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青越观> 第五章 鬼搬运
    “你们冷静!冷静!马上灯就亮了,什么都没有,不要自己吓自己!”

    列车员声嘶力竭地呼吁着,车厢尾那几人根本没空理会,哐哐当当地,倒似是真和什么东西斗起来了一样,忙得不可开交。

    忽而一阵强风吹过,阴冷的风,吹的人骨头缝都哆嗦起来,乘客们一个个打着寒颤,几乎睁不开眼睛。

    这时,林二几人的中心,突然亮起一道红光。

    红光很是微弱,虚薄一层,然而朦胧照射开来,却让人身上暖洋洋的,竟仿佛从心底油然发出欢欣渴望一般。

    远远看到这一幕,方善水终于恍然,心道,原来是这些人身上带了宝物。

    也不知该说这些人倒霉,碰到了自己;还是该说自己倒霉,被这些人连累的虚惊一场。

    在方善水看来,刚刚小儿夜哭的异状,极有可能是被自己师徒二人引来的,但以师父的布置,之后本该瞒天过海恢复平静了
男神哪里跑

    然而这些人身上带着的宝物,估计在刚刚的巡查过程中,引起了什么东西的窥视,才又有了现在这一出。

    当然,说自己倒霉碰到这些人,倒是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毕竟有这些人吸引注意,虚惊应该只是虚惊。

    下火车前,方善水是不用担心师父会出什么意外了。

    “也不知这些人手中的,是什么宝贝,竟然引来这么大动静……”方善水低声喃喃了一句。

    那几人猜不到方善水的深浅,但方善水看了他们一眼,就知道了他们的来历。无非是几个盗墓贼罢了,说不定是刚刚从哪座古墓中,挖出了什么好东西。

    港城经常遇到这样的人,毕竟很多东西在内地不好出手,这些人得了好东西,就会聚到港城来倒卖,或者想办法从那里偷渡出海。

    但是生坑中的东西哪是那么好拿的?方善水就遇到过不少因为买了不该买的东西,来找师父救命的富人。

    当然,来求救的盗墓贼,方善水也遇到过几个,所以对他们的气息也算熟悉。

    【唳——】

    正想着,方善水隐约又听到了一声微弱的鸟叫,恍惚之际,车厢尾处的红光忽然大胜!

    这些光芒仿佛不是光,而是水和风,一时强势弥漫,眨眼间流淌了整个车厢,浸没了车厢里的所有乘客们。

    幽暗的红光,并没有使车厢里的黑暗褪去,反而给黑暗染上了一抹血色。

    这不祥的色泽,本该让人不安,可是红光照射下的那股暖意,却让车厢里的乘客们忘却了一切寒冷与恐惧,仿佛飘摇云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

    眼见红光也流淌到师父身上,方善水蓦然惊起。

    害怕这古怪的红光会对师父的身体有什么影响,方善水遮挡着红光,摸到师父的掌心探查。

    只是这一碰触,方善水却发现师父原本冰凉的手,竟然有点回暖的趋势……

    方善水一愣,呆呆唤道:“师父?”

    ……

    没有回应。

    意料之中的事。

    可方善水还是忍不住心下失望。

    那阵红光爆发的突然,消逝的也突然。

    方元清身上那一层被熏染的暖意,很快风过无痕。

    方善水暗叹,看向红光渐歇之处,眼神几度变换,如果真有宝物能让师父起死回生,说不得他就要动手强抢了。

    但怎么可能呢?

    就算那些人身上带了什么宝物,也不可能有起死回生之效
[快穿]女主光环

    那种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中罢了,是他妄想了。

    不会有的……

    虽然方善水心里反复说着不可能,可妄念一起,又怎是那么好消退的。

    就在纠结犹豫之间,方善水的手已经不自觉伸出,从孔乐身上捡起了一根头发。

    在能够夜视的方善水眼中,这根气场明显和孔乐不合的头发,就如夜中萤火那么显眼。

    尤其此刻灯光皆熄,干扰极少,方善水更是看得分明,都没有惊动孔乐,就将之得手。

    这是孔乐和那人碰撞时,从那人身上沾到的。

    头发落入方善水左手掌心,方善水顿时下了决定,低喃道:“反正那些人也是不义之财,且先取来一看。”

    方善水伸手轻拍座中几案,上面有一杯孔乐刚倒的水,没见方善水怎么用力,杯中水就向上震颤渐出,方善水右手从上方一掠,五指分别沾上一层水滴之后,那渐出的杯中之水,重又落回原处。

    有黑暗掩护,就是坐在正对面比较细心的梁昊,也没能从如此近的距离,发现方善水的古怪举动。

    方善水沾水的五指,压在自己左手掌心中,分别正对应着左手五指方向,口中念念有词:

    “山龙廉贞有向,水龙巨门见水。敕!”

