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谁把谁当真> 第2章
    黎朔一直没有睡踏实,迷迷糊糊间,就听到舱内广播,飞机要准备下降了。

    他摸索着眼罩,想摘下来。

    一只大手温柔地握住了他的手,磁性的嗓音就在耳边响起:“机舱里刚开了灯,很亮。”

    黎朔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想起这是赵锦辛的声音。他闭着眼睛摘下了眼罩,等眼睛差不多能适应光线了,才慢慢睁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带着明朗笑容的俊颜,那脸真是好看极了,尤其是那对饱含秋水的桃花眼,被深情注视的时候,让人心脏都为之颤抖,没有一点定力,光是这一眸一笑都能被打个丢盔弃甲。

    这人虽然年轻,可却是个情场老手,不容小觑,但输也输在年轻,想蛊惑他黎朔,段数还差了些。他轻轻推开了赵锦辛,轻声道:“谢谢。”

    “刚才你在睡觉,吃饭就没叫你,给你留了一份。”赵锦辛指了指自己桌板上的餐食:“一会儿就降落了,吃点东西吧,甜虾沙拉味道还不错。”

    “我不饿。”

    “那喝点水。”赵锦辛把矿泉水递给他,“还是来杯咖啡?”

    黎朔接过水:“水就行。”

    赵锦辛笑眯眯地看着他,仿佛在观赏一件瓷器,需要静下心来仔细揣摩。

    不夸张的说,黎朔自第二性征发育以来,对他表示过好感或明确追求的人能装满这架波音747,黑白黄棕什么人种都有,其中不乏有比赵锦辛还放--浪大胆的,但鲜少有人像赵锦辛这般的自信。

    真让人不舒服,但也真的很新鲜。

    喝完水,黎朔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他关门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看身后,唯恐赵锦辛再跟着挤进来。看着镜子里明显疲倦的脸,他证了几秒,忍不住笑了。

    这一趟,他收获了充满新鲜感的意外,让原本冗长的飞行变得一点都不无聊,所以,有什么可生气的呢。

    他打开洗手间的门,一眼就看到赵锦辛坐在座位上,正支着下巴偏头看着他,好像就在等他打开门出现的那一刻,冲他微微一笑
重生乞丐皇后

    黎朔似笑非笑,泰然坐回了座位。他已经想好了赵锦辛如果坚持要他的电话,他该如何礼貌又坚定的回绝。

    但赵锦辛只是跟他闲聊了几句天气,飞机就落地了,直到俩人走出舱门,赵锦辛都没有再提一句出格的话。

    在到达大厅,赵锦辛朝他伸出手:“相逢即是缘分,有机会再见。”

    黎朔也大方地跟他握了握手:“一路顺风。”

    赵锦辛倒退着走了两步,然后露齿一笑:“我们一定会再见的。”那笑容狡黠而又成竹在胸,好看得仿佛能点亮周围的空气。

    黎朔淡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家里的司机早早等在了机场,黎朔看到那个永远干净整洁、慈眉善目的老头,心里一暖:“光叔。”

    “lambert。”光叔脸上堆满笑容,“飞机居然整点到了。”

    黎朔抱了他一下,笑道:“你怎么还很意外的样子,难道特别喜欢等我?”

    “谁喜欢等你。”光叔佯怒道,“一年到头就回来那么一两次,谁要等你。”

    黎朔朗声笑道:“我的错,我以后一定多回来,走走走,回家。”

    路上,黎朔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

    光叔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以后真的要多回来啊,先生和太太总是念叨你,人上了年纪啊,特别怕孤独。”

    “一定的。”黎朔想起他爸叫他回来的原因,有些不解,电话里也不说清楚,就说跟恩南集团有关。

    他爸以前是全美排行第三的会计师事务所的董事之一,后来因为心脏的原因提前退休,又被自己的朋友——恩南集团董事长返聘为财务顾问。恩南集团是美中进出口贸易航母级别的大公司,董事长也是个华人,跟他爸是多年朋友,他爸性格闲不住,但身体又无法负荷高强度工作,所以受聘为财务顾问,过着半退休半工作的生活。

    想来想去,难道又是希望他接班?他早在大学的时候就明确拒绝进他父亲的事务所了,现在在国内有自己的事业,更不可能回来了。

    黎朔猜不出来,也就不再猜了。

    他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感到熟悉又陌生。他大学毕业后离开美国,之后一年只回来两三次。他从小喜欢数字,所以也学了会计,但他觉得这个城市太饱和了,所有的大公司都和各大事务所有着紧密的联系,他要创业,怎么都绕不开他父亲的关系网,这让他觉得没劲,于是他回了中国,他也很庆幸当初的决定,让他现在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黎朔看了看手机,现在国内还是半夜,那个人通常都是七点起床,很准时。他会心一笑,低头发了一条短信:小程秀,我到家了,起床了给我回个短信,我想让你和我妈妈聊聊天。

    这俩人要是通话,一定是一个热情洋溢,一个磕磕巴巴,只要想想那画面,黎朔就忍不住想笑。

    突然,手机嘀嘀响了两声,黎朔颇为意外,难道李程秀这点儿还没睡?莫非是在等他落地?他有些期待地打开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好奇地点开短信,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一片赤--裸的胸膛,画面截取脖子以下腰部以上,似乎是刚沐浴完,光滑的皮肤上遍布剔透的水珠
送君千里不须别。那身材真是绝了,胸肌壮硕又充满弹性,腹部跟码砖块一样罗列着硬实的八块腹肌,人鱼线随着劲瘦的腰肢延展向画面的底部,消失不见,引人无限地遐想。

    黎朔的喉结滑了滑,盯着照片多看了几秒。

    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喜欢居家小兔型的,纤细、柔弱,能让他生出强烈的保护欲,可男人嘛,最喜欢温柔可爱、小鸟依人的,也并不会不喜欢*性感的尤物。比如眼前这张照片,就给了他很强的视觉冲击。

    他笑了笑,顺手把照片保存进了相册,但没有回,多半是什么人发错了。

    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还是刚才那个号码,发过来一段话:don'tlikeit?

