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35章
    黎朔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什么轻柔的东西在脸上拂来拂去,怪痒的。他勉强睁开了眼睛,从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了一对含笑的眸子,那眼角下勾,眼尾斜飞上挑,瞳仁又黑又亮,睫毛又长又密,因笑意而弯成了峨眉月,无声诉风流,美煞了。

    黎朔感到心脏狂蹦了几下,睁开了眼睛,放大的视界里出现了赵锦辛的脸,跟那对眼睛真是绝配。

    “早啊lamb。”赵锦辛在黎朔脸蛋上亲了一口。

    黎朔懵了两秒,尴尬得快要冒冷汗了,他笑骂道:“少乱叫。”

    “只有我这么叫你吗?”赵锦辛笑嘻嘻地说,“那以后也只有我能叫。”

    黎朔搓了搓眼皮,打了个哈欠:“不准在任何外人面前这么叫,太丢脸了。”

    “那这个就是我们专属我们的爱称。”赵锦辛期待地说,“那你叫我什么?”

    黎朔无奈地说:“你希望我叫你什么?”

    “这个应该你想啊。”

    “你放过我吧。”黎朔看了看表,刚好八点,平时他也都是这个时间起来,只是昨晚睡得太晚了,现在还是很乏。

    “等我想好了告诉你,你不要拒绝啊。”

    黎朔摸了摸他的脑袋:“你没出去吧?”

    “没有,但我听到楼下有动静,估计是在准备早饭,所以叫你起来。”

    “嗯,我家八点一刻吃早餐。”黎朔道,“我让他们送到房间里来。今天是周六,九点左右我爸妈会一起去打高尔夫,到时候我带你出去。”

    赵锦辛舔了舔嘴唇:“我们真像在偷--情……我喜欢。”

    黎朔浅浅一笑,没有回应。

    管家端了一份早餐进屋,黎朔说自己很饿,让他又送了一份上来
异世师表

    等管家走了,赵锦辛从衣帽间里探出头:“我应该光着身子躲在这里,会更写实一点吧。”

    “别闹了,来吃饭吧。”

    俩人面对面坐在矮桌前,赵锦辛朝黎朔微笑,黎朔也回了一个笑容,尽管他心事重重。

    赵锦辛吃了两口,突然说:“有人一起吃早餐的感觉挺好的。”

    黎朔怔了一下。他抬起头,看看窗外明媚的天气,看看桌上鲜香的早餐,再看看对面俊美的青年,他十分同意赵锦辛。昨日发生的事在他心头留下的阴翳,此时他释然了不少,今朝有酒今朝醉,思前顾后做什么呢,及时行乐,才不辜负大好时光。他笑了笑,伸出手,用指腹蹭掉了赵锦辛嘴角的千岛酱,然后放到了舌尖上舔掉。

    赵锦辛的喉结滚了滚,他的声音沉了下来,目光深邃而邪魅:“大清早的,再撩我后果自负。”

    黎朔勾唇一笑:“你现在在我的地盘儿上,谨言,慎行。”

    赵锦辛咬了咬嘴唇,放下了叉子。

    黎朔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好了好了,不闹,老实吃饭。”他真没有胆子跟赵锦辛在自己房间里做,他爸妈可就在楼下呢。

    虽然……那场面想想就刺激极了。

    赵锦辛失望的撇了撇嘴,又笑了:“我们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黎朔的手顿了一下,掩饰着低下头喝了口汤。

    一直这样是哪样?真是个深奥的问题。

    俩人吃完饭,黎朔的爸妈也都出门了,他把赵锦辛从后门领了出去:“快走吧,下次别这么胡闹了。”

    赵锦辛挤了挤眼睛:“遵命。”然后突然凑过来,重重亲了黎朔一口,低声说:“下次要在你床上cao----你。”

    黎朔笑着把他推进了车里,关上了车门。

    回到房间,看着矮桌上剩下的两副餐具和床上凌乱的被子,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这里如果再有个男主人就好了。

    尽管他享受恋爱的喜悦和刺激的性,可他最想要的,是和相知相爱的人组成一个温馨的家。

    黎朔把资料和公章寄走了,至此,他才真正有了事业的感觉。虽然他每年还能拿分红,还要主导恩南的项目,可这完全不能满足他工作的*。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仔细思考着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因为两次牵扯进奔辉地产破产及骗贷案,他在京城审计行业内的信誉基本上完蛋了,他要么换个地方混,要么,转行。

    黎朔决定把自己和家里的财务状况梳理一遍,他创业这么多年,都没好好休息过,现在是个好时机,如果一时想不好做什么,可以先挑选几个项目做投资。

    晚上他爸回家后,他把他的想法说了,但他隐瞒了自己被立案调查的事,只说是想多陪陪他们,所以出让了一部分事务所的股份,打算干点儿别的,他倒也没撒谎
极品铁匠

    他爸很支持他,俩人聊来聊去,他爸提出一个想法,说华人商会里有个朋友想在三丫市投资奢侈品酒店,正在找合伙人,这个不需要去管理,做起来后还能有持续性的流水收益。

    黎朔一听,也觉得不错,打算改天把人约出来谈谈。

    合同签完之后,恩南集团京城分公司的正式运营也提上了日程,黎朔仔细确认了他爸的身体状况,决定月底和赵锦辛一起回国,但他不敢离开太久,希望这次回去,能把公事私事都搞定,尤其是李程秀的事。

