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44章
    赵锦辛从钱包里随便抽了几张美钞递给服务生:“谢谢。”

    服务生点头哈腰:“不客气,应该的。”

    赵锦辛抱起黎朔往门口走去,突然,他顿住脚步,转身问道:“他跟谁喝酒?”他看到黎朔对面还有酒杯,明显不是一个人。

    “一个挺时尚的男的。”服务生比划了一下,斟酌着措辞,“长得很好看,有一点……嗯,稍微,女性化。”

    赵锦辛眯起了眼睛,口气沉了下来:“他们俩做什么了?”

    服务生被赵锦辛的气势镇住了,支吾着说:“好像没做什么,就聊天吧。”

    旁边一个女孩子小声说:“我认识那个男的哎。”

    “你认识?”赵锦辛和服务生同时道。

    “是啊,他在网上很红啊,给很多明星做过造型的。”

    赵锦辛低头看了一眼醉得不省人事的黎朔,脸色有些阴沉:“叫什么名字?”

    “adrian。”

    赵锦辛抿了抿唇,抱上黎朔走了。

    一个刹车,黎朔的脑袋往门上磕了一下,他深深皱起眉,羽睫微颤,缓缓撑开了眼皮。

    赵锦辛打开车门,把他从车里拖了出来,抱着往楼上走。

    黎朔被楼道里刺眼的光弄得难以睁开眼睛,他从眼缝中隐约看到了熟悉的眉眼。

    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啊……他在干什么啊?

    赵锦辛费劲地从黎朔的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直到把人放到床上,他才甩了甩酸痛的胳膊,喘了口气,居高临下地看着半眯着眼睛、不知是清醒还是昏迷的黎朔,心中一时烦乱不已。

    “锦……辛……”黎朔含糊地叫了一声。

    赵锦辛俯下身,轻轻拨开他额前汗湿的头发,小声说:“一个人烂醉的睡在酒吧,不怕坏人把你怎么样吗?”

    黎朔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就那么半梦半醒地看着眼前的人,视线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醒,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懂赵锦辛的话,只是鼻翼轻轻扇动着,好像有点委屈。

    赵锦辛看着那双湿润的眼眸和嫣红的唇,心痒难耐,忍不住低下头,含住了那温软的嘴唇,细细吸吮着。

    黎朔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慢腾腾地抬起手,拍在了赵锦辛的肩膀上,也不知道是要拒绝,还是要攀附,那任人宰割的样子,好像在邀请别人来欺负。

    赵锦辛抓着他的手,按在了床上,深沉的眼眸里饱含*,他哑声说:“我就是坏人啊。”

    他一把扯开了黎朔的衬衫,有些急躁地吻落在脸颊、脖子、胸膛……他轻易挑动起黎朔所有的热情,让这具身体只为他打开
圣狩

    在无限沉沦之际,黎朔小声呢喃着:“锦辛,锦辛,锦辛。”

    赵锦辛疯狂入侵着他渴望了许久的地带,就连黎朔痛苦中带着欢愉的表情都是那么美味。

    黎朔在被*折磨至极限时,用那早已叫得沙哑的嗓子,颤抖着说:“锦辛……我为什么……喜欢你……”

    赵锦辛身体一顿,早已登顶的洪流倾泻而出,黎朔发出了仿佛是垂死之人的低吟。

    赵锦辛趴在黎朔身上,俩人均是一身大汗,跟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他软软地亲吻着黎朔的嘴唇,眼中的情绪阴晴不定。

    他休息了片刻,爬起身,把黎朔抱进浴室,原是想清洁一番,可一来二去,又亢奋了起来,在浴缸里将黎朔折腾至四肢绵软。直到深夜,才满足地结束。

    他给黎朔穿上睡衣,搂着早已累得昏睡过去的人钻进了被子里,并忍不住亲了几下那光洁的额头。他的目光越过黎朔,看到了黎朔的手机。

    他拿过手机,嘴里喃喃自语着“adrian”,边翻看着通讯记录和短信。扫了一遍,并没有叫adrian的人,反而是一条署名“王律师”的短信引起了他的注意,最后一条短信在短信栏里显示着这么一段字:x还不肯松口,可能是受到了s的威胁。

    他脑海中闪过疑虑,打开了短信,那个王律师和黎朔来往的短信,虽然都用了代称,说的也很隐晦,但能分辨出是在让什么人开口说一件事,而这件事对黎朔来说很重要,又受到来自另外一个人的阻挠,俩人还在短信中提到了视频。

    把几个关键字串联一番,赵锦辛心中有了猜测,他拿过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邵群的电话。

    “喂?”邵群含糊地说,“大半夜的你干嘛?”

    赵锦辛沉声道:“哥,你找来指证黎朔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薛涛,怎么了?”

    “……黎朔的人可能在接触薛涛,你去查一下。”

    “妈的,他想找事儿?”邵群寒声道,“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他的,管好你的人。”

    “那你就继续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准碰他。”赵锦辛沉声道,“你自己解决你的问题,黎朔的事交给我。”

    “知道了。”

    放下电话,赵锦辛看着毫无防备熟睡着的黎朔,眼神愈发深沉。

    黎朔醒来的时候,浑身酸麻,脑袋好像要炸开一般地疼,他难受地动了动,下--半--身好像都没有知觉了。

    怎么回事……感觉要死了……

    黎朔费力地翻了个身,紧接着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咳得肺都要炸开了。

    卧室的门打开了,赵锦辛跑了进来:“黎叔叔。”

