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14章
    在等待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李程秀的消息后,黎朔开始怀疑李程秀并不是自己走的,而是被邵群绑架了,毕竟邵群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思考了良久,才让助理查了邵群的电话,做足了心理准备,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俩人均是一阵沉默,大概那头通过区号也猜到了打电话的人是谁。黎朔尽量克制着心头的厌恶:“我是黎朔。”

    话筒里传来吸气的声音,随后,一个年轻却蛮横的声音几乎是吼着质问道:“李程秀在哪儿?
战意来袭!”

    黎朔的心瞬间凉透了,邵群不像是装的,他顿时就绷不住了,冷声道:“你居然还敢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黎朔料想中的充满火药味的对呛没有出现,那个声音突然泄了力般虚浮:“他不见了……”

    “邵群你这个畜生!现在你他妈的高兴了吧!”黎朔修养极好,说不出什么下三滥的话,但他从来没有如此恶心过一个人,恶心到他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就气得发抖,仿佛跟这个人有关的一切,都代表着龌龊和不堪。

    邵群显然没有力气和黎朔做无谓的争吵,只是沙哑着说:“他可能去哪儿……”

    “我怎么会知道,他说他去投奔一个亲戚了,可我从来没听他提起过什么亲戚。”

    邵群哽咽道:“他没有亲戚……”

    黎朔阴狠道:“邵群,程秀身上没多少钱,状态也很差,又举目无亲,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

    邵群没说话。

    黎朔感到多跟他说一句话都难受:“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收拾回去,别以为你困得住我黎朔,我回去不过是早晚的事,让我回去找他!”

    电话挂断了。

    黎朔抓起电话狠狠摔在了地上。

    他双手用力揪抓着头发,用发根的刺痛来缓解仿佛要爆炸的情绪。

    真是奇怪,从小到大,他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人,可最终却发现,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属于他的。这也没什么,他做人但求无愧于心,却也绝不会放过先来进犯的小人。

    度假结束了,黎朔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准备返回纽约。

    他拿上东西走出门,见管家正在跟赵锦辛争着提行李箱。

    “少爷你让我来吧,你的手还没有好。”

    “我的左手是好的。”赵锦辛笑着不撒手。

    “少爷……”

    “我来吧。”黎朔顺手接过了赵锦辛的箱子。让老管家提着箱子下楼,他还真担心出事儿。

    赵锦辛朝黎朔飞了个吻:“这么心疼我。”那一个斜睨简直风情万种。

    黎朔怔了怔,看了管家一眼,果然管家的表情有些尴尬。

    赵锦辛弯身在管家的面颊上亲了一口:“四叔,这几天辛苦你了,不要告诉我爸妈哦。”

    “哎。”管家连连点头,“路上小心。”

    下了楼,黎朔压低声音问:“你刚刚干什么?”

    “我早上从你房间出来的时候,正好撞上四叔了。”赵锦辛耸耸肩,“放心吧,他不乱嚼舌根的。”

    黎朔松了口气。就像赵锦辛说的,俩人目前的关系,也不过就是你情我愿的玩玩儿——甚至还没真的做什么,赵锦辛喜欢他,他完全相信,可喜欢也是分很多种的,他可不想为此负担被长辈发现的风险
无限之不死不灭

    他的表情被赵锦辛尽收眼底。

    上了飞机,长辈们还在讨论这次的度假,显然都意犹未尽。

    黎朔和赵锦辛照样坐在最后排,赵锦辛时不时就悄悄地拽拽黎朔的小拇指,几次之后,黎朔禁不住他这么缠人,抓住他的手压在了自己大腿下,他果然心满意足地老实了。

    黎朔有点感慨,想起几天前,他们坐在同样的飞机、同样的座位,他还对赵锦辛颇为防备,如今俩人却已经暧昧不清了。赵锦辛确实有手段是一方面,李程秀那头的变故,才是最主要的原因。黎朔感到一种令他哭笑不得的宿命感,那种注定会失败的预感从他把李程秀争取到自己身边时就经常伴随着,只是李程秀太符合他对另一半的期望了,他才做了很多并不明智的事。眼下的情况,也许不该全怪邵群,他也是帮凶。

    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自己对李程秀,除喜爱之外,还有责任。

    回到纽约,他们也该忙起正事了。

    黎朔帮着赵锦辛和那个将要派去国内的财务总监,给分公司建立更符合当地情况、也更能提高审计效率的财务体系,这些当然不该黎朔来操心,但冲着赵荣天和他爸的关系,这个忙他帮的义不容辞。

    京城的分公司现在已经有了几个员工,还在招聘和筹备,俩人在飞机上的初相遇,就是因为赵锦辛回国考察。

    黎朔虽然时刻关注着国内的情况,但也尽量让自己投入到手边的工作里,否则他会忍不住胡思乱想,换做别人也就罢了,但失踪的是性格软弱老实、有轻微自闭的人,他现在什么都不敢奢求了,只希望李程秀平安。

    这天,三人在赵锦辛的办公室里,因为究竟引用哪套财务软件而讨论了一下午。财务总监韩总希望是跟总公司配套的软件,可以内部联网,但黎朔建议他们到了国内,就使用国内最常用的那几款软件,无论是对就职的国内财务人员、还是审计人员都更方便、高效,赵锦辛则一时没表态。

    讨论到最后,其实都是各有利弊,眼看太阳下山,三人都有些乏了。

    赵锦辛道:“这件事我好好想想,今天就散了吧。”

    “行,赵总,黎总,我请你们吃个饭?”

