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16章
    黎朔以为他妈就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她第二天一大早就把他叫了起来,问他要不要跟自己去见“大师”。

    黎朔无奈道:“妈,我不去,你也别去了好吗?”

    “这个大师很准的,连你赵叔叔都信他。你要是不去,给我一件你最近穿的衣服,这样算得准。”

    黎朔还没清醒,穿着背心裤衩呆滞地坐在床上,懵了几秒,才指着凳子上昨天刚换下来的衬衫道:“就那个吧。”

    黎夫人一拿起来就直皱鼻子:“一股火锅味儿,熏死了。”她转头看了看儿子,“你把你背心脱给我吧。”

    “妈……”

    “哎呀,我又不让你干什么,就给我一件衣服而已,你不信就不信,让妈妈求个安心总可以吧。”黎夫人是典型的江南小女人,说话总是慢声细语、软软糯糯,撒娇的时候竟还有几分小姑娘的神韵,让人不忍拒绝。

    黎朔没办法,只能脱下了背心。

    黎夫人上下打量着黎朔的胸肌,自豪地说:“我儿子这么帅,姻缘肯定好着呢。”

    黎朔笑了,叮嘱说:“早点回来。”

    黎夫人走后,黎朔也没有睡意了,他起来洗漱一番,照例查看电话,有一封项宁发来的邮箱,是律师起草的跟恩南集团的合作协议,项宁还在邮件里留了一段话,跟他的案子有关,大致意思就是调查人员这几天没动静了,也不来公司、也不找他们谈话,可能事情有好的变化。

    黎朔并不觉得意外,邵群要么是想让他回去一起找李程秀,要么是根本无暇顾及他的事了,多半是后者,只要等事情再明朗一些,他就可以回国。

    其实他对人会去哪儿没有任何想法,温小辉也同样没头绪,比起邵群,他竟然更不了解李程秀。他已经把他能想到的找人的渠道和手段都用上了,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打印出草稿合同,黎朔开车去了恩南总部。幸好他在美国的期间也没有闲着,不然心绪更难平静了。

    赵荣天正好有空,赵锦辛也在公司,三人去了董事长办公室谈合同。

    赵荣天对黎朔开出的合同条款都很赞同,基本没有多少异议,主要原因也是这份合同公平合理。

    黎朔做生意有自己的原则,他从不因为利益斤斤计较。他很欣赏一个犹太智者的经商理念,就是如果3个人合伙,分10块钱,那么只要能拿到3就可以了,不必非要分那3.3333~,其实为人的道理也是一样的,他不介意少赚一点钱,但可以省去很多麻烦,还能收获口碑和朋友
七星暗月

    谈判的过程中,黎朔感觉赵锦辛一直在看他,那样毫不掩饰的眼神让他有些头疼,毕竟他是心虚的,若不他定力好,还真是容易分心。

    和赵荣天谈完了合同,俩人走出了办公室。

    赵锦辛意味深长地说:“这可能是我爸谈的最快的一个合同,尤其还是第一次合作。”

    “我们要讲究效率嘛,干脆一点对谁都有好处。”黎朔心里也很宽慰,他还是非常看重和恩南的合作的。

    “你知道我爸的性格是什么样的吗?”赵锦辛含笑看着黎朔。

    黎朔想了想:“恩南的企业文化是狼性的,赵叔叔本人也是杀伐果决、雷厉风行的人,所以,他非常强势。”

    “这边。”赵锦辛轻轻扶了扶黎朔的腰,带着他拐进茶水间,“你说的没错,我爸是个这样的人,你进一步,他要进三步,你退一步,他也能退三步,你强势,他要比你更强势,你豁达,他就要比你更豁达,他始终都要比你更‘大人物’。”赵锦辛说着说着,自己笑了起来,“好玩儿吗?我观察我爸好久了,他特别有趣。”

    黎朔仔细拼了拼赵锦辛的话,也忍不住笑了:“真的很有趣,正是这样可进可退的性格,才能有恩南的今天,你爸爸非常了不起。”

    赵锦辛倚在咖啡机旁边的桌子上,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所以你今天真的很让我意外。”

    “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是有意还是无意,你完全在顺着他的脾气走,他进你就退,他退你就进,这个度有时候连我都把握不好。”赵锦辛看着黎朔的眼神越来越深沉,声线也变得有一丝黯哑:“黎朔,你还有什么我没发现的一面?”

