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网游 > 翻滚吧,麻薯!> 209 维护
    米特兰蒂的速度太快,麻薯来得及反应也没有技能可以面对这boss爆发式的大招。

    叮。

    麻薯想要扑上去,但耳边便响起了清脆的声音,像是风铃在寂静的午后发出的轻响,一下子将他们的思绪给拉到了深远之处,再恢复过来时,眼前再没有什么大招,每个人都安然无恙——除了场地中那个多出来的人。

    白发的精灵王是很多人记忆中的摸样,完全没有因为岁月而变化,他静静地伫立在这里,其本人就像是静止的岁月。

    看到他,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哪怕是最不熟悉现在情况的丝塔尔,也被他的出现震住,泪流满面。

    西特赫斯的眼睛没有看任何人,他便静静地站在那里,或者说,他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去看任何一个人。

    “你终于来了……”丝塔尔身上的锁链松开,她站在原地,看着西特赫斯,也不管他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可我……还是死了。”

    哪怕她再欺骗自己,像是她曾经和麻薯所说的那样,假装自己只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当他再出现了之后自己就没有办法再那么做——有时候连西特赫斯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少女。

    “我很抱歉。”西特赫斯只能那么说,无论是对什么。

    这样的一个答案足以安慰人,也足以让人心中的希望悉数破灭。

    丝塔尔愣愣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似的,周围的时间变得如此漫长,以至于她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忽然,一道黑影快得惊人,朝着西特赫斯扑去!仔细一看,竟然是巴克尔!

    咔。

    “你……”西特赫斯惊讶地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丝塔尔,巴克尔的长剑刺入了她那本来就脆弱不堪的身体——这其实就是选择了,从被唤醒到真正意义上的死去,丝塔尔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自己最满意的选择。

    【恭喜你完成了任务“丝塔尔的重现”】

    感觉心中空空的,连任务提示的声音出现了也没有发现——忽然麻薯感觉到有人握住了她的手,不由得转身看去,夜迟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站在她的身边。

    丝塔尔背对着西特赫斯,直到她化为星点散去也没有再看西特赫斯一眼。

    “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拜尔德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即使埃尔萨死去,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失去了一个boss而已,他说着这话的时候,那些密密麻麻的魔族士兵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让人倒吸一口冷气。

    哪里来的那么多魔族士兵?

    此时的拜尔德虽然还保存着将其他种族变成魔族的能力,但是已经不能像之前那样用得肆无忌惮了。

    尽管如此,对这里的人来说,这里都是魔族的老巢,这里的魔族数量都让人难以招架。

    【魔族入侵,魔族之王拜尔德复苏,大陆危机在前,请各位玩家选择自己的阵营,前往兽人烈风谷参与抵御或帮助魔族的活动,此次活动积分累加及奖励兑换将在活动结束后由官方在官网发布,祝各位游戏愉快
[综]女主难为!】

    还有的便是系统的通知,人们一怔,发现自己的面板中多出了一个阵营选择——在这里的玩家似乎可以直接选择自己的阵营。

    “数量太多了,那些魔族的战斗力和一个小精英差不多。”白灯皱了皱眉,突然觉得现在还是要完。

    就算有玩家赶来有什么用?

    来得及么?

    刚想着这件事情,忽然他们听到背后也传来了踏着地面奔跑的声音,这震动得让人有点怀疑人生,这什么鬼?

    让人意外的是,那居然是一支由一个少年带头的队伍,那个少年的脸上有几道疤痕——这不是那个在沙都里被守卫追着跑的男孩么?此时的他看起来比之前长大了很多,眉眼里原来带着的稚嫩已经完全没有了。

    “我是此时沙都的城主,”那少年看着他们震惊的样子,说道,“旧城主因为渎神,已经被我们处决了。”

    麻薯等人在沙都搞的事情还起了很大的一个影响,便是所谓的权位交替——原本的旧城主控制了大好的形势,但麻薯却改变了这个格局,逃走的兽人族,以及圣树平台上发生的事情,再加上因为食言而使得没有成功延长寿命,这个城主gg只是迟早的事情。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男孩居然是下一任的城主。

    “沙都这一次会来帮助你们将魔族赶走,可是我们也需要和帝都方面谈判,这些事情以后我们再说。”少年这么说。

    说这话的时候他也是很有底气的,此时沙都带来的人完全可以帮助玩家承担这部分的压力,但相应地,他们晚点肯定要提出所谓的“自立为王”的要求——这可能也和当时这少年到处找玩家帮忙做任务却无人理会的下场。

    这么想着这小屁孩也真是很记仇……

    “早知道当时就把他拐跑了,这个时候估计要恨我们……”白灯第一次觉得自己失误了。

    盛夏天空急忙去捂着她的嘴,这特么的被这npc听到他们晚一点不是更麻烦?!

    少年的到来成功地为他们争取了很多时间,而当其他应活动而来的玩家到达之后,这里的对比就没有那么吃力了。

    玩家们开始投入了群战,尤其是之前就在这里的玩家,发泄一样地朝着这些魔族攻击,能放大招的就丢大招,一个都不留,整个场面虽然混乱,但也算是混乱得大快人心……

    “黛娜。”黛娜在战斗中,默默地娴熟地使用着弓箭和匕首的她斩杀着敌人,忽然她听到了一个有些淡的声音,便僵在了原地,险些没有顾及到身边出现的攻击。

    西特赫斯伸出手,将那靠近她的人推开,算是救了她一次。

    “我已经不是精灵族了,我想做的事情都做了,这和你没有关系。”黛娜看着拜尔德,并没有什么后悔,也没有对西特赫斯抱着多大的仇恨。

    她知道迟早有一天西特赫斯会再出现在这里,再次为了正义——而那时候自己就和他站在对立面上了
贵女策

    “可我仍然要向你道歉。”西特赫斯由衷地道。

    “西特赫斯,不要认为你欠别人什么,你从来都是一个自私的人,何必如此?”黛娜漠然,“即使你回来了,即使你能复兴精灵族,即使奥罗尔看到我这个样子会失望——那都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我的命运,我接受我的命运而不愿意有人觉得能够替我承担什么。”

