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当问号变成人> 第48章 |||家
    文灏他们还在度假山庄,老教授们的直播课堂就接连开课了。

    没有教务处排课、学生选课,缺少前期宣传的过程,他们的直播开始得悄无声息。但春节期间上网的人多,总有人关注直播新人,总有人被特别的直播分类和简介吸引,让老教授们的直播间少则聚集几十个观众,达到一般课堂人数,多则集齐一两百人,实现大课标准,不会让讲课的人觉得冷清。

    都是高智商学者,老教授们稍一研究就明白了直播的特点,再结合自身的情况和期望,基本都选择进行科普型教学:从基础知识出发,挑一些或有趣或实用或很具启发性的主题来讲,一次直播可以讲明白一个问题,就像面对大学新生进行讲座。

    比如贺老计划的直播主题就有“从平民娱乐活动看x、y两朝社会发展”、“穿越到不同朝代你的日常花销各需要多少钱”、“t朝的时尚达人是怎样的”等等;雷老的研究方向虽然是遗传生物,要讲的也是与大家日常生活联系紧密的生物辨别及结构、演化之类的。

    除了满足自己想上课的精神需求和尝试新事物的兴趣,本质上,他们是希望传播学科知识和正常的学科观点,让更多人喜欢上他们所热爱的学科。

    这些老教师做学问、教书多年,作风严谨,虽然直播内容对他们来说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还是认真准备了课件或实物,有的还在小辈的帮助下用数位板来做黑板。

    但严谨不代表枯燥,相反,他们的知识水平、教学水平和精神境界摆在那里,真听进去的观众很快就发现自己挖到宝了。

    贺老讲历史,有细节,有数据,有故事,旁征博引,把一些看似无关的点结合在一起,让人耳目一新,惊叹原来历史还可以这么看。他讲课超有画面感,提到服饰会翻图片给大家看,讲到古人的礼仪,会亲自做动作,还会画思维导图和人物图。

    一位姓李的女教授讲古代文学,用词通俗易懂又妙语连珠,而且她本人非常有气质,技能点亮了一排,擅长弹古琴、琵琶,还会用优美的嗓音演唱《诗经》的一些篇目。

    凡此种种。

    没用多长时间,第一批被吸引的观众就感觉自己遇到的主播不简单。

    有人问贺老:[贺老师是在哪所大学任教?]

    贺老直言:“c大。”

    其他做直播的老教授那里也发生了近似的事,大家上网一查……

    我的爷爷!id取得很普通,简介里就写个资深大学教师或教某学科几十年,或只放个讲课纲要的主播竟然来头那么大!重点大学教授就算了,国家津贴获得者是怎么回事?荣誉学者是怎么回事?重点教材编委是怎么回事?一长串顶级期刊论文第一作者是怎么回事?

    [当时我就把拳头塞进了嘴里]

    [瑟瑟发抖地看完了那一堆黄金头衔]

    [出小区门遇到扫地僧般的感觉。]

    ……

    有人带着巨大的感叹号发微博,有人转微博,有人把不同的微博联系起来,查到更多资料,然后很多人恍然,这是c大的老教授组团做直播啊
[重生]病娇男二你站住

    平时连在读的本科生都很难听到他们的课,做一个讲座报告厅会被挤满的人,居然就这么大咧咧地做起了大众直播,一时间,不论是因为好奇还是真想听课,大量观众涌入老教授们的直播间。再加上文灏在后面直播中的诚意推荐,c大老教授直播团成了正月里一大热门话题。

    其实老教授们的课并不都十分难得,他们讲的内容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获得。不说散布网络的海量学习资料,单就教学视频而言,各大公开课平台早有多所大学进驻,上面并不缺少一流学者的授课视频。

    但那些资料和视频一是缺少互动,二是给人的感觉太正式,除了真正有需要和喜欢特定方向学习的人,看的人还是少。

    直播则不然。看老教授们的直播,尤其是在来钱看老教授们的直播,就像只是去广场看社区节目表演,结果来了古典音乐大师,而你听完了,发现原来古典音乐那么好听,跟流行音乐一样会给你带来共鸣和感动,你也不会听不懂。这种方式跨越了一般的教学圈子,拉近了教与学的人,让知识和学习都变得接地气又有趣。

    在使老教授们的直播课为人津津乐道上,除了这件事的特殊性本身,老教授们让人“哈哈哈”的特质也功不可没。

    贺老被称为“教授界灵魂画手”,他画两军对阵、古人饮宴,用的都是线条小人儿,四肢身子都是柴火棍儿那种,而且他固执地要给柴火人儿添上牙齿,那画功,那画面,那是相当的魔性。他的大作后来还被做成表情包,供大家表达“你看你脑袋没放正”、“饿得露出獠牙”等意思。

    雷老的直播间名字叫“雷震子讲生物”,他的粉丝给取了个别名:不啊不舒服斯基。因为他讲课有独特的节奏,例如“这个病毒啊,它的生存环境啊,非常令人惊讶啊”。他的伤还没好全,讲课时间不长,讲完了会跟观众聊聊“吃饭生物学”,什么东西能吃不、好吃不、怎么吃之类的,这时候他又不“啊”了。听他讲课听习惯了,粉丝们表示没“啊”不舒服,就手动给他配“啊”,评论区一片“啊”。

