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17章
    壁球和网球在玩儿法上有很多相近的地方,但是真正打起来,差别还是不小的,不过对于黎朔这种曾经的近专业级别玩儿家来说,用打网球的技术去打壁球,就像弹完钢琴去弹电子琴,所以他对自己信心十足。

    黎朔把球扔给赵锦辛:“你来发球吧。”

    赵锦辛接住球,在手里抛了两下,用球拍推了出去,球准确地击打在了发球区,然后飞快地弹了回来。

    只这一个开球,黎朔就确定了赵锦辛的技术很普通,开球角度中规中矩,对他来说很容易接到,除非赵锦辛有所保留,不过第一个球,通常都要用来从心理上震住对手,所以这多半就是赵锦辛的实力了。

    黎朔一步跨前,将球打了回去,经过一次触地反弹,球砸在了靠近自己一侧的贴近墙面的区域,赵锦辛的反应速度很快,几步就到了最佳的击打位,但这个球黎朔打得很阴,球太靠近侧墙了,回弹的时候自然也离墙不远,让赵锦辛几乎难以伸展球拍,而且位置还是在右侧,赵锦辛是左撇子,他虽然接住了球,但球飞出去后蹭到了侧墙,又掉在了地上。

    赵锦辛鼓着腮帮子看了黎朔一眼。

    黎朔得意一笑。

    接下来的时间,黎朔基本完虐赵锦辛。赵锦辛的速度、反射和力量都让黎朔感到很惊讶,但玩儿球毕竟不是拔河,讲究的是技术,打了两个球之后,黎朔就不再打刁钻角度的球,但赵锦辛也并没有追上比分,打到最后,黎朔感觉自己在欺负人。

    一局结束,赵锦辛惨败,他把球拍扔到地上,背对着黎朔坐在地上休息。

    黎朔打出了一个球,自己跟自己玩儿了起来,边打边说:“输得服不服啊?”

    赵锦辛没说话。

    黎朔瞄了赵锦辛一眼,心想,不会生气了吧,他笑道:“怎么了?累了啊,愿赌服输啊。要不再来一盘,我换手跟你打?”

    赵锦辛闷声道:“不打了。”他从地上跳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黎朔有些意外,赵锦辛平时不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啊,输了一盘球就生气?就算赌注是……那个,这也小题大做了吧。

    黎朔放下球拍,追了上去:“锦辛。”他追到壁球室外,一把按住赵锦辛的肩膀,把他的身体扳了过来,“你不会……”

    黎朔愣住了。

    赵锦辛双眼通红,嘴唇扁着,好像随时要掉眼泪。

    黎朔都傻眼了:“你……你这是……”他控制不住地笑了,“宝贝儿,输个球哭什么呀?”他揉着赵锦辛的头发,宠溺道,“算黎叔叔不好,行吗?但这有什么好哭的呀。”他是不是真的太欺负人了?现在的年轻人自尊心都这么强吗?

    赵锦辛的嘴唇抖了抖,小声说:“你是不是一直在耍我。”

    黎朔怔了怔,笑容顿时消失了,赵锦辛的表情太正经了,不像是因为输球在耍赖,他正色道:“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赵锦辛缓缓吁出一口气,哽咽道:“你看着我成天追着你跑,变着法儿的讨好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儿?我喜欢你又得不到的样子,是不是特别蠢?每次都给我点希望又敲碎,你真不是在耍我吗?”

    黎朔一把抱住了赵锦辛,懊悔道:“对不起,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想,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耍你,但我没有好好考虑你的心情,对不起
残风。”

    赵锦辛眼圈通红的样子让黎朔心疼了。

    他把俩人从相识到现在发生的所有都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似乎真的就像赵锦辛说的那样,一个追,一个不紧不慢,赵锦辛在他眼里的定义一直是“玩儿得起”,在他刚刚结束一段感情,心绪难平的时候,他乐见这样的“伴儿”,并且享受这种不用负责、不需承诺的关系,可他越来越无法回避赵锦辛真的喜欢他的可能,如果真是那样,那他的做法就太过分了。

    不管他喜不喜欢赵锦辛,愿不愿意和这个人正式的交往,他都不该这样钓着人玩儿,仅仅是因为他觉得赵锦辛放得开又玩儿得起,也不代表他可以这么做。

    黎朔真的又后悔又自责,他伤了一个喜欢他的人的心,他这段时间怎么了……

    赵锦辛吸了吸鼻子:“你有一点喜欢我吗?”

