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34章
    “黎叔叔。”赵锦辛追了上来,“怎么,生气了吗?”

    黎朔回过身,淡定一笑:“生气?为什么?”

    赵锦辛怔了一下,挑眉笑道:“我也这么觉得,你有什么可生气的呢。那你急着走干什么?”

    “你没看出飞叶很尴尬吗?”

    “哦……”赵锦辛故意把尾音拉长,“你怕他尴尬啊。其实我才觉得尴尬,没想我们会有共同认识的人,我跟那个人……”

    “你不用解释。”黎朔双手插兜,笑得潇洒而云淡风轻,“我说了,那是你的自由。”

    赵锦辛点点头:“你这么开明我就放心了。”

    “嗯,你放心吧,我不会成为philipcheung。不过我想,飞叶对你的指责也未必是空穴来风。”

    赵锦辛微微抬起下巴:“什么意思?”

    黎朔摊摊手:“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有你这样的‘觉悟’,所以如果你从来没打算过跟任何人交往,除了要说得清清楚楚之外,也不要表现得好像多喜欢人家,戏弄别人很有意思吗?”他几乎可以想象,赵锦辛是怎么和那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philipcheung相处的,应该就是他的翻版吧,撒娇、磨人、善变,把人兜得团团转,不知不觉就当真,最后发现不过是一场游戏,当然,他的经历比游戏还好玩儿,是一场有预谋的骗局
七星暗月

    他一直以为,俩人那段美好时光,尽管背后有邵群的阴影,但赵锦辛多少是喜欢他的,那些甜蜜是有意义的,这也是他愿意维持现在的关系的最大原因,结果他想错了。

    对于赵锦辛来说,他谁都不想“交往”。

    真他妈有趣极了。

    幸好他不是philipcheung,他不是任何人,他是黎朔,他可以喜欢,他也可以不喜欢,在感情里,谁也别想牵着他走。

    赵锦辛的笑容有些冰冷:“你的飞叶随口说几句,你可真是深信不疑啊。我一开始就说的清清楚楚,是他‘越界’了,开始纠缠我,这算我的错吗?”

    黎朔心里堵得慌:“对错我就不评价了,我既不是当事人,这件事跟我也没关系。我先回去了。”他现在多看见赵锦辛的脸一秒钟,都觉得血气翻涌。他转身就走。

    “等一下。”赵锦辛道:“我今天找你还有正事。”

    黎朔顿了一下,没有回身:“说。”

    “我爸仍然希望由你来负责审计工作,他同意你的方案。合同他已经签了,就在我车上,我拿给你。”

    黎朔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底已经恢复了清明,他转过身,神色如常:“好啊,太好了。”

    赵锦辛深深看了他一眼,领着他往自己的车走去。他从副驾驶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了黎朔。

    黎朔接了过来。

    隔着不足一米之遥,俩人就那样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

    黎朔的脑海中,莫名浮现了爆炸那日,在他最绝望、害怕、失措时出现的赵锦辛,俩人在混乱和恐慌中,也如现在一般对视,那时候他心里充满了感激和救赎,现在他心里充满了……苍凉。

    一句“我从来没有交往过任何人”的杀伤力,竟然盖过了邵群是赵锦辛的表哥这个事实。赵锦辛一向把自己藏得太深,所有心思和行为都要猜,猜来猜去,他难免先入为主,难免自作多情。他应该庆幸今天听到了这句话,否则以他的性格,过不了多久就要爽利的摊牌,问问赵锦辛到底是怎么想的,想想他会得到的答案,他都替自己尴尬。

    这场博弈他没赢,但还好也没输。

    赵锦辛倒退了两步,然后转身上了车,砰地一声关上车门,绝尘而去。

    黎朔怔怔地看着那车消失。这是第一次,赵锦辛没来撒娇、装可怜,还真是不习惯……

    他摸了摸额头,微仰着脖子,喉结上下滚动着。

    再这样下去,他何止看不清赵锦辛,连自己都要看不清了。是他想的太多,若是一开始就按照约定的那样,老老实实的当个床伴,不要胡思乱想、患得患失,他就不会有现在的迷茫
神罐

