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42章
    医生来了后,给黎朔打了一针,又留下了点药。

    赵锦辛喂黎朔吃了药,就把人打横抱起来,放进了办公室的休息室里。

    黎朔昏昏欲睡,有气无力地说:“我让小刘……送我回家。”

    “我已经把小刘打发走了。”赵锦辛捏着黎朔的鼻尖轻轻晃了晃,笑着说,“你现在落到我手里了lelamb。”

    黎朔没有力气应付赵锦辛,他现在只想睡觉
穿越之特工不易

    赵锦辛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睡吧,睡醒了就好了。”

    黎朔闭上了眼睛,心想,就当做一场梦吧,梦里赵锦辛还在身边,俩人还能自然而然地相拥,梦里……可以放肆些许。

    赵锦辛靠坐在床头,看着逐渐昏睡过去的黎朔,久久都没有移开目光。

    黎朔的睫毛抖了抖,眼皮吃力地睁开了,入目是熟悉的米色窗帘,他在……家?

    他一时分不清自己是清醒着还是在梦里,只觉得脑袋依旧昏沉,喉咙干哑刺痛。

    对了,他想起来了,他发烧了,然后在赵锦辛的办公室睡着了,那怎么会回家的?难道他睡得连被抬回家都不知道?

    他动了动手指,发现自己连攥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他深吸一口气,火烧火燎的喉咙逼迫他爬起来找水。

    刚撑起身体,听到动静的赵锦辛就进来了:“你醒了?”

    “……水。”黎朔一开口,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赵锦辛拿过才床头柜上的杯子,送到黎朔嘴边喂他:“慢点喝。”

    黎朔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杯的水,被滋润过的咽喉才稍微舒服了一点,他皱眉道:“你送我回来的?”

    “还能有谁。”赵锦辛挤了挤眼睛,“放心,你可比叔叔轻多了。”

    黎朔怔了怔,小声说:“谢谢。”他不只在谢这一次,他也想起了纽约爆炸案时,背着他爸爸跑了两条街,跑到虚脱的赵锦辛。

    也许是生病使人容易脆弱、心软,他看着赵锦辛,没有前几天那么生气了,现在也没有力气生气。

    “跟我说什么谢谢。”赵锦辛用手背探了探他的额头:“我感觉没那么热了。”他拿过体温计,塞进了黎朔嘴里。

    黎朔叼着体温计,头发凌乱,白背心里露出大片肩颈和锁骨,眼尾耷拉着,眼神呆滞地看着被子,瞳眸湿漉漉的,像只被雨打湿了的小动物。

    这跟往日成熟稳重的样子截然不同的黎朔,让赵锦辛光是看着都要硬了。他忍不住偏过头,亲了亲黎朔热腾腾的脸颊,“我约了医生过来,睡前再给你打一针,明天起来保证就退烧了。”

    黎朔依旧呆滞地点了点头,眼皮又变得沉重起来。

    赵锦辛从他嘴里抽出体温计,看了看:“38.5,果然降了一些。”

    黎朔用力喘了一口气完整的气,用尽量淡定的语气说:“锦辛,今天谢谢你,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赵锦辛邪笑着看着他:“你真的希望我走?”

    黎朔闭了闭眼睛:“没必要麻烦你。”他心里有个声音,跟他说出口的话截然相反。他不想在这个时候也一个人,这可能是他唯一可以合理放纵的机会,放纵自己,享受喜欢的人的陪伴,毕竟他在生病,毕竟他是不理智的,那个清醒的黎朔,是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向赵锦辛示弱的
送君千里不须别

    “你生病了,我怎么舍得你一个人扛着。”赵锦辛摸了摸黎朔的脸,柔声道,“别逞强了,嗯?现在什么都别想,等你好起来再说,反正我是不会走的。”

    黎朔静静地看着赵锦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锦辛禁不住咽了咽口水,黎朔那虚软无力的样子,简直招惹人犯罪,他用手指挑了挑黎朔背心的肩带,哑声道:“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把持不住了。”

    黎朔怔了一下,别过了脸去。

    赵锦辛从背后搂住他,轻咬着他的耳朵,蛊惑道:“听说发烧的人,那个地方特别热,还听说做--爱有助于排汗,你会好的更快,你想试试吗?”

