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38章
    赵锦辛就像干渴之人遇到水源,用一种要把黎朔吞进去的气势蹂---躏着他的唇。

    黎朔用力推拒着赵锦辛,并一脚踩在他的脚上。

    赵锦辛闷哼一声,却没有退开,他一把掐住黎朔的下巴,防止黎朔故技重施咬他,一手擒住黎朔的双腕,继续加深那个吻,甚至把舌头伸进去放肆地翻搅。直把黎朔吻得喘不上气来,才意犹未尽地放开。

    黎朔瞪着他:“你这么做能改变什么?”

    赵锦辛低喘着气,小声说:“我只是想你了,想亲亲你。”

    黎朔心头一震,神色有些复杂。

    赵锦辛把脸埋进黎朔的脖颈间,蹭了蹭:“你跟他做了吗?”

    黎朔挣扎着想把手抽回来,赵锦辛手劲儿极大,越攥越紧,紧得生痛都挣不开,他咬牙道:“你先放开我
邪欲无双。”

    “你先回答我。”

    “跟你有什么关系。”

    “回答我。”赵锦辛轻轻咬住黎朔的脖子。

    “赵锦辛!”黎朔怒道,“我不想和你动手,你别逼我。”

    赵锦辛嗤笑,声音凉薄:“黎叔叔真可爱,我才舍不得跟你动手呢,不然你今天肯定要错过飞机了。回答我的问题,你跟他做了吗?你回答我,我就放开你。”

    黎朔深吸一口气,不想做幼稚的较劲儿:“没有。”

    赵锦辛顿了顿,果然如约放开了黎朔的手。

    黎朔一把将人推开,怒目而视。

    “你们动作有点慢啊,我还以为旧情复燃,应该马上*呢。”赵锦辛微笑道,“你应该是在害怕吧。”

    黎朔眯起眼睛:“害怕什么。”

    “害怕跟那个风一吹就要倒的韩飞叶做---爱,没有被我c爽啊。”

    黎朔挺直了胸膛,面无表情道:“锦辛,逞一时口舌之快是最低端的行为,如果你以为讽刺我两句就能改变什么,那你可太高估自己,也太低估我了。”

    “是,黎叔叔成熟稳重大方得体,我年轻不懂事嘛,你理解一下,不过我可没有讽刺你,我说的是实话。”赵锦辛舔了舔嘴唇,一脸坏笑,“如果你忘了你在我身下是什么样子,我可以帮你回忆一下。”

    黎朔感觉得到,赵锦辛在故意激怒他。俩人相处的好的时候,赵锦辛不但不是这幅浑身带刺儿的样子,反而“娇柔”得不得了,如今赵锦辛就好像把床上那野性危险的一面给拽了出来,充满了挑衅。

    黎朔多少能猜到原因,恐怕在赵锦辛流连花丛、屡获战绩的这些年里,他是唯一一个先提出结束的,年轻人自尊心受不了,所以恼羞成怒。

    可惜,他只对别人的感情负责,不对面子负责,今天的赵锦辛,倒是难得流露出了符合其实际年龄的一面,可并不是他乐见的。

    黎朔淡定地说:“你今天幼稚又无理取闹,我们没有沟通的必要了。”他打开门,命令道,“出去。”

    赵锦辛眼神有些阴沉,又逐渐化作一丝哀怨:“我是真的很想你,你对我也太无情了吧,旧情人出现了,马上就甩了我。”

    黎朔是吃软不吃硬的脾气,一听赵锦辛服了软,心也跟着软了下来,他低下头不敢看赵锦辛的眼睛:“抱歉,但我有我的选择。”

    “你真的觉得你选他是对的?”