    西特赫斯无话可说。

    黛娜朝着面前虚推一下,身形落在了不远处的石壁前,她的手落在了石壁上,一道玫瑰色的光从她的手中冒出,不断蔓延,将整个山壁笼罩了起来。

    “我希望你对我的态度,是下一次带着精灵族来杀了我,而不是说什么没有意义的话。”黛娜看着西特赫斯,说了最后的话,接着身形没入了那玫瑰色的光影中。

    那竟然是一个传送。

    此时魔族已经无力继续支撑,只能撤退。

    “你们记着,魔族的复仇不会结束!”拜尔德最终也无可奈何,留下了这句话后,由黛娜创造的法阵传送到了另外一个角落。

    魔族基本将整个兽人族给控制住了,这绝对不是说将魔族给消灭完了——尤其是阵营选择中,玩家还是可以选择魔族阵营的。

    眼看着魔族如水般朝着传送中退去,

    【恭喜各位玩家暂时击败了魔族的入侵,接下来“命运征服”将会进行为期一个星期的系统升级和版本更新,下一个版本“不休的战役”将会全面更新pvp系统、开放魔族主城,并全面更新副本系统、角色系统,线下也将举行系列活动,请广大玩家不要错过!】

    一切结束得很快,即使是追击也不能产生什么效果。

    反倒是这一个公告引起了玩家的注意,很快他们的眼前也出现了下线的倒计时列表。

    “很好很棒,这个游戏终于正常了。”白灯松了口气,再也没有什么比知道这个游戏的“前期建设”完成值得开心。

    “啧,其实npc还是蛮有意思的。”涅槃路的话得到了不少人承认。

    夜迟此时没参与他们最后的感想,转身去找到了那个在战场中的女孩,她骑在巨熊上,有些小迷糊的样子——但是刚才那些壮观的技能丢出,恐怕活动积分最多的就是她了。

    “觉得遗憾吗?”夜迟走上前去,摸了摸她的头。

    麻薯摇了摇头,脑袋在夜迟手心里蹭了蹭,露出了一个笑容:“没有呢,以前我以为只要能将人救下来什么都能解决——我到底什么都做不了呐,可他们如果觉得那是好的结局就好了是不是?”

    夜迟一怔,缓缓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那就回去吧。”他的声音很柔和,这两个站在战场中的人,相视而笑,看起来像是一幅十分平和的画面。

    =======================================

    “官方的线下聚会?”夜迟一边捞着面前的火锅里的鱼丸,看着坐在对面提出这事情的白灯
重生之阴毒嫡女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宣传活动,但是没想到居然是个策划已久的活动——而所谓的线下聚会似乎还特地的邀请了公会的公会长。

    “线下聚会是什么呀?”麻薯吃着碗里的火锅料,眨着眼睛道。

    “就是玩家们在现实中的聚会,盛世以前也有过,很久也没聚过了——如果是官方的话说不定还有游戏玩法的预告。”白灯说道。

    四个人,夜迟、云河、白灯、麻薯在下线后休息了一晚后便聚起来打火锅——麻薯好像不怎么尝试这种吃法,兴奋得很,吃着吃着当然要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游戏。

    “诶?”火锅是在夜迟的别墅里进行的,这个地方在冬日里颇有暖洋洋的味道,麻薯幸福地一边吃着火锅,看着夜迟的眼神也充满了期待。

    这个眼神明显就是说自己想去。

    不能说是这家伙是想去和人交流,可能只是觉得这种事情自己没有参与过,会觉得十分有趣。

    “当然要去,公会里还打算把这一次线下聚会扩大一下,大家见见面促进一下感情也没有什么——反正这一次维护的时间那么长。”白灯说道,麻薯险些欢呼出声。

    “线下聚会在哪里呀?”麻薯遇到了新事情总是抱着不少的期待。

    “在另一座城市,”夜迟摸了摸她的头,“应该是搭乘航班,你好像还没有试过?”

    麻薯眼里一闪一闪的,虽然说着没有,可声音却雀跃得不得了,当确定了自己真的要进行一段自己从未有过的旅程后,整个人便扑在了夜迟怀里。

    夜迟一愣,接着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也不管对面是不是有人——反正他们也从来没在意过这个,轻轻地将她搂着,一边揉着她的脑袋,脸上也露出温和的笑意。

    看着这个画面,白灯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

    本来都是十分奇怪的人,但是却能遇到另外一个也很奇怪的事情,这算不算是一个幸运的事情?

    “我已经和家里说了。”云河忽然道,显然是对白灯说的话。

    白灯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什么事情……好像她不久前才接到家里的电话,关于是怎么拿下的云河这种事情……

    感觉自己又被小看了啊……白灯忍不住翘嘴角的弧度高了一点。

    “他们很惊讶么?”白灯忍不住问。

    “倒没有,可能是被小迟吓到了,但是他之前在公司做的事情也很让他们满意。”云河说道。

    被小迟吓到……白灯差点笑出声,论谁家的孩子跑来说要娶麻薯这种身份有些尴尬的女孩,都会觉得有点小崩溃吧?

    “百草也很喜欢麻薯呢。”白灯轻声道,“没有人会不喜欢她吧。”

    云河没说话,似乎也承认了这一点。

    这是一个十分温暖的冬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