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当问号变成人> 第45章 |||家
    国富强,世安宁,岁平时光贺岁平;人康健,情美满,团圆人家庆团圆。

    应家这个年过得前所未有地热闹,大人、小孩、狗狗齐聚,一顿年夜饭高高兴兴吃了许久
他躺在睡觉用的木质家具上。吃得肚皮溜圆,一家子转战客厅看春晚,小五拖着它的小毯子陪在旁边。

    电视里放着新老照片,展示几代人的童年玩具,铁环、沙包、干脆面卡牌、游戏机、小汽车……乐乐对里面的纸青蛙很感兴趣,应安年拿来一张纸,手指翻转,一只惟妙惟肖的纸青蛙就出现在眼前。

    小孩儿手指往青蛙屁股上一按,青蛙跳下茶几,引得小五凑过去嗅。乐乐和小五就此玩开,按着纸青蛙满屋子转。

    应母看小家伙玩得开心,微笑道:“年年小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小玩具就可以玩很久,容易满足得很,比乐乐现在更爱笑。”

    文灏转头看应安年不需要刻意摆表情就很严肃的脸,难以想象他很爱笑的样子。

    话题突然跳到自己身上,应安年想抹平它,平淡道:“谁小时候都这样。”

    “那是你不记得了。”应母反驳。为了证明,她兴冲冲地上楼找来一本老相册,应安年不好阻止,只能看着她把装着自己黑历史的相册翻给文灏看。

    光屁股、红脸蛋照片什么的,应安年也是有的,文灏边看边笑,但好歹顾着应安年的面子,没有开口调笑,也没有再朝他看去,让应安年可以一个人坐在沙发边缘假装认真看春晚,尽量忽略被点燃的耳根。

    应安年儿时的照片不算多,但也大致记录了他的成长。确如应母所言,几岁时的他非常爱笑,他长得好,笑起来超级萌,文灏忍不住伸手摸上去,想透过照片捏捏他的脸。

    应母还在旁边添火:“可爱吧?那时候带他出去,谁都要夸一夸。哪像现在?一张冷脸。”

    文灏点头,不忘向着应安年说话:“小时候是可爱,现在是帅。”

    应安年僵着脖子看着电视,仿佛听到了自己形象轰然倒塌的声音,可废墟里又长出一朵小花,张着笑脸轻轻摇晃。

    翻过前面的部分,从十岁左右起,相册里小应安年的笑容就明显变少了,就算笑也是普通的微笑,像是为了应付拍照人提出的要求。少年身姿还单薄,气质却比现在这个成熟男人还冷,冷得刻意而突兀。

    文灏只是有点诧异,应母却看着看着就沉默下来。照片勾起回忆,凸显过去的缺憾。

    她前半生做了很多别人不理解的决定,从未后悔,对儿子却心有愧疚。特殊的家庭环境、早年的贫穷和奔波、后来的繁忙和疲累,让应安年过早长大,在她发现的时候,应安年已经离开孩童的无忧无虑,板起脸来想要当一个顶门立户的大人。

    她和应安年都不是伤春悲秋的性格,过去的事很少提起。现在春晚里唱着伤感的歌,诉说时间流逝、亲情可贵,身边有孙辈嬉乐,应母看着儿子的照片,心里一时浮起酸涩。

    乐乐抓着纸青蛙跑回来,就见奶奶眼睛里包着泪花,很伤心的样子。小人儿小心翼翼地问:“奶奶为什么哭?”

    应安年吃惊地转过头来,看到自己母亲两下擦掉眼泪,回答:“奶奶只是被电视里这首歌感动了。”

    乐乐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她低落的心情,他蹬掉鞋子爬上沙发,张开小手臂给了自己奶奶一个安慰的抱抱。

    文灏迎着应安年问询的眼神,摇了摇头,无声做口型:没事
重生之隐者的逆袭。他想那肯定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就别让应安年也回忆一遍了。

    少年散发着冷气的样子还在眼前,突出的形象弱化了应安年此刻的强大,屋里的气氛影响着文灏,他不想探究应安年曾遇到怎样的变故,却也很想抱抱他。但文灏知道那没有意义也不好解释,因此没有付诸行动。

    这时,春晚的舞台上,歌手唱完一段,在间奏里煽情地说:“给你在乎的人一个爱的拥抱吧,人生短暂,我们要珍惜彼此。”文灏还未消散的念头得到一架落地的阶梯,指挥他迅速抱了上去。

    应安年本还在注意母亲那边,猝不及防被心上人抱住,反应了一下才发现是真的。来不及思考这是为什么,他本能地抬手,那个拥抱却跟来时一样突然地撤走了。

    文灏做完了有点冒昧的动作,单方面释放了想安慰对方的情绪,刚要退回原位,却见被他突袭的人正尴尬地摆着回抱的姿势,他后撤的身体再次前倾,又一次抱上去。

    这一次,两个人终于互相拥抱了。应安年晕乎乎地收紧手臂,将长发青年压向怀中,感觉像天降珍宝。

    先是坚实的身躯和有力的手臂,然后是相贴的脸颊和鬓发,接下来是层层传导的身体热度……触觉尽责地将这个拥抱包含的一切传入文灏的大脑。

    生活在一起,他和应安年有过多次自然的身体接触,但排除他把应安年当护身符的情况,那些接触都比不上这个拥抱感受强烈。

    这和抱乐乐也不一样,不是接触面积、身体形状那种不一样,相互信任、支持的意味之外,好像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文灏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随着逐渐升高的体温产生、蔓延,来自应安年,也来自他自己。

