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都市 > 直播贾赦逆袭日常> 第46章 阉割宝玉

直播贾赦逆袭日常 第46章 阉割宝玉

    “我认识又如何?”秦可卿手轻放在肚腹,冷笑的回道。

    “你且先看一眼。”贾珍回过神来,将画像递给秦可卿,话语多了抹厉声,道:“这事关重大,你莫要随意。”

    秦可卿含笑的瞥了眼神色肃穆的贾珍,又扫过那栩栩如生格外逼真的画像,道:“真认识。此女名为警幻,我还是她的妹妹呢。”

    “真的?”贾赦克制着欣喜的表情,虽有仇己的指点压住了过于激动之情,但依旧有种抓住幕后boss即将大获全胜的爽,直接道:“那你接宝玉入府是不是与其合谋的?

    “只是传授云、雨之道。”秦可卿不急不缓道。

    “你这个贱人!”贾珍又是一巴掌煽过去,气急攻心:“你他妈不会往她身上推啊!连狡辩一句都不愿?宁愿让老爷我打死你?”

    秦可卿跌坐在地,闻言嘴角一弯,嗅着浓重的血腥,笑笑,眼里透着一抹决绝之意,道:“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料想大老爷您知道这话来源吧?”

    贾赦一怔,迎着贾珍剐过来的眼神,当即道:“我绝对跟她没任何关系!”

    贾琏倒是明白秦可卿在意指何事了。他爹先前跟他说过捡了金手指,料想若无这奇遇,他们定然被这警幻牵着鼻子走了。

    “我们坐下好好说说。蓉儿你扶着你……”贾琏扫眼面巾都渗出血来的秦可卿,长长吁口气:“珍大哥,且请个大夫疗疗伤吧。我们都被设了圈套。”

    贾赦也回过了神,附和道:“珍儿,不论你信不信接下来我说的话,但是打女人是不对的。这……哎,这复杂关系就不说了,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

    贾珍冷冷的看着贾赦,“赦叔,你只是叔叔。”

    “要不是你打小跟着我混,老子今日也不多事了。”贾赦道:“我只是你叔叔,老子瞄瞄叫几声,你就寻出来干什么?这几十年的情谊,你小子撅什么呢?”

    贾赦一顿,又将自己得金手指的遭遇说了一遍,倒是有些内外亲疏之分,没对贾珍等人全盘而出,只道得一扇神,知晓《红楼梦》原著剧情。

    “我先前豁出去这番大闹也是为了断绝以后贾家落得白茫茫一片的悲惨遭遇。更可笑的只是为了让宝玉体验一番温柔富贵乡。”贾赦鄙视道:“这换泪一说压根靠不住。河边小草会缺水,也不怕涝死?撒哈拉沙漠的才干旱缺水呢。”

    贾珍抓重点,指着秦可卿,问贾赦:“依你这么说,她既然是警幻之妹,那何至留下污名而死?所谓金陵十二钗,除她之外名声上清清白白。”

    贾赦无辜,“那只有警幻知晓了。”

    贾珍目光定定的看着不置一词的秦可卿,对着贾蓉道:“你且带赦叔他们去柴房,看看那补天宝贝疙瘩。”

    贾蓉点点头,可怜巴巴的望着贾赦,央求着:“赦叔祖父,琏二叔,你们请随我来吧。”

    贾赦觉得人忒可怜,揉揉贾蓉脑袋,往外走
贱席神仙修真记

    贾琏跟上。

    屋内瞬间只剩下贾珍与秦可卿,以及仇己。

    虽然屋内两人身份有些奇葩,但是相比宝玉,明显秦可卿知晓的更多,而且相比原著描绘,如今她竟是什么都知道。

    所以,厚着脸皮,蹭一回墙角。

    仇己想得挺好,然则宁府挺大,柴房跟书房之间有好几个二十米内,随着贾赦身形,人被迫飘走。

    屋内最终只剩下两人。

    贾珍摘下帷帽,强迫秦可卿抬起头来,直视于他,道:“秦可卿难听,兼美也是俗。既然你已经在我贾家,跟着我这滥情人,倒也得取个入乡随俗的名字才配得上淫一词。”

    秦可卿闻言不语。

    “哼!”贾珍见人不语,嘴边的血迹尚未干涸,又怒又急,最后直接甩袖跨出了门,让心腹去请大夫,便自己去了柴房。到底是自己女人,打起来有几分心软,但揍宝玉却是毫无压力。

    贾珍一进柴房,就见三人围着宝玉像围观太岁出土一般,透着股稀罕劲。

    贾蓉:“赦叔祖父,您说这嘴巴真塞下玉佩?”

