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21章
    俩人又在家里腻了一天,黎朔觉得必须回家了,自从上次被他妈看到脖子上的吻---痕,他怕他妈觉得他出去鬼混了,他二十来岁的时候也放纵过几年,但这个年纪了,不想再给父母那样的印象。

    赵锦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那你回家吃个饭,再来找我吧。”

    “我也得陪陪父母呀。”黎朔点了点他的鼻头,笑道:“我们明天去约会好吗?”

    “好啊,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

    “我想做---爱。”赵锦辛诚恳地说。

    黎朔抱胸看了他几秒,忍不住笑了:“你想去哪儿做---爱啊,小淫---魔。”

    赵锦辛神秘地笑着:“明天你来公司,咱们先跟律师把合同过一过,然后我再带你去。”

    “哟,还卖关子呢。”黎朔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亲一下,叔叔要走了。”

    赵锦辛一把按住他的后脑勺,用力堵住了那柔软的唇,*辣的亲吻着,黎朔的眼睛都笑弯了,勾着他的脖子回应着这个甜得腻人的吻。

    赵锦辛放开了被亲得快要窒息的黎朔,一对桃花眼里饱含情---欲:“叔叔走了会不会想我?”

    “想,当然想
捡宝。”黎朔搓乱了他的头发,温柔地说:“明天见。”

    赵锦辛碰了碰他的唇:“真的要走吗?”

    “要啊。”

    赵锦辛又亲了一口:“真的走?真的?真的?”他每问一句就亲一下,手攥着黎朔的腰不肯放。

    黎朔扑哧一声笑了:“小赖皮。好了,真的要走,明天我会早点去公司的,好吗?”

    赵锦辛撅了撅嘴,无奈地放开了他:“明天见。”

    黎朔带着笑走了,回家的路上,想起赵锦辛,都还会忍不住嘴角上扬。他已经许久没有体会过如此纯粹的恋爱的喜悦了,何况它还这么充沛而饱满。

    回到家,见他春风得意的样子,他爸妈多少也能猜到怎么回事,就没过多的问他这两天去哪儿了。

    黎朔在书房里跟他爸聊和恩南的合作,俩人的想法基本一致,他还告诉他爸,国内的麻烦解决了,他打算等合同搞定了就回国。

    黎先生叹了口气:“回去吧,你这次回来的也够久的,我和你妈都感觉你要常住了呢。”

    黎朔心里涌上一阵愧疚:“爸,对不起,这么多年都不在你们身边。”

    “这你不用在意,我和你妈身体都还好,以后再说以后的,你要是不想回来,过几年我不干了,就带你妈回国去。江南水土好啊,适合养老。”

    “嗯,我也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黎先生笑笑:“对了,最近又谈恋爱了?”

    “啊,哈哈。”黎朔干笑两声,“还在接触呢。”要是别人,他也就大方承认了,但对象是赵锦辛……他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交代。

    “儿子啊,你数没数过你谈过多少个了?”

    黎朔噗嗤一笑:“怎么了,要批---斗我吗?”

    “我批---斗你什么,你妈不在这儿,就咱们父子俩敞开聊聊。”

    “嗯……正式的,八----九个应该是有的。”

    “你年纪小的时候,玩玩儿也就算了,男人嘛,你又这么能招蜂引蝶,但是你现在是不是该考虑安定下来了?”

    黎朔无奈道:“爸,我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玩儿的时候是你情我愿,但我每次谈感情都是认真的。”他也能理解他爸妈为什么在这方面不怎么信任他,他最长的一段感情,也就是和大学时候的男朋友——三年,其他来去的都太快,看似好像他喜新厌旧,他真是有苦难言。

    “那你人品、性格又没什么毛病,为什么老是分手啊?”

    黎朔搓了搓手掌,苦笑一声:“我说不清楚,但绝对不是因为我花心或者劈腿,我一次都没有过。”这个问题他也考虑过很久,大多时候,都是处着处着,感情就变淡了,或者因为他脾气太好,对方开始过分地干涉他的工作、生活、交友,这两种情况下分手是最多的。好像他越是努力地想维持一段关系,就崩盘得越快,所以他想,试试不同类型的——比如赵锦辛这样的,说不定反而能长久。至少目前为止,赵锦辛给予他的惊喜和喜悦,几乎是最大的
天眼神算

    黎先生再次叹气:“那我是真搞不懂你了,我们也不想催你,但你现在工作、生活都很安定,找个人作伴,再代孕个孩子什么的,不是挺好的?”

