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5章
    黎朔煮了点粥,炒了个秋葵、茄子,又做了个培根沙拉。

    他不喜欢外人进入自己的私有空间,所以家里只定期请钟点工,做饭都是亲力亲为,味道不错,速度也快。

    把饭菜摆上桌,他叫道:“来吃饭吧。”

    “手疼,起不来。”赵锦辛嘟囔着。

    黎朔真是服气了:“车门夹的是你的手,不是脑子,快起来。”

    赵锦辛磨叽着挪了过来,看上去精神不太好。黎朔见他的手指比刚才更肿、更紫了,实在有些吓人,心里的愧疚愈深,他拉开椅子:“来,坐。”

    赵锦辛侧坐在椅子上,一手拽开了领带,透了一口气,才瞄了瞄桌面,笑了:“看上去不错啊,很香。”

    “味道也不错。”黎朔随手把筷子递给了赵锦辛,下一秒,手僵在了半空中。

    赵锦辛跟挥舞战利品一般晃了晃自己“重伤”的手。

    黎朔放下筷子,拿起勺子:“用左手舀着吃吧。”

    俩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了“你喂我”和“别让我喂你”,然后互相干瞪眼。

    黎朔无奈道:“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赵锦辛支着下巴看着他:“我的手真的很疼。”

    黎朔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叹气了,他认命地舀了一勺粥,递到赵锦辛嘴边:“来。”

    赵锦辛得逞地一笑,张开嘴吃了一口:“宝贝儿喂的粥真好吃。”

    黎朔没理他,夹了段茄子塞进了他嘴里。

    “真看不出来你还会做饭。”赵锦辛舔了舔红彤彤的嘴唇,微眯着眼睛,“又多了一个我喜欢你的理由。”

    黎朔夹起秋葵堵住他的嘴,看着他举着受伤的手还不忘调戏自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神罐

    赵锦辛也露出了灿若明星的笑容,用一种凝视珍宝的眼神看着黎朔:“你笑起来真好看,人又这么温柔,你要是我的人,我才不放心你一个人出门呢。”

    是人都爱听好听的,尤其是从赵锦辛这样优渥的人嘴里说出来,这恭维岂止是好听,简直带着杀伤力。

    黎朔感觉头皮一阵酥麻。他定了定心神,坦然道:“多谢夸奖。”他这辈子受到过的诱惑很多很多,金钱的、地位的、欲---望的,人能否战胜自我,就体现在面对诱惑时的定力上。

    今天赵锦辛说他是“第三者”,他之所以生气,是恼羞成怒,他一直以“那个男人在伤害李程秀”为借口,粉饰自己插足别人感情的事,当然,他至今也不后悔,因为他不能看着他喜欢的人受苦,但他不会再做违背自己原则的事。

    “其实我以前就听我爸妈提起过你,但你长期在国内,我们一直没有缘见面,我要是知道,你这么完美,还刚好是我喜欢的型,我一定会早点去认识你。”赵锦辛微微垂下头,笑容有一丝落寞,“这样你就会先喜欢上我吧。”

    黎朔放下勺子,清了清嗓子,温和地说:“锦辛,你不是喜欢我,而是喜欢‘得不到’的东西,但我是没有义务满足你的征服欲的。我很珍惜我和程秀的感情,我希望你能出于对我的尊重、出于对我们父辈友谊的重视,不要再做些暧昧不明的事,正常的和我交往,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

    “我……”赵锦辛低着头,轻轻咬着嘴唇。

    黎朔见他像个被戳破谎言的孩子,顿时有些心软,到底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这样过于生硬的拒绝,是不是有点太伤人了?

    “我不要。”

    黎朔怔住了。

    赵锦辛抬起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藏着狡黠的笑意:“你跟我在一起会更开心、更幸福,良禽择木而栖,你这么聪明,怎么不懂这么简单的道理。”

    黎朔感觉自己被耍了,一阵不爽:“你凭什么觉得我们在一起更好,你这完全是……”

    “我说了呀。”赵锦辛上翘的眼尾含着一丝魅惑,“你跟那个李程秀在一起,连真正的g--c都不会有,怎么会幸福呢。”

    黎朔不客气地反问:“简直可笑,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没有?”

