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40章
    黎朔一点一点地捋着脑海中纷乱的思绪,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在邵群面前,比赵锦辛更有说服力,而且俩人曾经因为李程秀,打过一次交道,她就是邵群的大姐,她想要拆散邵群和李程秀的心,比谁都强烈。

    黎朔坐直了身体,开始翻号码簿,果然找到了那个很久没曾动过的联系人,他拨通了电话。

    “喂,请问哪位。”电话那头是个颇具磁性的女声,仅仅是声音就气场十足。

    黎朔露出一抹冷笑:“你好,我是黎朔……”

    在连续两天都打不通韩飞叶的电话之后,黎朔开始有些担心起来。无论韩飞叶心里是怎么想的,现在都一定很难受,他至少得确保韩飞叶没事了。思来想去,他给程盛打了个电话。

    美国那边已经入夜了,程盛接电话时声音含糊,明显已经睡了。

    “程盛,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

    “lambert……你回国了”程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嗯,刚回来没几天,不好意思,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我实在是有点急事。”

    “没事,你说,怎么了?”

    “你明天能不能去一趟飞叶的公司,看看他现在怎么样
篮球北斗。”

    “啊?”程盛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了?”

    黎朔尴尬地说:“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他现在不接我电话,我只是想确认他是不是没事,我有点担心。”

    “你俩怎么了呀?”程盛睡意全无,“你小子真是个情圣啊,前几天不还和赵大公子好着,今天又和韩飞叶好上了?”

    “别瞎猜。”黎朔无奈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飞叶什么都没有,我也没法跟你解释,总之你帮我个忙,去看看他,好吗?”

    “行,我明天就去。那我见了他,我说什么啊?奉你之命去看他?”

    “你就说……让他什么都不要担心,给我回个电话。”

    “ok。”

    挂了电话,黎朔起身前往登机口,他今天飞羊城,如果真如邵雯所说,那么他下午就能见到李程秀。

    到了羊城,邵雯派司机将他送到了酒店。

    这时刚过中午,黎朔让酒店送了午饭过来,但吃了几口沙拉就没有胃口了。

    他洗了个澡,刮了胡子、换了衣服。

    他平时虽然也注重外形,但很少刻意地去装扮,可是今天,他要让邵群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时间差不多了,他的手机也响了,邵雯的司机客气地说:“黎先生,车已经在楼下,您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下来。”

    “好,我现在就下去。”

    黎朔给自己戴上一个黑钻石领带夹,看着镜中的自己,露出一个潇洒自信的笑容。

    下了楼,一辆黑色宾利停在酒店的旋转门外。

    黎朔走出旋转门的同时,司机也下了车,给他打开车门。

    一个穿着烟粉色套裙的女人坐在里侧,从他的角度,看不到脸,只能看到修长姣好的身材。

    黎朔朝司机点了点头,坐了进去。

    邵雯偏头看着他,唇角带着淡笑,不失礼,也不热情。

    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留着齐颈的中短发,五官精巧立体,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质,一看就不是个普通女人。

    “邵……”黎朔刚坐下,还没来得及说几句场面话,就注意到副驾驶上有人。

    那人一转头,黎朔脸色微变:“赵锦辛?”

    赵锦辛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你好啊,黎大哥。”

    “你好。”黎朔冷淡地点了点头,而后转向邵雯伸出手:“邵总,谢谢你。”

    邵雯跟他握了握手:“我该谢谢你才对,我为我弟弟给你带来的所有困扰道歉
萌娘武侠世界。”

    黎朔皮笑肉不笑地说:“客气了,任何人都不需要代替他道歉。”他这次回来,有很多目的,其中一个,就是让邵群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三人一路无话。

    黎朔看着窗外,想着一会儿要见到的人,心湖难以平静。突然,他余光感觉到赵锦辛从副驾驶座椅的空隙里在看他,他假装没看见,靠回椅背,闭目养神。他不知道赵锦辛跟来是想干什么,除了让他回忆起被这两兄弟联合起来欺骗、愚弄,还能有什么用。

    今天的赵锦辛,对他来说只是邵群的表弟,让他格外感到厌烦。

    车开进了一片旧城区,缓缓减速,黎朔看着周围过时的、年代久远的建设,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庆幸邵群还没有把人带走,另一方面,他难受于李程秀依旧过的不太好。

    车停在了一个老旧的居民区前。

    黎朔看向邵雯:“哪一栋?”