    黎朔笑道:“我不知道该说你高估我、还是低估我,我要是连基本的谈判技巧都没有,也白混了这么多年,不过我也确实没你想的那么厉害,我在赵叔叔眼里是个有父辈的友情基础的小辈,他从心理上就在让着我。所以只要原则问题上没什么大的偏差,这个合同自然谈得快。”

    黎朔邪笑道:“是你低估自己了。你知道吗,刚才你西装革履、一本正经谈判的时候,我多想把你的西装扒下来……”

    黎朔迈开长腿,一大步垮了过去,用手捂住了赵锦辛的嘴。他的余光瞄到有人走过来了。

    赵锦辛笑弯了一双迷魅的眼眸。

    “你就没个三分钟正经。”他话音刚落,就觉得掌心被什么热热的东西舔了一下,又酥又痒,他赶紧抽回了手,掌心还带着一小圈湿润。

    “我不正经,你是不是应该惩罚我。”赵锦辛用一小节嫣红的舌头舔过嘴唇,“比如,罚我一个小时不许射之类的。”

    黎朔拍了拍他的脸蛋,挑眉道:“吹牛吧。”

    “不吹牛,看你敢不敢试。”赵锦辛拉着他的手往自己身上贴,暧昧地说:“这样好不好,咱们计时,少一分钟我赔你一百万,多一分钟你多陪我玩儿一个场景,或者道具,或者姿势,随你选。”

    黎朔噗嗤一笑,贴着他的耳朵轻声道:“天上大雁都没打下来,就别纠结清蒸还是红烧了
霸皇逆天。”他亲了赵锦辛一口,大笑着走了。

    赵锦辛用手指摸了摸被黎朔亲吻过的面颊,眼中燃烧着浓烈的火焰。

    跟这样的人过招,才不会腻。

    赵锦辛追着黎朔出了公司:“你去哪儿啊?”

    “去……”黎朔一时还真不知道去哪儿,他爸妈都出门了,创业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这么闲过,“去健身房吧,好久没活动了。”

    “一起,带你去我的俱乐部。”

    “好啊。”

    一钻上车,赵锦辛就扑过来搂住黎朔的脖子,撒娇道:“黎叔叔,你今天还没亲我。”

    黎朔含笑道:“刚才亲了。”

    “脸不算。”赵锦辛撅了撅嘴唇。

    黎朔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他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好了,坐好系好安全带。”

    赵锦辛当然不满意,大手按住黎朔的后脑勺,用力堵住了他的唇,*辣地吻了个够,俩人唇齿缠--绵,最终粗---喘不止,狭窄的车厢内净是桃---色的气息。

    赵锦辛意犹未尽地放开了黎朔:“这样才算。”

    黎朔正了正衣领,斜睨了他一眼:“现在可以坐好、系好安全带了吧。再耍赖,我就去给你买个儿童座椅。”

    赵锦辛拉着安全带的手顿了顿,淫---笑道:“有个做成儿童座椅款的sexchair……”

    黎朔笑骂道:“你够了啊。”他伸手捏了一把赵锦辛的脸颊,“你是不是淫----魔转世啊你。”

    赵锦辛哈哈大笑起来。

    俩人来到一家全美都排得上名号的超奢华健身俱乐部,这里甚至有冲浪和室内滑雪场。

    “想玩点什么?”

