父的手臂已经完全冰冷僵硬了。

    方善水甚至觉得自己挨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石头,那直板板的身子,仿佛一根折起来的棍子斜倒在椅背上。

    师父他……

    车窗外一片片阴影扑闪而过,沉重的黑暗挤压着车前灯仅照的三尺光明,方善水心里的荒凉感越来越盛。

    ·

    司机打了个哈欠,黑暗和一成不变的景色很容易让人困倦,但当他从后视镜里瞥到后排座椅上两个怪人,顿时就醒神了。

    尤其那个上车以来一句话都没说过的。

    坐在车里还带着那么大的斗笠,还有那僵直僵直的姿势,司机越瞄越觉得发毛,心里直犯嘀咕,索性转眼不看了。

    司机还算平稳地把着方向盘,目视前路,只是渐渐地却有点纳闷。

    他感觉已经走了很久了,怎么还没看到熟悉的标识呢?

    以前走这条路没感觉有这么远啊?

    司机低头一看时间,才只过去了四十分钟,时间差几分钟到凌晨两点。

    就在司机低头看时间的这一瞬,突然,不知何处传来了一声尖锐的猫叫!

    叫声仿佛很远,又似乎就在身前,声音凄厉,调子拉得老长老长,像是婴儿夜哭,却比那多了几分森然的鬼气。

    司机手一抖,赶忙抬头,一个黑影已经迎面扑了上来。

    司机吓得大叫一声,慌张踩下刹车,却还是没来得及,和那东西撞在了一起。

    只听“砰”地一声响,司机就见自己的车前窗玻璃出现蛛网一般的裂纹,还好那撞上来的东西不大,没直接把玻璃撞碎。

    不过这也已经亏大了,司机欲哭无泪,根本不敢下车看看自己撞到了什么。

    “喵、嗷——!”

    猫叫声又出现了!

    声音很近,就在耳边!像是猫爪子直接挠在了人耳膜上。

    这次的猫叫声有别于第一次响起时的尖锐凄长,反而是嘶哑的、阴沉的,就像是在警告喝问一样。

    司机神经紧绷的都快要断了,更让他崩溃的是,他发现那只发出叫声的猫,此刻正挂在他车子后排的左边窗户上!

    那是一只黑猫,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借着车内灯光,他看见那只猫漆黑油亮的皮毛,此刻正像钢针般根根竖起,这是发怒的表现。

    黑猫扣着尖利的指甲扒在车窗户上,溜圆却反射着绿光的黑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后座左侧的斗笠人,仿佛盯上了猎物,一声一声的叫着,叫声一声比一声暴躁低沉,喉咙深处还发出呼噜噜的威胁,好像随时会发起攻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