    “我选的不是他,而是另一种生活状态。”黎朔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出去吧。”

    赵锦辛看了黎朔两秒,目露寒芒,他勾唇一笑:“你一定会后悔的。”

    黎朔无声地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七星暗月

    赵锦辛大步踏出了休息室。

    黎朔关上门,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这样充满攻击性的赵锦辛,让他很不习惯,但那个会撒娇、会撩人的赵锦辛,其实更加危险数倍,因为攻心最难防,失守了又最难夺回来。

    到了时间,黎朔登机了,他比赵锦辛早一步上飞机,巧的是,他坐的正是跟回美国那趟飞机一样的位子。

    他刚坐下,赵锦辛就提着箱子出现在了舱门口。

    俩人四目相对,一时时空流转,仿佛瞬间回到了半年多前。他们的初相遇,现在回味起来,荒唐中又带着些许曼妙,直教人嘘唏不已。

    他们从素不相识,到鱼水交缠,再到分道扬镳,最亲密到最陌生,原来只花了区区两百多天,怎么能不让人感叹世事无常。

    黎朔难受的微微弯下了腰。

    赵锦辛也在同一时间感到胸口发闷,连手里轻飘飘的登机箱都变得沉重起来。从黎朔古井般淡漠的眼睛里,他看出了同样的回忆。答应帮他哥□□之后,他订了跟黎朔同一班机回美国,就为了看看能让他哥那样目中无人的人如斯忌惮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没想到第一眼就勾起了他全部的兴趣。

    可是现在……

    他握紧了登机箱的提手。

    黎朔垂下了眼帘,不着痕迹地将头转向了窗户。

    赵锦辛在他旁边坐下了,黎朔早料到他一定是这个位置,动也没有动。

    赵锦辛换了个舒服的坐姿,轻笑一声:“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位置。”

    黎朔心脏微颤,但没有回应。

    “我一上飞机,看到你在行李架里拿东西,侧身对着我。”赵锦辛支着下巴,食指轻轻摩挲着嘴唇,半眯着一双□□萌动桃花眼,无限回味一般,“那个姿势,衬得屁股特别翘,腰窄窄的,腿又很长,我当时就很想把你扒光了。”

    黎朔脸颊燥热,赵锦辛的形容太有画面感,他现在就有种被扒光了的感觉。若论起不要脸,他还真没见过谁能打得过赵锦辛。

    赵锦辛见黎朔毫无反应,低笑两声,凑了过去,将下巴垫在了黎朔的肩膀上,暧昧地吹出一口气:“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在想什么?”

    黎朔镇定了一下心神,回过头,淡定地说:“你长得很好看。”

    “就这样?”赵锦辛挑眉。

    “还要怎样?”

    “至少也该想上我吧。”赵锦辛不太乐意地说。

    黎朔嗤笑一声,不想理他。赵锦辛跟他以前约会的对象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所以初次见面,他既没有想上赵锦辛,更万万没想过会让赵锦辛上他。

    可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意外。

    这时,机舱广播通知做好起飞前准备,黎朔掏出手机,分别给父母和项宁、温小辉发了条信息,就关机了
美女圣约书

    赵锦辛看着他的动作,没有说话。

    很快地,飞机起飞了。

    黎朔一想着接下来十几个小时要和赵锦辛大眼瞪小眼,就感到烦闷,他翻着手里的书,其实根本看不进去。

    赵锦辛偏头看着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黎叔叔,你亲我一下好吗。”

    黎朔头也没抬:“别闹了。”

    “你亲我一下,我就少惩罚你一点。”

    黎朔斜睨着他:“你?惩罚我?”

    赵锦辛淡淡一笑:“我其实很生气,只是不舍得对你发火罢了。”

    黎朔冷淡地把眼神投回了书上。

    “亲我一下吧。”赵锦辛撒娇道,“我想你主动亲我一下。”

    黎朔深吸一口气,啪地合上了书,扭头看着他,强自镇定着说:“锦辛,我说过,我想结束了,你听得懂吗?你听不听得懂,我的意思都传达到了,你不要再做这些牵扯不清的事了。”

    赵锦辛静静地看着黎朔,然后笑了,那笑容天真中又带着一丝残忍:“好吧,我可是真的生气了、”

    黎朔就不信赵锦辛在飞机上还能作出什么幺蛾子,他打开书,巴不得能把赵锦辛隔绝在他的思绪之外,可他知道做不到,他周身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呼吸着赵锦辛的味道,这种感觉太可怕了,就好像、就好像只要是有赵锦辛在的地方,他全幅的注意力都被其剥夺了。

    赵锦辛靠回了座椅里,轻笑着说:“黎叔叔,虽然你惹恼了我,但谁叫我喜欢你呢,所以我还是帮了你一个忙。”

    黎朔怔了怔,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什么意思?”

