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24章
    黎朔借口不舒服,一天都没有下楼。倒不是因为什么食不下咽,他只是需要个封闭的空间自我调节,这幅沮丧的样子没有理由让任何人看见。谁都不知道,他默默地把吃进去的玻璃碴子消化掉,就行了。

    恰巧下午有个朋友约他,他虽然格外疲倦,但还是决定出去喝两杯,换换心情
邪欲无双

    黎朔整理好自己,准备出门的时候,管家上来了,告诉他赵锦辛来找他。

    他是真没想到赵锦辛敢大摇大摆地跑他家来,他忍下怒气:“让他稍等十分钟。”

    他本来只穿了一身很随性的衣服,管家一走,他立刻换了套正装,配了个颜色鲜艳的波点领结,正式中带点俏皮,一看就是去高级场所约会的装扮。然后他重新整了整头发,喷了点香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除了黑眼圈无法掩盖外,简直无懈可击。他突然很想温小辉,那个小妖精在的话,一定能把他的脸修饰得可以直接拍杂志硬照,同时还能把他逗笑。

    他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脸,放松面部肌肉,然后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挺起胸膛,信步下了楼。

    赵锦辛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今天也是巧了,他爸妈都不在家,省得他费心解释了。

    赵锦辛一看到黎朔就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他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个春风洋溢的黎朔,他目光随着黎朔移动,直到人站在自己面前。

    黎朔直视着赵锦辛,强压下心头的愤怒和羞耻,微微一笑:“我都说了我身体没事儿,只是喝多了,还麻烦你特意跑一趟。”

    那生疏客套的语气,就好像俩人根本不熟,就好前段时间跟着了魔一样的甜蜜缠绵都是虚构的。

    赵锦辛:“你要出门吗?”

    “哦,约了朋友,不好意思。”黎朔看了看腕表,“锦辛,下次来找我,提前打个招呼,不然赶巧有事,就没办法招待你了。”

    赵锦辛露出有些僵硬的笑容:“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好吗,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黎朔歉意地说:“锦辛,真的很抱歉,我快要迟到了,我那位朋友鼻子比较挑,我为了找一瓶他喜欢的香水,就耽误了半天。”恰巧光叔进来,黎朔道,“光叔,车开过来了吗?”

    “在门口等着呢,你现在走吗?不走我就先熄火,要低碳呀。”

    “我就来,环保小标兵。”黎朔朝他眨了眨他眼睛,然后对赵锦辛道,“不好意思了,我们电话说吧。”他转身就要走。

    赵锦辛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黎朔暗自使劲想要挣开,但赵锦辛的爪子力气出奇的大,根本纹丝不动。黎朔咬了咬牙,拼命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他已经在邵群一手搭建的赛场上输了个灰头土脸,丢了他前半辈子加起来都不及这一次的脸,但这里是他家,是他的主战场,他不会落一丝一毫的下风!他慢慢扭过头,皮笑肉不笑地说:“锦辛?”

    赵锦辛微眯着眼睛:“我送你去,我们在车上聊,就不会耽误你约会了,对吧?”

    黎朔瞪着他。

    赵锦辛朝光叔甜甜一笑:“光叔,我送黎大哥去,我的车是油电混合的,更低碳,还顺路。”

    “你知道我要去那儿吗?”

    赵锦辛不动声色地笑着:“哪儿都顺路
七星暗月。”

    以光叔的角度,看不到俩人剑拔弩张的表情,只道:“那好啊,你送他去吧。哦,lambert不喜欢按喇叭,你要尽量用闪灯代替喇叭。”

    赵锦辛朝光叔比了个大拇指:“交给我吧。”

    黎朔这才从赵锦辛稍微松懈的手里把自己的胳膊夺了回来,他抚了抚袖子,不卑不亢道:“行,那就麻烦赵公子了。”

    一上车,赵锦辛就用小臂横压在黎朔胸前,将他固定在副驾驶位上,似笑非笑地说:“穿成这样是去见谁啊。”

    黎朔被那条胳膊压迫得有些喘不上气来,这种压制的方法不疼,但是很不舒服,而且动弹不得,要是再往上几寸,压得就是大动脉,他常常怀疑赵锦辛束缚他的某些手法,是格斗改良下来的,特别准狠,他咬牙道:“放开我。”