    “不想。”黎朔挣了挣,却没什么用,他低声道,“你别闹了。”

    “我好想啊。”赵锦辛用舌头卷着他的耳朵舔---弄,“你一定会比平时更敏感,说不定很快就会被c得哭出来。”

    黎朔紧锁着眉,心脏跳得很快,他真怕这小子会兽---性大发。

    赵锦辛轻笑道:“别害怕,逗逗你的,我可是个绅士。”他顺了顺黎朔凌乱的头发,把他身体放平,盖上了被子,“休息一会儿吧,等医生来了我再叫你。”

    黎朔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困,只是很乏,而且他现在也疲于面对赵锦辛。

    赵锦辛守在他旁边,嘴里哼着轻柔的调子,室内一片静谧,只有那不知名的曲调钻进了黎朔的心里,就像一股冰泉流淌过他滚烫的身体,给了他很大的安慰。

    黎朔是庆幸这个时候有人在身边的,尤其那个人,还是赵锦辛。

    过了没多久,医生就来了,给他又打了一针,并嘱咐他把身上潮了的衣服换掉。

    医生走后,赵锦辛对黎朔要自己换的话充耳不闻,摆弄着他的胳膊,把他的背心脱了下来。

    黎朔这才注意到,自己下---身只穿着条内裤。

    赵锦辛用干毛巾仔细擦拭着黎朔的皮肤,一边擦,一边专注地看着。

    黎朔被那灼热的眼神弄得更加燥热了,他干脆闭上了眼睛。可失去视觉后,其他感官就变得格外敏感,他能感觉到赵锦辛的手抬起他的胳膊、抚过他的皮肤,指尖像是带电一般,让他的皮肤泛起小范围的战栗。

    最后,黎朔感觉赵锦辛在扒他的内裤。

    黎朔猛地睁开眼睛:“你干什么。”

    赵锦辛无辜地说:“医生说要把衣服换掉啊,你流了好多汗,不换感冒会加重的。”

    黎朔皱眉看着他:“我完全有力气自己换。”

    “是啊,我知道。”赵锦辛狡黠一笑,“可是我想给你换,而你刚好没有力气反抗。”

    “……你是绅士还是无赖?”

    “我是一个在你面前会变得无赖的绅士。”赵锦辛说着就把那一小块布料拽了下来
重生游戏洪荒世界之证帝

    黎朔撑着身体想起来,却被赵锦辛压回了床上。

    赵锦辛歪着脖子看着黎朔的,终是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

    黎朔身体一颤:“你别……”“说不定这样有利于排出病毒。”赵锦辛邪笑着俯下了身。

    黎朔浑身大震,他全身都软趴趴的,可却有某个地方在赵锦辛的口中背道而行。

    “锦辛……”黎朔仰起了脖子,整个人开始失控。

    “嗯,真热啊,真有意思。”赵锦辛含糊地嘟囔着。

    黎朔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整个人就好像浸泡入温水,随着赵锦辛浮浮沉沉,他大脑浑噩,几乎无法思考,感官的刺激却被成倍的放大,他觉得自己要疯了。

    最终,一股激流涌向发泄的口。

    “唔……”赵锦辛抬起头,用修长的手指蹭了蹭唇角,一双桃花眼里含着暧昧地笑意,“这憋了很久吧?看来黎叔叔这段时间很乖,这次就算给你的奖励。”

    黎朔浑身虚脱,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好像跟着离开了身体,整个人绵软得想一滩烂泥。

    赵锦辛凑过来,亲了亲他:“宝贝儿,怀念吗?这还比不上真枪实弹的十分之一爽吧。”

