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当问号变成人> 第44章 元旦番外

当问号变成人 第44章 元旦番外

    元旦番外

    “天上下着落猫大雨(此处被红笔圈出,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我们没有向困难屈服,勇敢地向着目标前进
修仙之乡村笔仙。深深的积水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老大坚毅地说:‘不能退缩,冲过去!’我对老大说:‘放心吧老大,我会掩护你!’功夫不负有心人,万水千山总是情(此处画问号的红墨水浸透了整张作文纸),我们克服所有困难到达目的地,却看到密密麻麻的敌人挡在前面……”

    老师评语:结构完整,叙述清晰,内容感人,要是用词能够更准确就好了。

    “怎么样,我写得好吧?那叫什么?有深度!不知道李老师为什么要跟我妈说我还太小。你说她是不是舍不得我?”还只能称为男孩的男生坐在课桌上,晃着一条腿。

    乐乐拿着东东的作文本,胸口插满了违和感,心情比批改作文的老师还复杂,他不知道有一个词可以精准形容他此刻的感受——槽多无口。挣扎了一下,他先指出了最“神奇”的部分。

    “冯序,那天我们只是去买刚出炉的核桃酥,我也没说过那样的话。”东东容易长胖,一直在控制零食的量,那家的核桃酥也确实好吃,排队都不一定买得到,但也不至于写得像翻山越岭去作战一样吧?

    冯序东同学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作文这样写才吸引人啊,不然谁喜欢看?”

    并没有谁把学生作文当故事书看,乐乐心说,不过他知道自己赢不了东东的“自带属性”,干脆省省力气,跳到下一点:“落猫大雨又是什么词?我只听过瓢泼大雨。”

    东东撑着课桌身子前倾,带旋儿的粗眉毛像一对大号的蜻蜓翅膀,马上就要起飞了。“这可是我自创的词!那次的雨那么大,落身上那个疼,跟大王跳我脸上的感觉一样一样的,瓢泼大雨等级不够。”他得意道。

    大王是东东家的猫,听名字就知道什么脾气了。乐乐家有了狗狗五哥后,东东羡慕得很,非常想同自己老大一个步调。养狗每天都要遛,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做警察的爸爸妈妈又忙,家里最后领养了只猫。养了猫后东东还是羡慕乐乐,猫大王哪有五哥温柔听话啊?

    乐乐被他打败了,看看时间,收拾书包准备走人。

    “今天不做完作业再走啊?”东东从桌上跳下来。

    “罗叔叔已经来接我了。”乐乐把书包背好。

    东东拉他的书包带子,挽留道:“让他等会儿嘛,又不是没等过,你做作业又用不了多少时间。”老大在教室做完了,自己懒得做那些才可以抄啊。

    “今天有事。”

    乐乐笔直往外走,东东不敢硬拉,放了手,他一边手忙脚乱地装自己的书包,一边朝着乐乐背影喊:“老大你还没说我该怎么做呢?”

    他们现在上四年级,乐乐跳过一次级,东东也跟着他跳了。鉴于乐乐的情况,家里正准备让他跳第二次级,下学期直接上六年级。东东知道了,又想跟着跳,家长咨询班主任兼语文教师李老师的意见,李老师诚恳地表达了她的担心。

    “顾煦智商高,心智和习惯都不错,跳级之后,不论是学习还是与同学相处,应该都没有问题。冯序东成绩也拔尖,但他毕竟比顾煦小了一岁,思想成熟度上要差一点,就怕他到了都是大孩子的环境会不适应,反而对他不好。”

    林亦初两口子和儿子相处既有“英雄”的威严,又有朋友的坦诚,和老师聊过后就对东东说:“你们老师很关心你,觉得你还太小,再跳级可能会不开心,我们认为她说得有道理
瘾婚试爱,总裁的心尖宠。”

    而李老师给出的论据之一就是东东的作文,东东知道后就让乐乐帮他看作文,看他要怎么改才能让老师觉得他足够大了。

    乐乐之前不说,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让东东改,现在正着急回家,被东东一喊,灵感倒是来了。他回头扔下一句:“你少想点儿!”不要看到芝麻就夸张出一场西瓜大戏。

    东东停下动作思考。小孩儿不就是想得少才让人觉得小吗,怎么还让自己少想点儿?等他回过神来,已经看不到乐乐的影子了。

    乐乐到家,书包还没放就先抱抱小五。“五哥,我回来啦!”

    小五已经是只老年狗了,毛色变淡,像洗褪了色。家里精心照顾着它,吃什么、运动多少都有把尺,它在狗狗中算很长寿,行动力仍是不可避免地逐渐降低。好在目前看来还没什么其他不健康的地方,听到乐乐的脚步声它也依然迎出来,高兴地甩着尾巴。

    乐乐顺顺小五的背,问它:“小叔和文叔呢?”