    赵锦辛盯着他略有些苍白的唇看了两秒,然后毫不犹豫地亲了上去。

    黎朔皱起了眉。

    赵锦辛吸--吮研磨着那柔软的唇瓣,见黎朔毫无反应,又用舌头百般挑逗,试图唤起点什么,黎朔终于有点绷不住了,对着他的嘴角用力咬了一口。

    赵锦辛疼得一缩,退了开来。

    黎朔冷漠地看着他:“不好意思,疼吗。”

    赵锦辛舔了舔渗血的嘴角,眼神深不可测:“黎叔叔好狠啊。”

    “想说什么就说吧。”黎朔再次看了看表,“我真的赶时间。”

    “我想跟你道歉。”赵锦辛认真地说,“对不起,我带着目的接近你,隐瞒了我和我哥的关系。”

    黎朔点点头:“我接受,现在可以走了吗。”

    “但我真的喜欢你。”赵锦辛拉住他的胳膊,眼神有点可怜,“黎叔叔,你别生我气了,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开心吗。”

    “很开心。”黎朔笑了笑,“但是跟邵群有关的一切都让我深恶痛绝,尤其你还配合他用这么下作的手段耍我。所以,谢谢你这段时间的陪伴,你回去跟表哥复命吧,我们就到此为止了。”

    赵锦辛脸色微变:“我们能不能忘了我哥的事。撇开他不说,你和李程秀本来就长久不了,他不喜欢你,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吗。”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跟你又有什么关系。”黎朔直勾勾地瞪着赵锦辛,“你看着我因为邵群声誉受损、官司缠身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心里一边得意,一边假惺惺地说要帮我。你居然还敢说自己没有骗过我。”

    “我没有骗你,只要你放弃李程秀,跟我在一起,就可以回国,我是在帮你。”

    黎朔简直被赵锦辛的无耻震惊了,他克制不住地低吼道:“所以我他妈的还要谢谢你?!”

    赵锦辛抓住了黎朔的手,用力抓着,放到嘴边亲了一下:“我哥和李程秀的感情,你去掺和什么,你本来就是个局外人。现在不是很好吗,我对你不好吗,我们在一起不好吗。”

    “你也是个局外人
霸皇逆天!”黎朔用力抽回了手,他深吸一口气,掩饰地整着领结,最后愤怒地一把扯下了领结,他冷冷地说:“赵锦辛,你听好了,我可以忍让你很多,比如你有脾气,你有大小毛病,你自私,你不讲理,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是真心对我的,但你从一开始就是在耍我,你犯我忌讳了。”他咬牙切齿,“从来,没人敢这样耍我,你是第一个,也就是最后一个了。”

    赵锦辛的嘴唇抖了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开车,或者我下车。”黎朔目视着前方,不再看赵锦辛。

    赵锦辛僵了几秒,才发动了车。

    一路无话,黎朔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最漫长的二十分钟。整个车厢里都是赵锦辛的气息,就连那轻微的一呼一吸听在黎朔耳朵里,都像擂鼓一般有力。

    黎朔比赵锦辛更希望他们之前有个干净的开始,那样他就可以毫无保留地喜欢这个青年,挖空心思地对他好,为他们之间的激---情而亢奋,可越是如此,赵锦辛这一耳光打得才格外、格外地疼。

    两个人从亲密无间到形如陌路,原来可以这么简单、快捷。他黎朔过去的每一段感情,到结束的时候,即便有矛盾,也从来没有撕破脸过,毕竟是他喜欢过、给过他喜悦和陪伴的人,他愿意用更大的善意和包容来对待,唯独赵锦辛,把他的尊严踩在脚下,让他恨不能痛快地打一架。

    他无法释怀。

    就这样吧,在还没有走到更难看的境地之前,当机立断,潇洒的再见。

    到了约好的地方,黎朔亟不可待地拉开了车门。

    赵锦辛按住他的肩膀,倾身过来,贴着他的耳朵说:“宝贝儿,玩儿得开心。”

