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30章
    在茶水间的疯狂,让黎朔回想起来有点后怕。他虽然不算循规蹈矩的人,但也从来不做太出格的事,可是只要一和赵锦辛在一起,好像什么大胆的行为,他都会克制不住地去尝试。

    只是他敢和赵锦辛在公共场合做---爱,却不敢轻易交心,人与人之间,怎么会这么讽刺。不过,这就是俩人目前最好的状态了吧,毕竟那天,赵锦辛也默认了他们的床伴关系。

    这几天,黎朔一直刻意回避去想那天的谈话,现在大脑彻底冷静下来后,再回忆,当时他受到了他爸意外的冲击,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他原本可以把话说得更委婉,而不是好像在暗示赵锦辛“要挟”他,也难怪赵锦辛会生气。但至少他的提议是对的,他现在无法信任赵锦辛,赵锦辛对他,多半也就是“还没玩儿够”,所以才对他提出的“重建信任”避而不答。

    他喜欢把话说清楚,把事做明白,上床就只上床,就别废心谈感情了,俩人都不用负责任,挺好。至于他撒网一般铺出去的感情,他早晚可以一点一点地收回来,就算会网住一堆残沙烂泥。

    他爸住院的那一个星期,赵锦辛来了两次,出院那天还想来帮忙,被黎朔拒绝了。他怕赵锦辛出现的太频繁,他父母会多想,尽管他觉得他爸那么聪明,说不定早看出了什么,但正因为他爸聪明,所以只要他不说,也没人会质问他。

    光叔和管家正在收拾东西,他则去医院办理出院手续
战意来袭

    拿上手续,又匆忙地赶回病房。

    黎朔走进电梯,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请等等。”

    那声音不高,语调平缓而沉稳,没有一丝一毫地急躁,还带着一点独特的口音,非常好听,而且,让黎朔感到一种莫名地熟悉。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一步跨了上去,用手臂挡住了电梯门。

    电梯门对开,一张俊朗斯文的脸出现在黎朔面前。

    俩人同时僵住了。

    记忆就像一个尘封多年的盒子被轰然开启,伴随着灰土扑面而来,迷糊了眼睛。

    黎朔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在发颤,不太确定地说:“……飞叶?”

    毫无预兆出现在眼前的,正是韩飞叶。

    那是一个声如其人的男人,这么多年了,似乎都没有太多变化,身形单薄,脸庞苍白,眼睛明亮,气质总是清清冷冷的,沉静如水,虽然比起二十出头时,少了几分灵气,多了一些地气,但那种独特的清明的气质,还是让人过目难忘。

    韩飞叶张了张嘴,怔了足足几秒,才轻声道:“小朔。”

    电梯门还要再一次关上,黎朔不顾不形象地直接从缝隙里快速钻了出去,差点撞到韩飞叶身上,韩飞叶下意识地往后闪了一步。

    黎朔又尴尬又紧张,哪怕他已经三十四了,哪怕见惯了大场面都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可再次相逢,他就好像第一次见到韩飞叶那天一般,在这个男人面前像个毛头小子。

    俩人沉默几秒,都双双冷静了下来。

    黎朔笑了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韩飞叶也笑了,眼神很温和:“是啊,你是来?”

    “我父亲住院,不过今天出院了,已经没事了,你呢?”

    “我母亲摔了一跤,骨裂了,也没什么大事。”

    俩人再一次陷入无声状态。

    曾经亲密无间,如今落得相顾无言,真叫人心里泛酸。

    “程盛……”俩人异口同声说道。

    韩飞叶扑哧一声笑了,黎朔也跟着笑了。

    黎朔深吸一口气,恢复了往日的潇洒从容:“我听程盛说他见过你。我今天要陪我爸出院,回家还要开个party,如果你改天有时间的话,可以让我请你吃个饭吗?”

    韩飞叶笑道:“好啊。我的手机号是20267……”

    “2026785?”

    韩飞叶怔了怔:“你还记得。”

    “原来你一直没换,其实我的号码也没换。”黎朔感觉心情沉闷。这个号码他怎么可能忘记,他曾经打过无数遍,分手后也曾经想要打过,但最终都忍住了
超时空犯罪集团。一开始是因为自尊心太强,后来理解了韩飞叶,觉得无颜见他,再后来,时间把什么都冲淡了。

    韩飞叶淡淡一笑:“那就……改天再联系吧。”

    黎朔点头。

    韩飞叶朝电梯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轻声道:“小朔,你过得好吗?”