    黎朔勉强抬起上身,看了赵锦辛一眼,然后脱力地躺回了床上。

    完了,他心想
您呼叫的英雄不在服务区。下---体那尴尬的酸痛并不陌生,昨夜发生的事他八成已经不记得了,但那仿佛出现在梦中的面孔,和那强烈的感官刺激,却还历历在目。

    他无比后悔昨天喝了酒,但凡醉酒,总没有好事儿。

    赵锦辛把他扶了起来,责备道:“感冒没好就去喝酒,还好没有再烧起来。”

    黎朔看着他,沙哑着嗓子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本来是打电话想跟你另约时间谈工作的,结果是酒吧的人接的电话。”

    “你……”黎朔皱起眉,“你是不是……”

    赵锦辛挑起一边眉毛,大言不惭道:“是,谁叫你勾引我。”

    “谁勾引你了!”黎朔怒道,他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只觉得腰软到难以支撑身体了。

    赵锦辛捏着他的下巴,认真地说:“你喝得烂醉的倒在床上,就是在勾引我。”

    黎朔打开他的手,刚想骂人,又是一阵咳嗽。

    赵锦辛轻轻拍着他的背:“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你憋了很久了。”他低头在黎朔耳边笑着说,“昨天你的身体好热,小嘴一直把我吸得特别紧,是不是很想我?”

    黎朔一把推开了他,冷声道:“你趁人之危,还敢在这儿大放阙词。”

    赵锦辛用力抱住他,撒娇道:“黎叔叔是害羞了吗?害羞得连自己很爽都不敢承认,怎么办,口是心非的黎叔叔也好可爱。”他忍不住亲了黎朔一下,“好想吃了你。”

    黎朔用力挣开赵锦辛的拥抱,勉强蹭下了床,可刚刚站起来,就感到双腿一软,控制不住地朝地上跪了下去。

    赵锦辛一把捞住他的腰,将他重新拖回了床上:“好了,不逗你了,你感冒还没好,能不能好好休息啊,你就当我犯贱,就是想照顾你,可以吗?”

    黎朔瞪着赵锦辛,胸膛上下起伏着。

    赵锦辛无辜地眨着眼睛:“黎叔叔,不生气了嘛,生气也不能改变发生过的事啊,我跟你道歉好不好?对不起,我不该趁人之危,不该面对那么诱人的黎叔叔就把持不住。”

    黎朔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赵锦辛一贯如此,做错了事,只会撒娇耍赖,让人想惩罚他,都无从下手,也不会得到任何惩戒的快--感,怎么会有这样的无赖!

    赵锦辛把黎朔按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你等等我,我去端早餐,生病了就不要逞强了,你这么大人了,不要像小孩子一样耍脾气。”

    “我耍脾气?”黎朔瞪直了眼睛,被赵锦辛的倒打一耙弄得暴躁起来。这可真是一块牛皮糖,打又不受力,甩又甩不掉,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赵锦辛快速亲了他一下,低笑道:“对不起,我不该把我的宝贝放进你身体里那么久都不舍得□□。”

    “赵……”

    赵锦辛用力吻住了他的唇,直接把他亲得说不出话来。亲够了,才放开他,转身跑了
透世双瞳

    黎朔深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告诫自己注意修养,才勉强压下想要咆哮的冲动。

    过了一会儿,赵锦辛端着热腾腾的早餐进来了,他脸上带着讨人喜欢的笑容,把早餐放在了电脑桌上,温柔地看着黎朔:“黎叔叔,吃点早餐吧,吃饱了才能吃药,你昨天是不是都没按时吃药。”

    黎朔没有理他,埋头吃起早餐。

    “要不要我喂你?”

    赵锦辛托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黎朔。

    “不用,你可以走了。”

    “黎叔叔好过分啊,每次利用完了就赶我走。”

    “我从来没有让你照顾我,谈不上利用,你就当是利用也无所谓,你可以走了。”

    “我不走。”赵锦辛拿起纸巾,擦了擦黎朔的唇角,“我要确保你好了再走,不然我会担心的睡不着觉的。”

    “我已经好了,烧也退了。”黎朔冷淡地看着他,“锦辛,别把事情闹得太难看,你走吧。”

    赵锦辛摇摇头:“你先吃饭。”

    黎朔无奈,只好继续吃饭,边吃边想一会儿怎么把赵锦辛赶出去。来硬的?打不过呀……

    赵锦辛就那么一眨不眨地看着黎朔,黎朔只要偶尔一抬眼,就能对上赵锦辛赤--裸--裸的眼神,他心中又疑惑又恼火,不知道赵锦辛又想玩儿哪一出。

    吃完饭,赵锦辛把早餐放到了一边,双手撑在黎朔身体两侧,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吃饱了?”

    “吃饱了,你可以走了吗。”

    赵锦辛突然一把将黎朔从床上横抱了起来。

    黎朔惊道:“你他妈又要干什么!”

    赵锦辛充耳不闻,抱着黎朔就走出了卧室。

    黎朔刚要发火,就惊呆了。

    他家偌大的客厅里,铺了满满一屋子的玫瑰花瓣!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那一片艳红色的玫瑰海洋,完全遮盖了他屋子本来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在家里下了一场玫瑰雨。

    赵锦辛抱着他倒在了厚厚的羊毛地毯上,含笑盯着他的眼睛:“连夜让人弄的,好贵的,你笑一下好不好。”

    黎朔震惊道:“你、你疯了吗?你这是干嘛?”

    “你说我是干嘛?”

    “你以为用这玩意儿就能糊弄住我?”黎朔简直苦笑不得,“我是十六岁的小女孩儿吗?”

    赵锦辛笑着亲了他一下:“这些并不是用来糊弄你的,而是给我壮胆的。”

    “壮什么胆?”

    赵锦辛温柔地说:“笨蛋,告白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