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96章 番外二婚礼下
    暗红的葡萄酒从倾斜的水晶高脚杯中洒出,一小股细流断续着落在了脊椎骨那浅浅地凹槽里,将那光滑的皮肤衬得格外地白皙诱人。

    赵锦辛俯下身,伸出一截粉红的舌头,顺着黎朔的脊柱轻舔,将香醇的酒液卷进了自己口中。

    黎朔发出一声含糊地低吟,身体动了动。

    赵锦辛温柔抚摸着他的背。

    黎朔微眯起眼睛,哑声道:“你在干什么?”

    “品酒
哑符师。”赵锦辛勾唇一笑,那笑容邪魅又性感,他朝黎朔举了举酒杯,然后浅尝了一口。

    “……几点了?”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赵锦辛放下酒杯,大手揉着黎朔的头发,“时间一点都不重要,最好今晚永远别结束。”

    黎朔懒懒地说:“你倒是大言不惭,想累死我啊。”他维持着趴着的姿势,有点难受,可他更懒得翻身,俩人从泳池做到客厅,又从客厅做到卧室,他腰以下仿佛都没有知觉了。

    “哪儿舍得啊。”赵锦辛用额头轻轻撞了撞黎朔的额头,然后将人抱进了怀里,无比疼惜地抚摸、亲吻着。

    黎朔枕着他的胳膊,昏昏欲睡,唇角带着一丝浅淡的微笑。

    “睡吧。”赵锦辛在黎朔耳边说着,“明天我们去定西装。”

    “嗯。”黎朔搂住了赵锦辛的腰,他心中充盈着喜悦与安全感,那种完全放松的、满足的状态,只有赵锦辛能给他……

    婚礼定在了正月十六,地点则是赵锦辛的家。

    他们并不打算办得太隆重,因此只邀请了一些重要的亲友,但婚礼的任何一个细节都丝毫不含糊。

    婚礼的两个主角,也变得格外得忙。

    很快的,农历新年就到了,今年,两家人依旧是一起过得年,但比起去年的世交,现在还多了一层亲家关系,更是亲密非常。

    赵荣天阔绰地送了一栋度假别墅给黎朔,还主动提出让黎朔帮着赵锦辛管账,显然很信任他。

    黎朔颇有些受宠若惊,其实最让他高兴的并不是什么房子或财务大权,而是长辈们真诚的肯定和祝福,有多少同性感情就败在这一关呢,他们真是太幸运了。

    黎先生也给赵锦辛包了个丰厚的大红包,还送了一件玉器做结亲礼。

    俩家长辈们热烈地讨论着婚礼,黎朔和赵锦辛就在一旁含笑听着,偶尔对视一眼,都是快要盛放不下的深情。

    过完年,婚礼的筹备愈发紧凑,在国内的亲友们也陆续到了纽约。温小辉来得早,主动协助起他们,显然玩儿得不亦乐乎。

    转眼间,就到了婚礼当天。

    考虑再三,他们决定举办接受度较高、筹备起来也更容易的西式婚礼,把中式婚礼留在洞房里。

    不过,他们不请牧师,只是让钱总做他们的证婚人。

    俩人各自在房间里穿戴妥当。

    黎朔今天的造型,依旧是由温小辉一手打造,他优雅帅气得让人移不开眼珠,脸上也带着少见的忐忑。

    温小辉看了看表:“黎大哥,时间到了。”

    黎朔深吸一口气,露齿一笑:“好。”

    “真好
雍正皇后生存录。”温小辉舔了舔嘴唇,“看着你们,我也想办婚礼了。”

    “那就办。”黎朔毫不犹豫地说,“你一向不在乎世俗的眼光,永远也不要在乎。”

    “一定办,待我挑个良辰吉日。”温小辉嘿嘿一笑,“我倒是真没想到,最先结婚的会是你。”

    “我比你们都大,这不是很合理吗。”

