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33章
    鉴于那天匆忙离开,黎朔觉得太失礼,过了几天,主动约韩飞叶去一个品酒会。他把程盛也叫上了,三人是大学同学,只是程盛跟他私交更久、更深,他和韩飞叶分手后,程盛也自然就和韩飞叶有了距离。

    黎朔和程盛先一步到了。程盛挤眉弄眼地说:“我就知道你忍不住。”

    黎朔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哦,你误会了,我没有联系他,我们是在医院偶遇的。”

    程盛明显不信,嗤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背。

    “是真的。”黎朔笑道,“如果我想联系他,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程盛点点头:“有道理,那你感觉怎么样?旧情人久别重逢,啧啧。”

    “看到他过得很好,我非常高兴。”黎朔由衷地说,“真的,比我自己过得好还要高兴。”

    程盛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表情虔诚:“lambert,你有时候真是浑身散发着圣父的光辉。”

    黎朔给了他一拳:“什么乱七八糟的。”

    程盛哈哈大笑:“那你对他还有感觉没有?他嘛,年轻的时候气质真是太灵了,现在虽然老了一些,但那股劲儿还在,说实话,挺招人的,那天的招标会,我有个朋友就看上他了,可惜搭讪被拒了。”

    黎朔轻叹道:“毕竟过去太久了,我依然很欣赏他,但现在找不回当初的感觉了。”

    “嗯,也是,你现在肯定喜欢小嫩草了,比如,那个谁,花花大少
篮球北斗。”

    黎朔表情滞了滞:“这种事,跟年龄有什么关系,还是看缘分。”他又道,“对了,你们都在一个圈子,如果你知道有不靠谱的人接近飞叶,你可一定要提醒他。”

    “都分手那么多年了,你还操什么心。”

    “我不是随口说说。”黎朔正色道,“飞叶是个很认真的人,也应该被认真对待。”

    程盛抚了抚额头:“人家在华尔街打拼那么多年,现在都快成上市公司股东了,在你眼里还是当年那个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

    黎朔想了想,忍不住自嘲了一下:“你说的也对。”当年的韩飞叶,虽然聪明又成熟,可同时也有着寒门学子的自卑敏感,让他非常怜惜,任何一个和他交往过的人,他都会尽力保护对方,这不就是恋爱中男人的义务吗,何况这个人是韩飞叶。可程盛说的对,韩飞叶已经不是男孩儿了,而是个真正的男人,未必需要他的保护。

    “不过我也答应你,如果我真的知道有渣男接近他,我不会坐视不管的。”他双手合十道,“放心吧,father。”

    黎朔笑着又捶了他一下。

    不一会儿,韩飞叶到了,他穿了一身黑色燕尾服,搭配同色的领结,腰封掐出他细瘦的腰肢,剪裁合体的裤管包裹着一双笔直笔直的长腿,每一次迈步的动作都赏心悦目。

    韩飞叶看到他们,招了招手,走了过来:“你们来得真早。”

    “这里离我家近。”黎朔看着他,眼神里饱含欣赏,程盛说得对,现在的韩飞叶,褪去了青涩,反而用岁月沉淀出了别样的魅力。

    韩飞叶也含笑看着他,眼神的交互中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火花。

    程盛打趣道:“你们俩把我当空气啊,好歹夸夸我最近健身成果斐然啊。”

    韩飞叶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跟程盛握了手。

    黎朔介绍道:“今天的私人品酒会,是我朋友主办的,会有波尔多地区的六个酒庄主带自己的酒过来展示,他们都是中小型的酒庄,产量不高,但味道都很好,你们要是喜欢,可以直接跟他们订货。”

    “最近股票大跌,我都快喝不起酒了。”程盛沮丧地说。

    黎朔揶揄道:“那你一会儿可得多喝点免费的。”

    韩飞叶道:“我正好可以给公司定一批酒。小朔,我不懂酒,你来给我推荐吧。”

    “没问题。”黎朔做了个请的姿势。

    俩人并肩走向一个展位。

    程盛在背后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

    黎朔带着韩飞叶仔细地品酒,不时给他充当解说,俩人相谈甚欢,程盛调侃自己像个电灯泡。

    期间赵锦辛打了电话过来,黎朔匆匆说了句在忙,就结束了通话。他听得出赵锦辛语气不太乐意,那天他虽然还是留下来陪赵锦辛了,可俩人之间的气氛并不融洽
萌娘武侠世界。他觉得彼此都需要点时间沉淀心情,暂时还是不见的好。