    黎朔甩开他的手,下了车。

    今天见的是他大学同学,名叫程胜,俩人相识多年,不仅同是圈内人,还是同行,所以交情不错,但由于他长期在国内,已经有两年没见过了。

    黎朔一进餐厅,就看到坐在靠窗位置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过滤了一下心情,调整好表情,走了过去:“程胜。”

    程胜抬起了头来:“哈,黎朔。”他站了起来,俩人重重地拥抱了一下。

    黎朔拍了拍他硬邦邦的肱二头肌:“练得不错啊。”

    程胜得意道:“脱了更不错,改天给你看看。”

    程胜属于五官不算精致,但特别有味道的男人,单眼皮,高鼻梁,肤色较深,笑起来坏坏的,带点野性,是白人男孩儿最喜欢的亚裔典型,而黎朔喜欢东方人,所以俩人在口味上从来不想冲,革命友谊很坚固。

    程胜把柠檬水推给黎朔:“回来怎么不联系我。”

    “本来以为就待一两个星期的,想多陪陪父母,就没骚扰你们,结果国内出了点事,焦头烂额的,也就不想出来给你们添堵了。”

    程胜看了看他:“那事情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看你脸色也不太好,昨天熬夜了吧?”

    黎朔捏了捏脸颊,笑道:“昨天喝酒了。没事儿,现在基本解决了,下月初我就回去
美女圣约书。”

    “那就好,下月老板公派我回国一趟,到时候咱们在京城聚。”

    “太好了。”

    俩人正闲聊着,黎朔就见程胜的目光被他身后吸引了,他扭头一看,脸色微变。

    赵锦辛正朝他们走来。

    黎朔正想着要怎么应对,赵锦辛已经一派熟稔的按着黎朔的肩膀坐在了旁边的位置,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这里的停车位真不好找。”

    程胜惊讶地看着黎朔:“这位是……”

    黎朔只能干笑道:“忘了说了,带个了朋友来,赵锦辛,锦辛,这是我大学同学,程胜,安永的高级会计师。”

    赵锦辛笑着伸出手:“幸会。”

    程胜也礼貌地回握。俩人还交换了一下名片。

    赵锦辛用手探了谈黎朔的柠檬水,责怪道:“你怎么还喝冰的,昨天不是不舒服吗。”他招手叫服务员换热茶。

    程胜和黎朔对视了一眼,黎朔眼里是极力掩饰的尴尬,程胜则是似笑非笑。

    赵锦辛把一份菜单递给程胜,另一份摊开在黎朔面前,很温柔地说:“想吃点什么?你要是胃不舒服,咱们就清淡一点。”

    黎朔轻咳一声:“我已经好了,你随便点吧。”他现在把赵锦辛从窗户扔出去的心都有了,这小子想干什么?脸皮怎么能这么厚!

    俩人选好了菜,赵锦辛起身去了洗手间。

    直到看不见赵锦辛了,程胜才身体前倾,压低声音道:“你怎么会和赵锦辛搞到一起?”

    黎朔微怔:“你认识他?”

    “他不认识我罢了,华人gay圈里谁不认识他啊。”

    黎朔抿了一口茶,将那股不舒服的情绪压回肚子里,然后淡定地微笑道:“哦,他为什么这么出名啊,因为有钱吗?”

    “长得好,有钱,但最重要的是,这小子从十来岁开始,就喜欢泡比自己大的,兴趣够独特吧。”程胜靠回了椅子里,手指点着桌面,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黎朔,“像你这种,三十出头,英俊潇洒,斯文儒雅的男人,百分之百符合他的口味。”

    黎朔笑了:“这个我发现了。”

    “你还笑?他可是玩儿够了就甩的,花得不得了,你可别拎不清啊。”

    黎朔顿了顿,勾唇一笑:“你呀,太小看我了吧,在一起不过是图个开心,有什么拎不拎得清的。”

    程胜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你心态摆正了,就一点儿也不亏,这小子我是第一次近距离看,长得太他妈带劲儿了。”

    黎朔看着不远处走回来的赵锦辛,在餐桌下的手缓缓握成了拳头。

    他到底对赵锦辛了解多少?这个男人,除了是邵群的表弟,还可能有怎样让他陌生的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