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11章
    黎朔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那短短的几行字被他看得几乎虚化了。他用力按下回拨键,电话却是不出意料地关机了。他愤怒地狠狠踹了一脚桌子,拨通了自己助理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黎朔早就忘了现在国内是半夜,一接通就低吼道:“李程秀呢!”

    助理懵了,不是因为没睡醒,而是跟了黎朔三年多,从来没见老板这么凶过,嗫喏着说:“啊……李……李程秀?”

    “李程秀人呢?!”

    “他……他在……”助理清醒了几分,“他不是在家吗?我明天去接他,帮他搬到酒店。”

    黎朔用力抹了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小郭,你辛苦一下,现在就去李程秀家,他可能走了。”

    “走了?我白天还和他通过电话,定好搬家时间呢。”

    “现在就去,确认之后给我回复。”

    “是是是,我现在就去。”助理手忙脚乱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挂了电话,黎朔在房间里焦躁地踱了几个来回,把那条短信又看了几遍。尽管这文字如此平淡,可黎朔依旧嗅出了一股绝望的味道。

    十有*是邵群去找了李程秀,拿自己的事威胁……

    他这两天一直担心出事,结果还是出事了。他不是没想过邵群会去找麻烦,但他想着,也许见过邵群,李程秀会更加心灰意冷,更愿意来到他身边。

    结果他竟然就这样走了?!

    他会去哪里?他会去投奔谁?他还会和自己联系吗?

    黎朔感觉情绪沸了锅,担心、困惑、焦虑,一股脑地往外涌,若不是离得太远鞭长莫及,他也不会如此紧张。

    在房间里坐立不安地等了半个小时,助理回电话了。

    黎朔还抱着一丝期待:“怎么样?”

    “家里真的没人。”助理的声音像是要急哭了,“问了保安,说人白天就走了,带着行李。黎总,怎么办?”

    黎朔闭上眼睛,深深地换了一口气:“给我定机票,我回去。”

    “可是项总说您绝对不能回来……”

    “你别管了,给我订……”黎朔计算了一下他最快能回到纽约收拾好东西赶到机场的时间,“七个之后的飞机
天神渡。”

    “……好、好吧。”

    “马上去查所有能查到的交通信息,务必把李程秀找到。”

    “是!”

    黎朔用力揉了两下太阳穴,把手机扔到一边,开始收拾行李。

    现在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即便李程秀要和他分手、宁愿离开也不想来美国,他从这条短信里读出的痛苦和绝望,也足够让他明白,李程秀现在需要帮助。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安然在这里度假!

    草草收拾好行李,他拎起箱子就要下楼。

    刚打开门,赵锦辛正巧要敲门,举在半空中的手都还没来得及放下,他的目光往下,落到了黎朔的手提箱:“你去哪儿?”

    “我要回国。”黎朔越过他就要走。

    赵锦辛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怎么回事?急急忙忙的。”

    “我不想解释了,总之有急事,我要马上回去。”黎朔伸手就想推开他。

    赵锦辛一把抓住黎朔的胳膊,往身前一带,然后用右手臂夹住了他的脖子,几乎把他抱了个满怀,再一个旋身把人拖进了屋里。

    那一系列动作太快、太利落,黎朔还没回过神,赵锦辛已经一脚踢上了门。黎朔虽然不懂武术,但总感觉那像是某种温和改良版的擒拿,脖子被这样勒住,并不会窒息,但也挣脱不开。

    赵锦辛很快就放开了手,只是堵在门前,微笑看着黎朔。

    黎朔扔下箱子,怒道:“你干什么?!我真的有急事!”

    “你说好今晚陪我喝酒的。”赵锦辛无辜地说。

    “你有点轻重好不好。”

    赵锦辛耸耸肩,正色道:“我是不知道你国内出了什么事,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回国是在冒险?”

    “我知道,但是我必须回去。”

    “为什么?”

    “这件事与你无关。”

    赵锦辛张开双臂,笑道:“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宝贝儿,你真的打不过我的。”

    黎朔握紧了拳头,他现在实在没有心思验证赵锦辛说得是真是假,他重重喘了口气:“李程秀可能失踪了。”

    赵锦辛一愣:“什么?”

    黎朔烦躁道:“我跟你解释不通,总之我现在要回国,让开。”

    赵锦辛寸步不移地挡着门:“失踪?为什么?”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黎朔拔高了音量,“他发了条短信人就走了,事情可能很严重,你能不能懂事点
丰臣遗梦!”

    赵锦辛脸色微变:“走?他主动走的?”

    “对!”

    赵锦辛沉吟了两秒:“他走了,你回去有什么用?”