    方善水右手五指,随着口诀逆向转动了个半圈。

    口诀念完时,原本的五指正对已为逆对,而后方善水掌心一压,两手相合,不一会,掌下就似有鼓动,好像有东西钻出。

    方善水打开手掌,原本左手手心中的一根短发消失,出现了一个如鸡蛋大小的墨色玉石。

    手一握,一股暖意瞬间沁入五脏,方善水顿觉浑身毛孔都舒张开来,看样子,这正是刚刚发出红光的宝物了。

    方善水心下一喜,但却不知这到底是什么,如何去用。

    想到刚刚这东西光芒照射就让师父身体返温,方善水就试着将这圆石头放入师父的掌心中。

    只是方善水没想到,这黑色的圆石头,甫一接触到师父的手掌,就仿佛烙铁一样发出滋滋响声。

    方善水吓了一跳,顾不得这是什么宝贝,挥手就将其打飞出去,那玉石掉落在地上,在黑暗中骨碌碌地滚了几滚,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方善水眼下哪还有什么宝贝的事,他赶忙执起师父的手细看,却见师父掌心一层皮肉,已被烧灼成焦黑。

    方善水心疼的直抽,面色铁青,满是懊恼。

    是他贪心且想当然了。

    他本以为这东西刚刚放出的红光,能让师父有一丝起色,就应该不会对师父造成伤害,却不想差点害了师父。

    不该贪图别人的宝贝。

    这时,车厢尾的骚乱也到了顶峰
穿越之毒仙

    刚刚红光消失后,空气中的阴煞之物似乎不再忌惮,越发猖狂起来。

    林二等人在暖身的红光退去后,只觉浑身如坠冰窖,在这盛夏之时,竟然冷得浑身都僵硬了似的。

    “叔!快躲,它又来了。”

    林二猛一个鹞子翻身,躲开了当胸袭来的凉风。

    但是躲开了前头这砍来的明刀,却躲不开背后的伺机偷袭。

    刚刚落地的林二浑身一颤,心脏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从后往前穿了个洞一样,一时间透心之凉,凉的心脏都停跳了,林二几乎以为自己死了。

    恍惚间,林二似乎看到,自己胸口正有一只黑色的手透胸而出,从他的衣襟中抓出了那个珍藏的布袋。

    忽然一阵反胃,心脏沁冷的感觉让林二忍不住大呕出来。

    这一呕,刚刚胸前穿出的黑手什么的,反而全都消失了,仿佛只是幻觉一般,是林二看错了。

    但是,林二藏在衣服下头的那个袋子,却是确确实实地掉了出来,喀拉一声砸在地上。

    没人注意,就在这纷纷乱乱的时刻,这个刚刚还饱囊囊的布袋,突然莫名地扁了下去,而同一时间,十米之外的方善水手中,多了一个墨色玉石。

    借着月光,林二看到那布袋被风卷起,似欲朝窗口飘动。

    “快……唔……”林二晕眩得一时站都站不稳,只说了一个字就又要吐起来。

    林凯眼疾手快,瞬间扑了上来。

    林凯一把从风中抢住那即将被卷走的布袋,他伸入风中的手,像是和另一只看不见的手碰到了一起,他们一起抓住那个布袋,互相角着力。

    可是不对。

    “东西呢!?”林凯失声大叫。

    是啊,这轻飘飘的薄薄布袋子,根本就是个空的,哪还有什么宝物在里面!

    这时,和林凯角力的那阵风,也仿佛感觉到不对一样,不再去和林凯争抢那空无一物的布袋子,反而急急遁走。

    “电源好了!来电了!”列车员高声叫道,“大家都到自己的座位坐好,不要妄动,检查下自己的随身财物,列车长马上就会过来。”

    话音刚落,灯光从火车头向着火车尾,渐次亮起,转眼就到了他们这里。

    恢复光明的车厢内,林二捏着扁扁的布袋脸色乌青。

    刚刚被阴煞侵袭的后遗症还没好,如今又受这番打击,这让林二整个人都显得阴戾起来。

    林二再三询问:“小凯,你确定那宝贝没被怪风卷走?”

    林凯斩钉截铁地道:“我确定!在我抓住布袋之前,那袋子就是空的了!奇怪的是袋子口都没打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