    贾赦:“你确定你爹下手踹人脸了?怎么好得这么快?想当初我跟琏儿啪叽宫墙上,都青肿了大半月。”

    “人家那是神仙啊!”贾琏建议道:“要不跟皇上提议提议,把他当贡品送女茜国?反正他见女儿便觉清爽。”

    宝玉:“…………”

    宝玉瑟瑟发抖的看着你一言我一语的三人,只觉悲从中来。他不过领警幻仙子之命,得人许配可卿罢了。而且这都是梦中,在现实里他对可卿止乎礼。等回房也只是与一直陪伴他的袭人,邀着她领所训的*之事。

    岂料素来顺她的袭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退却,只让他发誓了只待她一人好且归还其卖身契,才顺遂。

    然他们只行一半便被贾珍闯入,被粗鲁的扔进柴房还一顿打。

    “赦叔,琏二,你们既然解了惑,便先离开。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到时再上门商议。”贾珍轻蔑了瞥了眼宝玉,道。

    贾赦总觉得这大侄子神色不对,忙不迭的点点头,指指已经泛白的天色,道:“你也别忘记早朝。”

    “恩。”

    “那……那我走了?你别再训那谁了,咱有事好好说。”

    “好!”贾珍应得极为痛快,侧目示意贾蓉送客。

    贾赦坐上马车,本想跟贾琏直奔道观请贾敬,但一想觉得得留个缓冲期,尤其是他儿子,忙里忙外一天一夜了,也该休息休息。

    结果刚到应天府,贾赦坐下还没喝口热汤垫垫肚子,贾蓉便面色惨白的奔了进来:“赦叔祖父,不好了,老爷……老爷他疯了。”

    “什么?”

    “他……他入宫请了净身房的老内监,阉割宝玉
同人之梦醒千年!”

    贾赦身子一僵,下意识的想唤贾琏。但想到贾琏被他推进房休憩,也就自己动手,拉着贾蓉坐下,和善道:“乖,别怕,阉割而已。就算是动用私刑,你爹这么大人了,也有承担的底气在。宝玉……宝玉也改长点教训了。不然因他,这警幻还不知要毁掉多少女孩儿呢。”

    “可是……可是……他还询问了大夫,把宝玉……”贾蓉扫见餐桌上的白面馒头,顿时想到了自己看到的一幕,呕得一声,侧身避开餐桌,直接呕吐起来。

    “快,来人,去请个大夫。”贾赦看看餐桌,一碗白粥两个馒头还有几个汤包,作为一个穷知县,他可吃苦了。就这样的配餐,还被沈笑念道从未吃过如此大餐呢。因为他们吃的都是糙米糙面,而他用的是竹溪贡米。

    稍稍感叹了一下自己为官还得努力,贾赦有些担忧的拍拍贾蓉的后背,关心其身体。

    对于小辈,尤其是漂亮的孩子,他都是疼爱的。

    “他……他还把……”贾蓉紧紧的抓着贾赦的袖子,眼中有一丝的惶恐:“老爷寻了刽子手,据说技术高超,会三千六百刀刑罚的那种,把宝玉屁股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了。”

    贾赦:“…………”

    “还要让人煮了吃,看看这神仙肉味道如何。”

    “呕!”贾赦脑海中不其然的就浮现两瓣白豆腐一般的肉,顿时也跟着吐了。

    在外听到动静闻讯而来的沈熙和衙差们见状忙不迭询问缘由。

    贾赦拍拍贾蓉,道:“我这侄孙被爹训了,这哭鼻子呢,没事没事。你们先把餐桌撤下去。”

    挥手示意衙役下去之后,贾赦漱漱口,望着一直未下去的沈熙,哀嚎道:“沈老,今日功课先暂停,我要去趟宁府。”