    “但你认识他却是最晚的。”温小辉一竖大拇指,“不愧是黎大哥,速战速决。”

    黎朔哈哈大笑起来。

    “好啦,走吧,结婚去!”温小辉打开了房门,冲着黎朔露出漂亮的、灿烂的笑容,“你这个人命太好,一定会幸福一辈子的。”

    黎朔含笑:“借你吉言,你也是。”他搂着温小辉的肩膀,“走。”

    下了楼,温小辉推开了后花园连接客厅的门,赵锦辛则从泳池的门进来,俩人同一时间缓步走进了亲友们聚集的主客厅。

    他们隔着人群遥遥相望,眼中同时迸射出热烈而深情的火花,瞬间把空气都点燃了。

    亲友们早已经排练过一次,此时自动地往两边分散,站出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的两头,就是穿着同款式三件套西装的俩人,黎朔黑,赵锦辛白,均是量身定做,剪裁恰到好处,将身材衬托无遗。

    俩人不约而同地深吸一口气,一步步朝着对方走去,他们那么耀眼、那么完美,好看到仿佛在发光。

    黎朔的心脏怦怦怦地狂跳,他看着赵锦辛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步伐是那么地坚定,不禁鼻头都开始泛酸。

    快要走到了,他最爱的青年,就要走到自己身边,两个人向着同一个目的地行走,不论风雨歧路、寒暑交叠,都会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世上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事吗。

    他们凝视着对方,毫不掩饰自己的期许与爱意,最终,走到了对方面前。

    赵锦辛深吸一口气,抿了抿嘴唇,他看上去又紧张又亢奋,对着黎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黎朔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恨不能用力抱住赵锦辛、用力亲吻,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能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

    钱总乐呵呵地说:“我不是牧师,我也不说那些千篇一律的话,我在这里,就是为你们今天的婚礼做见证,你们的承诺,要亲口对对方说。”

    温小辉适时地端着一个精致的铜盘走了过来,铜盘上铺着厚厚的黑色细绒布,两枚简约优雅的白金对戒静静地躺在上面。

    赵锦辛拿起一枚戒指,他看着黎朔的眼睛,笃定而深情地说:“黎朔,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直到现在,我从没停止过对你的喜欢,这样的喜欢还会伴随我一生,从第一眼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眼,你始终在我眼里、在我心里。我爱你,嫁给我吧。”

    周围爆起一阵掌声。

    黎朔的胸膛剧烈起伏了两下,他强压下心动的悸动,也拿起一枚戒指,轻咳一声,温柔地说道:“赵锦辛,我承诺将永远爱你、疼你、宠你,我对你的感情,是我第二个信仰,我信仰爱能战胜过去和未来的所有挫折,带给我们永恒的幸福
精分又重生了不起啊。我也爱你,嫁也好,娶也罢,我们永不分离。”

    周围的掌声更加热烈,还伴随着兴奋的欢呼。

    俩人就在亲友的祝福声中,对望着彼此的眼睛,拉着对方的手,缓缓戴上了对戒。

    黎朔意识到自己的手在发抖,小小的一枚指环,居然会有如此厚重的、神圣的力量,让他颤栗不已,那是一种束缚,也是一种护佑。

    赵锦辛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深深凝视着他的眼睛。

    黎朔在那双深邃的眼眸里,看到了同样的雀跃和感动、迷茫和期许,这张年轻的、完美的脸蛋上带着些许红晕,不知是害羞还是兴奋,撩人极了。黎朔只觉得气血上涌,等不及他们的证婚人说话,就一手按住了赵锦辛的后脑勺,用力吻住了他的唇。

    赵锦辛也伸手揽住黎朔的腰,含住那片柔软的、湿润的唇瓣,热情吸吮着。

    俩人套着对戒的手紧紧交握,缠绵地亲吻,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呼吸着彼此的呼吸,仿佛要从气息和温度开始融为一体,而后是皮肉,而后是骨血,最后是灵魂。

