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15章
    赵锦辛不动声色地笑了,他身体微微前倾,在黎朔耳边小声说:“你这话听起来就像在吃醋。”

    黎朔笑道:“还好只是‘像’。”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天神渡。”赵锦辛用手指刮了刮他的下巴,“我喜欢你这一型的,是因为喜欢年龄赋予你的成熟和优雅,但你和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在以前的感情里收获的经验,唯一的用处就是让我能更好、更细心的对你,这不能说明我不真诚吧?”

    黎朔抓住他的手指,轻轻搓了搓指腹:“我没有那个意思,抱歉,是我太狭隘了。”他也为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话感到惊讶和后悔。他平时绝不是个会任意刻薄的人,不管赵锦辛对他真不真诚,都不是他随便揣测别人的借口,难道……他真是吃醋?

    黎朔马上否定了这个可能,他是对这个大男孩儿很有好感,但还不至于为他吃醋吧。也许刚刚那一刻,他只是以为自己印证了某些猜测,毕竟赵锦辛对调--情这一套太信手拈来,他一直是抱着些戒心的。

    不管怎么样,他后悔自己刚才说了那样的话。

    赵锦辛笑得很温和绅士:“我知道你是无心的。我承认,我骨子里就没什么含蓄的基因,你觉得我不靠谱也很正常,但我不认为追求喜欢的人有什么不对。”他深深地望进黎朔的眼眸深处,一字一字颇有分量地说,“而且,我知道你一定也会喜欢上我。”

    黎朔盯着那对漂亮的眼睛,有一瞬间的失神。

    服务员正好把火锅端了过来,打断俩人的眼神交流。

    黎朔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情绪。赵锦辛也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完菜,俩人都若无其事起来。

    “你在火锅里最喜欢加什么?”黎朔道。

    “藕片和羊肉,你呢?”

    “冻豆腐。”黎朔笑着说,“最入味儿。”

    “下次来我家吃生鲜火锅,我们家大厨做的是一绝,我会给你准备很多冻豆腐。”

    “哈哈,好。”

    吃完饭,黎朔把赵锦辛送回了家。

    赵锦辛解开了安全带,暧昧地说:“上去坐坐吗?”

    “不了,回去还有事要忙。”

    “你根本没有事,只是想躲着我吧,其实谁上谁下的问题,你真的不用那么在意。”赵锦辛倾身过去,把下巴垫在了黎朔的肩膀上,“我愿意一切以你为先。”

    黎朔的手指轻轻点着方向盘,犹豫了一下,道:“你的那个病……”

    “只有表外伤会触发,我自己无法凝血。”赵锦辛耸了耸肩,“但是我相信你,你不会伤到我吧?”

    黎朔尴尬地说:“锦辛,我很感动,但我真的做不到。”如果做--爱的时候还要时时刻刻担忧会不会闹出事故,他肯定会当场软了吧,他是个很谨慎的人,即便他对赵锦辛再感性---趣,他也不敢。

    赵锦辛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地光芒,口气却颇为失望:“我想和你做,每时每刻都想,想把你变成我的,你可能理解不了吧。”

    黎朔有些无法直视赵锦辛的眼睛,那份对于他的迫切和渴望,让他觉得臊得慌的同时,也有几分被追捧的得意,但他实在难以回应赵锦辛的热情
异世师表

    “你放心吧,我不会勉强你做你不愿意的事。”赵锦辛一手环住他的腰,嘴唇软软地亲着他的脸颊,声音带着浓浓地蛊惑:“我们可以不做到最后,怎么样?”

    黎朔偏头看着他,眼睛熠熠发光。

    “跟我上楼,嗯?”

    “……嗯。”

    俩人在电梯里就有些绷不住了。黎朔被赵锦辛按在电梯门上亲得喘不上气来,回到公寓后,更是冲动得一塌糊涂。

    黎朔从赵锦辛身上得到的,是只有年轻时候才能熊熊燃烧的恋爱的甜美和感官的刺激,就像罂---粟一般让人着迷、上瘾,这对一个自以为激--情随着年龄远去、应该踏实回归平稳生活的人来说,是多么巨大的惊喜,这让他意识到,原来自己并不是不够年轻了,只是没有碰到对的人。

    和赵锦辛的相处,黎朔其实一直在克制着自己,不去被这些激--情冲昏头脑,奈何赵锦辛步步逼近,他在严于律己和及时行乐之间矛盾,李程秀的存在就是那个安全栓,如今安全栓没了,火药炸开了。

    俩人双双倒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跟对付仇人一样对付着身上的衣服。他们亲吻、抚摸、啃咬对方,越是激烈的动作,越能宣泄*的暴走,也越能表达对对方的褒奖。