    文灏仔细感受,习惯性拿出他研究人类的冷静专业,可思绪被紧贴的身体聚合的热度冲散,无法很快找到症结。最后他想,可能是因为心跳,应安年快速跃动的心跳传来特别的节奏,把他的心跳也带动得加快了速度。

    这个拥抱有点长,歌手已经快要唱完那首歌,应母和乐乐不知道为什么没出声,无人打断,应安年却用巨大的意志力当先放开了手。再不放,他怕过速的心跳会让理智跳闸。

    身体分开,温度下降,文灏终是没有找到准确答案,应安年那边的答案倒是出来了,大脑冷静下来,歌手那句从耳边飘过的话迟钝地被解析出来。

    “在乎的人”啊,这也很好。

    很久以后,两个互相在乎的人在幸福里甜得无话不说,文灏才听到了应安年简单述说的童年往事。小少年在母亲的保护下快乐生活,却渐渐发觉母亲也需要保护,而自己连自我保护都做不到。

    在无赖的追求者喝醉酒来敲门,母亲却无法拿他怎么样的时候,在外面的人编造母亲的谣言,还故意到他面前来说的时候,在同学欺负他,母亲去为他出头,却被对方的父母联手推搡耻笑的时候,小应安年只想立刻变成让人畏惧的男子汉。

    有一天他路过一家租录像带的店,无意中看到店里放的电影片段。老降妖师对小徒弟说,你打不过别人,就要装得很凶狠,让别人害怕你,不敢轻易出手。小徒弟学会没有他不知道,他是就此练就一张生人勿进的冷脸。

    这个技能帮他更加平稳地度过成长期,逐渐由面具变成他性格的一部分,再随着个性的成熟和实力的提升,褪去突兀和尖锐,化作仿若天生的气势,成为别人眼中的一种魅力
重生妹妹是炮灰

    经历造就人,跨过去的人就不会为过去纠结,那时他俩谈论的重点在“降妖师”上。应安年开玩笑说,他早早学了降妖法,才能把文灏这个“妖精”拴在身边。文灏对此嗤之以鼻,哪是应安年降了他,分明是他自己扑上去的。

    这个除夕,他们还远没有那么黏糊肉麻,结束拥抱后的安静让人有点不自在,把一切看在眼里、自己也刚从之前的情绪中出来的应母提议:“春晚也没什么看头,还是玩牌吧。”

    相册被顺势收起来,四个人开始抽纸牌。因为有乐乐,游戏定成了比大小定输赢,纸牌大小顺序由a到k排列,重复的人再抽一次,每轮牌最大的得三个松子,后面依次是两个、一个和没有。集齐十个松子,就可以换一个让指定对象表演节目的机会。春晚没意思,让自己人表演好了。

    文灏捏着一张j,探头看应安年的牌,哈哈,又是一个3,至今只有一个松子的男人看来又要垫底了。

    应母手里的是张8,问乐乐,小家伙捧着牌咯咯直乐,捂半天才翻过来,是红桃k。

    “乐乐运气太好了,说吧,你想要谁表演节目。”文灏摸摸小家伙的头,口中这么问,视线却已经移到应安年身上了。这个问题乐乐早就想过了,还想得很具体。

    果然,小孩儿看着应安年道:“小叔唱歌。”

    在小朋友心里,表演节目就是唱歌和跳舞,第一位的是唱歌。乐乐听过文叔叔唱儿歌,听过奶奶唱催眠曲,只有小叔的歌声还没听过。

    文灏凑趣,带头鼓掌,应安年也不扭捏,只是他会的歌实在少,想了想,唱了首《精忠报国》。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华国要让四方……

    “来贺!”

    如果说开头的掌声只为好玩热闹,听完应安年唱歌后,文灏恨不能把手拍肿。应安年唱歌居然这么好听!

    乐乐是个跑调小王子,文灏自己唱歌只能说声音好、节奏对,感情是没有的,听应安年唱歌却是种让人惊叹的享受。浑厚的男中音,唱起这么有气势的一首歌,像是武林高手把醇厚的内力打入听歌的人体内,所有筋脉都在震荡中被疏通了。

    由这首歌开始,后面文灏和乐乐赢了总是让应安年唱歌,而他俩总赢。应安年从《走四方》唱到《朋友》,最后还唱了《向天再借五百年》。

    一首歌唱得大家兴起,全部跟着唱,乐乐只会重复最后一句,而且坚定地跑调,把所有人都带偏了,群魔乱吼,连小五都跟着嚎。

    又唱又笑,文灏进房间的时候还心情激动,脑子里回荡着“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上微薄看看,除了吐槽春晚,众人都在写一年回顾和新年期望,各种美好的言语和情绪汇集在一起,让非人类也觉得未来似乎能通过写下的文字获得向前的力量。

    见习人类:过去一年,做了一个幸福的人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