    黎朔笑笑:“爸,我一直都很想安定下来,但是还是得看缘分,对吗。”

    “反正你啊,从小就很少让我们操心,我们也很相信你,你把握好自己的生活,不管怎么样,你觉得开心最重要。”

    黎朔笑着点了点头。

    黎朔趁着项宁还没睡觉,沟通了一下和恩南的进展,聊完了,黎朔问起了事务所的近况,他这段时间全副心思都在担心自己的案子和李程秀的事,事务所他反而忘了惦记。

    “都挺好,等你回来再说吧。”

    黎朔感觉项宁有所隐瞒,他追问道:“项哥,事务所受影响了吗。”

    “影响是肯定有的,审计圈子嘛就这么大,咱们搞财务的,很忌讳名声受损,虽然你这个案子最后能洗清,但是外人肯定还是会怀疑的。”

    黎朔闷声道:“这个我想过,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办法,只能去面对了。”他顿了顿,突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梁哥那头有什么意见?”梁总是他事务所的另外一个合伙人,俩人都是项宁拉入伙的,本身交情不深。

    项宁沉默了一下:“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

    黎朔估计是梁总对他给事务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不满,但被项宁压住了,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确实是他的错,他想着今年的分红,给项宁和梁总多让一些,作为补偿。

    挂了电话,黎朔思考着事务所的事,想着想着,脑子里莫名其妙就窜出来了赵锦辛的脸。

    他忍不住笑了。

    这可怎么办啊,正事都想不进去了。

    他掏出手机,给赵锦辛发了条信息:“干嘛呢。”

    赵锦辛很快回了:“想你。”

    黎朔咧嘴一笑,他想打个电话,又怕打起来没完没了,显得自己这么大的人了,太没正事儿,于是又回了一条:“明天几点去公司?”

    “九点好了。”

    “这么早?”

    “想早点见到你。”

    黎朔克制不住地嘴角上扬,他还是没忍住,拨了电话过去。

    “喂,黎叔叔。”赵锦辛的声音懒洋洋的。

    “在家吗?”黎朔含笑问道。

    “是啊,不想出去,外面没意思,还不如在家想你。”赵锦辛低笑道。

    “嘴怎么这么甜,跟谁学的。”

    “还用学什么,一想到你就无师自通了。”赵锦辛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俩人你来我往地说着腻歪的调---情话,不知不觉手机都没电了,黎朔也抱着满满的甜蜜睡着了
超级交易网站

    第二天一早,黎朔翻出了一套新衣服,刮了胡子,又仔细捯饬了一下发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一笑,拿上东西出门了。

    到了恩南集团,黎朔正碰上了赵家父子俩。

    赵锦辛一见他,眼睛就亮了亮,黎朔心里很是受用。

    赵荣天开玩笑道:“黎朔啊,今天格外帅啊,干脆你来我们公司得了,女员工的kpi肯定蹭蹭往上涨。”

    黎朔笑道:“我去您京城的分公司帮助提升业绩,也是一样的。”

    赵荣天哈哈笑了两声:“行,你们俩忙去吧,尽快把合同定下来。”

    赵荣天走后,赵锦辛抓着黎朔的胳膊,低笑道:“干嘛打扮得这么招人,还敢说我不正经。”

    “我不过是穿了套新衣服,哪儿有那么夸张。”黎朔挺了挺胸,他对自己的外形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穿新的干嘛,还不是要脱下来。”

    黎朔暗笑:“公共场合,注意言辞啊。”

    拐进茶水间,赵锦辛反锁上了门,把黎朔压在墙上粗---暴地亲吻着,唇齿擦碰的声音暧昧不已。

    “好了,好了。”黎朔气喘吁吁地推开他,“不是要去见律师吗。”

    “一看到你就什么都不想干。”赵锦辛贴着黎朔的耳朵说,“只想干你。”

    黎朔笑着掐了一把他的腰:“别闹了,先把正事解决了。”

    赵锦辛撇撇嘴:“好吧。”

    黎朔给赵锦辛整了整有点乱的衣衬衫:“走吧。”

    赵锦辛单手将黎朔搂进怀里,又亲了一口,才放开了他。

    俩人来到法务部,律师已经准备好了,他们现场开始过合同。由于大方向黎朔和赵荣天已经谈好了,今天都是抠一些细节,虽然繁琐,但是进展也很快。

    赵锦辛披上规整的西装皮,换上正儿八经的面孔,在谈判桌上显得相当专业,没有一点平日的赖皮和放纵,黎朔觉得这样的赵锦辛也性---感得要命。俩人在时不时的眼神交换中,都能擦碰出火花,幸好他们头脑都很清醒,一边隔着律师偷偷调---情,一边也没耽误正事。

    律师也不是傻子,俩人几次眉来眼去后,他也发现了,便轻轻咳了一声:“咱们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咱们一次把合同过完吧。”赵锦辛笑看了黎朔一眼。

    黎朔看那律师似乎是腰不太好,坐久了总是动来动去的,便道:“陈律师是累了吧?咱们喝喝茶放松几分钟吧。”

    律师如释重负,按下内线电话,让秘书送些茶点过来,自己则站起来走动、伸伸懒腰,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哎,对了赵总,邵总入股的资金到位没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