    黎朔用手背挡住了眼睛:“我现在没有空应付你,不要趁人之危。”赵锦辛玩儿这一手,让他无法克制地想起了俩人的数次抵死缠---绵,那正是他极力想要忘记的,赵锦辛有本事在床上把他变成一个截然不同的人,而他不仅不讨厌那样的自己,还一度沉沦,这才是最可怕的。

    “好,我趁人之危。”赵锦辛低笑道,“黎叔叔好坏啊,明明爽的人是你。”

    黎朔抿唇不语。

    赵锦辛又照着他的嘴唇亲了一口:“我知道你喜欢得不得了,你嘴硬的样子也很可爱。”

    黎朔仿佛赌气一般转过了身去,背对着赵锦辛,身体不自觉地蜷缩了起来。

    赵锦辛从背后将他搂进怀里,有几分孩子气的黎朔恐怕只有在这时候才能看到,他当然要好好欣赏。

    清晨的阳光洒进卧室,叫醒了熟睡中的人。

    睡了超过20小时的黎朔,率先醒了过来。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感觉身体不那么难受了。他感觉身后有个发热源,腰上横着一只沉甸甸的胳膊。

    想起昨晚的事,黎朔懊恼地拍了拍额头,爬了起来。

    赵锦辛睁开惺忪的眼睛,无意识地撒娇道:“黎叔叔,我困。”

    “困你就继续睡。”黎朔一开口,嗓子依然沙哑,但比昨天好一些了,喉咙没那么疼了,他翻身就想下床。

    刚才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娇滴滴的赵锦辛,突然长臂一伸,抱住了黎朔的腰,把人直接从床沿拖了回来,并拿硬邦邦的脑壳钻黎朔的腰眼,“你别走,我陪你睡了这么久,你再陪我睡一会儿。”

    “什么逻辑
休皇。”黎朔扒拉着他的胳膊,“松开,我要起来量体温。”他感觉自己的烧应该退了。

    赵锦辛打着哈欠松开了手,从床头柜摸过温度计,递给了黎朔。

    黎朔含进嘴里,同时下了床,去找衣服穿。

    赵锦辛支着脑袋看着黎朔只穿着背心短裤的背影,那宽肩、细腰、翘--臀,还有那双光溜溜的长腿,真想上去咬两口。

    黎朔似乎是心有灵犀,猛地回过头,就见赵锦辛在用狼一般的眼神看他,他瞥了赵锦辛一眼,找出睡衣往身上套。

    “黎叔叔的腿真好看。”赵锦辛舔了舔嘴唇,“为我张开的时候最好看。”

    黎朔砰地关上了衣柜:“这不该是绅士说出来的话。”

    “如果连真诚的赞美都不敢说出口,那样的绅士就太虚伪了。”

    黎朔拿下温度计,看了看,然后斜了他一眼:“谢谢你的照顾,我退烧了。”

    “太好了。”赵锦辛坐了起来,“所以现在要赶我走了?”

    黎朔系扣子的手顿了顿,他转过身,正色道:“锦辛,你照顾我,我很感激,但这改变不了什么。”

    赵锦辛脸色微变:“你变脸也太快了吧。”

    “我没有变脸,我昨天只是没有力气跟你扯皮。”

    “昨天没有爽到吗?”

    “有。”黎朔平静地说,“但我没要求你那么做。”

    赵锦辛笑了:“你到底是多情啊,还是无情啊。”

    “这跟多情无情没有关系,我已经做了决定,并且告诉你了。”黎朔低下头,心里止不住地难受,“你要我说多少遍,我们以后,只会是合伙人?”

    “说多少遍我都不能理解。”赵锦辛眯着眼睛,口气带刺,“韩飞叶已经放弃你了,难道你还想着他?”