    “你不是想和韩飞叶旧情复燃吗,我也很希望你能得到幸福,所以我也希望,韩飞叶是个真的能让你幸福的人。”

    黎朔剑眉微蹙,他扭头看着赵锦辛:“你到底想说什么?”

    赵锦辛露齿一笑,那一口森白的牙,让人有些背脊发寒,他轻眨眼睛:“为了让你幸福,我决定帮你测试他一下。”

    黎朔瞪直了眼睛:“你把话说清楚。”

    赵锦辛笑盈盈地说:“韩飞叶当年为了一纸offer就背弃承诺、放弃了你,我很担心在利益面前,他会再次伤害我的黎叔叔,所以,我就动用了一点关系,给他们公司的上市审批制造了一点小障碍……”

    黎朔浑身大震,他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眼中迸射出怒意,咬牙切齿道:“你干了什么?”

    “别紧张嘛,只是对他的一个考验,如果他会为了利益再一次放弃你,这样的人,怎么值得你投入感情呢。”赵锦辛的口气就像是最真挚关怀你的朋友,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汗毛倒竖。

    黎朔重重缓了一口气,低喝道:“赵锦辛,你到底想干什么
霸皇逆天!”

    赵锦辛用手抱住黎朔的手,温柔地摸了摸:“我是为你好啊。放心吧,我不会把你的旧情人怎么样的,我只是帮你认清一个人罢了,你该感谢我呀。”

    黎朔看着赵锦辛那残酷而凉薄的笑容,头皮都炸开了!他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控制不住地举起了拳头。

    赵锦辛眼神一暗,不闪不避地看着他。

    黎朔的拳头在半空中直发抖,却就是落不下去。

    这个人!这个人!他妈的!

    赵锦辛盯着黎朔的眼睛,目光复杂。

    周围的乘客都有些紧张起来,有人按下了服务铃。

    黎朔的拳头硬是无法挥出去,即便他怒不可赦,可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跟和自己好过的人动手。他硬生生地把拳头落了下去。

    这时,空姐赶了过来,紧张地询问他们怎么回事。

    “没事,我们闹着玩儿呢。”赵锦辛笑得如沐春风。

    黎朔脸色阴沉,生平第一次对女性生硬地说:“不用管我们。”

    空姐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

    赵锦辛顺了顺被黎朔揪乱的衣领:“怎么了,你是害怕昨日重现吧。”

    “赵锦辛,你是个混蛋。”黎朔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你敢对付飞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对他那种弱鸡,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只是为你好罢了。”赵锦辛笑笑,“你一点都不好奇,他会怎么选吗?等你落地的时候,如果你打他的电话,他不接,那么他就选了他的事业,这是我们约定好的。”

    黎朔握紧了拳头,眼圈因愤怒而变得赤红。他从来没想到,赵锦辛可以恶劣到这般地步,这让他想起了他生平最厌恶的人,而那个人,和赵锦辛流淌着近似的血液。

    他们不愧是一家人,他们正是一家人!

    赵锦辛看着黎朔因愤怒而不再平静的脸,尝到一丝扭曲的快感,他无比优雅地翘着二郎腿,闲适地说:“其实,如果你刚才亲我一下,我会等落地了再告诉你,谁让你对我那么无情呢。”

    黎朔腾地站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他用力摔上门,看着镜子里满脸通红的自己,狠狠一拳捶在了盥洗台上。

    赵锦辛这个混蛋,这个混蛋!他是故意的,他在报复自己!

    为什么他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混蛋,为什么他没有早点发现,为什么他竟然被赵锦辛的外表和伪装所迷惑,忘了这个人是邵群的表弟!

    他现在怎么办?他的飞机还有十二个小时才落地,他打不了电话,他联系不上任何人,他能做什么?在飞叶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

    这就是赵锦辛的目的!

    赵、锦、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