    “不太确定。”邵雯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不用了。”黎朔突然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他牙关颤抖,紧紧握住了拳头,有些粗暴地打开了车门。

    “黎朔!”赵锦辛追了下去。

    从小区大门走进来的两个人,一个身材纤瘦,容貌白皙清秀,气质温和无害,眉宇间仿佛带着化不开的轻愁,另一个高大挺拔,穿着最简单的休闲服和人字拖,都掩不住那股出身不凡的贵气,俊帅得让人自惭形秽,他走在后面,样子有些沮丧。

    黎朔情绪一阵汹涌,脱口而出:“程秀!”

    俩人均是一愣,朝他们看了过来。

    黎朔几步走了过去,一把搂住了李程秀,看着这个人完完好好地站在自己面前,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能落回了原位。

    李程秀怔愣过后,禁不住哽咽道:“黎大哥……”

    黎朔只觉得眼前一个黑影闪过,接着身体就被粗暴地推开了。

    邵群恶狠狠地指着他的鼻子,厉声道:“别他妈碰我的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黎朔咬牙切齿道:“邵群,你这个无耻小人。”他紧握着拳头就想扑上去。

    赵锦辛突地窜进俩人之间,挡在了他面前,笑嘻嘻地说:“别冲动别冲动,大热天的,火气别这么大嘛。”

    邵群眯起眼睛:“锦辛,我姐是不是你招来的?还有这个傻逼……”

    “冤枉啊,我只是跟大姐过来看看你。”赵锦辛回头朝黎朔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冷静。

    黎朔眼神冰冷,满腔怒火,他推开赵锦辛:“程秀……”

    赵锦辛又挡住了他,主动拉起李程秀的手握了握,露出漂亮又讨喜的笑容:“你好啊,你就是李程秀啊,长得真可口。”

    李程秀戒备地抽回手,后退了一步,他的目光在邵家人之间打了个转,明显有些畏惧
七星暗月

    那小动物一般受惊的眼神,让黎朔禁不住地怜惜。

    邵群皱眉道:“程秀,你别怕,这是我表弟,叫赵锦辛。”

    一旁沉默的邵雯走了过来,讽刺道:“你不介绍介绍你姐姐吗?”

    邵群不耐道:“大姐,你来干什么。”

    邵雯抬手就是一耳光,愠怒道:“你猜我来干什么。”

    邵群垂着眼帘,没说话。

    邵雯深吸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进屋说,都在这儿站着,给人看笑话吗?”

    “程秀……”黎朔想走到李程秀身边,这回邵群和赵锦辛一起挡在了他们中间,黎朔气得想打人。

    五人顺着狭窄斑驳的楼梯上了楼,李程秀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小声说:“黎大哥,你进屋坐坐吧。”

    邵群瞪直了眼睛:“姓黎的,你敢进他家试试。”

    黎朔挑衅地一笑:“我们曾经住在一起,享用同一把钥匙,我进他家有什么问题吗?”

    邵群眼圈顿时充血:“你不是跟锦辛好了吗?现在在程秀面前装个屁痴情,真他妈恶心!”

    邵群这番话,简直直戳进黎朔的心脏,他拼命压抑的所有屈辱、愤怒和憎恶都涌上心头,他真恨不能把邵群打得满地找牙:“邵群你这个下作的畜生,你以为用那种卑鄙的伎俩就可以打倒我黎朔?你只会让程秀更加瞧不起你!”

    赵锦辛微眯起了眼睛,面上看不出情绪。

    “是你在我们之间横插一脚,你这个道貌岸然的虚伪的畜生!”

    “那你就可以找人作伪证诬陷我?!”黎朔龇着牙,“我半年无法回国,我把事务所卖了,这回你开心了吧?但是我告诉你,我不后悔我做过的事,你是怎么对程秀的,你比我更清楚。”

    “你他妈活该,我应该让你烂在美国永远回不来!”

