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星际帝国之鹰[重生]> 第五十七章
    应崇狐疑地盯着夏思远的面庞,见夏思远的确没有任何不舒服,这才作罢,说道:“好好休息。”

    夏思远微微颔首,门砰的一声关上,坐在床上的夏思远认真思考了一番后,发了一个消息给舅父瑞斯——“舅父,舅舅的儿子你打算怎么办?”

    房间内正独自查看克劳斯收集地关于r在联邦能够找到的记录,这些记录断断续续遍布漫长的宇宙历,三十多个世纪里关于联邦科技的进步上总能看见r的影子,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杰出的科学家
契之王

    瑞斯接到消息,看见夏思远发来的消息,想起应崇的话,慢慢地他打开通讯回复消息:“小远不用管这件事,我和你舅舅会处理好。”

    看见瑞斯的回复,夏思远立即回复一条消息:“有事可以跟我说,要揍人也可以叫上我,暴力中单!”

    瑞斯看见夏思远的回复,低低笑了一声,回来的应崇刚好看见瑞斯露出一个浅笑,一脸诧异地问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没什么。”瑞斯放下通讯仪,说道:“星空睡了吗?”

    应崇颔首:“已经睡了。”

    ////

    帝都星航空港——

    一只小型跳跃舰上帝国之翼的标志引发下方人群的惊呼,红色的地毯沿街铺开。

    “联邦星际联播为您播报——失踪十六年的应崇上将及其部下带着异能量星系探测报告回归,欢迎英雄回归!”

    画面闪现——

    应崇军校毕业作为代表致辞,应崇第一次参加战斗,应崇第一次指挥战斗,应崇成为少将、中将、上将的画面一一出现。

    “帝国之翼上将应崇——精通战略战术,聪明过人,反应机敏,有超人的军事想象力,他被公认为星际机甲中能力最强的指挥官,在与叛乱者黎明之战的战斗中确立了自己超旗指挥的王者地位,在这场战斗中力挽狂澜,星际联合理事会授予荣誉称号——王者。”

    “现役联邦全能型机甲王者之剑曾经为应崇上将定制机甲!”

    在跳跃舰内——

    应崇穿着赶制的上将军装,脱下瑞斯的衣服,黑色的军装上银色做为点缀,手中的一把银白色的军刀悬挂腰间,帝国之翼的徽章扣在他的军装上,一双和瑞斯一样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正在系着领带。

    两人并肩而行走出率先走出小型跳跃舰,身后是克里斯汀、里约、克劳斯三人。

    “啊啊啊!好帅!应崇上将和瑞斯元帅太搭了!”

    夏思远跟在星空的身旁,more轮椅带着小孩前进,星空大大的眼睛时不时凝望着夏思远,若有所思。

    夏思远和星空从出口走出,星空对着万千灯光顿时缩了缩身体,夏思远护住星空微微颔首,推着more轮椅离开红色地毯。

    “我的哥,那是飞鹰大大!那孩子是谁?”

    “不知道……疑惑不解。”

    夏思远带着海星空离开,应崇接受采访,夏思远按照瑞斯的要求,很快两人上了瑞斯安排的军车,回到瑞斯的住所。

    瑞斯的家中有一间房间现在属于夏思远,收拾好另一间空着的房间给海星空后,夏思远伸了一个懒腰,他心情还不错地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不过看见海星空的时候心情还是有些复杂,虽然他知道舅舅失忆的事情不能怪海星空也不能怪星空的母亲,可是一想到可怜的舅父,夏思远心里微微觉得不舒服,可是对上这么一个唯唯诺诺害羞内向的孩子夏思远也拿不出恶毒的面目来对待他
帝君的少校皇妃

    夏思远看见海星空稍稍疏远道:“好了,你就在这个房间休息吧,我先回学校。”

    “小远哥哥,我有点害怕,你可以不走吗?”海星空第一次来到陌生的环境下,没有应崇,没有丽萨,也没有布兰克他顿时焦虑不安地用手扯了扯夏思远的衣角。

    夏思远默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抱歉,我还要回去看看我的草,是不是被人养死了。”

    海星空手中的水杯落地,顿时一双眼睛抬眼望向夏思远,不敢置信地问道:“小远哥哥的草?是微博上那颗叫月含羞的草吗?”

    “嗯,是月含羞。”

    夏思远回到寝室,看见的第一张脸就是李跃那张漂亮得比得上小姑娘的脸庞,李跃默默然地直勾勾地盯着夏思远的脸庞,夏思远皱着眉头,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我脸上有东西?”

    李跃看见夏思远,一颗八卦的心顿时燃烧起熊熊烈火,问道:“飞鹰大大,请问你现在作为新一代高富帅兼炫酷吊炸天的机甲大神,你有什么感想和我说吗?顺便,请问当初赵凌峰追求你的套路是什么,我觉得我有必要学习一下!”

