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现言 > 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第690回(完结篇)
    这栋小洋楼是秋宝变出来的,刚才下雨,给那一家三口留宿,顺便带子桑来见一见她前世的父母。

    两人刚走到门口,一个小屁孩的哭闹声传来。

    “……我不去,爸,妈,里边真的有个大妖怪会吃人。呜呜,妈,我不去,我不去……”

    你特么的才是大妖怪,她吃人也要吃个帅的,像他长那么丑,扔厕所里还嫌影响市容。

    屋外,秋宝摩拳擦掌准备进屋揍人。

    子桑搂紧她的腰,“淡定淡定,童言无忌,当真你就输了。”

    说罢,和她一起进屋,认识眼前这对年轻的前世老丈人与丈母娘,还有一个名叫天翊的小男孩。

    也就是陌子的转世。

    他的灵魂也复活了,投胎转世,成了一个胆小如鼠的小屁孩。

    原来,陌子前世中了魔植的毒,今世仍未清干净,容貌跟以前一样丑陋,处处受人排斥。

    受前世业力的影响,他打懂事起一直做一个梦,梦里有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每次阴森森地笑着告诉他,要想恢复容貌,必须到东郊求药。

    啊呸,特么的是谁给他托的梦破坏她的形象?从实招来,姑奶奶撕了他。

    秋宝对着陌子的转世磨刀霍霍,子桑一额汗,不断打圆场。幸好小青梅前世的父母通情达理,尤其是连父更是精于眼色之辈,几次顺着子桑的话调节气氛。

    他也发现女屋主对自己儿子的态度有些异常,但不以为意。

    “儿子,有些人是面恶心善,你没发现那位大姐姐帮咱们做的甜汤特别好吃吗?你还吃了两碗。”

    年轻女子笑着应声附和,过后,有些疑惑地摸摸自己手腕上的红手链。

    “老公,那位阿丹的手链跟我们的一模一样……”斜眼望他,“你不是说找人定做的吗?”还说是情侣链,一人一条,结果发现人家姑娘手上全有,脸被打得啪啪响。

    年轻男子略显尴尬,“这真是我订做的,那和尚告诉我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嗯哼,事实证明你上当了。”女人老实不客气地打击他,“还说什么那和尚一身刚正之气,睿智不凡……其实是你太蠢的缘故
追妻令,王的倾世溺情。”

    呃,请表酱紫说~。

    年轻男子郁卒。

    “爸,妈,你们在说什么呢?”天翊见自己不再是受关注的主角,郁闷地抬头问。

    夫妇俩忙笑言安慰,哄他睡觉。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天翊小屁孩胆小,无论如何也不肯上山。年轻的父母拗不过他,只得向子桑、秋宝两人道别,然后一家三口开车走了。

    “查他们的地址很容易。”子桑见她一脸怅然,便说。

    秋宝摇摇头,“不用了。”目送车子远去。

    往事如烟,于人似梦。

    前世的父母今世是别人的,与她缘尽,这就是喝过孟婆汤的好处。

    “我觉得,你爸妈好像专门收养熊孩子……”

    秋宝不满地剜他一眼,“你说谁是熊孩子?”

    “咳,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你看,前世他们养育你们三兄妹,然后大哥成了河神,二姐成了百草仙子,而你……”意味深长地瞟她一眼,这个就不用说了,大家心知肚明。

    被他这么一说,貌似有些道理。可惜她未能练出慧眼,据说慧眼能看穿三世,高级些的甚至能看到十世以内。

    如果子桑所言属实,她前世过成那样。

    “那陌子这辈子……”

    子桑对小屁孩的未来深表同情,“嗯,希望他这次能有好结果。”

    往往,世人的希望是用来幻灭的。

    十四年后,一名二十岁左右的丑陋青年深夜上山,独闯东郊之林求解药。那时候的他父母体弱多病,横祸天降,居无定所,经历惊险刺激……但一家三口仍然好好的。

    那是后话,就不多做赘述了。

    偶遇前世父母,跟子桑一起回到安平市的秋宝,先去了一趟安水河想跟大哥说说。毫无意外,大哥仍在修炼着,不便俗事烦扰。

    于是,召来小麻雀去神女峰替自己传话。

    秋宝自己去不行,她身份敏感,神女宫不能开启。只有小麻雀去,连婷才方便出来,姐妹俩飞雀传书。

    得知前世父母安好,为人子女自然心中安慰。

    子桑所言,连婷亦有所感,亦劝小妹前世之事不必耿耿于怀。父母自有因缘,前世的子女最好别干涉免得误了他们的事。

    这一点,秋宝是晓得的,她不过是把消息告知亲人,大家开心开心而已。

    末了,连婷让小麻雀送来一包新种子,据说是她师尊从天宫带回来的,神女峰也是今年才开始种,三十年才结一次果,在人间珍贵得很。

    普通人吃了延年益寿,神族当水果吃,没什么作用
沙漠谜情咒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秋宝把种子分成两份,一份给子桑族人种植,一份种在神府。