    自相识以来,贾赦第一次闭口不谈缘由,沈熙看着六神无措的贾蓉,又望了眼一脸焦虑的贾赦,顿时眉头皱了又皱,有种不好的预感。贾赦看似疯狂薄情寡恩分家分宗断个一干二净,可若贾家人有事,尤其先前与他关系还不错的,便十分热心帮助。

    可这宁府事……偏偏若被人提及,就算上皇相护,也于事无补。

    沈熙眼眸暗了暗,拉过贾赦,压低了声音道:“大人,我虽不知宁府发生了何事,但就如同您所言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偶尔我也能提些注意。”

    “沈老,这事……这事现在不好说。等我跟大侄子聊聊,若我真没办法,定会来寻你帮忙出主意的。”贾赦说完,拉着贾蓉,狂奔宁府。就怕慢一秒,宝玉就被人玩死了。

    一进宁府后院,便嗅着了血腥味。贾赦看着院子里被捆绑像烤乳猪一样吊着的宝玉,下。半、身未着一物,还滴答滴答血液跟雨水一般淅淅沥沥着落下,又看看跟山大王一样脚踩着凳子的贾珍,人手里的匕首正泛着层血水,顿时脚软了又软,“珍……珍儿,你这是干什么?”

    “不是说人是个宝贝吗?”贾政眼中尽是阴霾狠厉之色,冷冷的剐了眼贾蓉,视线望向贾赦,不急不缓道:“老爷不是在炼丹吗?我把这神仙肉割下来,没准事半功倍,让人炼出一颗仙丹呢
绝世废材!”

    贾赦感觉自己整个人也跟着小侄孙一起颤抖起来了。这大侄子行动力跟他爹一样max。

    说砍就砍,毫不手软。

    “不过看来人也不怎么被重视。传说中的僧道,甚至警幻仙子都没出现呢!”贾珍颇为遗憾的说道。

    贾赦闻言继续抖,边发抖边看仇己,道:“快,快想办法劝劝珍儿,真闹出人命,不好收场。”

    “这真不好劝。”仇己一本正经道:“他可是能谋反的人。”虽然只是借助组织一帮乌合之众借着纨绔打猎收集些兵器,但好歹也付诸行动了。

    贾赦:“…………”

    “况且,贾珍今日之事也是我想干的。”仇己话语中透着股愉悦:“没想到竟让他抢了先。”

    贾赦抖得更厉害了,瑟瑟发抖的点开送子天王,直接求救:“不废话,再线等,怎么办啊?”

    网友们习惯性点进来之后,顿时呕吐声一片:“我艹,重口味!”

    贾赦三言两语解释完前因后果,继续刷求救信。

    网友们纷纷表示我伙呆,给钱跑天涯海角。

    也有不怕热闹给建议的:“话说那僧道呢?没想到贾珍这人也有些胆色,先把僧道引来这点不错。你们既然要反抗,那就必须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大老爷你商场功能赶快开通啊,买个腐蚀剂,直接扑过去,尸骨无存!”

    “弱弱说一句,这个好像是帝国政法学院出品,教导人安分守法的。”

    送子天王:“不错,ip都已经记下了。”

    网友:“…………”

    贾赦:“…………”

    望着瞬间鸟兽散空无一人的直播间,贾赦气的想把怀里的扇子给扔出去。刚手捏紧獬豸扇,贾赦便听到空中传来一声木鱼声响,而后有人念道:“南无解冤孽菩萨。”

    看着半空中忽然现身的僧道,院子里的仆从皆下跪直呼神仙。

    贾珍一脸阴沉:“来得正好!”

    与此同时,仇己撩开了一直未梳洗的发丝,对送子天王道:“不想我死,把这两人给困住。”

    送子天王:“……修仙界也有基本法的。而我更是按着程序行事。”

    “程序也是人写的。”

    仇己冷笑。

    这边飘在半空的僧道见屹立的贾家众人,又看看受尽折磨的宝玉,对着贾珍施法砍去。

    贾珍将手中割掉宝玉兄弟的匕首顺势往宝玉喉间刺去。

    与此同时,贾赦唰得一下子展开獬豸扇朝贾珍冲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