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9章
    到了度假区,刚好是晚饭时间,管家在院子里准备了烧烤,这个季节不冷不热,正适合户外的活动。

    别墅里养了两条萨摩耶,见到人多,非常兴奋,上蹿下跳地要往赵锦辛身上扑。

    黎朔眼疾手快,一把擒住赵锦辛的手腕举高了。

    赵锦辛差异地看着黎朔。

    黎朔松了口气:“这两个小东西,差点碰到你的手。”

    赵锦辛的胳膊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亲热地小声说:“谢谢。”

    黎朔赶紧把他的胳膊拽了下来,仔细看了看他的手指,没有前两天那么肿了,他道:“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帮你热敷、上药。”

    赵锦辛用左手一一摸了摸两只狗头:“它俩是一窝的兄弟,一个叫ann,一个叫bee,不过我分不清谁是谁。”

    “这名字取得够敷衍,如果有第三只,要叫cii吗。”

    赵锦辛哈哈大笑:“如果有第三只,就让你来取名字。”

    管家把三只硕大的加拿大龙虾端到了铺着米白餐布的木桌上,黄油焗烤的味道飘进鼻息,桌上还有不少海鲜和时蔬,不仅香味诱--人,摆盘也非常精致。

    长辈们招呼他们吃饭。

    黎朔和赵锦辛面对面坐着,赵锦辛看了龙虾一眼,然后笑盈盈地看着黎朔。

    黎朔放下刚抓起的叉子,改摸起筷子,没有什么餐具能比筷子更灵活了。他用餐刀和筷子撕下一块块龙虾肉,放到了赵锦辛的盘子里,“吃吧。”

    赵锦辛拿叉子叉了一块,放进了嘴里,一边嚼一边注视着黎朔,表情看上去很是满意。

    黎朔放下筷子,开始剥虾,一颗一颗地往赵锦辛盘子里放。

    赵夫人忍不住了:“黎朔啊,你不用管他,你好好吃饭吧,他可以吃点不用手的东西。”

    黎朔笑道:“没事,我有点晕机,吃不下东西
天神渡。”他想赶紧“伺候”完赵锦辛,进屋打电话去,刚才瞄了一眼邮箱,律师又发了文件过来。

    “小黎先生,你要吃点晕机药吗?我去给你拿。”管家贴心地问。

    “哦,好啊。”黎朔可算逮到机会走人了,“我跟你进去吧,我吃完之后正好躺一会儿。”

    “儿子,你以前不晕机的啊,没事儿吧?”

    “没大碍。”黎朔眨了眨眼睛,恭维道,“以前也没坐过私人飞机啊。”

    赵荣天很是受用地笑了笑:“去休息一下吧,你饿了就跟管家说,随时都有吃的。”

    “好,谢谢赵叔叔。”

    黎朔跟着管家进了别墅。

    管家把他带到准备好的客房,然后拿着药和一杯温水上来了。

    黎朔正在看邮件,头也没抬地说:“谢谢,你放桌上我一会儿吃。”

    管家热心地把水和药递给他:“快吃吧,这个药很有效,吃完躺一会儿就不难受了。”

    黎朔不得已接过了药,看着管家老先生热切的目光,只好硬着头皮把药放进了嘴里,他本来想学电视上,等管家走了再把药吐掉,结果由于没有经验,一喝水,药就顺下去了,拦都拦不住。不过他也没在意,又不是毒。

    吃完药,管家主动给他盖上薄毯:“小黎先生,这个药吃了会想睡觉,你醒来之后如果饿了就叫我。”

    “啊……想睡觉?”

    管家点点头:“不像感冒药那么厉害,不会睡到第二天早上的,休息几个小时你就好了。”

    “好,谢谢。”黎朔无奈极了。

    管家走后,黎朔换了身睡衣,把律师发来的资料看了,然后电话沟通,十几分钟后,他果然感觉到困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非常解乏,黎朔醒来的时候,感觉大脑轻飘飘的,身体很温暖,腰上还有一种沉甸甸的重量,让人非常有安全感……嗯?

    黎朔猛地扭过头去,就看到了赵锦辛特写放大的脸,正在他身旁睡得香甜。

    黎朔滕地弹了起来,动作之大,把赵锦辛也惊醒了,赵锦辛揉了揉眼睛,不解地看着他。

    黎朔掀开被子,看了看俩人衣服都在,稍微松了口气,由于太过惊讶,他都忘了生气:“你、你怎么在这里?”

    赵锦辛特别淡定自若:“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了,结果你一直不醒,我也困了,就陪你一起睡一会儿呗。”

    “你!”看着赵锦辛那无比自然的神态,黎朔都快给气笑了,他甚至不知道该指责什么,他一句责怪出去,跟他对垒的就是赵锦辛若无其事的笑容,仿若拳头打在棉花上,他咬了咬牙,“下床,出去。”

    赵锦辛连打两个哈欠,不太情愿地说:“我又不对你做什么,这床这么大,我睡一会儿都不行啊。”

    说得好他妈有道理啊
星媒舵手!黎朔心里骂道。

    赵锦辛坐了起来,凝视了黎朔阴沉的脸片刻,突然大大地一笑,猛地扑过去抱住了黎朔的腰,将人扑倒在床上。

    黎朔低喝道:“你别闹了!快放开!”他挣了两下,没撼动赵锦辛分毫,他真是想不通赵锦辛那偏瘦的体型,哪儿来这么大的力气。

    赵锦辛的两条胳膊跟铁钳子似的,紧紧攥着黎朔的腰,一条腿压在黎朔的腿上,暗笑道:“抱着你睡好舒服,好想把你这身碍事的衣服扒下来。”

