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当问号变成人> 第46章 |||家
    初一一大早,文灏和应安年在乐乐房间门口相遇,文灏看看应安年手里的东西,心领神会地笑笑。两个叔叔悄悄地把各自准备的红包放在熟睡中的小家伙枕边,又悄悄退出来。

    走开一段,应安年从兜里拿出另一个红包递给文灏,道:“新年快乐
买大送小!”

    文灏吃惊:“我也有?我都工作了。”

    应安年理由充足:“我比你大,算是大哥,给弟弟红包天经地义。”

    文灏双手接过红包,笑眯眯道谢:“谢谢老大!”过年收红包的感觉真不错。

    文灏给乐乐准备的红包很薄,他手里自己挣的钱不多,就表达个心意。应安年拿出的两个红包也不厚,他原想准备支票或卡,想一想换成了现金,再想一想,又把金额大幅减少。文灏的工资卡还在他这儿,花钱却一直很节制,给多不合适。

    应安年想做没做的事应母却做了。应女士拿出三个巨大的红包,一个一个往家里的小辈手里塞。

    看那厚度,文灏忙摆手谢绝。把他的工资和短暂照顾乐乐的那点微小贡献全算上,他实际也过不上现在这样的生活,虽然他们关系亲近,他自己也不是个会在这方面详细计算的人,可也不能把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占便宜没够。

    应女士却竖起眉毛。“你这是在剥夺我的乐趣。年纪大了,就想给小辈塞钱,让你们随便花。平时你们都自立,看不上我这点儿,一年就能潇洒这么一回。这是我们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你得满足。”

    看文灏接下了,她又笑着说:“还好家里多了你和乐乐,以前给年年红包,看他那表情,一点气氛都没有,我都好几年懒得准备了。”

    “那怎么又有我的?”应安年摇摇手里的大红包。

    “怕你吃醋。”应母回他。

    乐乐头上冒出问号。“奶奶,为什么怕小叔吃醋,小叔吃了醋会生病吗?”

    最后,三个红包都被大的小的当做礼物收了起来,没人想到要拆来花。

    收拾停当,四个人带着小五出发前往离c市不远的一个度假山庄。度假山庄坐落在一个旅游开发区,除了山庄自带的休闲项目,附近还可以爬山、逛古镇、摘草莓,很多地方小五都可以去,山庄内还有专门的宠物会所,适合全家行动。

    年轻的同事朋友都已经一一发过信息拜年,路上,文灏打了几个简短的电话给比较熟悉的长辈拜年。和贺老通话的时候,文灏又遇到一个“老年人的精神需求”。

    “想到没基础课上了,我还不习惯。”贺老有点遗憾,“下学期排好的公共选修课只能交给年轻老师上。”

    老教授腿受了次伤,学校和家人都不让他再给本科生上课。除了和研究生、博士生的教学讨论,贺老一直坚持站着上课,上公共大课很耗精力,如今他也只有先放弃了。

    文灏想了想,建议道:“您要不要试试用直播讲课?讲给网上的学生和历史爱好者听,方式和时间都更灵活。”

    “什么直播?”

    文灏给贺老简单介绍了下直播,还讲了讲自己的经验和体会,贺老听着听着就来了兴趣,记下了来钱直播的名字,挂了电话就叫家里的年轻人给自己做指导。

    发现了新大陆肯定要跟老朋友们分享啦,两三天时间,来钱这座小岛就登上了一个跃跃欲试的老年团。文灏以为自己只是给一位老教师的精神需求提供了一个小方向,没想到就此改变了来钱的风向
[情深金粉]热血如萍驯夫记

    到度假山庄已经过了饭点,之前在路上随便垫了垫,大家干脆到古镇去吃点有特色的。

    古镇很小,抽烟的人一根烟还没抽完路就走到头了。说是古镇,很多建筑都是近几年才建起来的。但这里算是少数民族聚居区,有一些独特的风格。

    生活在这块区域的少数民族是焰族,崇拜火焰,路两边的屋顶、窗格、旗招上可以看到很多火焰形状,走几步就有卖火焰糖糕的店铺。春节是旅游旺季,当地人里面穿着绣有民族纹饰的土布衣服,外面套着羽绒服热情地招呼游客。

    文灏牵着穿了件小衣服的小五跟在应安年他们身后,坐到一家豆粉店门外的小桌边。等着食物上桌的间隙里,他在脑中查了查焰族的资料。

    这个民族人口少,多年来随着通婚、城镇化,已与汉族充分融合,年轻一代大多在外求学、工作,生活习惯和汉族人没有多大差别。他们所在的古镇因为要发展旅游,才聚集那么多民族元素。有游客在网上说,好些店里卖的手工艺品,都是外地小商品城生产的。

    不过食物还是很正宗的。几大碗豆粉端上来,升腾的热气里裹着浓香,让人胃口大开。文灏帮乐乐把豆粉拌好,自己也快速挑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微辣且咸香适中的味道、韧劲里带着点点粗糙的口感马上获得了味蕾的自动好评。

    老板娘端来一个打包盒,里面是给小五煮的清淡型豆粉。把盒子放下,她笑问:“好吃吧?用的都是本地豆子,咸菜是自家做的。”

