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12章
    赵锦辛把黎朔带到了度假区的一个音乐酒吧。

    度假区人本就少,这个季节餐厅、酒吧的生意更是有些惨淡,俩人进去的时候,一个客人都没有。

    酒吧的老板兼厨师是个德国人,长得非常魁梧,调酒师则是他窈窕的妻子,俩人看上去竟奇异地非常般配。

    俩人在最隐蔽的角落坐下了,此时正是晚饭时间,赵锦辛点了他们店里的招牌——烤鹅腿,外加两打啤酒。他问黎朔:“酒量怎么样?”

    “不常喝,还可以。”黎朔多少留了个心眼儿,上次他不过是吃药睡了几个小时,赵锦辛就钻他被窝了,今天要是被灌醉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幸好只是喝啤酒,他还从来没因为喝啤酒醉过。

    “这家有二十几种啤酒,我点的是他自己发酵的,味道非常醇厚,度数也相对高一些,不过啤酒嘛,高也高不到哪儿去。”赵锦辛似笑非笑,“放心吧,我不会把你灌醉的,除非你有醉的理由。”

    黎朔有种心思被看透的尴尬,他平淡地说:“我不会醉的。”

    烤鹅腿很快就上来了,黎朔一看那硕大的体积,顿时就有些没胃口了,也不知道这只鹅是怎么长的。

    赵锦辛切下一块鹅腿肉,送到黎朔嘴边:“尝尝嘛,很好吃的
诱宠宝典。”

    黎朔犹豫了一下,张嘴吃了进去,香料的味道颇重,但肉质又酥又嫩,确实很美味。

    “来。”赵锦辛又用叉子叉起来一块。

    黎朔按下他的手:“我自己来就行了。”

    “之前我受伤的时候,你喂我吃饭,现在我的手好得差不多了,也该礼尚往来一下嘛。”赵锦辛晃了晃自己已经消肿了大半的手指。

    黎朔笑笑:“但我的手没有问题。”他自己动手吃了起来。

    赵锦辛舔了舔嘴唇:“如果你是我的人就好了,真想给你一个完美的约会。”

    “这是不是约会我们不讨论,但什么样算是完美的约会?我有点好奇。”

    赵锦辛反问道:“你平时怎么和人约会?”

    “要看对方喜欢什么。”

    “如果是我呢,你会带我去哪里?”

    黎朔微眯起眼睛:“你问这个干嘛?”

    “伯母说你从小到大都很受欢迎,交过不少男朋友,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经验丰富。”赵锦辛嘴角轻扬,笑得有几分邪魅,“还是空有外貌,毫无情趣。”

    黎朔明知道赵锦辛在激他,可男人就是喜欢在这种没有意义上的事情上争个高低。他用餐巾轻轻擦了擦嘴,笑道:“好,我问你三个问题,你诚实回答,然后我给你一个‘完美的’约会。”

    “你说。”

    “喜欢什么菜色?喜欢哪类艺术?喜欢安静还是热闹?”

    “喜欢口味偏重、热量高的食物,喜欢书法、古典乐、摇滚、冷□□,也喜欢跟金属有关的现代艺术,喜欢热闹。”

    黎朔轻咳一声:“上午你睡个好觉,我会在10点左右去接你,带你去皇后区看一场艺术展,中午带你去一家墨西哥餐厅吃饭,尝尝他们的利口酒。吃完饭你需要休息一下,我会带你去古典乐俱乐部,要一个独立的房间,你可以伴着古典乐睡个午觉,醒来之后,他们提供正宗的英式下午茶。晚饭如果你吃不下东西了,我们可以去纽约最大的独立设计师家装中心逛一逛,那里有不少有趣又实用的金属艺术的家具,或者带你去地下摇滚乐酒吧,全看你的体力。最后,送你回家。”他一口气说完,然后自信满满地看着赵锦辛。

    赵锦辛没有评价,而是挑了挑眉:“到我了。同样回答我三个问题,喜欢什么体位?喜欢什么场景?有什么特别的性--癖?”

    黎朔呆了呆,顿时有点来气,他居然还认认真真地构思着怎样算是完美的约会,结果这小子根本三句话就会暴露本性!他用鼻子呼出气,懒得理赵锦辛了。

    “哎,说话呀。”赵锦辛很无辜地说,“我也是认真的,你的约会里就不把做---爱计算进去?那算什么约会啊。你不敢说,是怕被我比下去?”

