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网游 > 网游之黎明王者> 第三十一章 骑士的困惑
    竹枝曲很累,直接回住宿的地方休息。而钟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没有回去的意思。

    因为就在刚才收到了系统的一个消息。

    “叮……恭喜勇者光度触发‘环’任务第三环——骑士的秘密的第一阶段倾听。你将和法殊在基地外会面,请一路往外走吧,这也许是骑士秘密的冰山一角。”

    若不是系统提醒,钟蓝几乎就要忘了这个环任务,刚训练完毕,衣衫已经湿透,她花了些经验值在商店里重新换了件大衣,套在上身外边,这就上路。

    按照系统的意思,只要自己一直往外走,都会在系统的安排下和法殊会面
网游之技能窃取者

    但应该会安排一个合理的原因——比如说安萨佳的委托。

    果然一直快走到河的尽头,快离开的郊区的时候才看到法殊的踪影。对方也同样看到了钟蓝,瞬闪到钟蓝面前,对着她微微颔首。

    “安萨佳有话?”钟蓝问。

    法殊点点头,“你的实力已经到了安萨佳大人认可的标准,大人决定和你约下一个时间,亲自和你清缴剩余的旧部。”

    “呵呵……安萨佳可以不受威压的威胁,上次为什么不一起来?”钟蓝摸了摸下巴,“我有点好奇这么多此一举真的只是让我磨损实力?总觉得好巧啊……”

    钟蓝的眼神刁钻古怪,黏在法殊脸上,但是对方如雷打不动,没有露出一点失态的表情。

    只是简单阐述道:“请你相信大人,大人选择了你为合作对象,就一定有他的意思。”

    “我就不该为自己防备防备?下次的时间,他决定就行。”钟蓝笑了下,话题一转,再问,“你们……可以察觉到我们这些‘勇者’的实力?”

    这个法殊没有否认,点头道:“我们知道你们的不同,但是低于我们等级的勇者能力都是可以看见的。而且,你们之中奇怪的……排行榜也是可以看见的。”

    黎明里对npc的开放权限还真高。

    钟蓝不再强求他回答更多的问题。见他余光似乎往自己身后的地方看了眼,想起关于吸血鬼的传闻,心里一动问道:“你是被安萨佳变成吸血鬼的?”

    “请称呼我们为‘血族’,直呼‘吸血鬼’是极大的不敬。”

    “呵,好吧,血族。”

    “我是……大人捡回去的。”法殊也不隐瞒,交代道,“早就遗忘了关于过去的所有记忆,能得到大人的垂怜获得永生是所有血族的荣耀。我资质尚好,能成为大人身侧最忠诚的骑士是我之荣幸。”

    “骑士的‘父’不是亲王?”钟蓝问。

    “……”

    见他有些闪避地扭过头,钟蓝接着问:“作为同伴问一些内部的事并无大碍吧?还是这个……涉及了你们血族的核心?”

    “不是。”法殊淡淡回答,“骑士无论是谁找来的,一旦可以进阶骑士,就必须要向血族宣誓永远忠诚亲王。只不过亲王下位,我和奥奇丽追随的王是大人。”

    “哦~好让人忧心的忠诚啊。”钟蓝状似打趣。

    法殊将消息通报完毕,就要离开,钟蓝微微勾起嘴角,见系统没有自己触发第一阶段的剧情,便上前一步,伸手拦住对方的去向。

    指着天上的月亮,忽然露出与平时不一样的笑容。

    模仿落魄小子笑露出八齿,试图蛊惑道:“今夜有月,虽无美酒,但也可以一谈。”

    法殊不吃这套,就要离开,她又道:“你作为血族骑士有多久了?”

    “……”

    “嗯?”钟蓝坐在草地上,拍拍身边的地面,“坐下说
大宋武皇。”

    漆黑的夜色里,她眼里的蓝光一闪而过。

    法殊浑身一僵,听从钟蓝的命令缓缓坐下来,等他回过神来才反应自己如上次一样中了她的招。

    不过他沉默了一会,也没转首离开的意思。

    突然反问道:“你知道记忆全部消失的感觉吗?”

    钟蓝当然不知道,所以她没有打断法殊的话,托着脑袋紧紧盯着对方。

    “作为血族骑士,已经有数百年。”法殊垂眸,似乎在回想什么,“在最初成为骑士的时候,耳边只有‘父’的声音,我知道,我要忠于‘父’,更要担起一个骑士忠于亲王的忠诚。”

    “可是实际上,脑海里没有一点记忆。不知从何处来,在不老不死中过了百年。我和奥奇丽都曾追随过旧部亲王,最后分裂后还是选择了大人。”

    “奥奇丽和我不同,她比较大胆泼辣,看上去容易逾矩,但实际上她远远比我忠诚的多。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犯了一名骑士最不该犯的事——怀疑过去。”

    法殊说到这里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下,似乎在思考什么。

    “因为清楚自己的不合格,所以一直强迫自己要绝对的遵循骑士准则。”法殊嘴角竟然微微扯动,露出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血族内部的争斗太厉害,犯错的骑士一律都会被执以死刑。”

    钟蓝见他奇异的笑容,心中忽然一动,问道:“你想找回记忆?”

    “不是。”他直接否决,认真道,“轻易就能舍弃的一定是不重要的。不重要的记忆为什么还要找回?”

    钟蓝不置一词。

    “不过……”法殊突然顿住,“不想变回曾经的自己,却好奇着自己为什么会接受永生。这算是一个执念?”

    “永生吗……”钟蓝点点头,开始明白这个任务的关键所在。

    一个吸血鬼能有什么秘密,所谓的秘密就是藏在他困惑的记忆里吧。构成一个人所有的性格不就是记忆吗?失去所有记忆换来了永生,并为此要奉上永远的忠诚。

    而这个外表忠诚的骑士内心却开始对自己产生困惑。

    钟蓝站起身,法殊说完后垂下眼,几个瞬闪便离开了河边。

    目送着他离开的背影,钟蓝忽然笑起来。

    失去记忆,同样也会忘掉所有不幸。既然选择成为一名吸血鬼却还要对选择困惑,这样子……不是自己找死吗?

    钟蓝忽然乐了,如果她有这样的骑士,一定打断他的腿。

    回去路上遇到不少吸血鬼,她也没有杀的兴趣,迅速赶回基地,开始琢磨着明早该去副本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