    黎朔挑了挑眉,回了一条:whoru?

    “r。”

    黎朔心想,大概是哪个朋友知道他回美国了,逗他呢,他随手回了一串:xxxxxxxxxxx。

    很快,短信来了,黎朔快速打开一看,对方果然发来了一张更劲爆的照片,这次是腰部以下,只穿着一条内--裤的照片,那大腿肌肉紧绷,纯黑色的四角裤下鼓起来一个小山包,修长的手指还拽着内裤的边缘往下拉,隐隐能看到一些湿漉漉的耻---毛,骚得让黎朔都有点不淡定了,他轻咳了一声,不自在地拽了拽领口。

    光叔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怎么了?热吗?”

    “哦,没有。”黎朔的手指快速在屏幕上打着字,“whothehellru!”他很好奇是哪个损友发模特的照片戏弄他,看这肤色是亚洲人,真了解他的审美。他把短信发走后,想了想,干脆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对方挂断了,很快,短信就过来了:“?r。”

    黎朔嗤笑一声,不再理这故弄玄虚的损友,看谁先沉不住气。

    等了约十分钟,黎朔反复看了几遍那两张照片,实在是让人浮想联翩。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即便现在不花一分钱也可以在网上看到极尽裸--露的各色图片,但半遮半掩的却更能挑起人的好奇心。

    他现在就很好奇,怎么样一张脸,配这么好的身材才不算辜负,而发给他照片的人又是谁。

    直到车都开到家了,他脚刚沾地,父母迎了出来,手机也响了。他终于克制不住好奇,一边跟父母打招呼一边打开了手机。屏幕上那张灿笑的俊脸让他差点吐血。

    赵锦辛?!

    “小朔。”黎太太已经高兴地抱住了他,“累不累啊?”

    “不累,妈,你的新发型真漂亮……”黎朔脸上的表情还来不及调整,略有些尴尬,他赶紧把手机揣进了兜里。

    黎太太微笑着拢了拢头发,“怎么了?怎么慌慌张张的?”她不解地看着一向稳重的儿子。

    “没有啊。爸。”黎朔一把搂住了黎先生的肩膀,朗声笑道,“爸你胖了。”

    黎先生呵呵笑道:“我才没胖,我最近在健身,壮了一些
重生游戏洪荒世界之证帝。”

    “健身好啊,走走,进屋。”黎朔暗忖,赵锦辛那小子怎么会有他的号码?还发那些极其挑逗的照片戏弄他,他居然还上当了,真让人窝火。

    进屋后,黎朔依旧有些心不在焉,他是好气又好笑,趁着聊天的空挡,把那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他不太喜欢强势的人,尤其是在这种事上,一旦趋于被动,他就会不自在。他一直把自己的生活规划得井井有条、进退有度,一切尽在掌握,正如他喜欢数字的条理清晰、逻辑严明。

    这次回国匆忙,他没带太多东西,但也让助理临时去挑了一堆礼物,尤其是给他妈的。

    黎太太从小养尊处优,当年下嫁给黎先生这个穷小子,谁都不看好,可她嫁人后被丈夫宠,生了儿子被儿子宠,一辈子都极平顺,是个与世无争、单纯开朗的女人,送她一件珠宝她高兴,送她一个果篮她也高兴,脸上总是挂着笑的。

    她把黎朔带的礼物一一看了一遍,然后颇为期待地说:“小朔,你男朋友的照片呢?快给我们看看。”

    黎朔笑了,掏出手机翻开相册,想找李程秀的照片,结果跳出来的第一张就是他刚保存的赵锦辛的风--骚半--□□!

    他惊得手一抖,想收回去已经来不及,黎太太眼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哇,身材这么好啊!”

    “不是不是,这个不是。”黎朔脸有点发烫,赶紧把照片滑开了,“这个是网上的,壁纸。”他忍不住腹诽赵锦辛,作为一个从小到大的模范儿子,他已经记不起上一次在父母面前如此窘迫是什么时候了,真是丢脸。

    黎先生坐在沙发对面,大概能猜到发生了什么,露出捉狭的笑。

    黎太太忍俊不禁,用手指点着黎朔的脸:“哎哟,难得看你害羞。”

    黎朔轻咳一声,快速找到李程秀的照片,递给他母亲。

    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张白皙秀气的脸,眼睛黑亮清澈,鼻头有一点圆,下颌线条很润,柔软的头发贴着脸颊,面上带着一种沁人心脾的笑容,这张脸不惊艳,但非常舒服耐看,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温柔无害。

    黎太太眼睛亮了亮:“一看就是个好脾气的人。”

    “是,非常温和,做饭很好吃,还特别会照顾人。”黎朔感到由衷地欣喜。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知道,李程秀符合他对另一半至少八成的期望,而且恰好出现在一个他想要安定下来的年岁,正是所谓的“对的时间和对的人”,所以他做了一件违背他原则的事——他从另一个人手里把李程秀抢了过来。这么做虽然招致了一些麻烦,但是他均衡了一下得失,他不后悔。

    他喜欢李程秀,他不仅是把喜欢的人争取到自己身边,而且还拯救了李程秀免于那个人的伤害。

    “这次怎么不带他回来玩玩儿?”黎先生问道。

    “他要上班,而且你这么急着把我叫回来,他哪儿来得及办签证。”谈到这个,黎朔好奇道,“爸,你这次叫我回来做什么?匆匆忙忙的,跟恩南集团有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