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8章
    成大事的人大多都伴随着雷厉风行的性格,黎朔今天刚答应一起去度假,第二天他爸就通知他收拾行李下午走。

    黎朔有点懵,他正因为国内的事焦头烂额,越洋电话就打进去快五位数了,哪儿有心思度什么鬼假,但看他妈雀跃的样子,他又不好扫兴,就让保姆去给他收拾行李,他继续打电话去了。

    正说到重要的案子消息,电话里传来嘟嘟嘟之声,响个不停,是有人插播了电话进来,他一看,是赵锦辛打来了,立刻挂断了:“王律师你继续说。”

    俩人聊了没几句,电话又进来了,黎朔满心不耐烦,沉声道:“王律师,你稍等我半分钟。”他切到了赵锦辛的电话,“喂?”

    “喂。”赵锦辛把尾音拉得长长的,听上去慵懒又随性,“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现在……”

    “记得带泳裤,我最喜欢黑色的。”赵锦辛低笑道,“好想赶紧检查一下你健身的成果。”

    黎朔心情本就躁郁,此时听着赵锦辛轻浮的调侃,火气克制不住地往上窜,他硬邦邦地说:“我现在没有空,你能不能不要占用我时间就说这些废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赵锦辛的声音变得正经而低沉,有些委屈地说:“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对不起。”

    电话挂断了。

    黎朔僵硬地握着电话,感到头皮发麻,心里已然后悔了。

    他向来不是一个会迁怒于人的人,只是这次的事情对他来说,不仅仅是被情敌陷害,更是揭开了一个让他多年来良心难安的错误,同时他还担心着李程秀,是个倍感挫败、焦心、惶恐的时候,赵锦辛实在是往枪口上撞。

    可是这也不是他乱发脾气的理由,下午见了面,再跟赵锦辛道歉吧……

    吃过午饭,光叔把他们送到了纽约郊外的一个飞机俱乐部,这里有一个小型机场,养护、停放、起降的都是中小型私人飞机,赵荣天的飞机平时就放在这里。

    赵家三口早一步到了。赵荣天穿得像要去打高尔夫,白衣白裤子,非常休闲,不在办公室的时候,他看上去和蔼很多。

    赵锦辛青肿的手垂在身侧,脑袋也耷拉着,看到他们,不太有精神地打了个招呼,匆匆看了黎朔一眼,就别看了眼睛。

    黎朔心里更愧疚了,他走了过去:“锦辛,你按时吃药了吗?”

    赵锦辛点了点头,依旧低着头。

    黎朔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对不起,我不该朝你发脾气
犯罪心理性本善。”

    赵锦辛抬起头,有些哀怨地看着黎朔,小声说:“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从来没有。”黎朔急忙道,“我不能接受你,但我绝对没有讨厌过你。”赵锦辛虽然轻浮放浪,但也有几分率性可爱,不管怎么样,谁会随便讨厌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呢。

    赵锦辛眨了眨眼睛,“那是觉得我很烦吗?”

    黎朔笑了,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你确实太能磨人了,让你黎叔叔喘口气好吗,我最近真的很忙。”

    看着黎朔温柔又明朗的笑容,赵锦辛感觉心脏颤了一颤,嘴唇不易察觉地抿了抿,眼睛像星星一样地亮,好像在发光。

    可惜黎朔没看到那仿佛要把他吞了的眼神,他被他爸叫走了。

    几人聊了会儿天,飞机准备好了。

    那是个cirrus的喷气式飞机,机上只坐着一个副机长。

    黎朔道:“机长呢?”

    赵荣天哈哈大笑,指了指自己:“锦辛的手要是没受伤,就我们两个开了,我们是一起去考的执照。”

    黎朔愧疚地说:“都怪我不小心……”

    赵夫人笑着说:“哎,没事儿,磕磕碰碰难免的嘛。”

    “大哥,真的没事,因为这个还吃了两顿大哥做的饭,没想到大哥做饭也这么好吃。”赵锦辛笑得特别乖巧。

    黎朔被他说得相当不好意思,昨天他几乎就没搭理赵锦辛,抱着弥补的心态,他道:“这两天有点忙,没好好照顾你,医生说今天要开始热敷了,到了千岛湖我帮你热敷一下。”

    赵锦辛勾住黎朔的肩膀:“谢谢大哥。”