    三人品到第四个展位,就已经微醺了,程盛一脸满足,黎朔酒量不错,没太大反应,韩飞叶苍白的皮肤透出一层薄粉,煞是好看。

    韩飞叶微眯着眼睛笑着:“小朔,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好,那边有点心,我们去尝尝。”黎朔很自然地扶住了他的胳膊。

    俩人刚站起来,就双双被按着肩膀压回了座位上。

    黎朔惊讶地抬起头,竟然正对上了赵锦辛笑眯眯的脸,“你……”

    韩飞叶脸色微变,瞪直了眼睛看着赵锦辛,酒好像一下全醒了。

    “黎叔叔,来品酒怎么不带我啊,真不够意思。”赵锦辛又扭头朝程盛打了个招呼,“嗨,程哥。”最后,目光落到了韩飞叶身上,他笑得迷人又绅士,“你好,鄙姓赵,赵锦辛,怎么称呼?”

    韩飞叶的表情有一丝僵硬,他镇定下来,平静地说:“韩飞叶。”

    “幸会。”赵锦辛拍了拍他的肩膀,直起身,然后坐到了黎朔旁边,拿起黎朔喝剩下的酒,优雅地尝了一口:“嗯,口感真不错。”

    黎朔皱眉道:“你怎么会来?”

    “我无聊想找你玩儿嘛,就问了光叔,没想到光叔真的知道你在哪儿。”

    黎朔知道今天要喝酒,所以带了光叔来,他没想到光叔是认真的觉得俩人是一对儿的,连他的行踪都随意告诉赵锦辛,可他又不能对光叔说实话,毕竟对于那个年纪的人来说,床---伴之类的字眼,还是有点过于刺激了。他轻咳一声:“我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韩……”

    “不用介绍了。”赵锦辛眨巴着眼睛,“前男友嘛,我知道了。”他支着下巴,笑容竟然很率性,“那你打算怎么介绍我呀?”

    黎朔面不改色地说:“飞叶,这是我朋友。”

    赵锦辛哈哈笑道:“对对对,我们是‘朋友’。”

    黎朔扭过头,从韩飞叶看不到的角度给了赵锦辛一记警告的眼神。以赵锦辛放浪大胆的性格,估计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他并不是怕韩飞叶知道俩人的关系,他又没做亏心事,坦坦荡荡,他只是不想在公共场合丢脸。

    赵锦辛依旧笑得帅气可爱,还伸手轻佻地拽了拽黎朔的领结:“约会戴领结是你的个人癖好吗?黎叔叔真可爱。”

    黎朔轻咳一声:“只是随便穿的。”

    赵锦辛抻着脖子看了看韩飞叶,也是同样黑色的领结,他吹了声口哨:“该不会你们约好了吧?”

    韩飞叶皱起眉。

    赵锦辛搭着黎朔的肩膀,似笑非笑地看着韩飞叶:“飞叶哥怎么看我的眼神这么严肃啊?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不认识。”韩飞叶淡淡地说。

    “就是嘛,像飞叶哥这么帅气优雅的男人,我要是见过,一定不会忘的。”赵锦辛从眼神到声音,都透着丝丝蛊惑
星神奇缘记

    韩飞叶眯起了眼睛,露出最模式化的一个浅淡微笑。

    黎朔心中警铃大作,赵锦辛那副样子,简直跟俩人在飞机上初遇的时候几无二致,再联系到赵锦辛“花名在外”,尤其喜欢他们这个年龄段的,他不能不多想。

    连他这样纵横情场快二十年的人,都着了小淫--魔的道,韩飞叶规规矩矩的性格,哪里可能是赵锦辛的对手。

    黎朔挺直了身板,身体微微前倾,刻意挡住了赵锦辛那对作孽的桃花眼里迸射出来的风流,他岔开话题:“飞叶,我们去吃点东西缓一缓吧,我看你有点醉。”

    韩飞叶点点头:“好。”

    黎朔站起身,背对着韩飞叶,瞪着赵锦辛,用嘴型说:“你干什么?”

    赵锦辛无辜地撅了撅嘴,一副懵懂的样子。

    黎朔拿他没办法,转身带着韩飞叶走了。

    俩人走在前面,韩飞叶压低声音说:“小朔,你为什么会认识他?”

