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43章
    黎朔在家休息了两天,不知道是不是受心情影响,感冒的症状有点反复,虽然烧退了,但人还是不太精神。

    韩飞叶也一直没有联系他,在他拜托程盛去看望之前,他还怀疑是不是韩飞叶出了什么事,既然人没事,却不肯和他联系,电话也不接,那么态度很明显了吧。

    黎朔心里挺难受的。毕竟是他曾经很喜欢的人,俩人久别重逢,相处融洽,即便今后走不到一起,也是难得可以叙旧的朋友,却因为赵锦辛,让韩飞叶不敢再和他联系了。

    这次的情况跟12年前完全不一样,这样的“测试”方式,太下作,太伤人,他只要一想到韩飞叶的挣扎和难过,就愧疚不已,同时也对赵锦辛充满了愤怒。

    这才是真正的赵锦辛,他会永远记得真正的赵锦辛有多么锋利的獠牙,才不至于被那些可爱的表象迷惑。

    只是,既然韩飞叶已经做了选择,他也无法勉强,他反复删删改改,编辑了一条郑重的道歉短信,发了过去。等回到了美国,他很想去当面道歉,又怕唐突,也不知道那时候韩飞叶还愿不愿意见他。

    发完短信,他情绪更低落了,这几个月诸事不顺,从他被邵群陷害开始,接连经历被那对表兄弟愚弄、爸爸险些丧命、转让事务所等一系列晦事,一直到现在,好像都没什么值得开心的。

    他原本身体还是不舒服,想跟温小辉改天再约,但他又想,见见那个小妖精,也许心情会好一些。

    他稍微把自己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路上经过商店的时候,随手买了条皮带。

    俩人约在一个清吧,是以前他们来过几次的地方,人少,气氛很好
战意来袭

    他提前了一会儿到,自己先要了一杯朗姆酒,感冒了好像不该喝酒,但他嘴里苦涩,就是想尝点儿刺激的味道。

    他刚喝了一口酒,猛地听见旁边的玻璃被咣咣敲了两下,他吓了一跳,一扭头,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出现在他视线里。

    那是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儿,皮肤瓷白,五官精巧,脑后扎了一个小发鬏,脸上带着精心修饰过的淡妆,穿得也非常潮,整个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仔细雕琢过的精致。他长得有些女气,但眉眼间又带着一股子倔强,笑起来的样子耀眼极了。

    他上蹿下跳地在窗户外面比了个爱心,然后扭身朝门口跑去。

    黎朔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就是温小辉,国内有名的造型师。但俩人相遇的时候,他才二十多岁,刚刚开始创业,温小辉还在工作室当学徒,俩人有过一段暧昧,但最后因为某个可以和邵群媲美的疯子而无疾而终,不过这么多年,俩人一直是好朋友。

    “黎大哥!”温小辉欢快地跑了过来。

    黎朔站了起来,含笑着展开双臂,温小辉一下子扑进了他怀里,哈哈大笑道,“我好想你,你想我没有?”

    黎朔笑道:“当然想了,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你越长越小了?”

    温小辉“啧”了一声:“越长越年轻,什么越长越小,我哪儿小?”

    黎朔噗嗤笑道:“好,越长越年轻。”温小辉比赵锦辛还大一点,但看着比赵锦辛小多了,像个学生。

    温小辉摸着自己的脸,得意地说:“人家一直是16岁的皮肤。”

    黎朔揉了揉他的脑袋:“是啊,这么多年都没变。”

    温小辉被夸得喜滋滋的,抬手就叫了一杯酒。

    黎朔把礼物盒递给他:“今天来的有点匆忙,希望你喜欢。”

    “哇。”温小辉打开一看,开心地说,“谢谢黎大哥,你可真是360度无死角的完美男朋友。”他隔空朝黎朔飞了好几个吻。

    “哦,是吗,那当时你怎么没收了我?”黎朔故意逗他。

    “哎,怪我当初瞎呗。”温小辉眨了眨眼睛,“我也给你带礼物了。”

    “什么礼物?”

    “咳咳,那个谁,洛羿上次对你那么……不客气,我代他赔罪了,我从他酒窖里拿了一堆酒,全在我后背箱呢,一会儿都给你。”

    黎朔哈哈大笑起来:“好,这个礼物好。”

    温小辉收起嬉笑,感激地看着他,诚恳地说:“黎大哥,谢谢你,这些年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帮助,真的谢谢你。”

    黎朔微笑道:“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对了,程秀怎么样了?你见到他了?”

    说起李程秀,黎朔还是有些沉重:“他……邵群使了些卑鄙的手段,俩人恐怕以后也纠缠不清了
海盗系统。”

    温小辉叹了口气:“都是命啊。”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里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感慨道,“有时候拼了命想改变什么,最后发现可能都是注定好了的,一切都是白费力气。”

    黎朔摇摇头:“有一段时间我很迷茫,常常想起你曾经分析过的关于我的感情,你说我不够投入、不够真心,那时候我虽然听了,但不是很懂,现在我大概懂了,无论是邵群对程秀的感情,还是洛羿对你的,都很激烈、很深刻。可是,这样的感情是双刃剑,充满了疯狂和偏执,为什么我会输给这样不理智的感情?我……”他说到最后,自嘲地笑了:“我就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不能冷静平和地去处理感情问题,非要闹得鸡飞狗跳。”

    “人就是犯贱啊。”温小辉耸耸肩,“让你笑的,你转头就忘了,让你痛的,你能记好久。”

    “也有人选择不体验这些。”黎朔晃了晃酒杯,“我就不想体验,我只想和一个人,基于平等、尊重,好好的谈恋爱,如果有一天因为什么原因不能走下去了,也可以好聚好散。”

    温小辉笑得有些落寞:“黎大哥啊,真的爱一个人,会让人失控的。”

    “失控……到什么程度?”

