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当问号变成人> 第47章 |||家
    老板说的阿伯不是他的血缘亲人,作为族里最早有较高文化水平又很能干的人之一,这位老人很受人尊敬,不少人都叫他阿伯。

    阿伯从长辈那里学会焰绣,希望把这门工艺传下去,但他的儿女都对此不感兴趣,阿伯也不勉强,更不会强抓着其他人来学。豆粉店老板小时候憨憨的,家庭条件也不好,阿伯时不时帮他,缺少玩伴的他就跟着阿伯学了焰绣,实际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

    年纪渐高,阿伯见会焰绣的人越来越少,自己写了本书,找了家小出版社自费出版。书没卖多少,阿伯寿数到了,先离开了。

    “还好阿伯不知道书退回来了。”老板庆幸。

    其实他早有心理准备了,文灏心说。难怪老板要这么卖书,这是依着阿伯的态度,希望焰绣碰到真正对它感兴趣的人。

    逛完古镇回到度假山庄,室外气温比下午低了好几度。山庄别墅带有一个温泉池,乐乐好奇想泡,应安年带他过去,问文灏要不要一起。

    文灏还念着焰绣,就说要试试,先不去了。应安年既失望又松了口气,至少不用自我考验了。

    应母看文灏拿工具出来,先是表示有兴趣,翻了翻书发现自己搞不定,去做美容了,留文灏一个人信心满满地摆好针线,挑好图样,开绣。他已经把书吃透了,操作技巧并不复杂。

    应安年泡完温泉出来,文灏正在专心致志地给自己的超小幅绣品收尾。他下意识地停驻脚步,欣赏眼前的如画美景。

    长发青年一手执廉价绣绷,一手用针,非但不违和,那严肃谨慎的样子反倒有种艺术大师风范,让人不自觉地就对他在做的事重视起来,期待从他手中诞生的作品。

    乐乐才没自家小叔想那么多,他趿拉着拖鞋跑过去,探头看看,问道:“文叔叔这是什么啊?”

    文灏收针,打下最后一个结,本该隐形的结在他的修长“巧手”下变成一个线坨
霸爱如火,妻子的秘密。他自己看看成品,反问乐乐:“你觉得是什么?”

    “小怪兽。”乐乐道出心中所想。

    “回答正确,就是小怪兽。”他就是照着一个怪兽图样绣的。

    应安年已经走过来,他站到坐着的文灏身后,微微弯腰,看清了他期待的作品,不得不承认,那确实……很小怪兽。

    灯光打下来,勾勒出应安年的一部分阴影,那只小怪兽此刻仿佛正站在他胸口上,虽然怪出了风格,但还挺可爱的。

    成品和图样的差距显而易见,文灏没想到在人类世界做什么都能混个及格的自己在刺绣上如此手拙。明明知道该怎么做,绣出的东西怎么跟想象离那么远呢?他拿起剪刀,打算把小怪兽拆了,线废了一些,布还可以重复利用。

    应安年向前倾身,一把握住他的手腕,道:“别拆,给我吧。”

    文灏向后侧头:“你想留着?”

    “我觉得挺好的。”

    “好在哪里?”

    “驱邪。”

    此时两人距离很近,应安年的姿势就像从身后把文灏抱在怀中一样。刚泡过温泉的男人身上还带着水汽,仿佛让空气密度变大了,锁住温热,也锁住湿润。

    文灏感觉有点异样,另一只手把小怪兽递过去,连绣绷都忘了拆。但他也没多想,因为乐乐已经在问“什么是驱邪”了。

    到了九点半,一周一次的直播又开始了。出门在外,文灏再次用手机直播。

    直播间一开启,大群的观众涌进来。

    [老师太好了,初一也直播!还好没错过。]

    [我就知道今晚肯定有直播]

    [老师新年快乐!]

    ……

    “新年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身体健康,更上一层楼。”

    [老师多说点,求花式祝福!]

    “那,祝大家家庭美满学业有成事业腾飞笑口常开青春常驻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我觉得自己已经金光护体,今年肯定走大运!]

    [预感明天转锦鲤的都来转我们文老师了哈哈!]

