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27章
    巨响伴随而来的是剧烈的震动,那一瞬间,黎朔心脏狂跳,头皮都炸了起来,4吨重的suv像个大玩具一样摇晃,他的手机脱了手,他下意识地抓住驾驶位的椅背,才勉强稳住身体。

    发生什么事了?!

    黎朔惊吓之余,循着爆炸声扭过身去,后方几百米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汽车的喇叭声肆虐,街上行人都一脸惊恐地往远离火光的方向跑,他听到很多人在尖叫着喊“bomb”!

    “先生!”光叔突然惊恐地喊道。

    黎朔猛地扭头,就见他爸捂着心脏歪斜在驾驶位上,脸色惨白,眼瞪如铃,全身都在发抖。

    黎朔瞠目欲裂:“爸——”

    另一头,在恩南集团办公室里的赵锦辛,从窗外和手机里同时听到了双重的巨响,他愣住了。

    律师猛地站了起来,跑到窗边,大叫道:“天哪,爆炸了,第七大道爆炸了!”

    赵锦辛一步从沙发上窜了起来,朝着门外冲去。他边往电梯口跑边对着电话大喊:“黎朔!黎朔!”

    电话那头声音吵杂不堪,充斥着汽车喇叭声、警笛声、喊叫声,唯独没有他迫切想听见的那个声音。

    赵锦辛脸色铁青,心脏都凉透了,他冲到电梯口,见三部电梯都要半天才能上来,干脆一脚踹开了安全出口的门,从17楼飞一般朝楼下跑去。

    “黎朔!黎朔!你听到了吗!黎朔!”赵锦辛的咆哮声在空旷的楼道里碰撞着墙壁,“操--你--妈的说话啊
七星暗月!”他气急败坏地将手机扔了出去,机身狠狠砸在墙上,顿时四分五裂。

    “药!药呢!”黎朔抓着光叔的袖子吼道。

    光叔颤抖着从隔层里拿出一瓶药,黎朔抓过药瓶,快速倒了两粒,喂进了他爸嘴里,然后拧开矿泉水,想送他服下去,可水流出了大半,撒了三人一身。

    黎朔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把他爸拖了出来,平放在地上。他爸瞳孔扩散,浑身僵硬,已经没了意识,情况相当危险。

    黎朔剧烈喘息着,大脑嗡嗡直响,眼眶灼热,双腿软得几乎要撑不住身体。他张嘴用力咬在嘴唇上,用疼痛强迫自己冷静,然后跪了下来,给他爸做心脏复苏。

    刚按了几次,黎朔的背部就被狠狠撞了一下,撞得他差点压到他爸身上,他回头一看,一个惊慌失措的男人摔在他旁边,他一把将人推开。

    街上一派混乱,有人要远离危险,有人要去寻找重要的人,人流正反方向冲击着,随时都可能有人踩到他们。

    光叔下了车,用瘦弱的身体挡在黎朔面前:“快,我帮你挡着。”并掏出手机打911。

    黎朔俯下身,一边做人工呼吸,一边用力按压着他爸的心区,他额上全是汗,眼前模糊,恐惧如瘟疫一般侵占了他全身,他这辈子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而严苛。

    爸,爸,求求你了……醒一醒……醒一醒……

    黎朔不停地按压着心区,直到双臂酸麻,终于,黎先生有了一丝微弱的呼吸。

    光叔急得要哭了:“急救电话打不通啊!”

    黎朔绝望地看了看四周,所有车都拥堵成一团,街上人流杂乱,车是不可能开得动了,最近的医院离这里也有两条街,而且这里离爆炸地点那么近,急救资源肯定全部被占用了。

    黎朔忍着眼泪,咬牙将他爸背了起来,他爸身材高胖,比他至少重了二三十斤,他一背起来,就感觉腿肚子发颤。

    “嘿,站住。”三个黑人青年突然拦住了他们,并从怀里掏出了刀,“把钱包给我们。”

    黎朔双目血红,嘶声吼道:“滚!”

    光叔也叫嚷道:“快滚开。”

    这几个人明显磕了药,想趁乱打劫,“你背上那个老家伙肯定撑不了多久,快,把钱包给我们。”

    “我给我给,你们快让开!”光叔一边叫着一边去车上翻钱包。

    下一秒,黎朔眼前一花,其中一个人像破麻袋一样被踹飞了出去。

    黎朔定睛一看,赵锦辛?!

    赵锦辛扳过另一人的肩膀,一拳砸在他脸上,黎朔就像看到了慢动作回放一般,眼睁睁看着那人的牙从嘴里飘了出去。

    最后一个还站着的劫匪终于反应过劲儿来,挥舞着刀子扑了过去,赵锦辛闪身避过,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小擒拿手发狠地往背后一拧,劫匪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赵锦辛抓着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狠狠撞在了车窗上,他的身体就这么软倒了下去
星神奇缘记

    赵锦辛做这一切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冷酷得吓人,目光凶狠而凌厉,跟他平日里玩世不恭的样子判若两人。

    黎朔震惊地看着他,嘴里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俩人隔着不足两米的距离相望,有那么一刹那,什么爆炸、混乱、人群仿佛都不存在了,天地间只剩下他们眼中的对方。

