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7章
    黎朔打了电话给一个司法系统的朋友,让他帮忙调查,然后心神不宁地回了家。

    他想来想去,最近得罪的人,只能数到邵群头上。否则以他的性格和为人,根本想不出跟谁交恶到这种地步。

    邵群就是李程秀以前的男朋友,但他真的不愿意用“男朋友”三个字来形容那个人,不过是个仗着有点权势就完全不懂得尊重为何物的王八蛋。他怎么能把李程秀让给那样一个人。

    他回到房间,坐在书桌前,木然地看着合在面前的笔记本,心情沉重不已。他在黑暗中思考了很久,才缓缓打开笔记本,找出了奔辉地产项目的资料。

    奔辉地产是他事业刚起步时合作的一个公司。老板是个北方人,性格豪爽,老大哥一样的人物,对他有一定的提携,俩人一度私交深笃。

    可这个人有个短板,就是野心太大,追求公司的急速扩张,结果项目遍地开花,造成了巨大的资金缺口。他还记得好几年前的那个深夜,老板找到他,提出联合做一份漂亮的账目,可以从银行套取贷款,只要项目重新运作起来,他可以马上把贷款还上,谁都不会知道,并且许诺他股份。

    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从来没有为钱做过一件违心的事,更不愿意触碰任何高压线。

    于是老板渐渐就和他疏远了。

    但由于他们的合约未到期,年底的审计工作还是他做。当时奔辉的账面远比他了解的要好得多,而且看上去天衣无缝,他当然怀疑,没有任何假账能够完全做成真的,审计只要用心去查,一定能查到漏洞。他没有告诉手下任何人,自己熬了三个通宵,从繁杂如海一般的数据里找出了作伪的证据,于是他去质问了。

    他至今忘不了,那个跟他父亲差不多年龄的男人哭着求他、向他再三承诺保证的场景。朋友一场,他最终心软了,他抱着侥幸心理,指望项目获利后真的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还上贷款,于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按照那份假账,出了审计报告。

    凭着这份审计报告,奔辉从银行贷出了十二个亿。

    东窗事发后,老板没有提他半句,而且也没有任何对他不利的证据,所以他只是贡献了几份证词,损失了一些本就不大的声誉,罚了一笔钱,就跟这个案子再无关系。除了那个老板和他,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猫腻。

    可他的心并没有从这件事里摘干净。

    那是他这辈子犯过的最大的错误、做过的最后悔的决定。他无数次后悔为什么不劝阻这一切,眼看着朋友铤而走险,他却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那之后,他把公司改了名字,接洽了两个合伙人,成立了新的事务所。

    这件事是永远悬在他脑袋上的一个警钟,也是他心里的一道疤,可这道疤被邵群粗---暴地揭开了。

    他不太相信邵群手里有能指证他的证据,这件事即便是从老板嘴里透露了出去,也是空口无凭
丰臣遗梦。但是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就可以在这里面大做文章,至少搅得他不得安宁是足够了。

    邵群这么做,就是为了李程秀吗……

    黎朔看着庞大的资料群,回忆起了自己通宵找漏洞的那几个晚上,那种想要发现、却又害怕发现的矛盾的心情,让他寝食难安。他的双眼逐渐失去了焦距,脑海里的信息纷乱不堪,仿佛要冲破意识的牢笼彻底爆炸。

    果然,任何脱离正轨的东西,一定会招致相应的麻烦。他做了一件违心的事,换来多年的愧疚,又做了一件背弃原则的事,换来恶意的报复。金钱和名利撼动不了他,唯独感情却一次次拖他下水,他最希望达到的人生境界,就是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独善其身,所以他尽量理性地对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而事实更加证明了他的想法,只有足够的理性,才能尽可能地规避风险,利人利己。

    他不后悔为了李程秀做的每一件事,即便不从喜爱的心情出发,帮助朋友也是义不容辞,他没有做好,但他也没有做错。

    只是,他必须更好的管控自己,再不能被感情挟持。

    一夜没睡,等到国内已经到了正常上班时间,黎朔再次打电话给多个朋友了解情况。跟项宁说的差不多,当局已经立案了,也派人去了事务所调查,但还没拿到搜查令,律师把项目资料扣下了不肯给,一早上都在扯皮。

    而现状是,只要他一回国,马上就会被带走调查,能不能查出什么,不知道,但如果他不回国,这种小的经济案件不至于追到美国来抓他,他就会一直安全。

    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回去。他不知道邵群预备了多少个坑等着他跳,如果邵群的能量足够大,大到以减刑说服那个老板也开口咬他,他就真的有麻烦了。

    黎朔让律师继续跟进,同时找了私家侦探去调查奔辉地产的法人代表——也就是老板的侄子。

    之后,他和项宁通电话,项宁不知道叹了多少口气:“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了吧?算了,我也不傻,上次找到你办公室打架那个,是邵群吧?”