    黎朔耐着性子说:“这些都属于*,我不想回答。”

    “你不回答,我就猜了。”

    “赵锦辛……”黎朔抓起啤酒给他倒进杯子里,“你还是多喝酒,少说话吧你
欲海官途。”

    赵锦辛拿起杯子,碰了碰黎朔的酒吧,然后一饮而尽,杯底一落地,他跟着开口道:“我猜,你最喜欢后背位,喜欢办公室之类的被公共环境包围的私密环境,而你的性---癖我虽然猜不出来,但我知道你一定是大部分都不敢说出、更加不敢实践。”

    黎朔直勾勾地瞪着赵锦辛,一时说不上话来。

    赵锦辛居然全说中了!

    赵锦辛哈哈大笑起来:“我猜对了是吧,男子汉大丈夫,你可不要耍赖哦。”

    黎朔有些恼羞成怒:“你猜这些干什么。”

    “你应该问问我怎么猜到的吧。”赵锦辛笑得肩膀直抖,“第一个是概率问题,我瞎猜的,大部分gay都喜欢这个体位,没什么难度又舒服。”赵锦辛摊了摊手,“最适合新手了。”

    黎朔握了握拳头,有点想揍他。

    “第二、第三个可以一起解释,你内心有很多野性的想法,但是受到传统、文化、身份等诸多因素的束缚,一直刻意压抑着,再加上你一向喜欢李程秀那型的,稍微特别点的性---癖你都羞于启齿,所以办公室是一个很好的场所,能让你体会到在公共场所释放的快---感,同时又足够安全,可以给你的谨慎胆小上个安全阀。”

    黎朔脸色沉了下来,被人一句句戳中心脏的感觉真的相当不好,尤其还是一个小了他快一旬的男生,他感觉到了羞耻,虽然他什么都没做:“不要再说了,否则我现在就走。”

    赵锦辛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别生气嘛,我们不是在讨论约会吗。”

    “我在讨论约会,你在讨论性。”

    “性是约会的一部分。实际上,什么吃饭、听音乐、逛展,男人的最终目的不就是上床吗。”赵锦辛含笑眯着一双风流的桃花眼,头微微前倾,压低声音说,“给你一次终身难忘的性,比十次完美的约会更能征服你。”

    黎朔反而给气乐了:“算了,你就是这样的人,跟你说不通。”

    “我们不是很合适吗。白天按照你的计划,好好约会,晚上按照我的安排,好好做---爱。”赵锦辛轻轻舔了舔嘴角,“和我在一起,你的每一天都会是全新的。”

    黎朔没有说话。他竟对赵锦辛的提议有些心动。

    他知道赵锦辛说得没错,和一个大胆、懂情趣、会玩儿的在一起,会充满激--情,可他并不喜欢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何况他已经有……

    他暗自苦笑,他今天才被“分手”了……

    他确实谈过不少恋爱,也都能很理智、冷静地面对结束。

    认真算起来,最让他难过的其实是大学时候的男朋友,毕竟他们曾经约定一起去非洲,设想过很多有意义的事,可对方最终选择了华尔街的offer。对于当时那个为未来迷茫又困惑的他来说,那不只是违反感情上的承诺,更是一种对信仰的背叛。当然,他现在成熟了,已经完全理解了对方当时的选择,并且更多的意识到自己的自私和天真,只可惜过去就过去了,岁月无可回头。

    李程秀选择分手,他反而有种意料之中的宿命感,毕竟他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是根基浅薄的、风雨飘摇的,他可以接受他最终没能打动那个人,也能自我调节好这种挫败感,但他没想到李程秀会不告而别,人是在他家、他手上弄丢的,他要负起责任
霸道总裁爱上她

    他轻叹了一声:“锦辛,你说的这些,我一点都不怀疑,但我现在没有谈论这个的心情。”

    “我明白,我知道你想和我谈什么,谈感情上的失利?”

    黎朔喝了口酒,眼神变得暗淡,好像蒙上了一层薄雾:“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感情总是失败。”

    赵锦辛站了起来,坐到了黎朔旁边,他舒服地倚在沙发上,笑着说:“当然是因为你选错了对象。”

    “你这句话简直是废话。”黎朔苦笑着说。

    “我的意思是,你选错了一类的对象,李程秀那样的,完全不适合你,你想要的也不是李程秀,你只是想要稳定的生活,而你以为只有李程秀那种居家型的男人,才能给你。”

    黎朔沉默了,他确实是这样想的。

    “你这种想法从一开始就错了。”赵锦辛微微向他倾斜,“如果你不足够爱一个人,是没有东西支撑稳定的生活的,更何况你们连性都不会和谐,分手只是早晚的。”

    黎朔嗤笑:“那你说,我适合什么样的人。”

    “那让你释放自我的人。”赵锦辛凑到黎朔耳边轻声道,“比如我。”

    黎朔微微偏开头:“恕我直言啊锦辛,你这样的,只适合上床。”

    “那我们就从上床开始吧,总不是什么坏事吧。”

    黎朔放下了酒杯,连灌了几杯下肚,他已经感觉血液有些发热了:“你一直把我往你那边拐,我不想跟你聊了,天黑了,我们回去吧。”说着就要站起来。

    赵锦辛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将他强压回座位:“黎朔,你在逃避什么,你这么怕我吗?”