    邵雯厉声道:“够了,邵群你给我闭嘴!”她一手推了一把邵群和赵锦辛,“给我进屋,他们两人的事,让他们自己谈,我还有账跟你算。”

    邵群动也不动,李程秀打开自己家的门,脸色苍白地对邵群说:“你不要进来。”

    邵群一怔,顿时跟雷劈了一般,整个人都蔫儿了,他敢怒而不甘地瞪着黎朔。

    “哥,走吧。”赵锦辛抱住邵群的肩膀,把他往反方向拽,同时回头看了黎朔一眼。

    黎朔刻意回避了赵锦辛的目光,他整了整衣领,扬着下巴朝邵群微微一笑,转身跟李程秀进了屋,然后当着邵群的面,缓缓地、缓缓地关上了门。

    身后传来邵群愤怒地咆哮。

    屋子是一室一厅,布局一目了然,很简陋,没有几样像样的东西,一看就是临时住所。

    李程秀背对黎朔,双手拄着灶台,轻喘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发颤:“黎大哥,你喝点什么?”

    黎朔叹了口气,轻声道:“水就好
神罐。”

    李程秀倒了两杯水,端了过来:“请坐。”

    黎朔坐在了沙发上,他环视四周,顿觉有些尴尬。曾经俩人也有过亲密、甜蜜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怎么感觉那么遥远和陌生,大概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走进过这个人心里。他喝了口水,苦笑道:“程秀,这么久不见,我有好多话想说,可现在又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了。”

    李程秀用明亮而温和的眼眸看着他:“黎大哥,你过得好吗?”

    他过得好吗?

    还好吧,吃穿不愁,全家安康,并没有什么不好,只是……

    他实在难以回答,只好反问道:“你呢?”

    李程秀笑了笑:“还可以……我找到工作了。”

    黎朔冲隔壁房间抬抬下巴,眼神有几分阴翳,“他又是怎么回事?”

    李程秀脸色微变:“他,他找到我,就搬到隔壁……”

    黎朔垂下头,半晌,沉声道:“程秀,当初为什么不来美国?”

    如果有如果,一切都会不一样。李程秀不会陷入这样两难的境地,他也不会喜欢上一个他甚至不愿意去喜欢的人。

    李程秀脸上浮现愧色:“黎大哥,对不起……我连累了你……我、我不敢去。”

    “我知道,那个决定对你来说太突然了。”

    李程秀眼圈红了:“对不起……”

    黎朔看着他的眼睛:“你不用对我道歉,事务所的事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我现在想知道你以后的打算,我知道你想摆脱邵群,我仍然愿意帮你……也只有我能帮你。”

    李程秀沉默了很久,才嗫喏道:“黎大哥,对不起……”

    黎朔把语气放得很柔、很缓:“程秀,你说对不起,你觉得你对不起我什么?”

    “我……”

    “你最对不起我的地方,就是不该突然消失。”

    李程秀肩膀抖了一下,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你能想象我人在美国,知道你失踪的消息,有多着急?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为什么不等着我来帮你,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李程秀除了哽咽着说“对不起”,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黎朔不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并没有想要责怪你,我理解你的难处。程秀,我知道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这没关系,不是你的错,你给过我一段快乐温馨的时光,你依然是我很欣赏的人,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就愿意帮你到底。”

    李程秀含着泪摇摇头:“……谢谢
星神奇缘记。”

    黎朔叹了口气,心里很是失落,可对于李程秀的拒绝,他竟然不感到意外。

    也许正如温小辉所说,只有爱得像邵群那样浓烈而疯狂,才是真的爱,虽然他永远无法认同这种带刺的、荒唐的感情,但他改变不了李程秀的想法。他沉重地说:“我的号码没有变,一会儿,你把你的电话发到我手机上。如果你改变主意了,或者有什么难处,给黎大哥打电话,好吗?”

