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31章
    黎朔斟酌了一下,觉得说真话总归不太好,说假话他不愿意,于是折中了一下:“去见一个老朋友。”

    “有‘老地方’的老朋友?”赵锦辛微眯起眼睛,“不会是前男友吧。”

    黎朔看着赵锦辛的眼睛,不闪不避地说:“是。”

    赵锦辛“啧”了一声,“你连哄我一下都省了?”

    “我不喜欢撒谎,也没必要。”

    赵锦辛用胸膛顶着黎朔的胸膛,俩人几乎面贴面,呼吸都喷薄在对方的脸上,他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我要是不让你去呢?”

    黎朔不自觉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你有什么理由不让我去?”他不知道赵锦辛会给出怎样的理由,他觉得自己在期待某个理由,但又说不清在期待什么。

    而赵锦辛只是盯着他的眼睛,半晌,微笑道:“我好像真的没有理由不让你去,毕竟我也不是你的什么人,还曾经是个‘骗子’。”

    黎朔皱起了眉,没有说话。

    赵锦辛的手突然罩在黎朔头顶,那手很大,空手拿个篮球也不成问题,他粗鲁地把黎朔的脑袋往一边按去,然后嘴唇贴上了那修长的脖子。

    黎朔愣了一下,就觉得赵锦辛在用力地吸他的脖子,力气大得简直像是在咬。

    “赵锦辛!”黎朔反应过来他想干嘛后,猛地推开了他。

    赵锦辛倒退了几步,舔了舔嘴角,邪笑着看着黎朔,声音很温柔:“去吧。”

    黎朔摸了摸脖子,恼怒地瞪着赵锦辛:“你能不能成熟点?”

    赵锦辛咧嘴笑道:“怎么个成熟法?黎叔叔教教我?”那一口森白的牙,真像某种食肉动物。

    黎朔很想质问赵锦辛,当初在医院默认床伴关系的不是你吗,这又玩儿的是哪一出?可他不想自取其辱。他自认识人无数,偏偏看不透这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儿,越是看不透,他越不想交心,何况还被骗过。

    黎朔失望地摇了摇头,“你好自为之吧”,他转身开门走了。

    赵锦辛双手掐在腰侧,面无表情地盯了紧闭的门扉半晌,才嘲弄地自语道:“‘好自为之’?谁他妈在乎。”

    回到车上,黎朔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脖子,一个硕大的、红褐色的吻痕盘附在皮肤上,只有围巾能遮住了,可这种天气戴围巾更可疑。

    他甚至想着要不要用化妆品遮一下。

    可遮来做什么呢?为什么要遮呢?黎朔突然想。

    他和韩飞叶已经分手十二年了
您呼叫的英雄不在服务区

    十二年啊。

    再见到韩飞叶,他很激动、很高兴,回忆起学生时期那青涩又纯粹的感情,简直像灌了一口蜜。

    可冷静下来想一想,他们毕竟已经十二年没见了。也许韩飞叶已经有了别的归属,而他也……

    他也……

    黎朔从镜子里看着吻痕,陷入了思考。

    他和赵锦辛,也算不得什么,上床罢了。但那也不代表,他和韩飞叶就会有什么,他不能否认,心里存在着一点期待,可他也分不清,那期待究竟是对年少时的追忆,还是现在的韩飞叶,也让他动心。

    总之,去见见就知道了。

    黎朔放下了被他拼命往上拎的领子,不再欲盖弥彰,驱车赶去“老地方”——他和韩飞叶经常约会的咖啡馆。

    那咖啡馆就在大学附近,年龄恐怕比他还大,被并入了学校的“历史”之一,出出进进的不是学生,就是学校的教职人员。

    自从毕业后,黎朔再没有来过,就像他和韩飞叶的感情一样,十二年无人问津。

    黎朔走进咖啡馆,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墙角的书架下的韩飞叶。

    今天他穿了一身休闲装,双肘垫在桌上,正低垂着脖子看书,一眼望去,和周遭的学生并无太大的差别。

    黎朔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记忆和现实的重影,他数不清有多少次,韩飞叶这样边看书边等着他,等他走过去,然后抬起头,对着他微微一笑,说:“又迟到了。”

    韩飞叶的笑容穿透了时光的浓雾,再一次展现在他面前。

    黎朔心中一酸,看着那张已经不再少年的脸,忍不住感慨光阴如梭,不知道韩飞叶看着他,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受,有共同的回忆可追溯,便是故人。

    黎朔露出温柔的笑容:“让你久等了。”

    “我也刚到,坐吧。”韩飞叶环视四周,“这里竟然没怎么变,都这么多年了。”

    “是啊,但是书可更新换代了不少。”黎朔笑着摇了摇头,“还有人。”

    “十二年了,时间过得太快了。”韩飞叶静静地看着黎朔,“你变了不少,这么稳重、这么潇洒,不过,还是一样很温柔。”

    黎朔浅笑道:“你倒好像没怎么变。”韩飞叶比他大一岁,但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有着远超越他的成熟。外表看着是文弱书生,却是非常有魄力、有主见、有胆识的一个人,这种水一般至柔至刚的气质,随着年龄的发酵,反而愈发浓郁了。

    “我嘛……”韩飞叶突然注意到了黎朔脖子上的吻痕,他愣了一下。

    黎朔尽管早有准备,可还是下意识地捂住了脖子,歉意道:“不好意思,太胡闹了,真不想这个样子出门。”