    黎朔晃了晃胳膊:“打会儿壁球吧。”

    赵锦辛把会员卡放到了前台,不一会儿,就有身材很辣的美女带他们去壁球室。

    赵锦辛在这里存了衣服,但是尺码略大,黎朔穿着不合适,他临时去商店买了套衣服。

    黎朔换衣服的时候,早已经换好的赵锦辛就斜靠在储藏柜上,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黎朔嗤笑一声,也不闪不避地直视着赵锦辛的眼睛:“这么想看,你就看仔细了。”黎朔用食指勾着领带结,微偏着脖子,松开了领带,然后慢腾腾地一颗一颗地解衬衫扣子,最后将白衬衫利落地脱掉,甩到了一边,露出结实的胸肌和平坦的腰腹。全程,他都在看着赵锦辛笑。

    赵锦辛的喉结上下滚了滚,目光顺着胸膛一路往下,眼神放肆而赤---裸。

    黎朔轻巧地挑开皮带扣,扯下拉链,把西裤也褪了下去
美女圣约书。他欣赏着赵锦辛小狼崽子一般渴望的眼神,那眼神让他也心猿意马。

    黎朔拿起运动服套上了,赵锦辛走了过来,手掌隔着薄薄的运动裤抚摸着黎朔的屁股,不甘地说:“黎叔叔,你可真够坏的。”

    “我觉得……”黎朔侧过脸去,咬了一口赵锦辛的耳朵,“这才是对你这个小淫---魔的惩罚。”

    赵锦辛猛地抱住黎朔的腰,将他整个人脚跟离地地顶在了储物柜上,身体和空心金属的碰撞发出剧烈的声响,就像此时在俩人心头炸开的情绪。

    俩人的脸贴得极近,近到需要交换彼此的呼吸,身体也贴得极近,黎朔能清楚感觉到赵锦辛身体的变化。

    顿时,他们连呼吸都变得轻微。

    赵锦辛深吸一口气:“真想强---暴你。”那口气虽是开玩笑,眼神却带着几分掠夺者的霸道。

    黎朔感到心脏“噗通噗通”地剧烈跳动。他知道俩人都无法满足于亲亲摸摸了,那不够,太不够了,他们需要一些更激烈的、更原始的、更下--流的……来宣泄心中对对方的渴望。再这么憋下去,对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他黎朔长这么大,还没在这方面憋屈过自己。

    可是,他不敢碰赵锦辛,想到赵锦辛可能会出现的状况,他绝对会软下来。

    难道,真的要试试做0吗……其实抛却心理障碍,他的身体是好奇的。过往的经验总给他一种概念,那就是做0可能比做1爽,至少和他上过床的人都很满意,而他在很多性--爱中体会到的身体的满足,还比不上给予对方快---感这件事带来的心理上的满足。

    要试吗……可他就是迈不过心里这关。

    “woh!”

    一声惊呼吓了两人一跳,原来有其他客人进来了。

    赵锦辛放开了黎朔,朝那哥们儿眨了眨眼睛。

    对方回了他一个大拇指和尴尬的笑容,然后倒退着走了出去。

    黎朔扒了扒头发,已然恢复了冷静:“走吧,去打球。”

    “输了怎么算,赢了怎么算?”

    黎朔哈哈笑了两声:“输了我就让你操。”

    话一出口黎朔就后悔了,他本来只是顺势的一句玩笑,也怪刚才心里就想着这些东西,说话都忘了过脑了。结果看着赵锦辛两眼放光,看来是当真了。

    “呃……”

    “好,一言为定。”赵锦辛就差摩拳擦掌了。

    黎朔笑着摇了摇头,淡定地说:“宝贝儿,我大学时候是职业网球选手的水平,现在退步了一些,但你还是赢不了我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赵锦辛挑衅地看着他。

    黎朔晃了晃脖子:“好,我说话算话,你输了,也答应我一个条件,任何条件。”

    “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