    过了两天,韩飞叶打电话约黎朔吃饭,他欣然同意。

    这段时间赵锦辛在忙公司的事,俩人都好几天没见了,黎朔非常确定这回他不会再失礼的跑来搅局了。

    黎朔从家里拿了两盏上好的燕窝,韩飞叶这么多年都没长几两肉,他看着就不放心。

    俩人约在从前曾一起去过的意大利餐厅,那条街上有不少餐厅、咖啡馆、商店,有些早已经易主,而至今还保留着的,几乎都有他们共同的回忆。

    黎朔开着车经过,心里感慨万千,有人能与你分享过去的记忆,是一件很奇妙、很值得珍惜的事。

    俩人来的时间凑巧,在餐厅门口碰到了。

    他们相视一笑,黎朔推开门,将韩飞叶让了进来。

    “我没想到还有很多当年的店都开着。”韩飞叶感叹道。

    “是啊,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证明咱们的眼光不错。”

    韩飞叶笑了笑:“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吗?”

    “记得。”黎朔道。

    “真的?”韩飞叶挑眉,“那你来点。”

    黎朔招来服务员,拿着菜单翻了翻,给韩飞叶点了熏三文鱼、奶油海鲜汤和牛肉千层面,餐后甜点是红酒布朗尼。

    韩飞叶怔怔地看着他:“……你真的记得。”

    黎朔含笑道:“你吃东西一向这样,不喜欢尝试新菜色,觉得什么好吃,就会反复点。”

    “我觉得,我这叫长情。”韩飞叶深深地望着黎朔的眼睛。

    黎朔静静凝视了他两秒,微笑着点了点头,举起酒杯:“为过去和未来。”

    “为过去和未来。”韩飞叶举杯和他轻碰。

    俩人边吃边聊,说起以前的趣事,不顾形象地大笑,提及共同的朋友,也感慨万千,黎朔意识到自己好久没有这样畅快地和人聊过天了,应该说,他很久没有碰到一个如此有共同话题的朋友了。

    他了解韩飞叶,了解这个人的爱好、思想、原则、信仰,一如韩飞叶了解他。

    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这一顿饭,他们吃了两个多小时,都还意犹未尽,可惜餐厅要准备打烊了
篮球北斗

    结账后,黎朔问道:“你的车停在哪儿?”

    “来的时候没找到车位,停的有点远。”

    “这附近晚上有点乱,我送你过去。”

    韩飞叶含笑着点点头。

    俩人顺着夜晚的街道并肩而行,韩飞叶摸了摸肚子,一向斯文沉稳的脸上难得露出些许孩子气的笑意:“吃得好饱,我好久没吃这么撑了。”

    “你不会节食吧,你已经这么瘦了,以后多熬燕窝来喝,你真的需要补一补。”

    “我没刻意节食过,就是有时候工作忙了懒得吃,而且一个人嘛,真的没什么胃口。”韩飞叶的语气里透出一丝落寞。

    黎朔轻声道:“那你该找个人陪陪你了。”

    韩飞叶偏头看着他:“我也这么觉得。”那平素清冷沉静的眼眸,此时透着一丝灼热。

    黎朔心头一颤,突然预感到了什么。

    韩飞叶快走了两步,然后转过身,挡在黎朔面前,落落大方地说:“小朔,我们还有可能吗?”

    黎朔静静地看着韩飞叶,心中涌动着一些酸涩的东西。12年了,物是人非,那种对人事变迁的感怀让他怅然若失。他轻声说:“飞叶,我不知道。”

    他看着韩飞叶,仿佛看到了当初的青年,他爱过、也怨过,如今那些爱与怨,全都化作尘埃,在往事上落了一层灰,变得无关紧要了。

    他们还有可能吗?他真的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心里想着的人不是韩飞叶,可他想着的那个人,心里恐怕谁都没有,他又何苦自寻狭路呢。

    韩飞叶温柔地笑着:“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既然我们都单身,既然我们还是那么聊得来,还是欣赏对方,那我想试试,小朔,我了解你的,你想要的绝不是一时的激---情,尤其是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我想有个家,你也一样吧。”

    家。

    这个字戳进了黎朔心里。

    过了三十岁之后,他开始寻找适合组建家庭的伴侣,寻寻觅觅到了这个年纪,又开始玩儿了起来,完全背离他的初衷。

    正如韩飞叶所说,他是想有个家的。

    这个字太动人了。

    他轻笑一声:“是,我也想。”

    “那么我们试试吧。”韩飞叶张开双手,“你不用现在就答复我,我希望我们就这样像朋友一样相处,顺其自然,我只需要你记住我今晚说的话,记住你依然很让我心动。”

    黎朔沉吟片刻,郑重地说:“好。飞叶,我一直很相信缘分,这回就看看缘分能把我们带到哪里。”

    也许赵锦辛只是个过客,也许韩飞叶才是归宿,也许他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只为了最后遇到对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