    赵锦辛行为越界了,他心里越界了。

    就此打住。

    回到家,黎朔把合同整个又过了一遍,然后签了名,盖了公章。然后他给项宁打了电话,说自己把两份合同都签了,明天就寄回去。

    项宁道:“我也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李程秀有消息了。”

    黎朔心里一紧:“什么消息?找到他了?”

    “上次我们不是查到了那个李程秀会固定打款的账户吗,就在今天,这个账户里进了一千块钱,是从羊城汇入的,汇款人就是李程秀。”

    黎朔重重地吁出一口气,激动的声音都有些发颤:“太好了,太好了,他没事就好。”这个消息简直是最近这段时间里,他接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他道:“赶紧派人去查。”

    “我已经着手让人查了,不过你要做好准备,我们得到消息了,邵群肯定也得到消息了。”

    黎朔沉吟道:“尽量比他快。”

    “好。”

    “项哥,拜托你一定要上心,如果你先找到李程秀,务必把他藏起来,我爸这几天病情稳定了,我会抽空回去一趟。”

    “没问题。”

    挂了电话,黎朔有些坐立难安。有李程秀的消息了当然是好事,可邵群很大可能会先他一步找到人,那岂不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想到这一层,他怎么还待得下去,等他爸再恢复一些,他必须马上回去。

    黎朔看了看时间,又给韩飞叶打了个电话致歉,两次见面,都因为赵锦辛而打断,实在太失礼了。

    韩飞叶的声音听着没什么精神:“你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

    黎朔听出他话里有话,叹了口气:“飞叶,你说的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吗?”

    “嗯,我以前的同事,也是多年的朋友。他给我看过赵锦辛的照片,我也听说过这个人,philip因为这件事,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小朔,我知道这话我不该说,但赵锦辛的信用度太低了,我不希望你也受伤害。”

    黎朔笑了笑:“飞叶,不要这么小看我,放心吧,对我来说,他只是个毛头小子罢了。”

    韩飞叶顿了顿:“小朔,我们都安身立命的年纪了,你还想玩儿吗?”

    黎朔略有些尴尬:“看缘分吧,不能强求,你说对吗。”

    韩飞叶沉吟片刻:“对,缘分。”他换了一副轻松的口吻,“我一直都想和你好好聊聊,结果两次都没什么机会。”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两天找个时间,我请你吃饭。”黎朔轻笑着,“我保证不再被打断。”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黎朔脑中挥之不去的,还是这段时间来发生的所有跟赵锦辛有关的事。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那个在恋爱中有节有度、收放自如的他,被赵锦辛完全打乱了步调,认真地沉静下来思考,他才发现自己做了很多不聪明的事
星神奇缘记

    他怎么会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他抓心挠肺地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三四点钟,才迷迷糊糊地有了困意。

    静夜中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将他惊醒了。他猛地睁开眼睛,下了一身冷汗,抓起手机,手机背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直接接通了电话,哑声道:“喂?”

    “黎叔叔。”电话里传来赵锦辛轻柔的声音。

    “你……”黎朔一下子醒了,这个时间打电话,赵锦辛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他连忙问道:“怎么了”

    赵锦辛委屈地说:“跟你吵架了,我睡不着觉。”

    黎朔怔了怔,重重地倒回了床上,无奈道:“我们什么时候吵架了。”

    “我知道你生气了。”

    “你误会了,我没有生气。”

    “你生气了。”

    “……好吧,那你觉得我为什么生气。”

    “因为我搅了你的约会吗?”