    黎朔苦笑一声:“是,多半是他干的。”

    “我的亲老弟啊,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会为了感情惹一身腥呢?”

    “项哥,这不只是感情的问题,邵群仗势欺人,程秀毕竟在咱们事务所干过,勤恳善良的一个老实人,我能当做看不见吗?”

    “你……哎……那现在怎么办,你就一直在美国呆着?”

    黎朔放低了嗓子,用那种醇厚又磁性的声音安抚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凡是作恶的人,一定会付出代价。”当初他一念之差犯下的错,现在就正在付出代价。

    邵群,我等着看你的代价。

    挂了电话,黎朔开导自己良久,心绪依旧有些不平静,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给李程秀拨了电话。

    电话那头刻意压低了声音:“喂,黎大哥。”

    “程秀,在上班吗?”黎朔闭上眼睛,想象着李程秀现在的神态、动作,越想越觉得有趣,可他笑不出来。

    “是,你等一下
天眼神算。”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的背景音安静了很多。李程秀认真地说:“黎大哥,我什么时候和你妈妈说话?我准备了。”

    黎朔浅笑:“你准备了什么?”

    李程秀不好意思地说:“练习了一下说话。”

    黎朔顿时感到心里暖烘烘的,他温柔地说:“时差老是对不上,不急。”

    “嗯,好。”李程秀犹豫地问道,“黎大哥,你好像不太有精神,刚睡醒吗?”

    “不是,我……”黎朔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刀削般俊朗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浮肿和疲倦,他想说的话,却有些害怕说出口,因为他觉得李程秀多半会拒绝。

    “黎大哥,你怎么了?”

    黎朔轻叹一声:“程秀,对不起……我这里出了点意外,我暂时回不去了。”

    “你、是你的父母……”

    “不,他们很好,是我的事务所出了问题。”

    李程秀问道:“很严重?”

    黎朔嗯了一声:“这件事很复杂,我被诬陷了。现在只要我一回国,就会被调查。一切发生得太仓促,一时之间,水深水浅我试不出来,所以我不能冒险回国,你可以理解吗?”

    李程秀小声问道:“……很严重……吗?”

    黎朔沉声道:“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让你担心的,可考虑到你的安危,还是得让你有所准备。”

    “啊?”

    “这次的事,十有*是邵群干的。”

    电话那头倒吸了一口冷气。

    隔着一整个太平洋,黎朔仿佛都能感受到李程秀听见这个名字时的颤抖,这让他心疼不已。他烦闷地说:“我现在担负的事情,结案很多年了,其中已经不涉及任何第三方的利益。诬陷我的人,不但得不到好处,反而是给自己找麻烦,想来想去,只可能是其他利益驱动他这么做的,而这么针对我的,多半是私人恩怨。”他顿了顿,“说到私人恩怨,我目前只想到邵群。”

    李程秀的声音已然透出几分哭腔:“黎大哥,真的是他?”

    黎朔沉吟道:“十有*。”

    “那你,不能回来了?”

    “短期之内恐怕不行,我不能冒险回国。如果我留在美国,最糟的情况是我永远无法入境,但是我回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李程秀的呼吸都在发抖。

    黎朔哑声说:“程秀,我现在很担心你,如果真是邵群干的,他第一步阻止我回国,第二步就会去找你,我已经让助理重新给你找房子了,你也有心理准备。”

    李程秀小声说:“黎大哥,对不起……”

    “程秀,你不需要道歉,这不是你的错
捡宝。从昨天到现在,我想了很多,想到父母年事渐高,想到这次出的事……也许这是命运给我的指点,也许我该留在美国发展一段时间。我现在有一个问题想问你,这个问题的答案,才是我想听的。”

    “什么?”

    “你愿意来美国吗?”