    韩飞叶笑了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爱胡闹的人
透世双瞳。”

    “是男朋友?还是……”

    黎朔突然如鲠在喉,心里莫名地有些堵得慌,他低声道:“不是男朋友。”

    韩飞叶点点头,也没再追问,低垂的眉眼让人难以分辨他的情绪。

    gay圈里这种事稀松平常,何况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你现在在哪儿工作?”黎朔岔开了话题。

    “我去年跳槽去了一家搞ai的科技公司,做财务总监。”说到事业,他又精神了一些,“我们b轮融资到了2.2个亿,计划两年内做上市。”

    “恭喜你。”黎朔笑道,“今天不该约在咖啡馆,我们应该喝点酒。”

    “在这里就很好。”韩飞叶举起了咖啡杯,“重要的是人和心意,喝什么都是一样的。”

    黎朔也举起杯子,和他碰了碰,并真诚地说:“飞叶,真的恭喜你。”

    韩飞叶抿了一口咖啡,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僵硬:“我们公司的产品是医疗ai方向,去年在投资人的资助下,我们捐出了价值500万的一批设备,给……非洲。”

    黎朔怔了一下。

    “捐赠仪式办的很大,我们老板去了,我也跟着去了。”韩飞叶深吸了一口气,“过了那么多年,我还是去了非洲,并且为那里的人提供了一点点帮助,只是晚了太久。于是那段时间,我就老是想起你。”

    “飞叶……”黎朔心里难受起来,“我一直想向你道歉,我当年太不懂事了,没有体谅你的难处。”他从小家境优越,一辈子没为钱发过愁,那个时候的他太年轻,理解不了韩飞叶的选择,往后的日子里,他都在后悔。

    韩飞叶的眼圈有些泛红:“我也想向你道歉,我当时……你知道,我父母是偷渡来美国的,我真的拒绝不了当年那五万美金的年薪,可是我违背了我们的承诺。”

    “飞叶。”黎朔沉声道,“对不起。”时隔12年,他终于能当着韩飞叶的面,完整地、诚恳地道一句歉。

    韩飞叶换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轻声道:“小朔,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那是我们都太年轻了。当时我想的是,你如果爱我,为什么不能为我留下,你想的是,我如果爱你,为什么不能跟你走。其实跟你在一起,我从来没停止过自卑,走到分道扬镳,也是早晚的。”

    “飞叶,你没有任何理由自卑。”黎朔凝视着他,“你很完美。”他还记得初见时,那个穿着白衬衫,清俊沉静的东方青年,在一群人高马大的黑白人种扎堆的地方,如空谷幽兰,遗世独立,又如林间小鹿,懵懂赢弱,几乎一眼就让他怦然心动。

    韩飞叶淡淡一笑:“小朔,你才是真的完美,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子,大概比你自己想象的,还要好上很多倍。”

    黎朔也笑了:“谢谢。”

    “你呀,年轻的时候长得帅,现在而立之年,还越来越有味道了,我是不行了,这些年一心扑在工作上,都被催熟成大叔了。”韩飞叶自嘲道。

    “看来你真是太忙了,都没空多照照镜子
黄金遁。”黎朔认真地看着他,“咱们都是世俗人,你却没多少世俗的味道,就跟当年一样。”

    韩飞叶扑哧一笑:“你还是这么会说话。不行了,时间过得太快了,转眼明年就是我本命年了。”

    黎朔愣了愣:“你……也属羊。”

    “是啊,你忘了吗,我比你大一岁啊。”

    “没忘。”只是刚想起来。黎朔搓了搓头发,莫名地有些心烦意乱。

    两个属羊的,一个小他11岁,前天才和他彻夜缠绵,一个大他1岁,正坐在他面前,和他缅怀着最青春年少的岁月里那一箩筐的回忆。

    难道,那个所谓的大师,说的是真的?

    黎朔赶紧喝了口咖啡,打断自己的思路,生怕被洗脑。

    “这些年,我一直……”

    韩飞叶的话被手机铃声打断了,黎朔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竟然是赵锦辛赤---裸的胸肌!

    黎朔一把拿起了手机,韩飞叶尴尬地扭过了头去。

    黎朔在心里暗骂赵锦辛,什么时候换的?他接通电话,没好气地说:“喂?”

    “黎叔叔。”赵锦辛的声音听着可怜兮兮的。

    “怎么了?”

    “我家……”

    黎朔有点紧张,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停电了。”

    黎朔沉默了一下:“我还有事,先……”

    “我怕黑。”

    黎朔叹了口气:“你多大的人了?”

    “大人就不能怕黑吗。”赵锦辛闷闷地说,“黎叔叔,你来陪我好吗。”

    黎朔觉得赵锦辛完全在扯淡,但又不好一下子排除赵锦辛是真的怕黑的可能,尽管他被骗了不止一次。

    韩飞叶道:“你如果有事,就先去忙吧,今天也就是随便聊。”

    黎朔想着韩飞叶看到了那来电显示的照片,他可能真的需要暂时闪人,缓一缓刚才的尴尬。他对着电话道:“你等等再说。”挂了电话,他不好意思地说:“飞叶,实在抱歉,我们再联系好吗。”

    韩飞叶淡笑着点点头。

    黎朔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看到你过得很好,我非常、非常开心。”

    韩飞叶明眸闪动,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我也一样。”

    黎朔站起身,朝他行了个绅士礼,转身走了。

    韩飞叶的眼睛追着他的背影,一直到消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