    “你……”

    “你回不回去,该找到还是能找到,找不到就是找不到。”赵锦辛打断他,“反而你要是回去,出了事,你还能分出多少精力去找他?你回去简直就是添乱。”

    黎朔一时哑口无言。

    赵锦辛走过来,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你先冷静一下。从你回房间到现在,才过了一个多小时,也就是说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到消息以及作出决定的,你不觉得太冲动、太莽撞了吗?”那声音温和平缓,听之有股令人安心的力量。

    黎朔呆滞地看着地毯,僵硬的脊柱慢慢放松了下去,同时伴随着一声叹息。

    赵锦辛蹲在了他面前,握住他的手,微笑着说:“其实你多想一想就能想明白的,别急,别冲动,你这样都不像平时的黎叔叔了。”

    黎朔勉强笑了笑。话说到这里,他当然不会不明白。他确实不能回去,就找人这件事来说,他能做的是花钱和找关系,这两样他通过电话沟通就可以,万一他回去真的被扣下了,岂不是头尾受敌、难以兼顾。

    可他现在很是混乱,连凳子都坐不住了。

    赵锦辛捏了捏他的手心:“你这么着急,要是为了我就好了。”

    黎朔一时有些无法直视赵锦辛热切的目光,躲开视线,站了起来。

    赵锦辛与俩人初相遇时很不一样。第一次见面,这个男人轻浮、放浪,像只艳丽的毒蛇,步步逼近,所以只适合远观,后来,又发现他爱撒娇、爱耍赖、爱撩人,但总是控制在一个分寸内,让人厌恶不起来,甚至时常觉得有几分率性可爱,而随着接触的深入,黎朔逐渐对他表现出来的爱慕感到困惑和茫然,也窥见了他玩世不恭背后的温柔。

    他对赵锦辛的印象,是从谷底一路飙升的,如今更因为无法回应赵锦辛的热情而感到有一丝愧疚。

    赵锦辛也跟着站了起来:“我在国内有不少朋友,我一定会帮你找的,这个时候就别跟我见外了,找到人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黎朔张了张嘴,最后缓缓点了点头:“锦辛,谢谢你。”

    “不客气。”赵锦辛用食指轻轻勾了勾黎朔的下巴,“所以,你们分手了是吗?”

    黎朔微怔:“现在哪有心思想这个。”

    “你别逃避了,李程秀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

    黎朔别过了脸去:“他现在肯定很难,分不分手,我都希望他好,都会帮他。”

    “你真是个好人。”赵锦辛慢腾腾地说。

    不知为什么,黎朔听着这句话有几分讽刺的意味,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想多了,又或者,赵锦辛吃醋了吧。

    黎朔甩了甩脑袋:“锦辛,你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吧
神捕乱宋。”

    “好。”赵锦辛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把目前掌握的信息发我手机上,我去找朋友帮忙,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

    黎朔感激地点了点头。

    由于国内还没天亮,黎朔焦急地等着那头的消息。他反复回忆着和李程秀相识之后的点点滴滴,越想心里越是堵得慌。

    他有点不甘心,他自问是一个正直、善良、严于律己的人,做人做事从没有大的偏差,还一直颇受欢迎,为什么他的感情经历却总是不顺?

    十来岁时那些幼稚的感情不提,他曾经最喜欢、最志同道合的大学时的男朋友,因为临时反悔、不肯和他一起去非洲而分道扬镳,这些年不管他跟谁交往,都是真心相待、尊重有加,可最后都无一例外地走向分手。

    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倒是有一个人,坦诚地告诉过他,他太过理智,感受不到多少爱。

    想起那个人,是他曾经颇喜欢的一个古灵精怪的小男生,还正好是他和李程秀共同的朋友,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极度不耐烦的声音:“谁?”

    “小辉,是我,黎朔。”

    “嗯……”那声音清醒了几分,“哎?黎大哥,你这么晚……这么早,打电话,干嘛呀?早起俩小时,瞌睡一上午啊。”话音未落,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小辉,程秀又去找过你吗?”

    “最近没有啊,今天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去找个亲戚。”

    “哪个亲戚,在哪儿?”

    温小辉显然意识到事情不对,急道:“没说啊,怎么了”

    “他走了,给我发了条短信,然后就关机了,现在也找不到人。”

    “什么!”温小辉嚎了一嗓子,又道,“说、说不定他真是去探亲呢,今天打电话他状态挺正常的,也许关机是手机没电了?”

    “恐怕没那么简单。”黎朔沉声道,“如果李程秀再联系你,一定要马上告诉我,或者你想到什么他可能去的地方,也告诉我。”

    “我我我我现在就想。”

    黎朔就这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焦头烂额地通过各种渠道找人,一下午转眼就过去了,国内也完全苏醒了,而李程秀还杳无音信。

    突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把黎朔的情绪从阴暗中拉回些许,他道:“请进。”

    门开了,赵锦辛走了进来,笑着说:“该跟我去喝酒了。”

    黎朔无奈道:“我现在有什么心情……”他说到一半,却改变了主意,有的时候,酒还真是好东西,比如现在,他真想痛快地醉一场。

    赵锦辛一眼看透了他的想法,眨了眨眼睛:“跟我走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