    黎朔眯起眼睛:“你再不放开,我可不搭理你了。”

    赵锦辛一双倾尽风流的桃花眼里尽是魅-惑的笑意,语气却自有一股蛮横的味道:“黎朔,你在我床上就是我的人了。”

    黎朔咬牙道:“ann和bee没上过你的床吗。”

    赵锦辛扑哧一声笑了,把脑袋埋在黎朔的胸上用力蹭了两下,才松开了钳制,笑着说:“逗逗你,别生气。”

    黎朔一把推开他,不客气地说:“出去。”

    “其实我是来找你上药的。”赵锦辛又挥舞其他的“法器”——受伤的那只手,“看你睡那么香,不忍心打扰你。”

    黎朔一看到那只手,脾气就被浇灭了一半,他朝天翻了个白眼:“你在这儿等一会儿。”他往门口走了两步,扭头命令道,“从我床上下去。”

    赵锦辛撩起自己的t恤,露出大片漂亮的胸腹肌,呵着气说:“宝贝儿,你确定?”

    黎朔抓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朝他扔了过去。

    赵锦辛大笑着接过衣服,一骨碌坐了起来。

    黎朔下了楼,才知道现在都快11点了,长辈们早就睡了,难怪赵锦辛敢这么嚣张。他找管家要了一块新的毛巾和热水。

    回到房间,赵锦辛正靠坐在床头,晃着脚丫等着他。

    黎朔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便携式的药箱,虽说是便携式的,可也有一罐婴儿奶粉那么大,挺占地方。

    赵锦辛意外道:“你随身带着这个?”

    “不是要给你上药吗。”黎朔打开药箱,取出了酒精、棉花和药水。

    赵锦辛看着黎朔把东西一一放在床头柜上,明眸闪动,忍不住说:“我还没见过比你细心的男人。”

    “没什么,我只是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黎朔坐到他旁边,把一块毛巾垫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并伸出手,“手。”

    黎朔的手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漂亮,手指长长的,但并不很细,指腹是略圆润的方形,掌心干燥、掌纹清晰,指甲干干净净透着薄薄的粉,这只手给人以男人的稳重和宽厚,让人忍不住要对他放下心防,就像他的为人。

    赵锦辛说他喜欢黎朔的手,他是真的喜欢。

    赵锦辛的手却不是那样的,若是看手背,是又细又长、又白又润,漂亮得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少女的手,但当他的手盖在黎朔手上时,黎朔感觉到了一层薄茧,而且不止一个部位,指腹、指肚上都有
异世师表

    之前赵锦辛夹伤手时,黎朔根本不敢碰,所以没有发现,他有些惊讶地翻过赵锦辛的手,疑惑道:“你玩儿什么器械?”他摸了摸赵锦辛的左手,比右手好很多,之前握手也没有留意。

    赵锦辛若无其事地说:“qiang、弩、刀、双节棍?随便玩玩儿。”

    黎朔皱起眉:“你有……”

    “我有持--qiang--证,放心吧。”赵锦辛拿掌心蹭了蹭黎朔的手掌,柔声道,“要是有人欺负你,我会保护你的。”

    即便只是逢场作戏的一句话,黎朔还是感到些许的心悸,他轻握住那只手:“别动了啊,疼的话就说。”

    赵锦辛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黎朔假装没看见,用酒精擦拭了一遍受伤的地方,然后把药水倒在棉花上:“这个药擦上去会有点灼热和刺痛,忍一忍。”

    “嗯。”

    黎朔轻轻地擦了两下,赵锦辛故意哼哼唧唧叫“疼”,黎朔就连连柔声安抚着:“忍一忍,没事的,乖,快好了。”

    赵锦辛看着黎朔低垂的眉眼和那微微颤动的卷翘浓密的睫毛,简直像两把扇子,在他燥热的心里扇起了一小股凉凉的风,痒痒的、特别撩---人。

    他越来越明白,难怪他那个心高气傲的表哥,如此忌惮这个男人……

    仔细地上好了药,黎朔重重松了一口气,他从托盘上拿起热毛巾,包住了赵锦辛的手:“擦上药再热敷,能促进血液循环,淤血会散得快一些。”

    赵锦辛抿了抿唇,小声说:“我的手好了,你就不会对我这么体贴了吧?”

    黎朔想了想,慎重地说:“我会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公平的对待你。”

    “那还不如不好。”赵锦辛想抽回手。

    黎朔捏住了他的手腕,轻声呵斥道:“别闹。”

    “那就慢点好。”赵锦辛深深地看着黎朔的眼睛,眼神有点可怜。

    黎朔微微一笑,“别说傻话了,很快就会好的。”

    赵锦辛还是看着他,不说话。

    黎朔道:“你回房间吧,敷上十分钟就拿掉就好了。”

    赵锦辛难得的没有耍赖皮,沉默了一会儿,就起身往门口走去,他顿在了门前,微侧着脑袋看着黎朔:“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点动心吗?”

    黎朔的心脏无法克制地颤了颤,他觉得赵锦辛的眼睛在黯淡的光线里显得特别的亮,好像能照进人心里每一寸隐蔽的角落,他顿时感到有些口干舌燥,拳头不自觉地收紧了,他平静地说:“没有。”

    赵锦辛扭过了头去,肩膀用力起伏了一下,开门走了。

    黎朔仰倒在床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心绪很是烦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