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37章
    黎朔消沉了好几天。

    他身体里堵着一股躁郁的、烦闷的气,脑子里全是跟赵锦辛有关的事,一时根本消化不了,只能靠自虐一般的运动来排解。

    他打了半天的球,又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累得走路都直打颤的时候,大脑才能暂时的放空,什么都不想、不纠结,可是这种状态没能维持多久,在他经过壁球室的时候,脑子轰地一声又炸了。

    他忍不住推开了壁球室的门,靠着墙坐下了。

    实在太累了,真他妈的自讨苦吃。

    想起俩人打的那一场球,他都说不清最后赢的人到底是谁了,明明赵锦辛输了球,却达到了目的,而他赢了球,却还没来得及兑现自己的奖励,而且恐怕永远也没有机会兑现了。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反而容易心软、脆弱,往次结束感情,从没有过这样的低潮期,现在不过是遭遇了失恋的打击,怎么好像连爬都懒得爬起来了
霸道总裁爱上她

    失恋算什么呢,很快就会过去的。

    黎朔拉伸了一下酸痛的大腿,离开了壁球室。

    洗完澡,换衣服时,他看到手机上有韩飞叶的未接电话,还有一条短信,问他晚上有没有空一起看电影。他叹了口气,其实现在心里在抗拒见任何人,但他还是回道:好的。

    回家换了套衣服,他就赶去了电影院。

    韩飞叶一向喜欢那种文艺气息浓厚的电影,这次挑的片子也不例外,剧情寡淡如水,但画质细腻优美,大学时候,韩飞叶喜欢摄影,俩人自然就聊起了镜头、采光等的话题,竟也半点不枯燥。

    看完电影,他们又就近找了家中餐馆吃饭。

    韩飞叶被辣椒呛得满脸通红,却吃得不亦乐乎。

    黎朔笑着说:“这么多年了,你吃辣椒的能力怎么都没有长进啊。”

    “没办法,可能体质就这样,但又偏偏爱吃。”韩飞叶说着,又灌了一口饮料。

    “飞叶,你真的没怎么变。”黎朔忍不住感慨,这个人跟他记忆中真的差不多。

    韩飞叶笑道:“你也变化不大,但是比以前成熟了好多。”

    “哈哈,年纪在这儿嘛,可没有以前的活力了。”黎朔问道,“飞叶,你这些年,谈过感情吗?”

    韩飞叶顿了顿,笑着吁出一口气,点点头:“唉,可惜都是无疾而终,前几年一直在拼事业,心思也不在上面。”

    “嗯,我懂。”三十岁之前,他有过床伴,也有过认真的男朋友,但都没有考虑的很长远,还是事业为重,三十岁之后,就好像受到了年龄赋予的暗示,又或者看着身边的朋友纷纷成家,他也突然想安定了。

    “你呢?”

    “我也谈过几个。”黎朔耸耸肩,自嘲道,“你也看到了。”

    俩人相视一笑,都有些同病相怜的心酸。

    吃完饭,时间还早,他们顺着时代广场闲逛、聊天,回忆着过去的种种,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

    韩飞叶一抬头,突然定住了,黎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证券交易所。

    韩飞叶笑道:“再过几个月,我们公司就可以在这里挂牌上市了。”

    “恭喜。”黎朔真诚地说,“你的努力值得所有的回报。”

    “当时我朋友拉我入伙创业的时候,我考虑了好久,毕竟我好不容易在华尔街站稳脚跟,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个有冒险精神的人。”

    黎朔点点头:“我知道。”韩飞叶谨慎、小心,跟他截然不同。

    “后来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了吗?”

    “为什么?”