    把三种豆子按比例磨成粉,摊成饼,切成丝,高汤煮,再撒上辣椒油、咸菜末,加点肉,确实好吃。乐乐见奶奶和文叔叔都回答了,也跟着回答:“好吃。”一不小心筷子戳歪了,汤汁在嘴边画了长长的一道,桌子上也洒了。

    老板娘哈哈笑,一边转身去忙,一边道:“餐巾纸在里面,劳烦自己拿一下。”

    带的纸巾确实不够了,文灏起身进店,看到柜台边居然还摆着几摞书。放书的人学着书店的摆法,把书旋转着往上叠,角度对得一丝不苟,似乎很看重这些书。但书堆前挂着的纸板上又写“10元一本,送全套工具”,感觉是在亏本大甩卖。

    老板在帮着擦桌子,转身见有人关注那些书,赶紧走过来问:“要看看吗?”

    “一会儿再来。”文灏说。他得先把餐巾纸拿出去。

    很多人的一会儿再来就是不会再来,老板脸上也没有什么失望之色,好像是习惯了。转身前,文灏又往这个面相憨厚的中年男人头上看了一眼,灰色的对话框里装着:『怎么卖掉阿伯的书?』

    灰色,是失望、消沉的颜色。

    那一堆书上也有一层淡淡的灰色,让本就不太明显的绿色光芒变得更稀薄。书是有价值的书,写书的人也拿出了十足的认真,只是他写的时候就预知了不会有多少人去读,他想分享的东西很难分享出去。

    重新坐回座位的文灏进食速度变慢,那本书的内容对他来说很少,信息很快就接收完了,但他又从头“翻”了一遍。

    书上介绍的是焰族的传统绣法:焰绣。

    不同于蜀绣、苏绣这些刺绣工艺,焰绣很少有人知道。连焰族人自己都不重视它,更谈不上推广了。原因很简单,艺术价值低
[未来]攻略你妹

    焰绣的线只有三种颜色,赭红、墨绿和一种偏灰的白,是焰族先辈从植物、石块中得到的颜色。基本图样也单调,仅有火焰、太阳、几种怪兽和一些日常器具。过去的焰族人将它们绣在肩膀、衣摆处,取驱邪驱恶的意思。

    这种刺绣的立体感主要不是来自颜色的渐变、针法的交替和边界的细致勾勒,而是靠几何形的拼贴和重叠,这也让它更显简陋。

    在有明显更好的多样替代品的情况下,焰绣被抛弃是自然而然的。文灏观察了一下街上那些穿土布衣裳的人,他们衣服上的民族图案都是印上去或画上去的,没有谁的是绣的。

    很多传统事物都会逐渐消失,失去使用价值,缺乏艺术价值,最后的最大曝光场所是博物馆。这是发展的必然,一些人会惋惜,但这不是需要用对错来评判的事,文灏对此没什么感受,历史都会记得的。

    焰绣本身也不太吸引他,书的作者也不够专业,文字干巴巴,图画得细致,可惜是黑白的。真正促使他再读一遍的,是作者那种质朴且有点笨拙的劲头,毫无修饰的文字和线条间,藏着对焰绣的热爱和不舍。

    为了让人愿意学焰绣,作者不仅一个图样一个图样地详细陈列绣法,最后还打破传统图样的窄圈,自创了几个用焰绣绣法可以绣成的图案,树木、鲜花、兔子之类的,只是既不漂亮,也不萌。

    文灏仿佛看到一个人用绳子使劲拉着要凝固于过去的“老旧工艺”,想让它能跟上时代,同时大声吆喝,希望新时代的人能多看它两眼,也来拉一拉,让它可以再往前蹭一蹭。但是他的力气不够大,声音也不够响。

    最让人感叹的是,这个结果他是清楚的,可他还是继续做着尝试。

    这是一个更加“无用”的精神需求,文灏却被打动,决定去买一本书,要一套工具,回去绣绣看。多了他一个,焰绣的失传可能会晚那么一丁点儿。

    一会儿后,他果真又回到柜台前,拿起一本书,书名叫《快速掌握焰绣秘技》。

    老板有些狐疑,多嘴问:“你是自己想学吗?”

    老板娘拍他一下,责怪:“你给客人拿东西就是了,问什么问!”

    老板缩着肩膀躲,目光却还在文灏身上。文灏点头:“想学学看。”老板就露出了笑容,从柜台下给他拿赠送的东西,有三色线、针、小块土布和绣绷。

    文灏好奇道:“方便告诉我这书一天能卖多少本吗?”

    老板娘其实也是个直性子,闻言就说:“加上你手里的,这个周就卖了两本。我们家这个脑筋笨,要是人家说不想学,只想要那些赠品,他就劝人别买,也不知道哪一年才卖得完。”这不是一般人会选择的旅游纪念品。

    “又不是要靠这个挣钱。”老板小声反驳。

    文灏付了钱,对焰绣又很感兴趣的样子,老板乐意跟他多聊两句,也说到了为什么要在豆粉店里卖书。原来这书是自费出版的,名字是出版社编辑帮着取的,还是卖不掉。书店退回出版社,出版社就退给个人,他们家里还堆着一堆呢。

    文灏知道这书不是老板自己写的,就问:“作者也在这个镇上吗?”

    “是我阿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