    赵锦辛看了黎朔一眼,笑道:“我们俩再聊聊,下次我请你。”

    韩总点点头:“好,那我先回去了。”

    韩总收拾好东西就走了。

    黎朔仰靠在椅子上,抬起胳膊,用力伸展了一下腰身,后仰的脖子凸出了他的喉结,那侧面的线条充满了男性的力与美。

    赵锦辛站起来,合上了百叶窗。

    黎朔的动作顿住了,慢慢垂下手臂,定定地看着他。

    赵锦辛勾唇一笑,走了过来,面对面跨坐在了黎朔腿上:“累吗?”

    “呵,够沉啊。”黎朔这辈子还没被自己还重的人压过大腿,“还行,你累了?”

    “累倒不累,就是好无聊啊,明显你说的有道理,那个韩总就是担心换了套财务软件,会增加总公司人事考核他kpi的难度,第一年外派嘛,还是委以重任,压力肯定很大,也能理解
超时空犯罪集团。”

    黎朔挑了挑眉:“不错啊,你看出来了。”

    赵锦辛勾着他的脖子,用额头顶着黎朔的额头:“黎叔叔,你瞧不起人啊,我看起来很傻吗?”

    “你只是太年轻了,难免会缺乏经验。”

    “你说哪方面的经验?”赵锦辛改用嘴唇含住黎朔的鼻子,轻轻咬了一口,然后往下,叼着黎朔柔软的唇瓣吸了一下。

    唇齿间的热度令人心猿意马。

    黎朔的手抚了抚赵锦辛的背:“去吃饭吗?”

    “想吃你。”赵锦辛的舌尖舔过黎朔的唇线,然后伸进了他微启的口中,勾缠着那湿热的舌头。

    黎朔不自觉地搂住了赵锦辛的腰,回应着这个热切的亲吻,俩人的吻技都可圈可点,亲着亲着颇有些炫技的嫌疑,比着赛地撩拨对方,把一个简单的吻弄得情----色无比,唇齿交----缠激起的水渍声令人面红耳赤。

    俩人气喘吁吁地分开,嘴角均是湿---濡一片,眼神也变得深沉。

    黎朔感觉西裤有些绷紧了,他轻声道:“乖,起来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其实我也很想在办公室做。”赵锦辛贴着黎朔的耳朵说,“不止办公室,还有很多刺激的地方,你想不想知道?”

    黎朔的喉结微微滑动,他定了定心神,一把攥住赵锦辛的腰,将人托起来放到了地上:“行了,你不饿我可饿了,想吃什么?”

    赵锦辛撇了撇嘴:“好吧,听你的。”

    “嗯……想吃火锅吗?有一家老灶火锅,是我们全家经常去吃的,特别够味儿。”

    “好啊。”

    黎朔拿上自己的东西,给赵锦辛打开了门,等他先走。

    赵锦辛走到门口,接着门板的遮挡快速亲了黎朔一口,然后带着笑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外全是人,黎朔有些心惊肉跳,可又体会到了一些别样的刺激。

    俩人开车来到布鲁克林的中国城,这里一如既往地热闹。

    黎朔找车位停下了车,赵锦辛左顾右盼:“我很少来这儿,真热闹啊,卖什么的都有。”

    “是啊。你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我是十岁来美国的,文化基础和情感都不一样,我以前出来吃饭,一大半都会选在这里。”

    赵锦辛笑了:“我高中三年都是在京城读的,跟你没多大区别。”

    “是吗,为什么那个时候回去读书?”

    “我爸嫌我汉字写得丑,怕我忘祖。”

    黎朔哈哈笑道:“叔叔真有远见
都市版英雄无敌。”

    “以后回国了,你可要经常带我去找吃好的、好玩儿的。”

    “当然。”黎朔打开车门下了车,“我答应过你爸妈,会好好照顾你。”

    赵锦辛绕到他这一侧,一手撑在车门上,将黎朔困在自己高大的身体和车之间,含笑道:“除了我爸妈的原因呢?”

    黎朔眨了眨眼睛:“我爸妈?”

    赵锦辛捏了捏黎朔的下巴,用他特有的霸道中又带着撒娇的口吻说:“说句好听的哄哄我,不然我就在这里亲你了。”

    黎朔看了看四周,两个大男人当街用这么暧昧的姿势站着已经够引人注目了,他实在不想继续被围观,只好用略带宠溺的语气说:“我放心不下你,我会照顾你。”

    赵锦辛露出一个灿笑,快速亲了黎朔一口。

    “你……”黎朔皱起眉,佯怒道,“怎么说话不算话,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规矩?”