    “我?我为什么要怕你?”

    “你明明对我有感觉,还要假装没有,以前你拒绝我的理由是你有男朋友,现在你们分手了,你再找什么借口?”

    黎朔看着赵锦辛,讶异不已。他从来没觉得赵锦辛这么咄咄逼人过,以前即便是纠缠耍赖,也多是撒娇性质的,现在却有一种非逼着他正视的霸道,令他有点发慌。

    他推开赵锦辛,有些后悔来喝酒了。或许他太高估自己的年龄赋予的定力,而低估了赵锦辛,总之,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人很危险。

    赵锦辛的手突然探下桌下,一把包住了……

    黎朔大惊,怒目相视,低喝道:“赵锦辛!”他一把握住赵锦辛的手腕,陡然攥紧。

    尽管有些疼,赵锦辛也没有松手,反而魅笑道:“好好感受一下,反正是免费的。”

    黎朔紧张地看向吧台,老板和他的妻子正在聊天,没有注意到他们,酒吧里此时多了两桌客人,但离他们都不近,可他还是心跳如雷,却又不敢有大的动作,唯恐被发现
亡灵阶梯

    赵锦辛的技巧简直难以形容。

    黎朔已经很久没做过了,此时身体克制不住地开始颤抖,他下意识地弯下了腰。

    赵锦辛贴着他的面颊,湿润的嘴唇轻吻着他:“很舒服吧,他们可能会发现我们,发现你这样衣冠楚楚的人,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做这种事。”他低笑着,“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你很爽吧,你很喜欢吧?”

    黎朔用力呼吸着,伴随着胸腔的微颤,他惧怕视线的关注,可又因为这大胆的行为而从内心深处感到亢奋。他从来没体会到这样的感觉,这种……做坏事的感觉。

    赵锦辛柔声道:“宝贝,你可以尽情地体会,你已经34岁了,你还要压抑自己到什么时候。”

    黎朔咬着嘴唇,喉咙里发出两声低咳,显然在拼命忍着什么,以至于连话都不愿意说。

    赵锦辛用尚没有痊愈的手指捏住了他的下巴,猛地堵住了他的唇。

    不同于白天那个轻柔的吻,赵锦辛的动作粗--野而霸道,狠狠吸吮着那柔软的唇瓣,舌头长驱直入,将口腔内部搅了个天翻地覆,那不像是接吻,倒像是侵略。

    黎朔的眼神逐渐变得有些迷茫。感官的刺激在攀升,而那热切的吻更加倍地给他灌注了汹涌激--情,让他无法克制地沉迷。

    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感觉了,黎朔心想。他突然放松了心弦、也同时放松了僵硬的身体,决定好好享受一番,享受赵锦辛带给他的全新的体验。

    在这个陌生城市的小酒馆、在这个角落、在这个仅仅只有一张木桌子稍作遮掩的环境下,黎朔释放了出来。

    这可能是他生平做过的最放--浪大胆、最羞于启齿的事,可他竟觉得——很痛快。

    赵锦辛把手从桌下拿了出来,用餐巾轻轻地擦拭着掌心,边欣赏着黎朔脸上那诱---人的红晕。这个男人……实在太美味了。

    黎朔的睫毛轻颤,脑袋沉得仿佛让颈椎难以承受,一直微垂着,他能感觉到赵锦辛的视线,但他现在需要调整。

    赵锦辛咬了一口黎朔的耳朵:“黎叔叔,害羞了吗?”

    黎朔抬起了头,眼角处的睫毛带着一丝湿润,嘴唇被亲得红彤彤的,竟是让人下--腹一紧。他看着赵锦辛,用淡定掩饰内心的波澜,“你胆子可真够大的。”

    “但是你喜欢吧。”

    “……还可以。”

    “是吗。”赵锦辛摊开手掌,把修长的指尖放到嘴边,轻轻用舌头舔掉上面可疑的东西,黎朔的脸瞬间发烫,眼底闪过一丝狼狈。

    赵锦辛露出得逞的笑容:“你是要像个男人跟我去酒店,还是像个懦夫回家睡觉?”

    黎朔深深地看着他:“我们之间……”

    “只是做--爱。”赵锦辛眨巴着眼睛。

    “……去酒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