    电话那头再一次陷入沉默。

    黎朔用手捂住了眼睛,问出这句话,也耗费了他很大的勇气,他心里很清楚,俩人之间还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李程秀对他,更多的是感激,“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定,需要颠覆你过去的生活,离开你熟悉的环境,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很难。但是只要你愿意,一切都可以被克服。语言、环境、朋友、工作,全部都可以克服,这里有我,只要你愿意来。”

    “我……我不知道。”

    “我会让助理协助你办签证,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考虑,哪怕在登上飞机之前,你都可以反悔,但是我真的希望,有一天能在美国拥抱你。”

    为了不让父母看出异状,黎朔洗了个澡、仔细地刮了胡子,让自己看上去状态好一些。

    他刚回国的时候,尝遍了创业的艰辛,也不曾跟家里要过一分钱、诉过一句苦,如今父母是乐享天伦的年纪,他更不能让他们为自己操心。

    收拾好自己,他下楼吃饭。

    黎先生见他第一句话就是:“你昨天去看锦辛,他怎么样了?”

    “挺好的,过几天应该就消肿了。”黎朔猛地想起来,还没给赵锦辛订饭呢。

    “哦,那就好,希望别有什么后遗症。”

    黎朔打了个电话给离赵锦辛最近的餐厅,让他们送一份午饭到赵锦辛家,并嘱咐他们留一张便条,写上:按时吃药。

    吃饭的时候,黎夫人问起儿子什么时候回国。

    “哦,不急。”黎朔笑笑,“最近事务所事情少,我回来一趟,多陪陪你们。”

    “那太好了。”黎夫人开心地说,“你赵叔叔在千岛湖买了栋度假别墅,他一直邀请我们去玩儿,这次正好你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度假吧。”

    黎朔的笑容僵了僵:“一起?两家一起?”

    “是啊,锦辛平时不爱回家,现在手受伤了,要是一起去度假,也方便照顾他。”

    “呃……”他不仅完全没有度假的心情,更不想和赵锦辛共处一室。

    “你妈妈已经买了四条裙子了。”黎先生朝黎朔挤了挤眼睛。

    “……是吗。”黎朔勉强露出笑容,“那我要准备好相机,把妈妈最漂亮的样子都拍下来。”他实在找不出理由拒绝。

    黎夫人笑着说:“对了,你不是一直说要让我和你男朋友聊聊天吗。”

    “还是算了吧,他特别害羞,下次也许我会带他回美国,到时候你们好好聊。”黎朔眼中闪过一抹落寞。

    “也好,来儿子,尝尝这个海参
超级交易网站。”

    刚吃了几口饭,手机响了两声,黎朔生怕漏过重要的电话或短信,拿起来一看,是赵锦辛发来的:“你居然用餐厅的饭菜应付我。”还配上了一个哭泣的表情。

    黎朔快速回了一条:“吃药了吗?”

    “不想吃饭,不想吃药,除非你来陪我。”

    “我今天有事过不去。”

    “你不过来也可以,发一张你的裸----照给我。”

    黎朔把手机扣在桌上,不再理他。

    手机开始接二连三地响起了短信的声音。

    黎朔的爹妈都不解地看着他。

    黎朔尴尬道:“我助理在传文件。”他匆匆吃了几口饭,拿上手机就回了房间。

    翻开手机一看,赵锦辛发过了好几条信息。

    “只拍屁---股就行。”

    “好吧,胸。”

    “腰或者大腿,不能再妥协了。”

    “手总可以了吧。”

    “黎叔叔,我好喜欢你的手,拍一张发给我,我保证今天都很乖,好不好。”

    黎朔哭笑不得,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这么能耍赖皮的人。他打开相机,拍了一张自己手的照片发了过去:“你说到做到,今天都乖乖的。”

    赵锦辛回了个微笑的表情,附上一句话“我会一整天都乖乖地想着这只手握着我的宝贝。”

    黎朔脸上一阵发臊,拍了张自己比中指的照片传了过去。

    赵锦辛简直是条狐狸精。

    隔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黎朔余光瞄到是赵锦辛发来的,犹豫再三,还是挡不住好奇,打开了。

    “我知道你在国内碰到麻烦了,我愿意帮你。”

    黎朔僵住了,手指快速地按着按键:“不要再调查我的事!!”

    “谁叫我喜欢你嘛。”

    喜欢……

    喜欢到底是个有多少分量的东西?

    邵群喜欢李程秀吗?应该是喜欢的,可他带给李程秀的尽是伤害。

    李程秀喜欢自己吗?应该也喜欢的,只是其中不知道注水了多少感激和依赖。

    赵锦辛呢?赵锦辛这样的人,一句喜欢使用的频率估计赶得上口头禅,除了好听,没任何用处。

    黎朔苦笑一声,回了条措辞严厉的信息:“不要再多管闲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