    赵锦辛笑嘻嘻地说:“刚才那么好的气氛如果不亲你,才叫没规矩。”那笑容竟有几分孩子气。

    黎朔心脏微颤。他从未见过有人能像赵锦辛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出人意料地撩---人,相处的每一时刻,他都在猜测,下一秒,这个人又会使出什么幺蛾子,是让人心惊肉跳的、心花怒放的,还是心神荡漾的。

    像赵锦辛这样的人,实在太适合谈恋爱,他具备一个情人所能具备的最好的条件,还随时在制造恋爱所需要的一切浪漫、甜蜜、惊喜和刺激,以他的年龄,不该具备这种要命的技能,那只能说明,他是个天生的调--情高手,一呼一吸都带着荷尔蒙。

    “就这家吧黎叔叔?”赵锦辛很自然地拽着他的袖子,就像一个孩子,让人不自觉地放下了防备。

    “嗯,你要不要把外套留在车上?不然会熏得全是火锅味儿。”

    “不要。”赵锦辛满脸期待地说,“这是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第一次在纽约跟我约会,第一次一起来中国城,第一次吃火锅,这么重要的一天,我要把这件有味道的衣服封存起来,永远留作纪念。”

    黎朔心里涌上一阵甜丝丝的东西,嘴角禁不住就扬了起来,“随便你。”

    俩人并肩走进火锅店。

    老板认识黎朔,一见他来,就给他安排了个靠窗的位子,这家店生意太好了,满满的都是人,光是闻着那香辣的气味就让人食指大动。

    菜单就是一张打印纸,自己勾选,跟国内很多火锅店一样。俩人桌不大,他们低着头看菜单,距离很近,赵锦辛轻轻撞了两下黎朔的脑袋,然后嘿嘿直笑。

    黎朔无奈地说:“你幼不幼稚。”

    “你不觉得我特别可爱吗?”赵锦辛挑动着眉毛,做出滑稽的表情。

    黎朔噗嗤一声笑了,拿铅笔敲了他脑袋一下。

    赵锦辛……是很可爱,又性---感又可爱,简直是个妖精
海盗系统

    这时,身边有人经过,伴随着一声惊叹:“哎?锦辛?”

    俩人齐齐抬头,过道上站着两个男人,都是华裔,跟赵锦辛差不多年纪。

    “好巧啊。”赵锦辛站了起来,笑着和他们握了握手。

    黎朔也礼貌地站了起来,朝他们点头致意。

    “哇。”其中一个华裔上下打量了黎朔一番,眼神相当放肆。

    黎朔依旧得体地笑着,即便这俩人的眼神很无礼,让他不舒服,但他不会为这点事放弃自己的涵养。

    “别瞎猜。”赵锦辛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爸朋友家的大哥。”

    “别装了,我们刚才都看到你们脑袋顶来顶去的。”那人偷笑,“你不就一直爱好大叔型的吗。”

    赵锦辛微眯起眼睛:“哦,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脸上带笑,口气却冷了下来,眼神也变得有几分阴沉。

    黎朔心里一惊。他从来没见过赵锦辛这样的一面,那骤然寒降的感觉真有几分吓人。

    那人嘴唇抖了抖,脸色微变,说不出话来。

    另外一个赶紧打圆场:“哎锦辛,你不是说你月底才回来吗,我们找你,你说有要紧事回不来,不够意思啊。”

    “家里有事我就回来了。”赵锦辛皮笑肉不笑地说,“过道这么窄,别挡到别人,我们改天再聊吧。”

    “好,好。”

    俩人走后,赵锦辛解释道:“以前的同学,不太熟,你别在意。”

    黎朔摆摆手,示意“没事”,他问道:“你本来是要月底回来的?”

    赵锦辛笑道:“是啊,所以咱们的初次相遇是不是天大的缘分。”

    “是缘分。”黎朔低下头,一一选好了菜。

    赵锦辛看着黎朔,轻轻搓着手指,眼眸闪动。

    黎朔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然后才若无其事地说:“所以,你是一直就喜欢年纪大的?”

    赵锦辛笑了:“我是喜欢成熟男人,人总有个喜欢的类型吧。”

    “嗯。”黎朔温和地笑道,“看来你对付‘成熟’男人相当有一套啊,毕竟是有经验的。”他以前以为赵锦辛是在恭维他,却没想到赵锦辛是真的喜欢年纪大的,这倒是能解释赵锦辛为什么敢和他调---情了,缺乏经验和定力的,只会随着他的意思走,而赵锦辛却能大比例地掌握主动权。

    原来以前是有不少对手练过的。

    黎朔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儿,他只是觉得,如果、如果赵锦辛那些撒娇和卖嗲都是有针对性的,那挺让人无奈的,毕竟他真的吃这一套,有几个大人受得了孩子撒娇呢。可这又算不上什么不好的事,他还一度挺享受。

    他也说不清楚,心里这股不舒服要怎么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