    李程秀颤抖着点了点头:“黎大哥……我配不上你这样的人。”

    黎朔摸了摸他的脑袋,心里堵得厉害:“傻瓜,别说这种话。”

    李程秀迟疑着说:“你的事务所……”

    “哦,没什么。”黎朔故作轻松地耸耸肩,“我卖掉了一部分股份,以后可以不上班,只拿分红了。”

    李程秀的眉心拧在了一起。

    “程秀,不要为这件事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而且我现在挺好的,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我看中了一个项目,过几天就去考察,不用为我担心。”

    李程秀点点头。

    黎朔看着李程秀那瘦弱的肩膀,泛红的眼圈,很想抱一抱他,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就像看到一只流浪的兔子,想要给予一点温暖罢了,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他站起了身:“我就不打扰你了,记得有什么事,跟我联系。”

    李程秀站了起来:“我,我会的。”

    黎朔倒吸一口气,转身往门口走去,他想到了什么,突然顿住了,转过身来,“程秀,邵群说的……我跟他的表弟,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程秀愣了愣。

    “我在美国的时候,他让他表弟接近我,这种段数实在太下作,我……”黎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无法全盘否认他和赵锦辛的关系,可他也不想承认被愚弄。

    李程秀静静地看着他,眼中没有一丝一毫地怀疑。

    黎朔自嘲地笑了笑:“这件事不重要,我先走了,我们保持联系,嗯?”

    “好。”

    黎朔出了门,邵群和赵锦辛正在走廊上抽烟,一见他出来,齐齐看向他。

    不得不承认,这对兄弟长得无比的耀眼,可却没一个好东西。

    邵群大步走了过来,寒声道:“你们说什么了?”

    黎朔挑了挑眉:“我会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你,你要不要找个本子记下来?”

    邵群一把揪住了黎朔的衣领,恶狠狠地说:“是不是我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显然是不够。”

    赵锦辛一把抓住邵群的手,皱眉道:“哥,松手。”

    邵群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他妈帮谁?”

    “松手
邪欲无双。”赵锦辛推开了邵群。

    黎朔正了正衣襟,顺了顺领带,摆正了歪掉的领带夹,字正腔圆地说:“邵群,只是找人诬陷我是远远不够的,没了事务所,我也饿不死,不如你找人弄死我?否则只要我还有口气在,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赵锦辛低声道:“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黎朔冷冷看着他:“不能。”

    赵锦辛舔了舔嘴唇:“从现在开始,你再开口说一个字,我就吻你了。”

    黎朔瞪起了眼睛。

    赵锦辛露出无赖地笑容。

    邵群高声道:“滚,都他妈给我滚!”

    黎朔重重“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赵锦辛追了上去。

    邵雯已经离开了,黎朔走出小区准备打车。

    赵锦辛紧随其后:“黎朔,黎大哥,黎叔叔。”

    一辆车租车停在了黎朔面前,黎朔拉开车门就要上车。

    赵锦辛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朝司机打了个响指,示意他走。

    司机头也不回地走了。

    黎朔转过身来:“你想干什么?”

    赵锦辛摸了摸鼻子:“你看到了吧,我哥为了李程秀,跑到这种地方来住。”

    “所以呢?”

    “他是真的喜欢李程秀,你可以放心了吧。”

    “他喜欢李程秀,和他是个畜生,并不冲突。”

    “哪又怎么样呢,他们两个人不可能分开。”

    “哪又怎么样?”黎朔气得想笑,“你不愧是邵群的表弟。我跟你说这干嘛,你既不懂,也跟你没有关系。”

    赵锦辛拉住黎朔的胳膊:“好,不说他们,说我们。”

    “我们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黎朔伸手又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至少我们还有合作吧。”

    “是,我回头把助理的电话发给你,星期一我会去你公司详谈合作细节。”黎朔上了出租车,没再看赵锦辛。他越是意识到赵锦辛对自己的影响,就越是觉得危险,远离危险,是动物的本能。

    直到从后视镜里也看不到赵锦辛了,黎朔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他伸手摘下了自己的领带夹。领带夹后面带着一根线,另一端连接在衬衫里,他把线拽了出来,尾巴上缀着一个又小又扁的盒子。

    打开盒子,是一枚芯片。

    黎朔轻轻笑了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