    “你有多爱他,就能有多失控。”

    黎朔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如果真如温小辉所说,至少他现在还能控制住自己,在这个时候一刀斩断所有念想,真是明智的决定。尽管,他心里其实是不相信自己会为谁失控的,毕竟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赵锦辛已经是最能挑动他情绪、让他失去冷静的人了,他绝对、绝对不会变成邵群那样。

    温小辉见他不说话,摊了摊手:“我知道你不相信,其实我也没那么确定啦,毕竟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一直就这么理智,谈了恋爱也还是这么理智,挺好的,你永远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永远都知道下一步怎么走,我要是有你一半的脑子,就……就好了。”温小辉举起杯。

    黎朔也举起杯,和他碰了碰:“小辉,你比自己想象的聪明、坚强,你值得现在拥有的一切。”

    温小辉怔了一下,然后做了一个肉麻的表情,嬉笑道:“你夸人真是太好听了,真想有事儿没事儿给你打个电话,听你说我今天比谁都美。”

    黎朔也跟着笑了起来。

    “黎大哥啊,你呀,也别想程秀了,拿出你的潇洒,过去就过去了。”温小辉给他倒酒。

    “放心吧,我很好。”

    “是吗……可你看着脸色不太好。”温小辉搓了搓他的手背,轻声道,“无论是我,还是程秀,没能跟你在一起,都是我们的损失,那么多人等着你呢,赶紧去找个更好的。”

    黎朔笑了笑:“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他从来不喜欢被人怜悯,但他分明从温小辉的眼中看出了善意的关怀,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他忍不住脱口道,“我最近有个伴儿。”

    “哦?真的啊?”温小辉眼前一亮,“帅不帅,帅不帅?”

    黎朔有些后悔,但牛已经吹出去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接,他笑道,“挺帅的
都市版英雄无敌。”

    “照片、照片、照片。”温小辉有节奏地拍着桌子,叫了几声,又改口道,“裸--照、裸--照、裸--照。”

    黎朔哭笑不得,掏出手机翻了翻,找出了赵锦辛当时偷偷换到他来电显示图片的那张半裸---照,“喏。”

    温小辉看了一眼,眼珠子立刻瞪直了,看着口水都要滴下来了,“黎大哥,这个……真的好他妈帅啊。”

    黎朔心里有些酸楚,勉强笑道:“是啊,还不错。”说着就要收回去。

    “不不不让我再看看。”温小辉抢过手机,对着赵锦辛的舔了舔舌头,陶醉道,“哎哟,你们俩上床的时候,那画面该有多好看啊,能不能给点内部福利啊?”他朝黎朔眨巴着眼睛。

    黎朔敲了敲他的脑袋,笑骂道:“小不正经。”他拿回了手机。

    “不过跟你平时的口味不符啊。”温小辉指了指自己,“你不是喜欢我和程秀这种娘炮型的吗?”

    黎朔轻咳一声,并不想多谈:“偶尔换换口味嘛。”

    温小辉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我懂了。”他比了个“ok”的手势,“挺好的。”

    黎朔知道温小辉在想什么,温小辉可能是把赵锦辛当鸭了,毕竟这张照片照的实在太骚了,就算不是当鸭,他说得半遮半掩,怎么看都像是炮---友。

    实际俩人确实也就是那样的关系,是他自作多情了。

    温小辉也很默契地没再问,俩人闲聊了些别的,关于过去的,关于现在的,不知不觉,就喝了不少。

    温小辉有点撑不住了,就让司机来把他接走了。

    黎朔原本想结账,可是看着桌上剩下的酒,再看看对面空荡荡的位置,就像是突然清醒一般,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于是他着了魔一样,一杯接着一杯地喝起来。

    每次辛辣的酒水入喉,洗刷过苦涩的舌苔,就给他一种以毒攻毒的痛快,不知道要喝多少酒,才能攻破心头的苦涩。

    他喝着喝着,开始感到头痛晕眩,身体好像又有点发热,渐渐地,他乏得连酒杯都举不起来了,整个人又开始昏昏欲睡。

    服务生走了过来,在跟他说话,但他竟然有些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他意识到自己喝多了,可能是感冒还没好,酒劲儿上的特别快。他离开学校之后,就没有在公共场合醉酒过,那样太失态了,他今天是怎么了,他不想失态。

    他感到自己被人扶起来,放到了绵软的沙发上,然后就失去意识了。

    直到一双有力的胳膊架起他的身体,耳边传来一声轻叹,那声音特别熟悉,熟悉到让他鼻头发酸,竟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他废力地睁开了一条眼缝,对上了一双看不出思绪的眼眸。

    赵锦辛?

    不,是幻觉吧。

    毕竟满脑子都是一个人,出现幻觉,也并不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