    “我想到你了
穿越之特工不易。”韩飞叶看着他,目光温和明亮,带着丝丝情愫,“我想到,年轻的时候我没有为爱情勇敢一把,我后悔了很多年,现在如果我又畏缩了,又要后悔多少年呢。”

    这番话一语双关,说得格外戳心,黎朔心潮涌动,一时感慨万千。只有同是这个年龄段的人,才能理解那种又想安于现状,又不甘于恪谨天命的矛盾心态,在这个时候打破稳定,寻求突破,需要比二十多岁时强大数倍的勇气,韩飞叶如果当年有这样的勇气,俩人一定是另一份光景,可他现在有这个勇气,也很让人佩服。黎朔突然意识到,韩飞叶其实变化还是很大的,至少比以前自信了太多太多,这一回,在心态基本平等的情况下,也许俩人真的有机会重新走到一起吧。

    黎朔轻叹一声:“飞叶,你能走出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所以你一定会成功。”

    韩飞叶看着证券交易所大大的灯牌,那象征着世界顶级财富的机构,仿佛正在朝他招手,他的眼睛比曼哈顿的灯火还要明亮:“小朔,我现在站在你身边,终于不会自卑了,所以,我会努力把我们的感情找回来。”

    黎朔看着韩飞叶,眼中有激赏,这样的韩飞叶虽然陌生,但也自有一番魅力。

    就像从前那样,去尝试新的感情吧,黎朔对自己说。

    就让没有意义的过去,永远留在过去。

    自那晚之后,赵锦辛没有再联系过黎朔,黎朔忍过了头几天的不习惯,慢慢也就淡然了。

    他和韩飞叶的见面逐渐频繁起来,他们吃饭、逛书店、看电影、打球,都是以前爱干的事,只是俩人之间没什么进展。韩飞叶性格矜持,不是个会主动的人,他在感情里一向主动,此时却无法做出进一步的行为,他不愿意深究背后的原因,他只是……不想改变。

    韩飞叶经常和他分享公司的事,公司已经通过了资格审查,递交了正式的上市申请,好好运作,没什么意外的话,胜利指日可待。偶尔他碰到的一些财务上的问题,也会找黎朔商量,黎朔会尽力地去帮他参谋。

    不知不觉,天气炎热了起来,当黎朔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在纽约待了大半年了。

    李程秀那边的消息完全没有下文了,他猜到恐怕是邵群阻扰了项宁的调查,他越来越坐不住凳子,即便他知道回去也未必有什么用,但他还是决定近期回国,就算找不到李程秀,他也可以看看温小辉的近况,这大半年净是担心失踪的李程秀,反而忘了关心别人。

    打定主意后,他知会了父母和韩飞叶,然后订了三天后回国的机票。

    他没有给赵锦辛打电话,俩人已经有半个月没联系了,恐怕这正合赵锦辛的意吧,既然早晚都会玩儿够,像他这样好聚好散的,让双方都能体面地离场——至少他维护住了体面。至于内里的一片狼藉,只要别人看不到,他早晚可以自愈。

    临行前,黎朔和韩飞叶约好一起吃顿饭,他提前到了餐厅,刚落座,手机就响了,是韩飞叶打来的:“喂,飞叶。”

    “小朔,你出门了吗?”韩飞叶的声音听上去不太对劲儿。

    黎朔笑道:“我刚出门,你别急,慢慢来。”

    “不好意思小朔,我今天去不了了。”

    “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公司出了点状况,老板叫我们现在去开会,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听他的语气应该挺紧急的,所以我……”

    “没关系,那你赶紧去吧,正事要紧
送君千里不须别。”

    韩飞叶歉意道:“本来想给你送行的,这下你走之前都见不到你了。”

    黎朔柔声道:“没事的,我这次回去不会很久,可能下个月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再给我接风吧。你开车路上小心点,如果需要我帮忙,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嗯!”

    挂了电话,黎朔有些尴尬地站起身,对服务生说预约的位子不要了,便匆匆离开了餐厅。

    也好,明天就要回国了,还是回去陪陪父母吧。

    第二天一早,光叔将黎朔送去了机场,他爸妈也跟着一起去了。

    黎朔办完登机,笑着对他爸妈说:“你们回去吧,早就让你们别来了,我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回来的。”

    黎先生道:“你不用急着回来,我身体早没事儿了,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去三丫把项目好好考察一下。咱们随时沟通,要是觉得可行,我这边就往前推动。”

    “好,放心吧,爸,你保重,妈,你看好我爸,让他忌口。”

    “知道了,路上小心啊。”

    “黎大哥。”

    背后传来一道清亮好听的男声,黎朔浑身一颤,表情立时僵住了。

    “哎呀,锦辛?”