    小五仰头看楼上,乐乐让它先自己待着,一个人噔噔噔跑上楼。

    从昨晚起,两个叔叔就在闹别扭。他们虽然都跟他说没事,但他们互相不说话啊。乐乐什么时候见过他俩这样,心里担心得不行,一放学就赶回来,生怕像有的同学一样,某天回家突然就被家长告知他们要离婚了,还问要跟谁过。

    书房没人,健身房没人,小叔房间也没人,乐乐走到文叔叔那个闲置许久、昨晚又用上的房间,抬手敲门。

    “谁?”

    怎么传出来的是小叔的声音。

    “我,乐乐。”

    “乐乐怎么提前回来了,有急事?”

    这回是文叔叔的声音了,只是有点沙哑。

    “没有,今天作业少,我就看看你们在不在家。”

    “你先自己找点吃的,我们一会儿就出来。”

    又是小叔的声音。听起来都正常,看来没事了。跟想得多的小弟待久了,自己也想得多了。乐乐松了口气,下楼找小五去了。

    房间里,地上散落着两个人的衣服,仔细看,还能从中拼出一套白猫班长服。

    文灏伸手去够地上的衣服,还没摸到就被身后的人拉了回去,后肩传来熟悉的啃噬感,红印之上再添红印。

    “乐乐回来了,赶快出去。”文灏伸手推应安年,被应安年顺势锁住双手镇压,脖颈又落入那人口中,然后是锁骨。

    文灏双臂无力,只能口头反抗:“别来了,乐乐还等着呢。”

    自从他的身体完全转变成人类,就不耐摔打了,会冷会累,细皮嫩肉的,很容易留下痕迹,再加上以前没痛过,痛觉比一般人灵敏。应安年之前都很注意,至少完全沉醉前会很克制,今天这样是在故意惩罚他。

    “他肯定跟小五玩去了,不用着急
吾爹非土著。”应安年声音含混,贴着皮肤颤动的嘴唇让文灏又一阵战栗。

    “可是……”

    “我还在生气。”

    文灏不吱声了,分散的思维却还没集中。

    刚恋爱时什么都好,有点儿事也是情趣,真过起日子了,各种鸡毛蒜皮都出来了。比如头发的长短。

    文灏由灵识具形时自带一头古代贵公子般的漆黑长发,俊逸风流。他自己一个人睡的时候,头发存在感很低,床上多了个人,这头发就碍事得很了。

    翻到那人身上,想低头亲一亲,呃,头发把视线都遮完了;两人抱在一起,要换个姿势,啊,扯着头发了;睡梦中无意识翻身,嘶,又压着头发了……偏偏文灏不耐痛,就尤其觉得不舒服。

    要是绑起来,拴马尾好不了多少,编辫子吧,早上起来就是一头大波浪。

    而且长发梳起来累,洗起来也累,文灏一早就想把它咔嚓了。

    可应安年喜欢他的长头发,准确说,是喜欢他的所有,对哪里都爱不释手。这头长发在应安年心里自然也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那就留着吧,也不是特别烦……才怪!

    本来应安年发现他怕痛就够小心翼翼了,还要时时注意他的头发。他洗澡不耐烦洗头发,应安年就经常帮他洗,澡洗完了感觉也来了,但还不行,头发太湿,不吹干容易感冒。摔!

    被人温柔相待很幸福,文灏很喜欢,但他偶尔也想来点畅快的。这头发就像夏天里紧贴在老冰棍上的那层纸,让人畅快不起来。

    今年夏天来得早、热得猛,在外面待一会儿就出汗了,头发黏在后颈的感觉非常让人烦躁,文灏一冲动就随便进了家理发店剪了个清爽短发。从椅子上站起来那刻,脑袋简直像轻了十斤,用手抓抓,手指轻易地从头发中穿过,整个人都轻松得往上飘了飘。

    文灏的好心情维持到远远看到家门的时候。要是应安年不喜欢怎么办?

    应安年一看到他,先是很惊讶,接着脸就黑了。“为什么把头发剪了?”男人问。

    文灏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诚实道:“很想剪就剪了。”

    “剪下来的头发呢?”应安年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一点火星。

    文灏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理所当然地回答:“在理发店啊。”

    然后应安年就不理他了——不跟他说话,也不看他。

    文灏没想到应安年会这么生气,他知道自己不跟对方说一声就把头发剪了不对,开始还认真去哄,后面看应安年还是当他不存在,他心里也不高兴了。

    应安年喜欢自己的头发不就是因为喜欢自己吗?现在怎么像他喜欢的只是长发美男子,自己剪了头发,变丑了,他就不喜欢了?

    在一起那么久,两个人第一次互不理会。文灏气得跑去原来的房间睡,应安年不想看到自己就不让他看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