    “……好。”黎朔静静地看着他,“你呢?”

    韩飞叶笑了:“我也好。”他转身进了电梯。

    俩人就那样对视着,仿佛要透过皮囊望进对方的内里一般,直至电梯门彻底关闭。

    黎朔闭上了眼睛,捶了两下额头,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韩飞叶,韩飞叶,韩飞叶。

    他们居然会偶遇……

    如果问他黎朔,这辈子最喜欢的一个男人是谁,他会毫不犹豫地说出“韩飞叶”这三个字。他曾经认为俩人的灵魂高度契合,做好了与其共度一生的准备,可是后来……

    韩飞叶不仅用那种不骄不躁、不疾不徐的性格感染了他,更影响了他的审美,让他往后喜爱过的每一个人,都多少有些韩飞叶的影子。

    只有赵锦辛不一样。

    黎朔的脑海里突然窜出了赵锦辛的脸,他吓了一跳。

    他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起赵锦辛?

    手机突然响起,缓解了他莫名的不痛快,接了电话,原来是他妈催他,他应和了几句,说马上就上去。

    回到病房,黎先生还坚持大家要在病房里拍一张照,笑称以后再也不来了。

    黎朔满腹心事,笑得格外僵硬。

    几天之后,国际快递将转让股权的合同寄到了黎朔手里。

    黎朔把合同看了三遍,不是担心里面有什么猫腻,而是在用那白纸黑字说服自己,从心里接受这个自己作出的决定。

    然后,他郑重签了字。那一刻,他真有种被剥了一层皮的错觉,亲手卖掉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事业,那种失意,没有经历过的人难以理解。

    解决完这份合同,剩下的还有和恩南的合同,快件里把公司的公章也一起寄来了,他可以在这里把合同签了。

    可要签合同,他就必须让赵氏父子知道他和事务所现在的情况,他私里不想和赵锦辛说这件事,一是他说过,邵群对他做的事,他永不在赵锦辛面前提,二是提起这个,俩人难免难堪。

    可合作方有知情权,于情于理,他不能因为私事隐瞒。

    无奈,他还是拿上合同,去了恩南集团。

    赵锦辛见到他很高兴,把他拉进办公室先好好亲了一口,才问道:“打算今天签合同?”

    黎朔推开了他:“但在签之前,我有一件事要让你和叔叔知道,之后你们再决定还要不要继续和事务所合作
都市版英雄无敌。”

    赵锦辛见黎朔这么严肃,微蹙起了眉:“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合作?合同都已经走完了。”

    黎朔整了整领带,掩饰自己有些躁动的情绪,他正色道:“鉴于一个你我都知道的理由,我把事务所的股份卖掉了,只保留了一些原始股,以后不再参与事务所的运营。”

    赵锦辛的表情也沉淀了下来,安静地看着黎朔,等他继续说。

    “你们可以寻找更好的合作方,但如果仍然愿意和我的事务所合作,我将以顾问的身份专门统筹恩南的项目,我保证我们的业务水平和提供的服务不会有一点下降。”

    赵锦辛双手抱胸,微微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才抬起头,轻声道:“对不起。”

    黎朔摊了摊手,一点都不想回应,赵锦辛的道歉他已经收到了,救了他爸一命,什么都扯平了,而真正需要向他道歉的人,显然不在这里,他道:“你和叔叔商量一下吧,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尊重你们的决定,我也可以给你们推荐我朋友的事务所。”

    “我从来没想过要影响你的事业。”赵锦辛抿了抿唇,“你插足我哥和李程秀的感情,我只是想帮我哥……”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黎朔忍不住打断赵锦辛,音调也不自觉地拔高了。

    “难道不是吗?”

    黎朔咬牙切齿:“他……”他倒吸一口气,把想说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算了,我说好了不提,就不提,我们不讨论这个了。”

    “还是提吧,不把话说开,你心里不难受吗。”

    “说开了有什么用?”黎朔捏着文件袋,手有些发抖,这里面装着他亲自草拟的、亲笔签名的,出让自己心血的合同,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人的亲表哥,“说开了我心里就不难受了?说开了能改变什么吗?”