    “这跟他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会好好的突然提出要跟我断?”赵锦辛眯着眼睛,“我已经证明给你看了,韩飞叶不适合你,他是个见利忘义的人。”

    黎朔沉声道:“你别忘了自己做过什么,用这种方式考验别人太不磊落了,你也没资格批判他。”

    “我有没有资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他才应该断。”赵锦辛下了床,一步步朝黎朔走来,那气势就像是猛兽在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猎物。

    黎朔心脏一紧,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赵锦辛把黎朔逼到无路可退,后背抵着衣柜的门,他放柔了嗓音,“黎叔叔,我们回到从前那样不好吗?你身边不会再有人,比我更能让你快乐了,我们在一起一直都很开心,为什么要改变它?人活着不就图个开心吗。”

    黎朔盯着赵锦辛的眼睛,想起了自己昨天烧得迷迷糊糊时,不小心说出口的话,而赵锦辛的答复是“如果我给不了,那别人也给不了”,他当时无法思考,现在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赵锦辛就是想向他证明,无论是韩飞叶、还是李程秀,都比不上他赵锦辛
重生乞丐皇后

    黎朔承认,如果撇开别的不谈,赵锦辛确实是完美的情人,可那些“别的”里,包含着除了性和开心之外,之于人生更重要的东西,比如家庭、比如心灵的安稳,而赵锦辛从未打算给他,他也绝不会去强求。

    黎朔缓缓开口:“我说过,我玩儿够了,别再纠缠不休了。”

    赵锦辛的面容闪过一丝狰狞,他压低了头颅,鼻尖几乎顶着黎朔的鼻尖,小声说:“黎叔叔,你真要惹恼我了。”

    黎朔不为所动地看着赵锦辛。

    “我生气了,又不舍得朝你生气,那我只能发泄到别人身上了,比如……韩飞叶?”

    黎朔脸色一变:“你敢。”

    “你觉得我不敢?”赵锦辛笑笑,“就像你说的,我可是邵群的表弟啊。”

    黎朔眯起眼睛:“锦辛,你如果对付飞叶,那就不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了,所有因我而起的事,我一定会负上责任,你真要跟我斗,结果无非是两败俱伤,有意思吗?”

    “可我现在想到他就生气。”赵锦辛的指尖划过黎朔的脸,目露寒芒,“本来我们好好,我怎么能不怪他呢。”

    “我原本以为你很成熟,结果也不过就是个毛头小子。”黎朔冷哼一声,“你想干什么,放马过来吧,现在从我家出去。”他不相信赵锦辛真的会为了争风吃醋而大动干戈,有正常智商的人都不会。因为这和他与邵群之间的恩怨不一样,邵群是真的喜欢李程秀,而赵锦辛对他又是什么呢,无非是失去了一个契合的床伴的不爽和被甩的难堪。即便赵锦辛真的打算做什么,他也不怕,正好给这两兄弟一起上堂课。

    赵锦辛直勾勾地盯着黎朔,眼中的思绪变幻万千,最后,他道:“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不愿意再跟我好了?”

    黎朔的嘴唇抖了抖,心里无比地低落。他想和赵锦辛好,非常非常想,但他要的是这个人完完整整地陪他走下去,而不是只图一时爽的做---爱,可惜赵锦辛能给他的,只有后者,所以他干脆什么也不要了。

    赵锦辛见他不说话,低下了头,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突然,他低笑两声:“黎朔啊,有时候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在跟我玩儿什么欲擒故纵,不然我对你这么好,你也未免太狠心了吧。”

    黎朔闭了闭眼睛:“你想多了……谢谢你对我好。”

    赵锦辛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咱俩没完。”说完转身走出了卧室。

    黎朔僵硬地站着,听着客厅的动静,等着赵锦辛离开。

    直到关门的声音响起,他才长吁了一口气,眼里满是隐痛。

    他扶着柜门,站了良久,才缓过那阵难受,颓然地走到床边,倒下了。

    手机叮叮地响了两声,他慢腾腾地爬到床头柜,拿起来一看,是温小辉发过来的信息,约他晚上吃饭。

    他回了一条:小辉,我今天没有空,明晚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