    “你跟他在一起,是做1吧。”

    “所以呢?”黎朔的语调不自觉地拔高了一点。

    赵锦辛眯起眼睛,歪着脖子看了他两秒,突然笑了:“好奇怪,回避问题,语调升高,你心虚了,有两种可能,第一,李程秀是1,不过看他那瘦巴巴又肾虚的样子,困难,第二,你们……还没做过。”

    黎朔正被戳中红心,心里暗骂赵锦辛,他真是倒了霉,他现在真是宁愿被夹着手的是自己。

    “哈哈哈哈哈——”赵锦辛顿时捧腹大笑,笑得肩膀都跟着直抖。

    黎朔忍着恼火,平静地说:“我们刚在一起不久,不是所有感情都需要以性来衡量的。”

    “哈哈哈
星神奇缘记。”赵锦辛笑得耳朵都红了,他喝了口水,顺了顺气,摆着手笑着说,“我同意,非常同意,但是,他真的不适合你。”

    “适不适合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没有必要跟你讨论我的感情生活,你吃完饭了吧?”他起身就想收拾碗盘。

    赵锦辛也跟着站了起来,一步挡在黎朔身前,低笑道:“你从李程秀身上永远得不到满足,像你这种外表一本正经的男人,最适合被挖掘*的本能,所以……你该被我上。”

    黎朔身体一僵,不敢置信地瞪着赵锦辛,有种朗朗晴空被雷劈的感觉。

    他从来没想过,赵锦辛,居然,想上他?!

    这个比他小了11岁,成天嬉皮笑脸、面皮比城墙厚的兔崽子居然想上他?!在他心里,赵锦辛的定位一直是放---浪大胆的小野猫,虽然块头是大了些,但在gay圈里,体型向来和上下没有必然关系,赵锦辛又骚又爱撒娇,成天一副等着被他做点什么的模样,居然……

    怔愣过后,黎朔失声笑了出来:“你疯了?”

    赵锦辛笑嘻嘻地捏着并不存在的裙摆,行了个娇媚的屈膝礼:“清醒得很。”

    “你胆子倒是不小,打我的主意。”黎朔感觉听了个大笑话,止不住地想笑,他根本不相信赵锦辛真的打他的注意,毕竟这人嘴里就没一句靠谱的话。

    “我喜欢你,我想睡你。”赵锦辛摊了摊手,无比地坦然,“我哪儿错了?”

    “你没有错,你可以接着做梦。”黎朔放下了碗盘,直接去沙发上拿自己的外套准备走人。

    “你就打算这么走了?”赵锦辛晃着自己的手,笑道:“我会去告状的。”

    黎朔扭身瞪着他。

    “我去跟叔叔阿姨说,大哥欺负我,用车门夹伤我的手,我生活不能自理,大哥还嫌麻烦不肯负责。”赵锦辛越演越入戏,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黎朔抱胸看着他:“你不会是故意把手伸进车门里的吧。”

    “我还没那么傻。”赵锦辛噘着嘴,“真的很疼啊,我的手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弹钢琴了,可能都没有力气抓网球拍、滑雪杆、篮球,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有些后遗症年轻的时候看不出来,老了之后……”

    黎朔放下了外套:“好了好了,你还想做什么?”

    “至少帮我换一身居家服吧。”

    黎朔用力地换了一口气,暗暗告诉自己,修养,修养。然后才平静地说:“居家服在哪儿?”

    赵锦辛抬了抬下巴:“卧室。”

    俩人走进卧室,赵锦辛打开衣帽间的门,指着一排睡衣:“黑色那套吧。”

    黎朔把居家服拿了出来,赵锦辛已经展开两臂等着他了,那姿势就好像在等待一个满怀的拥抱。

    黎朔走到他身后,帮他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并小心地没有让袖口碰到手,脱完外套,再脱马甲,最后是衬衫
邪欲无双

    赵锦辛似笑非笑地看着黎朔。

    黎朔莫名地有些悸动,但表面上若无其事地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那片胸膛跟照片中一模一样,不,随着呼吸而缓缓起伏的蓬勃的胸肌,比照片里更具有力量和美感,解开扣子的过程,就像拆礼物一般,每窥见一部分,都能让人亢奋,而彻底把礼物盒子打开,就像打开了一个巨大的惊喜。轰地一声,瞬间冲击人的感官。

    黎朔年轻时也曾流连花丛,看过不少漂亮的身体,但赵锦辛,怎么说呢,不仅仅是好看,还像散播花粉一样,连头发捎都在散播着浓烈的荷尔蒙。

    赵锦辛故意挺了挺胸膛,低哑磁性的嗓音在黎朔耳边响起:“要不要摸摸看?手感不好不要钱。”

    黎朔没搭腔,小心解开袖口的扣子,把衬衫也给他脱了下来,套上了居家服。然后他指着裤子:“你可以自己来吧。”

    赵锦辛耍赖道:“不可以啊。”

    黎朔只想赶紧结束走人,他利落地扳开了皮带扣,扯下拉链,将西装裤褪了下来。

    瞬间,一双长的没边儿的腿暴露在空气中。

    赵锦辛低笑着说:“你觉得怎么样?”