    “迷信是不对的,但我的祝福是真心的。”

    [哈哈哈老师不要新年第一天就放大招]

    文灏调整了下姿势,把手撑在下巴上,第一次在观众面前露出有些懒散的样子。“今天我们不学习,直播没有主题,陪着家人的‘宝宝’随意参与,过节不那么热闹的‘宝宝’我们来随便聊聊
回大秦当个美男公务员。”

    [老师怎么能那么迷人?我又要看一百遍回放来产生抗体了]

    [(tot)一个人在国外,有老师陪着过节真是太好了]

    [同样一个人,现在感觉到春节的气氛了。]

    [楼上和楼上上,有我们这么多“同学”,你们可别嫌吵~]

    ……

    [聊起!聊起!老师先说说你怎么过节的吧?感觉老师过的一定不是凡节]

    [福尔摩斯·粉表示老师今天肯定不在家,房间背景没见过,好像还用的手机直播。]

    “不过凡节我过怪兽节吗?和很多人一样,我吃了大餐,送了红包也收了红包,今天出来玩。”

    [不是应该说“仙节”什么的吗,为什么说“怪兽节”?老师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因为我今天遇到件特别的事,绣了只怪兽。”文灏把焰绣的事好好讲了讲,让大家有兴趣的话就去了解了解。

    [有点感动]

    [我知道那里,就在我老家附近!我今天为什么不去古镇?!说不定就跟老师遇到了!老师明天还去吗?]

    “应该不会去了。”古镇就那么大,他们都逛过了,接下来是其他计划。

    其他人的关注点在另一件事上。

    [长了双猪蹄手的人想看看老师的大作!]

    [想象了一下老师刺绣的样子,要萌晕过去!申请看大作!]

    [申请看大作!]

    ……

    “告诉你们我绣得很丑了呀,而且已经给朋友了,他说可以驱邪。”说到这里文灏咧嘴笑了一下,“我刚开始学,目前看来很没天赋。”他姿态坦然。

    [那也想看!]

    [想看1]

    ……

    文灏看了眼时间,确认还不算很晚,道:“我去看看他休息没有,可以的话就借来给你们看看。”

    另一个房间,某位正在看直播的先生迅速摁灭手机,掏出钱夹,把小心塞到里面的小怪兽取出来,假装随意地放在桌上。钱夹是他看来看去最好的保存携带位置,等小怪兽拿回来又要仔细塞一遍了。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应安年已经在枕边放好一本翻开的书。文灏道明来意,拿走小怪兽,并没有往他房间多看。应安年关上门,摸摸后颈,觉得自己那么多动作真是多余。

    观众在等,文灏没多耽误时间,他回到摄像头前的时候,粉丝们刚聊到他说的“丑”是90分的丑还是80分的丑。当那一小幅绣图被展示在屏幕上的时候,大家都喷了。

    [哈哈哈,居然是真丑,虽然我还是觉得萌萌哒]

    [原来老师也有不擅长的事,突然觉得和老师的距离近了
我的男友是东晋朝的将军。]

    “我当然也有不擅长的事,还不少。”文灏不介意自揭其短。

    [还有什么?]

    “比如写字,朋友的字非常漂亮,但我写的就没有筋骨。”

    讲到这里文灏猛地想起来,他以前是有些介意显露这一点的,写字的笔记本都没有拿出来过。什么时候起,自己没有了遮掩这类“缺点”的意识呢?是因为越来越习惯人类的角色,还是受到了应安年的影响?

    [直觉写字漂亮的朋友=要怪兽焰绣的朋友=送发箍的朋友]

    [这位朋友出现频率好高,宝宝我不禁沉思起来。]

    “就是同一位朋友,我最好的朋友,你们肯定也有最好的朋友。”文灏直言,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需要沉思的。

    看到这里的某位朋友心胀胀的,将满未满。

    评论区聊起了好友,聊起擅长不擅长的事,文灏看着屏幕,心里想着应安年,突然来了灵感。

    “忽然想到,焰绣适合用来绣文字,它的那种几何拼贴可以嵌入文字的固定结构里。”他继续发散,“其实各种图案都可以,只要排列好几何形状,让它们呈现有规律的美。”

    文灏拿来纸笔,当即画了一个设计图样。那是一朵由几何图案组成的花,实际结构不复杂,但因为不同位置的对称、交错,让它显出一种虚幻又真实的美。比起焰绣原本的大块简单拼接、重叠,这种更加细化的处理不需要焰绣在技法、颜色上进行改变,保留原有风格,但更立体、可看,也更时尚了。

    [原来这不仅是设计题,还是数学题。]

    [这么一看觉得焰绣好有趣,像升级版的七巧板或万花筒,三个颜色也可以玩出很多花样,做出酷炫的视觉效果]

    [手痒了,楼不知道多少上那个住古镇附近的同学,可以帮我买本书吗?]

    [我也想要]

    [这里举手!]

    ……

    [在在在,我可以请老板给大家寄快递,只是过年期间快递要加收服务费]

    [没问题,书已经很便宜了]

    [要不想买的加个群?讨论下具体怎么买,也方便统计名单。]

    [好好好,带我一个。]

    ……

    初一的直播还没结束,一个买书群就建了起来,不提豆粉店老板怎样惊愕地迎来“大量”购买需求,搞清楚确实有好些人想学焰绣后一次性卖出一百多本书,一段时间后,来钱上出现一些特别的直播,这件事也为焰绣和文老师的一次大放异彩埋下了伏笔。

    而今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