    黎朔清楚地感受到赵锦辛的身高和体重,略有些压力。他即便在欧美也并不算矮,但赵锦辛却完全是白种人的个头和肩宽,尽管没有那么夸张的肌肉。他有时候也觉得奇怪,赵锦辛是怎么能坦然自若的撒娇耍赖的。

    几人上了飞机,赵锦辛拉着他坐到了最后一排座位,然后抬高两只手,微笑看着黎朔。

    黎朔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探过身去给他系安全带。

    安全带的扣子啪嚓一声合上了,赵锦辛突然出其不意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黎朔一个激灵,惊讶地看了赵锦辛一眼,然后猛地扭头去看四位长辈,幸好这时候没有人回头。

    黎朔瞪着他,用嘴型问道:“你干什么?”

    赵锦辛无辜地瞪着眼睛:“不知道,没忍住。”那表情就好像不小心偷吃了一口别人的冰激凌。

    黎朔又好气又好笑:“这是家庭旅行,你给我老实点。”

    赵锦辛舔了舔嘴唇,点了点头。

    黎朔坐回自己的座位,掏出手机给项宁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几个小时后才能联系他,然后关了机
绝品天王

    事态目前是僵持着,局方立案了,却没有有利的证据申请到搜查令,但是据律师说,他们拿到搜查令只是早晚的事,还是强烈建议他不能回国。

    黎朔既担心自己,又担心李程秀。这两天把事情头尾梳理了一遍,他猜测邵群并不是真的想把他怎么样,他料定邵群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玩儿这一手,却可以有效地阻止他回国,只要他不回去,隔着半个地球,他就无法护着李程秀。

    明天他的助理会去把李程秀暂时安顿在酒店,他选的地方非常隐秘,可以确保邵群短时间内找不到人。他通过大使馆的关系,办理了加急签证,只要三天时间就能下来,只要李程秀来到他身边,他就能保护好那个既柔软又坚强的男人。

    黎朔看着窗外逐渐远去的地面,心里充满了不安。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肩膀上,黎朔回过头。

    赵锦辛道:“咱们第一次相遇,也是在飞机上。”

    发动机的噪音多少掩盖了人声,只要减弱音量,前排的人就听不到他们说什么,黎朔明显感觉这小子有点蠢蠢欲动,毕竟说到飞机,他们的初相遇赵锦辛就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黎朔谨慎地回了一句:“是啊。”

    “我说对你一见钟情是真的。”赵锦辛把脑袋探过来,蹭了蹭他的肩膀,“你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

    黎朔真想问问他是不是缺父爱,但想到这样对赵荣天不敬,也就没说出口,只能敷衍地笑笑。

    赵锦辛看着黎朔,眼神跟小鹿一样无辜:“你国内的麻烦,我帮你解决,你跟我约会一次好不好。”

    黎朔摇了摇头:“我说了我的事你不要掺和,我可以自己解决。”

    “真的吗?可我看你挺苦恼的,昨晚没睡好吧,黑眼圈都出来了。”赵锦辛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难得正经地说,“大哥,我真的想帮你,就算你回国是为了早点见到喜欢的人,我也想帮你,我不想看到你难受。”

    黎朔心脏为之一颤,赵锦辛的眼睛黑亮黑亮的,看不出一丝作伪,是真的在为他担心。俩人来回接触了这么多次,这个没有嬉皮笑脸、轻佻狡黠的赵锦辛,第一次让他觉得感动。他张了张嘴,诚恳地说:“锦辛,谢谢你,但我并不想欠你人情。”

    “我只是想和你约会,就一次。”赵锦辛抓着他的胳膊,轻轻摇了摇,“只是吃吃饭、喝喝酒,没有别的。”

    黎朔看着他满脸期待的模样,根本狠不下心拒绝,也许在轻浮的表象下,赵锦辛真的是喜欢他,但他既然无法接受这个人,就不能利用他,他叹了口气,柔声道:“吃吃饭、喝喝酒,当然没问题,这不是约会,朋友之间也可以这样,但我的事,我还是自己解决吧,谢谢你的好意,真的谢谢你。”

    赵锦辛笑了,那笑容好看得让人怦然心动:“那说好了,那个度假区里就有一个很好的酒馆,老板是个德国人,所有啤酒都是从德国运过来的,我一定要带你去尝尝。”

    黎朔笑着点头:“好,我很期待。”

    赵锦辛再次伸出手,拇指的指腹轻拂过他略有些青紫的眼袋,唇角勾起一抹淡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