    黎朔手里拎着睡裤:“坐在床上。”

    “哇,这么快就让人家上床。”

    黎朔真想把那张嘴给缝起来,他指了指床:“穿,还是不穿。”

    赵锦辛后退几步,大敞着腿坐下,那双腿肌肉紧绷、线条修长,一看就是常年运动的腿,惹人无限遐想。

    黎朔半蹲下身,把两条裤腿套进了他的脚,而后道:“站起来。”

    赵锦辛乖乖地站了起来,身体故意前倾,几乎贴上黎朔的脸,黎朔腰身后仰,把裤子快速提上:“好了……”

    话音未落,赵锦辛的左臂一把揽住了黎朔的腰,一个旋身,俩人双双倒在了床上,赵锦辛用沉重的身体压住了黎朔。

    黎朔一把擒住了赵锦辛的肩膀,翻身想起来,没想到赵锦辛一只手的力气也相当大,死死攥着他的腰,让他无法动弹,他又不敢有大动作,怕碰到赵锦辛的手。

    黎朔的声音沉了下来:“赵锦辛,我生气了。”

    赵锦辛低下头,用鼻尖顶着黎朔的鼻尖,软绵绵地说:“我想亲你。”

    黎朔的身体僵了僵,他感觉到有个东西顶着他了,他皱起眉:“起来,否则碰到你的手我可不管了。”

    “要是能亲你一下,碰到手又算什么。”赵锦辛用眼神描绘着黎朔的唇形,渴望不加掩饰地蕴含在每一丝专注的视线中,“真想看看这身西装皮下面藏着什么……”

    黎朔狠下心,一把握住了他右手的手腕,黎朔热爱运动,手劲儿着实不小,死死地攥着赵锦辛的腕关节,冷冷地说:“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疼。”

    赵锦辛微蹙眉,想着这力气要是碰到他负伤的手,那实在是吃不消,只好悻悻地爬了起来
七星暗月

    黎朔暗自松了口气,赵锦辛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再不起来他也要有反应了,那就丢人了。

    赵锦辛可怜兮兮地指着自己支起来的小帐篷:“黎叔叔,你欺负人啊。”

    黎朔拍了拍他的脸蛋:“你不是还有左手吗。”说完推开了赵锦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卧室,拿上外套甩门而去。

    离开赵锦辛的家,黎朔抹了一把脸,大口地吸了几下清新冷冽的空气,混沌的大脑才清明了几分。

    他回到车里,掏出手机给李程秀拨了个电话。

    “喂,黎大哥。”

    听到那温润嗓音的瞬间,黎朔感觉心绪瞬间平静了下来,李程秀就是有这样的能耐,和他在一起,情绪如涓涓细流,规规矩矩地淌着,让人感觉很静、很舒服。

    “程秀,睡了吗?”

    “还没,今天加班,回家就晚了。”

    黎朔温柔地笑着:“你们老板真坏,居然让小程秀加班。”

    李程秀笑了笑:“没什么的。你……怎么样?美国好玩儿吗。”

    “回来哪儿有时间玩儿啊,都在忙正事、陪父母,哎,明天你放假吧,那和我妈妈聊聊吧,她这两天一直念叨呢。”

    “好。”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我、我不太、会说话。”

    “没关系,我妈脾气特别好,比我还要好。”

    “好。”

    “你想我吗?”黎朔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想着那张白净清秀的脸,嘴角不自觉地挂了笑。

    “想的。”

    “我也想你,我给你买了好多礼物。”

    “别、别买,我不缺什么。”

    “可我想送给你啊。”

    电话里一阵沉默:“啊……太破费了。”

    “你不用想这些,乖乖等我回去。”

    “嗯。”

    电话里一阵沉默。

    黎朔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黎大哥,晚安。”

    挂了电话,黎朔露出一个苦笑。

    他和李程秀的话题不多,李程秀很闷,而他们之间几乎没什么共通点,共同话题也是需要时间和经历来培养的,他并不着急,但他很清楚的知道,李程秀心里有一个放不下的人,所以始终无法对他敞开心扉,他虽然介意,却不能表现出来,这个,同样需要时间去磨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