    黄老是教数学的,自我调侃年轻的时候时常对着很多趴下的脑袋讲题,为了让课堂有趣点,他背了整本笑话书,隔一段讲一个,结果每当他讲笑话的时候,那些脑袋就升上来了,讲完了,又趴下去睡了。现在黄老是个“数学段子手”,众多学生在直播间跟着他解答“怎么走位鸟屎才不会掉到头上”、“一个函数怎样才不奇”等问题。

    老教授们对网络语言的吸收也是快得让人猝不及防,有的套路玩得比学生们还溜,听课也能笑cry的众宝宝深感中了学习的邪,从此准时蹲点老年团直播。

    曹献一事后,文灏所想的,希望更多人认识到正常的老师形象,通过这种方式在一定范围内实现了。这些已退休和即将退休的老教师们,也并不是单薄的教学符号,他们有自己的个性、脾气,有爱好和偏向,有不知道、不擅长的事,他们在教书育人的同时也有丰富的生活。更年轻的老师们,也是一样的。

    自己学校的老师那么受欢迎,即便是寒假里,c大的官方账号也出来宣传了一波,虽然有点后知后觉。做直播的老教授里,贺老、雷老等未正式退休的都关闭了打赏功能,不用担心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尽管以他们的大牛身份这没有多大必要。

    官方的宣传发完,一些关注者留言问,怎么不推荐贾教授的直播啊,贾教授是退休了,但亮闪闪的介绍还在c大官网上挂着呢,他也是学校的宝贝啊
韩娱之为你着迷

    风格正经的官方账号在评论里回:“想不到推荐语该怎么写。”这条很快被顶成了热门评论。

    难倒c大宣传人员的贾老即将开始他的又一次直播——游戏直播。

    [快快,快点挂。]

    [再撞次墙就够了]

    [用轻功啊!肯定挂!]

    [谁来撞老贾一下]

    ……

    别怀疑,这确实是贾老的直播观众们在期待他操作的游戏人物“老贾”快点挂掉。

    贾老玩的网游《任侠》,在生命值的设定上很贴近现实,不仅被攻击了会掉血,摔倒了、磕石头上了、被蚊子咬了,也会根据对人物身体的不同伤害值掉血。总之,在这个游戏里挂掉是很容易的。

    而以贾老的操作技巧,他就是最最容易挂掉的那类玩家——散个步都有可能把血掉完。

    最开始进他直播间的人,都是被他的花样挂法所折服,捧着瓜看他掉水池挂、运轻功摔下来挂、平地摔倒挂……瓜掉了就刷一串哈哈哈哈,怀疑自己要笑挂。

    在《任侠》里,挂一次很快就复活了,要是挂上三次,对不起,地府和西天都没有,去莲花池化身莲藕“重塑自身”吧。这个过程需要十分钟,不管你是什么等级,是不是正在重要任务中,都需要十分钟。要是实在很着急,氪金啊!

    贾老不氪金,他喜欢顺着游戏规则玩儿,彻底挂了就等等。等的时候无聊,做点什么呢?于是观众们就听到了他讲物理。有点拽拽的语调,随性地谈物理的发展、物理学家的逸事、特殊物质的发现过程、物理现象的原理、对未来的预测,很有一种理科式的浪漫,魅力独特。

    观众们不想只看他玩游戏了,跟饿了只吃到一点东西的人一样,盼着他快点挂满三次,来个十分钟的贾式物理漫谈。

    但氪金之外,还有一个办法可以缩短重塑自身时间:让别人为你“祈福”。最近《任侠》进行了一次更新,以前只有达到一定亲密度的人才可以相互祈福,一般亲密度的人(如相处不久的朋友)祈福一次可缩短两分钟,高亲密度的人(如师徒、伴侣)祈福一次可缩短五分钟,最多可以有两个人同时祈福;可能主创被骂“想钱想疯了”太多次,更新后陌生路人也可以为挂掉的人祈福了,不限人数,每人可缩短30秒,只要你凑得齐20个人,马上复活不是梦。

    复生莲花池不是个独立的地方,是游戏里一个景点,一些没事的人会去那里看风景,欣赏一株株顶着玩家名字的莲花。嘲笑别人的同时,顺手帮几个人祈福也不费事。

    这对要听贾老讲物理的粉丝来说可不是好事,为避免有人“手贱”,同是这个游戏玩家的粉丝们一边用手机或平板看直播,一边在电脑里开着自己的角色去莲花池边守着。有时人多,看上去好像大半个莲花池都被围了,吓得不知就里的玩家一愣一愣的。

    后来,当他们知道“老贾”是物理大牛后,除了惊讶,还有种咱围了真大佬的骄傲感。

    不过,他们再吃惊也比不上“老贾”的师父“葡萄教主”。这位大学生玩家因为三次元有事,有段时间没上游戏和论坛,一天被人推荐看直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