    黎朔看着赵锦辛,背景的硝烟和混乱衬得他犀利、英武、强悍。

    赵锦辛看着黎朔,发衫凌乱、眼圈通红,没有了平日的潇洒从容,只显得狼狈而绝望。

    这稍纵即逝的一个对视,好像有什么东西对穿了他们的心脏。

    赵锦辛跑了过来,握住黎朔的脖子用力亲了他一口,那一吻之重、之野蛮,撞得黎朔牙床生痛,可就是那痛,让他生出一股奇异的安定感,也让他混乱的心绪终于找回了一丝冷静。

    赵锦辛用力甩掉西装外套,从他背上接过黎先生,沉声道:“去医院。”

    黎朔不知道此时还能说什么,只能跟着赵锦辛往两条街以外的医院奔跑,他和光叔拼命在前面拨开人群,他一头一脸的汗,他发出了这辈子最强烈、最虔诚的祈祷。

    赵锦辛开始还跑得颇快,跑了一半,已然气喘如牛,他眼眶充血,胸襟浸透,汗水顺着尖尖的下巴往下流。

    黎朔叫道:“换我来吧!”

    赵锦辛颤声道:“不用,快到了。”

    黎朔知道他爸有多重,他刚才把人背起来的时候,腿都在发抖,照赵锦辛这样的速度,他恐怕跑出一百米都成问题。

    赵锦辛强撑着跑了两条街,眼看着医院就在马路尽头,两脚已经开始虚晃。黎朔扶着他爸防止掉下来,光叔先行跑到医院叫急救。

    眼看着快到目的地了,一片混乱的医院里跑出来两个抬着担架的男护工,赵锦辛把黎先生放到担架上的那一刻,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锦辛……”黎朔看看他爸,又看看赵锦辛,一脸焦急。

    赵锦辛上气不接下气:“别管我……快去。”

    黎朔咬了咬牙,扭头跟着担架走了。

    医院里到处都是伤患,混乱而拥挤,好不容易穿过人群,把黎先生送进了急诊室。

    黎朔和光叔看着紧闭的急诊室大门,心头如蚁噬。

    光叔蹲在地上,低声哭了起来。

    黎朔擦掉了一头一脸的汗水,也蹲了下来,抚着光叔的后背,哑声道:“光叔,别怕,我爸没事的。”

    光叔哽咽道:“要不要……要不要通知夫人?”

    “暂时不用,这附近刚发生爆炸,又危险又乱。”

    刚说完,光叔的电话就响了,正是家里打来的
邪欲无双

    黎朔拿过电话,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走到相对安静的楼梯间接了电话。

    “光叔!”黎夫人叫道,“你们在哪儿?!第七大道爆炸了!”

    “妈,是我。”

    黎夫人颤抖道:“你的电话呢?我一直打不通,你爸的我也打不通,你们要吓死我呀!”

    “我们没事,我和我爸刚才开会呢。”黎朔的声音温和而淡定,“妈,我们都没事,你在家呆着,不要乱跑,外面不安全。”

    黎夫人如释重负:“你们没事就行了,吓死我了。”

    挂了电话,黎朔虚脱般靠在墙上,用力闭上了眼睛。

    他不敢想,不敢想如果他爸……怎么办,他还能做什么?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如果不是赵锦辛,他恐怕现在都没把他爸送到医院……他把他能想到的神明都祈求了一遍,他从未体会过这样的痛苦和绝望。

    调整好情绪,黎朔回到急诊室旁,光叔靠墙站着,满脸哀愁,看上去很可怜。

    黎朔深吸一口气,拍了拍光叔的肩膀:“光叔,你在这里守一下,我要去找一下锦辛。”他不知道赵锦辛现在怎么样了,或许累瘫了,动都动不了。

    光叔点点头:“你快去吧,多亏了他了,多亏了他了。”

    黎朔往医院外跑去,眼睛努力搜索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终于,他在充斥着混乱、吵杂、呻---吟、病痛的医院走廊上,看到了坐在公用电话旁的地上的赵锦辛,他正在打电话,整个人看上去疲惫不堪。

    黎朔心脏颤动,一步步走了过去。

    赵锦辛也看到了他,慢慢挂了电话,朝他伸出了手。

    黎朔走到他面前,蹲下了:“你没事吧……”

    赵锦辛一把将他抱进了怀里,用力地抱着,就好像怕他会消失一样,哑声说:“你吓死我了。”

    黎朔眼眶一热,也回抱住了他:“谢谢,谢谢你,谢谢你。”

    赵锦辛抚摸着他的背:“你没事就好,叔叔也会没事的。我爸从附近的医院调了心脏科权威过来,直升机五分钟之内就会到,如果叔叔的身体情况允许,就直接转院。”

    黎朔哽咽着:“……谢谢。”此时此刻,除了谢谢,他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这个男人在他这辈子最脆弱、最绝望、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把他拖出了深渊。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给他黎朔这样的心灵震撼。

    赵锦辛用指腹抹掉黎朔眼角的泪痕,他强压下心头的悸动,微微一笑:“没想到黎叔叔还有这么楚楚可怜的样子,你真是……你现在要我摘月亮,我说不定也会答应呢。”

    黎朔勉强笑了一下,眼泪依旧在眼眶里闪烁,只是忍着没有掉下来。

    赵锦辛轻轻吻了吻他的眼睛,柔声说:“别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