    所有的祝福和欢呼都被隔绝在外,这个简直要冒出粉红气泡的小世界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

    简单的仪式结束后,他们开始狂欢,俩人作为今天的主角,尽管联合起来耍赖,但也有逃不掉的酒,被灌了一杯又一杯。

    赵锦辛先顶不住了,找了个借口跑了,黎朔酒量比较好,加上程盛和温小辉轮番上阵帮他顶着,喝到最后也只是脚步虚浮,但他觉得自己早就已经醉了,从交换戒指的那一刻起,入目的任何东西都美得不像话,他的心醉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快十点,他们要入洞房了。准确的时间是十点十分,取十全十美的好彩头。

    这个环节是赵锦辛自己筹备的,说要给黎朔惊喜,所以黎朔完全不知道“洞房”里等待他的是什么,也就格外地紧张和期待。

    黎朔先吃了解酒药,然后洗了个澡,刷了牙,换了衣服,尽量去除身上的酒味儿,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阳光房的门口。

    这间阳光房是一个花园式的书房,或者用小图书馆形容更加合适,除了收藏了很多书以外,还种着不少植物,顶上是活动天花板,可以全部遮蔽,也可以露出玻璃顶。

    黎朔不知道赵锦辛把这个改造成什么样了,他深吸一口气,扭头冲众人咧嘴一笑:“我可要入洞房了,不要太羡慕啊。”

    程盛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背,恶狠狠地说:“羡慕死了,赶紧去吧混蛋。”

    黎朔哈哈大笑,他整了整衣襟,推开了大门。

    阳光房里没有开灯,但整个天花板的玻璃顶都被开启了,月光泼洒而下,映照出斑驳的花草影子,和墙壁上成排的书架,头顶就是墨蓝的星空,点缀着无数发光的小星球,充满了浪漫的气息。

    黎朔进门后只顾着看头顶,一低头,发现地上有一条用粉红的小灯泡铺就的小径,他顺着小径往里走,赫然发现房间正中央,放着一个巨大的、足有三米高的鸟笼。这处光线较暗,只能隐约看到鸟笼里面有一张床,床上坐着一个人。

    黎朔噗嗤一声笑了
给柏拉图献花[娱乐圈]

    突然,阳光房里的所有灯都亮了。

    黎朔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眼睛,当他适应光线时,就看到面冲着自己的鸟笼里,一个穿着大红新娘喜服、披着红盖头的人,端坐在床上。

    黎朔走近鸟笼,却发现门上有密码锁,他笑道:“锦辛,你在玩儿什么?”

    赵锦辛低笑道:“这可是我们的婚礼,当然要玩儿点特别的。”

    黎朔着迷地看着他一身的大红:“你穿上这身,已经很特别了。”

    “还要更特别一点才行。”赵锦辛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黎叔叔想进来吗?”

    “迫不及待。”

    “你按我的要求做,我就告诉你密码。”

    黎朔无奈道:“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不会轻易放过我,说吧,又想耍什么花招。”

    “你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掉,扔进来,每脱一件,承诺一个我们以后做---爱的场景,必须是以前没玩儿过的。”赵锦辛笑得特别得意。

    黎朔嗤笑一声,抓着笼子用力晃了晃,“小坏蛋,这时候都不忘了跟我提条件。”

    “这时候是最好的时候,怎么能错过呢。”赵锦辛弹了弹红盖头,“这是薄纱,我可以看到,脱吧。”

    黎朔在笼子里踱了几步,慢条斯理地脱掉了西装外套,“车里,我们没做过。”说着把外套扔进了笼子。

    “具体一些。”

    “我的suv里,后车座。”

    “好吧,但还不够有创意,下一个。”

    黎朔扯开了自己的领带,勾唇一笑:“电影院的最后一排,我会坐在你身上,我们应该选一个刺激的电影。”他把领带也扔了进去。

    赵锦辛笑道:“我喜欢,最好是鬼片,你害怕的时候,一定会夹得特别紧。”