    他们用尽浑身解数挑--拨着彼此,如果血液能够因为狂烈的情绪而升温,那么现在肯定早已经沸腾。

    他们互相讨好着对方的宝贝,感受着操控彼此欲--望的成就感,浓重的呼吸声钻入耳膜,比最疯狂的摇滚还能震荡大脑,把理智的神经一根一根地扯断。

    黎朔先行缴枪了,他仰躺在地毯上,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大口呼吸,身体还在用细微的抽搐来回味刚才的巅峰。

    下一刻,他的视线被挡住了,赵锦辛手撑在他的头两侧,被欲---望染红的双眼风流魅惑到了极致,因为亲吻而红得像是熟透了的嘴唇有着凌厉的性---感,他笑得慵懒而又贪婪,“……可我还不够啊。”

    黎朔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盯着赵锦辛那双魔性的眼眸。

    赵锦辛俯下身,咬了咬他的下巴,然后凑到他耳边,发出魔鬼般的叮咛:“你也不够,你的身体远没有好好地开发,如果你愿意把自己交给我,我会让你知道你过去体验的都是小儿科,我会让你每天都想着我的宝贝入眠。”

    黎朔猛地一个翻身,将赵锦辛压在了身下,边喘气边笑:“你不去做传---销真有点可惜了。”

    “不可惜,钱哪儿比得上你有魅力。”赵锦辛双手捧住黎朔的脸,“我知道你排斥,是因为你害怕。”

    “我害怕什么?”

    “害怕我说的是真的。”

    黎朔趴在赵锦辛身上,用手戳着那光滑紧绷的皮肤,轻笑道:“我承认我有点好奇,可万一你在吹牛呢,难道我还能找你理赔吗?”

    “我把我自己赔给你。”赵锦辛张嘴含住了他的手指,用舌头绕着圈舔---弄:“如果你不喜欢,随便你对我做什么,但是,如果你喜欢……”

    黎朔微眯起眼睛:“怎样?”

    “你要做我的人
星媒舵手。”

    “横竖都是你得意?”

    赵锦辛笑了:“难道我这个人,不值得你得意?”

    黎朔低头亲了他一口,低笑道:“锦辛,你值得任何人骄傲,但是我没那么好忽悠。不过,作为今天你的表现的奖赏……我答应你,我会考虑。”

    赵锦辛近距离看着黎朔那自信而又潇洒的笑颜,就连眼角细微的纹路都充盈着岁月赋予的醇厚魅力,他微微怔了怔,旋即笑了:“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心服口服。”

    黎朔用力吻住他的唇,惩罚性地轻轻咬了一口他的嘴角,然后俩人相拥笑了起来。

    那晚,赵锦辛想让黎朔留下,黎朔不想太黏糊了,还是回家了。

    黎夫人正在客厅看书,一见他回来,就问他要不要饿不饿。

    “妈,我晚上去吃了老灶火锅,很饱。”

    “哦,跟谁去的呀?”黎夫人放下书,走了过来。

    “跟锦辛。”黎朔笑着搂住她的肩膀,“看什么书呢?”

    俩人凑近了,黎夫人突然一愣,盯着他的脖子看。

    黎朔下意识地低头,却什么也没看到:“妈,怎么了?”

    黎夫人表情有些古怪:“你脖子上……你自己都没发现吗?”

    黎朔摸了摸,突然明白怎么回事儿了,顿时有些尴尬,这是第几次了?第几次因为赵锦辛在父母面前丢脸了,简直是……

    黎夫人叹了口气:“你跟国内的那个男朋友分手了是吧。”

    “我们……”

    “你刚回来那几天,积极地想让我们聊天,过了几天就不张罗了,然后情绪又有点低落,我就意识到了。”黎夫人无奈道,“也不知道该不该怪我把你生的太好看了,你这桃花是从小到大没断过,可怎么就安定不下来呢,是你自己的问题吗?”

    黎朔苦笑道:“妈,这个问题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我觉得我对他们都很好,到头来不是作的连我都忍不下去了,就是把我甩了,你说这样的桃花运时好时坏啊。”

    黎夫人摇摇头:“我以为吧,你长大了肯定能娶个很优秀的老婆,感情问题绝对不用我们发愁,结果你非但不会娶老婆,这么大的人了,还没有稳定的另一半。我下次回国,一定找地方给你拜一拜。”她斜了儿子一眼,语重心长地说,“但是你呀,也不要花心啊,伤害别人最终是损自己的福报。”

    “妈,我不花心。”黎朔哭笑不得。

    “好了,不饿的话就早点休息吧。”黎夫人念叨着,“一定得给你拜一拜,要不找个大师算算姻缘?”

    “妈,别迷信了,人家大师才不管同性恋呢。”

    “你不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