    黎朔深吸一口气,诚恳地说:“有。”他当然是喜欢赵锦辛的,只是他现在根本不是认真谈感情的状态,而且赵锦辛的背景、年龄、性格都让他有很多顾虑,但他知道,他喜欢这个大男孩儿。

    赵锦辛用力抱了黎朔一下,小声说:“那就好。”说完他松开手,轻轻推开了黎朔,“我先回去了。”

    黎朔想挽留,张开嘴却没发出声音,他扶着额头靠在了壁球室的玻璃墙上,慢慢闭上了眼睛,心里烦乱不堪,这时候分开也好,他需要独立的、冷静地思考一下,思考俩人的关系。

    回到家,黎朔把谈判结果整理了一下,发给了项宁,然后就看着手机发呆。

    要不要给赵锦辛打个电话呢?可是说什么呢?他刚才应该把赵锦辛送回家的,可是那样路上不免尴尬。

    黎朔叹了口气,想着赵锦辛泛红的眼圈,心里还是一阵阵地难受。他是个道德感很强的人,为人的原则就是不做亏心事,如果他做错了事、伤害了人,他会一直耿耿于怀。赵锦辛那并不严厉的“控诉”,却让他自责不已。

    也许是时候放下过去,重新开始了。他知道李程秀从没有喜欢过他,现在也提出了分手,而他身边出现了赵锦辛,如果一直想着李程秀,对赵锦辛并不公平,他不可能去勉强别人的感情,也不可能一直纠缠于过去,他应该珍惜眼前人。

    他是有顾虑的。赵锦辛比他小11岁,玩儿性正大的年纪,性格也很开放,不像是专心一意的人,而且俩人的父辈还是朋友,若是感情上出现什么问题,可能会闹得不好看,以上的哪一条,都足够让人忌惮。但他黎朔并不是个会向世俗的条条框框妥协的人,赵锦辛年纪小,但他魅力不小,赵锦辛爱玩儿,他也有自信栓得住,至于父辈,感情本身是没有错的,既然没做错事,他就没有理由害怕。他从不会在一段感情开始之前,就想着俩人合不合适、现实有多少阻碍,事在人为,唯一决定俩人是否“合适”、能否长久的,不是出身、不是外在、不是那些可以量化的条件,只能是性格和爱。

    至于以后会不会分手,为什么要现在考虑呢,有什么意义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死
别样小凤

    当他想和一个人恋爱的时候,那就只恋爱。

    黎朔越想、思路越开阔,心情也豁达了不少。是时候放下过去,正视赵锦辛,正视这段感情了。

    这时,他听到楼下有人叫他,他打开门,听到了他妈的声音:“妈,你回来了。”

    “你快下来。”黎夫人的声音有些兴奋。

    黎朔下了楼,黎夫人开心地说:“小朔,大师给你算了,算的好准的,好多事我没告诉他,他都知道。”

    黎朔差点忘了这茬儿,嗤笑道:“好吧,他说什么了?”

    “他说你是大富大贵的命。”

    “哦。”黎朔看了看他妈脖子上戴的翡翠和胳膊上挎着的包,这只要不瞎,应该都能看出来。

    “我重点说姻缘啊。”黎夫人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我都记下了。大师说,你会找个属羊的,你们俩的感情有点波折,不过最后会和和美美的。属羊的,那还比你大一岁。”

    “也可能比他小11岁啊。”黎先生插了一句,“他都不小了,找个年纪小点的嘛。”

    “你们男人就喜欢年轻的是不是。”黎夫人嗔道。

    黎先生嘿嘿一笑:“这不是说儿子吗。”

    “我看还是年龄相仿的好,有共同语言。”黎夫人笑道,“不过最重要还是看你。”

    黎朔眨了眨眼睛:“11岁?”

    “是啊,要么大1岁,要么小11岁。”

    “呃……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吧。”11岁……不会说的真是赵锦辛吧。冒出这个想法后,黎朔立刻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番,怎么也跟着迷信了起来。

    “那是,谈恋爱是要顺其自然的,不过你自己也要上心,要是碰到这个属相的,就多留心一下。”

    黎朔敷衍地“嗯”了一声,脑子里已经开始胡思乱想。

    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是有什么注定的?

    黎朔又狠狠地嘲笑了自己一番,可心里已经对“属羊”的这个说法挥之不去了。

    直到第二天,赵锦辛都没有联系黎朔。

    黎朔等了一天,开始感到有些焦虑了。自俩人相识以来,赵锦辛的各种信息就没断过,一天打三个骚扰电话发十多个短信是很正常的事,他以为赵锦辛情绪过去了,就又会像平时一样,若无其事地叫他黎叔叔,跟他撒娇,可现在已经超过24小时没有联系了,他真的觉得很不习惯,那个成天围着他转的人突然不出现了,心里空落落的。

    看来那天的事,真的伤到赵锦辛了。

    黎朔感到又自责又难受,他想了想,没给赵锦辛打电话,而是直接抓起钥匙出门了。亲自登门道歉,才更有诚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