    黎朔舔了舔嘴唇,解开了腰带,褪下了裤子,“这个……游艇上,我们开到大海中央,周围只有天、海和我们,在露天的甲板上做---爱,没有任何遮挡。”

    赵锦辛的身体动了动,好像有些坐不住了:“黎叔叔越来越上道了,继续,不要压抑自己,把所有的幻想都说出来。”

    “……马上。”黎朔深吸一口气,一颗一颗地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眼神变得深沉,“对,马上,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马不能跑得太快,但也不能太慢。”他的喉结上下滑动。

    “对,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最好跟我干你的频率一致,你的叫声一定会响彻整个草原。”赵锦辛发出暧昧的笑声,“还敢叫我小淫---魔,黎叔叔心里也色得很啊。”

    “就当是被你激发出来的吧。”黎朔把衬衫也扔进了笼子,身上只剩下内----裤和袜子。

    赵锦辛抓紧了床单,血液开始沸腾:“继续
裙钗记。”

    “摩天轮上。”黎朔脱掉袜子扔进去,然后额头抵着鸟笼,微眯着眼睛,含笑着说,“在升到最高点的时候,定格,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

    “是的,我会把你压在透明的玻璃壁上,从背后插----进去。”赵锦辛的呼吸有些絮乱,“继续,最后一个。”

    黎朔再次舔着干涩的嘴唇,他感到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他睁开了眼睛,盯着赵锦辛,目光灼灼,同时,他弯腰脱下了最后的遮挡,绕在手指上晃了晃,然后丢到了赵锦辛脚边:“走进这个鸟笼,掀开你的红盖头,脱掉你的衣服,然后,今晚,我会答应你所有的要求。”

    赵锦辛的身体顿了顿:“密码是520,进来。”

    黎朔快速按下密码,笼门应声开启,他来开门,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赵锦辛的面前。

    赵锦辛深吸了一口气:“快点做你该做的,你这么光溜溜的站在我面前,我受不了了。”

    黎朔抓着了红盖头的一角,手却顿住了,他笑道:“你的条件提完了,也该轮到我了吧,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

    “你说。”

    “既然你凤冠霞帔的嫁给我了,是不是该改口叫我一声……‘老公’什么的。”

    赵锦辛噗嗤一下乐了。

    黎朔轻咳一声,也有一点脸红,但还是挡不住内心的渴望。

    赵锦辛的声音低哑而魅惑,徐徐地说:“你掀开吧。”

    黎朔捏紧了那薄薄的布料,心头一颤,猛地掀了开来。

    赵锦辛那对颠倒众生的桃花眼堪堪映入眼帘,黎朔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被俘获了,今晚喝得所有的酒,都比不上他一个眼神、一个笑容更让人迷醉。

    赵锦辛勾唇一笑,又软、又绵、又魅惑地叫了一声:“老公。”

    黎朔的脸顿时烧了起来。

    赵锦辛一把搂住他的腰,翻身将他压在了大红喜被上,坏笑道:“你今天会答应我所有的要求,对吗?”

    “对。”黎朔搂住他的脖子,胸膛剧烈起伏着,他无法压抑此刻的心悸,他恨不能把赵锦辛吞进肚子里。

    赵锦辛重重亲了他一口:“任何的、所有的过分的要求,对吗?”

    “对。”黎朔强压下他的脖子,舔着他的唇瓣。

    赵锦辛回应着这个缠绵的吻,眼中迸射出野兽一般地熊熊欲---火,“这个新婚之夜,我一定让老公终身难忘。”

    黎朔咧嘴笑道:“放马过来。”

    赵锦辛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

    那是极致疯狂的一夜,也是倾尽深情的一夜,他们无限沉沦于欲---海,忘却了世间的一切,脑海中残留下的唯一的意念,就是从对方身上获取更强烈的快---感,和更庞大的爱——无休无止释放着的、只为彼此而存在的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