    夏思远白了李跃一眼,然后说道:“你打算追我?”

    李跃哀嚎一声,叹息道:“讲道理,如果你追我,我肯定答应,毕竟飞鹰大大你这么炫酷……那颗少年心啊,噗通噗通——”

    “思远,回来了。”已经换上睡衣的俞泽,领口下若隐若现,他应该是刚洗完澡,不过此时他已经换上生物脸,被俞泽打断的李跃话道一半只能瞪着俞泽,无言以对。

    俞泽的房间里——

    月含羞:“大佬,你快放开我,我哥们儿回来了!”

    ares内心极度崩溃,连忙摇头说道:“不行,不行,笨蛋王子不能暴露!我、我真的不敢放你出去啊!小草儿qaq”

    月含羞拼命的摆动身上的枝叶,紧接着它身上的叶子都闭上了,哭唧唧地月含羞浑身根系离开花盆却被ares死死缠住,变成手掌大小的仙王号飞在半空中歪着头,下了一个空间遁。

    仙王发出蓝色的光幕:“殿下的身份不能暴露!”

    夏思远抬眼看了俞泽一眼,眼睛不由望向他身后的大门,门内月含羞散发出求救信息。

    月含羞尖叫着,用身上的藤蔓抽打ares:“放开我,大佬!我要生气了!”

    ares:“么么哒,小草儿!”

    漫天的藤蔓编制的心高高举起到月含羞对面前,月含羞嫌弃地用一根藤蔓推开。

    仙王:=口=

    夏思远瞥了一眼被困在室友房间的月含羞,并没有去开门的意思,他笑着和俞泽打了招呼,说道:“离开好几天了,老师最近给你们上了什么课?”

    “兽形机甲,练习屏障重力场还有太空对战
死神王妃。”俞泽接过话头立即解释道,一旁的李跃被两人丢到一旁。

    夏思远漫不经心地问道俞泽:“感觉如何?”

    俞泽坐到沙发上,微微颔首,说道:“还不错,我录制了视频,发给你。”

    用联邦配备的通讯仪,很快夏思远收到了通讯好友俞泽的视频,视频中的教官正在解说课程关键点。

    夏思远向俞泽道谢,然后匆匆回到房间给瑞斯发了一条消息——【舅父,我今天回学校,周末回家】

    回到房间的俞泽看见月含羞,可怜兮兮的垂头丧气。

    “小草儿qaq等明天你就可以回去了!我保证!”ares像一条大蛇缠在月含羞的身上,巨大的藤蔓让月含羞动弹不得。

    月含羞:“你快放了我!我哥们儿早就知道俞泽是lyra了,也知道俞泽是王子,你不要拉着我了,我要回去找我哥们儿!”

    俞泽见月含羞精神不佳,揉了揉月含羞的藤蔓安慰道:“明天我就把你送还给你主人,乖,你可千万不要暴露我了!”

    “ares今天晚上缠着月含羞,别让它离开我的房间。”

    末了俞泽还嘱咐ares道。

    月含羞委屈得快哭了,王子真讨厌!

    是夜,应崇和瑞斯终于回到住所,进入房间只见门口坐在more轮椅上的小孩正情绪低落,头顶的头发都变成了小卷叶子。

    瑞斯皱着眉头,盯着坐在more上的海星空,根系受伤的海星空伤感的坐在轮椅上,心情很差。

    “星空,你这是怎么了?”应崇诧异地看见情绪低落地星空,要知道这小家伙自从离开地球后虽然经历了许多困难,没有阳光,没有雨露,但是这个小家伙扒着超空间核心活得还算不错,除了刚开始要求他交出超空间核心的时候闹过变扭,其余时候都是很乖的一颗草。

    星空听见应崇的问话,许久后抬起头,迷茫地问道:“小远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

    应崇安慰了两声,“并没有,他只是不还不知道我们之间关系,现在还在误会,知道吗?只要解释清楚了,他会喜欢你的!”

    海星空点点头,茫然了一脸。

    ////

    昆汀面无表情地看着新闻,此时星际电视台播出了关于应崇回归联邦的消息,他的脸色变得异常冷然,很快一旁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冷嘲热讽道:“真是可惜了我的好弟弟,功亏一篑,应崇回归了,超空间核心可能已经被他带回联邦帝国了。”

    “这是我过失,我会尽快处理这件事情。”昆汀冷声说道。

    一旁的头发花白的男人却并不在意的摆手,道:“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r的消息。”

    昆汀呼吸一顿,说道:“陛下,他已经上了我给他准备的跳跃舰,马上就会到达,您不用为此担心,我相信不久后您就可以摆脱身体机能退化的烦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