    “他是我爸朋友的儿子。”

    “……不止吧。”韩飞叶的语气里有着不加掩饰的失望。

    黎朔一时难以回答,他能感觉得到韩飞叶对赵锦辛有一种莫名的敌意,但这好像说不通,难道韩飞叶对他……

    不能怪他黎朔自恋,喜欢他的人实在太多,何况他是韩飞叶的初恋,俩人有过很难忘的感情。

    想到这一层,黎朔就更不敢轻易回答了。

    四人找了张圆桌坐下了,黎朔点了几样点心,一壶果茶,赵锦辛又要了三杯香槟。

    赵锦辛翘着二郎腿,笑盈盈地看着韩飞叶:“飞叶哥酒量不好啊。”

    “不太好。”韩飞叶目不斜视地盯着茶杯里漂浮着的玫瑰花瓣。

    “那你干嘛还带人家喝酒。”赵锦辛埋怨地对黎朔说,那口气就好像在责怪自己丈夫不该劝客人酒。

    韩飞叶的眉头微蹙,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是我自己想喝。”

    黎朔真的想把赵锦辛赶出去,因为眼下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可是赵锦辛的表现硬要挑也挑不出毛病,从头到尾带着笑脸、客客气气,他根本没有理由发作。他看了程盛一眼,希望程盛能做点什么缓解尴尬。

    程盛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完全没有插嘴的意思。

    黎朔在心里叹了口气,以赵锦辛的教养,应该不至于当场给他们难堪,一会儿还是找个理由先把他拎走吧。

    很快的,服务生将点心一一放在了桌上。

    赵锦辛用叉子叉起一颗饱满的车厘子,很自然地送到了黎朔嘴边:“就这一颗,给你吃。”

    黎朔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只能装着若无其事地从赵锦辛手里接过了叉子
神罐

    赵锦辛尝了口慕斯蛋糕:“哎,好甜啊。”他见韩飞叶低头吃着,便道:“飞叶哥喜欢吃甜的吗?”

    韩飞叶道:“还可以。”

    “我这块给你吧,这边还没吃过,别浪费了。”赵锦辛温和地笑着,“你这么瘦,真的应该多吃点。”

    黎朔心里暗骂赵锦辛这个小淫--魔到底在干什么?他不会真的看上韩飞叶了吧!

    韩飞叶淡然地说:“谢谢,不用了。”

    赵锦辛摸了摸下巴,勾唇一笑:“我怎么感觉,飞叶哥不太喜欢我呢?我得罪过飞叶哥吗?”

    “锦辛。”黎朔低喝道,“你说什么呢,飞叶只是性格比较腼腆。”

    韩飞叶啪地放下了叉子,他拿过餐巾,不疾不徐地擦了擦嘴角,然后微微侧过身,直视着赵锦辛的眼睛,语气不卑不亢、无波无澜:“赵先生,你记得philipcheung吗?”

    赵锦辛歪着脖子想了想:“谁?”

    “philipcheung。”韩飞叶用最清晰的发音说出这个名字,“你交往过的人。”

    赵锦辛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晃了晃:“飞叶哥,话不能乱说哦,我从来,没有,交往过任何人。”

    黎朔斜睨着赵锦辛,心里顿感憋闷。

    在赵锦辛心目中,他们从来不算交往过……不错,正如他所料。

    韩飞叶眯起了眼睛:“哦,那你管这叫什么?bootycall?”

    赵锦辛笑得风流又灿烂:“我好像想起来你说的人是谁了。我不是很在意叫法,总之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一早说得清清楚楚,发生的一切都是你情我愿,至于他自己生出了一些不必要的幻想,我也挺头疼的。”

    韩飞叶冷冷一笑:“这么说你相当无辜啊,我误会你了,还以为你是个薄情寡义、始乱终弃的花花公子。”

    赵锦辛笑道:“他是这么说的吗?哎呀,这么大的人了,何必呢,我从来没有对他始乱终弃,希望你劝劝他,让他不要妄自菲薄。”

    韩飞叶握紧了拳头。

    黎朔沉声道:“锦辛,回去吧。”

    赵锦辛若无其事地耸耸肩:“好啊,你跟我一起走吗?”

    黎朔站起身,柔声对韩飞叶道:“飞叶,回头联系吧。”

    韩飞叶一眨不眨地看着黎朔,眼眸中充满了复杂的思绪。

    黎朔抓拍了拍他的肩膀,对赵锦辛道:“走吧。”

    赵锦辛站了起来,潇洒地整了整衣襟:“程哥再见,飞叶哥再见。”

    韩飞叶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回答。

    黎朔脸色阴沉,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