    “叔叔,阿姨。”赵锦辛信步走了过来,他只提了个登机箱,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黎大哥,你来得好早啊。”

    黎朔深吸一口气,淡定地转身,微笑道:“怕堵车,就提前来了。”

    “小朔,你怎么没说锦辛和你一起回去呀?”

    “哦?我没说吗?”

    “肯定没说。”黎夫人道,“那正好,路上你们聊聊天,就不那么无聊了。”

    黎朔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赵锦辛:“是啊。”

    挥别了父母,俩人并肩走向安检。

    赵锦辛笑着说:“不是说好了一起走吗,你怎么不叫我。”

    “忘了。”黎朔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前方。

    “真无情啊,黎叔叔翻脸是不是也太快了一点。”

    黎朔客气地说:“这么说不合适吧。”

    赵锦辛微俯下身,呵呵笑了两声:“那你爽完了把我一脚踹开就合适吗?”

    嗓音低哑,听不出情绪,可黎朔还是莫名感到了一股寒意,他握紧了拳头,忍下胸中翻腾的怒意,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淡然一笑:“这种说法,就更不合适了
重生游戏洪荒世界之证帝。”

    “为什么?我说错了吗?”

    “我非常讨厌和人做口舌之争,浪费时间,毫无益处,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黎朔快步走到了海关。和赵锦辛相处的这短短几分钟,简直比他打一下午的球还要累,心累。赵锦辛既然知道他今天走,肯定早就准备好了,一想到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他又要面对赵锦辛,他都恨不能坐船回国。

    赵锦辛想干什么?他究竟还想干什么?

    拒绝了和他重建信任、说自己从未交往过任何人,最后面对自己的同居邀请,又狠狠打了他的脸,一个只想及时行乐,不想被责任束缚的年轻“玩儿家”,他完全理解,但他不想陪玩儿了,为什么现在还敢以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对他出言不逊?

    简直可笑。

    俩人暂时分开过海关、过检。

    赵锦辛先结束了安检,就在黎朔的安检口等着。

    黎朔自我调节了一番,表面看上去云淡风轻,朝赵锦辛做了个“请”的手势。

    毕竟他们还是合伙人。

    赵锦辛唇角上挑,笑意很是冰冷。

    他们并肩朝休息室走去。

    一进休息室,黎朔就直奔vip房,想把赵锦辛隔绝在自己的视线之外。

    没想到赵锦辛却大摇大摆地跟了上来。

    黎朔抓着门把手,皱眉道:“你不是这里的会员吗?不然你刷我的卡吧,这里房间很多。”

    赵锦辛无辜地摊摊手:“那多浪费啊,我们用一间吧。”

    黎朔眯起眼睛:“那天晚上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清楚,但我可没同意。”

    “我并不需要你的同意。”

    赵锦辛的手肘拄在墙上,暧昧地笑着,“我们都两个星期没见了,我好想你啊。黎叔叔就算不想我,难道也不想我的宝贝吗?”

    “公共场合,你能得体一些吗。”

    赵锦辛咬着嘴唇低笑道:“这就不好意思啦?黎叔叔在人前一本正经,在床上却骚得不行,这种反差真是可爱极了。”

    黎朔看了看四周,又想起俩人说的是中文,刚巧有听得懂的人路过的几率很低。他早过了会因为dirtytalk而脸红的年纪,但他也没有被人侧目的兴趣,他他沉声道:“锦辛,别把事情闹得太难看了。”

    “难看……”赵锦辛那一对漂亮的眼眸此时却藏着深不可测的情绪,“我比你更知道什么样子叫难看。”他猛地一把打开房间的门,把黎朔推了进去。

    黎朔猝不及防,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门在他背后被锁上了,下一秒,他被拥进一个熟悉的怀抱,还未出口的怒喝全被堵进了*的亲吻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