    赵锦辛坐在了黎朔旁边,看着他的目光沉静如水:“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怨气,把它们发---泄出来吧,是我主要提,不算你食言。”

    黎朔攥紧了拳头,扭过了脸去:“不用了。”

    “我哥说你在他和李程秀很好的时候就打李程秀的主意,趁着他们感情危机的时候插足,他在骗我吗?”赵锦辛显然不肯罢休。

    黎朔脸色阴沉,他勉强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没有。”

    “所以你做的事,和我做的事,本质上也没什么差别。”

    “强词夺理!”黎朔腾地站了起来,火气难以控制地飙升,“你知道邵群是个怎么样的畜生吗,你知道他怎么对程秀吗?我不是在横刀夺爱,我是在挽救一个好人远离侮辱和伤害!”

    赵锦辛叹道:“我哥脾气差,还霸道、冲动,但他从来没那样喜欢过一个人,李程秀也是,他喜欢你吗?他喜欢的是我哥。人家两个人互相折腾,你掺和什么呢。”

    “你又懂什么?”黎朔拿起文件袋,“如果你谈不了正事,我就先走了。”受事务所的事影响,他处于情绪的低谷期,已经很失控了,再待下去,在看着赵锦辛的脸哪怕一秒,他怕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脾气了
海盗系统

    赵锦辛追了上去,大手按住黎朔刚刚拉开的门,砰地一声合上了。

    黎朔深吸一口气,转过了身来,平静地说:“锦辛,我今天不是来吵架的,我也不想和你吵,我们立场不同,争论对错完全没有意义。”

    赵锦辛轻轻摸了摸他的脸:“我没要和你争论对错,我只想让你发---泄一下,我哥是个混蛋,这个我知道,但我没法按着他头给你道歉,所以我替他道歉,对不起,我为你的事业道歉,我为隐瞒我的身份道歉,但我绝不为破坏你和李程秀的感情道歉,因为这件事里你也不磊落。”赵锦辛用手指点住黎朔的嘴唇,阻止他的反驳,他含住了黎朔的耳垂,暧昧地说,“而且啊,我已经说过了,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开始,我做的一切就不单是为了我哥,哪怕你是天皇老子的人,我也会把你变成我的。”

    黎朔感到手心发热,胸腔里酝酿着的愤怒一下子消散了不少。他推开了赵锦辛:“就当我发---泄完了吧,别再提了。”

    赵锦辛一把搂住他的腰,低笑道:“你发---泄完了,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黎朔一阵头皮发麻:“你脑子里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前天俩人做了半个晚上,他到现在腰还有点酸,这样的“强度”他可吃不消,毕竟俩人差了11岁。而且,他不喜欢什么事都用做---爱解决,化解矛盾最好的方式是沟通,可惜俩人也没什么可沟通的。

    “我既没耽误工作,也没耽误生活,有什么不好吗。”赵锦辛咬着他的嘴唇轻轻拉扯着。

    “不行,我今天还有事。”黎朔推拒着赵锦辛。

    赵锦辛也不来硬的,就是困着黎朔不让走,然后上下其手,撩得黎朔直上火。

    这时,煞风景的手机声响了起来。

    “我真的有事。”黎朔用力推开了赵锦辛,看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电话:“喂?”

    “小朔。”

    黎朔怔了征,从表情到语气都变了,变得小心翼翼:“飞叶。”

    赵锦辛眯起了眼睛。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好听的轻笑:“我在等你打电话给我,后来想了想,都这个年纪了,还玩儿这套干嘛,所以我打给你了。”

    黎朔也笑了:“我这几天在忙一件很重要的事,本来想忙完就联系你的,真的。”

    “嗯,我知道,你从来不对我撒谎。”韩非叶道,“那……”

    “今天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去哪儿?”

    黎朔想了想:“老地方?”

    电话那头顿了顿:“好,老地方。”

    挂了电话,黎朔对上了赵锦辛似笑非笑的眼睛,他道:“那我先走了,你和叔叔商量完了给我回复吧。”

    赵锦辛一把将他按在了门上,将人困在两臂之间,笑着说:“宝贝,是去约会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