    黎朔沉默了一下,并不打算反驳,就当是这个吧。

    “但我不道歉。”

    黎朔轻笑一声,眼中充满了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伤怀:“随便你吧,早点休息,我……”

    “我想见你,现在。”

    “别闹了,我累了。”黎朔感到从里及外的疲倦。

    “所以我来找你了,我就在你楼下。”

    黎朔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掀开了窗帘,他家的院墙外面,果真停着赵锦辛的车,那全黑的车身仿佛要融进黑暗中,映得车旁边的人脸色格外苍白,“你发什么神经啊,大半夜的。”

    “黎叔叔,我好冷啊。”赵锦辛刚说完,就应景地打了个喷嚏。

    “……你回去吧。”赵锦辛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会把他的心搅得一团乱。

    “我要感冒了,你下来抱抱我。”

    黎朔的掌心拍在了额头上:“你真是……”他怎么拿这个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冷,你下来了吗?我还有几秒钟能见到你?”

    “30秒。”黎朔一边唾弃自己,一边跳下了床,抓起浴袍披在了身上。

    “30、29、28、27……”赵锦辛竟真的倒数起来。

    “你慢点数。”

    “哦,21、21.5、20……”

    黎朔从柜子里拿了条披肩,轻轻打开房门,蹑手蹑脚地下了楼。

    “黎叔叔……”

    “再加10秒
邪欲无双。”

    “那你要亲我10下。”

    “……”黎朔打开大门,一阵风吹得他打了个哆嗦。虽然已经入夏,可这几天气温有点回冷,尤其是夜间的风,很容易让人着凉。黎朔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一个黑漆漆的人影扑了过来,一下子将他抱了个满怀。

    黎朔心脏战栗,那滋味儿,酸酸麻麻的,难以形容。

    赵锦辛抱着他用力亲了好几口,还含糊地问着:“几下了?说好10下的。”说完也不顾黎朔回不回答,缠绵地吻落在他额头、眼角、鼻尖、脸颊,最后重重堵住了他的唇,*辣地亲着。

    黎朔充满了无力感,为什么会有人能如此轻易地牵动他的情绪?甚至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这样不行,却也无可奈何。

    赵锦辛亲了个够,才把头埋在黎朔的脖颈间蹭了蹭,闷声说:“你带我回家吧。”

    “万一被我爸妈看到怎么办,你还是回去吧。”

    “不想回去,我躲进你房间不出来。”

    “不行,像什么样子。”

    赵锦辛抱着黎朔不撒手:“我就要去你房间。”他顿了顿,“韩飞叶去过吧。”

    黎朔目光沉了沉,他厌恶赵锦辛做出这幅吃味的样子,情侣之间这是情---趣,pao---友之间这是戏弄。

    明明不上心,为何非要装得上心。

    赵锦辛没有察觉到黎朔神色的变化,只是不依不饶地要进门。

    黎朔被他磨得没办法,只好偷偷领着他进了屋。俩人回到房间,黎朔低声道:“明天你绝对不可以随便出去,等我带你出去。”

    赵锦辛已经扑到了床上:“知道了。”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来。”

    黎朔打了个哈欠,他也真的困了,爬上了床。

    赵锦辛钻进被子里,从背后搂着他,越贴越近,最后下----shen紧贴着黎朔的屁股,手也伸进了他的衣服里。

    黎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声音疲倦而淡漠:“我不想做。”

    赵锦辛在他耳边吹着气,蛊惑道:“真的不想?”

    “不好意思,我累了,睡吧。”黎朔将身体往前挪了挪,和赵锦辛分开一点安全的距离。

    赵锦辛呼吸一滞,手跟着缩了回去,没再说话,而是温柔地抚摸着黎朔的胳膊,嘴里轻哼着绵软的调子。

    也许是太困了,黎朔觉得那声音非常催眠,不到一会儿,他就昏昏欲睡。

    赵锦辛睁着眼睛,直至听到黎朔均匀的呼吸,才悄悄翻身,拿起了黎朔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翻到韩飞叶的电话,默默记在了心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