    自从见了前世父母,她没心思练功了,回到安平市继续平淡的生活。

    经过多年努力拼搏,亲爹姚乐平终于再一次带领姚家登上本市首富的宝座,在全国也排得上名次,比姚老爷子当年更胜一筹。

    这回厉害了,前妻、前任、各种烂桃花接踵而至,热闹非凡。

    连姚夏如都忍不住搬回安平市,拖家带口那种。她还找过秋宝一次,希望姐妹同心,让后妈允许两人重返姚家。

    秋宝懒得理她,有清静日子不过跑去找虐?嗤,还不如参加同学会。

    是滴,年年两人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一直缺席同学聚会,不管高中还是大学的,两人从未参与过。

    今年不同,两人都很空闲,而且是高一的同学会。

    他们对高一的同学很有好感,便应邀而去。一起去的当然有候明哲,他和候杉这两位正、副班长在大家心里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至于睡美人秋宝,纯属锦上添花的人物。

    能来最好,给聚会添上一抹鲜艳的色彩;来不了也没事,她穷凶极恶把亲爹怼下首富高台,仍是亲爹的最爱,种种传奇事迹已经不是人类做得到的范畴。

    此等视金钱如粪土的人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大家表示理解。

    多年不见,同学们相见甚欢。尤其是按老规矩由副班长掏钱请客,更是皆大欢喜。

    人多品性杂,有开心的,也有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

    “……你结婚最早,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没生孩子?你看我,都三个了,呵呵呵……”孙小芬吃得满嘴漏油,一边冲她笑,转身冲着旁边的熊孩子一声虎哮,“你夹什么豆腐花?这不还有龙虾吗?!没出息,阿金!你干嘛?菜掉地下别捡了!小龙,你给我回来……”

    这一桌的同学被她惊呆了,个个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

    她不是同学中最穷的,但肯定是最吵的。连李梅梅也只是带了丈夫来,孙小芬却带了丈夫和孩子,一家五口的吃相几乎一致特别惊人。

    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古人诚不欺我。

    钱瑶就坐在身边,秋宝侧身悄问:“她身边那个男的是谁?他好像不是姓杜那个。”

    “两人早分了,杜思远当了上门女婿,攀上一个白富美,不要她了。”钱瑶叹气。

    “那你呢?全班好像只有你没结婚。”连范玲这条女汉子都嫁了,还生了一个女孩。

    这一回,钱瑶叹得更大声,“别提了,我本来想考研之后才谈,结果根本没时间。后来发现全世界都有对象就我没有,一下想不开又去考博士……”然后就没然后了,不知不觉被剩下
温柔的城

    秋宝无语,“你不是说回去当客栈掌柜吗?”

    “我妈说她还硬朗,能多撑几年,让我再玩玩。”钱瑶很无奈,“现在大家都后悔了,见天就催我相亲……”

    一直关注这边八卦的孙小芬终于有话可接了,筷子一挥,“你早就该相亲了!条件别放那么高我跟你说,博士又怎样,女人到了这个年龄就是黄花菜,贬值了……”

    钱瑶没理她,径自跟秋宝聊,“你没个孩子总是不成的,人生还有那么长,有没考虑过收养?”

    这话又被孙小芬听见了,“养不熟的我跟你们讲,不如找个熟悉的人家,喏,像我们家小龙就挺乖巧。大家知根知底,我知道你跟副班长一定不会亏待他。不信你看他,小龙,小龙,快过来……”

    不行,实在太吵了。

    秋宝忙拿包起身向众人告辞,让子桑、候明哲和同学们陪师长们继续聊,她和钱瑶、范玲等女生先走一步,另找地方畅谈一番。

    至于孙小芬怎么想,没人理她,整桌饭菜全留给她一家五口了。

    聚会散了之后,孙小芬到处找人问秋宝、子桑的联系方式,希望能说服两人收养自己的一个儿子。

    自从她结婚生子之后,举止开放,言辞过分失当,貌似不知礼仪廉耻为何物了。

    从此之后,秋宝和子桑再也没参加过同学会,偶尔约几个谈得来的一起出去撮一顿,闲聊一通罢了。

    光阴似箭,岁月似水流逝。

    不知不觉地,石家兄弟俩的孩子渐渐长大,石子贝也长大了,结婚了,眼看也怀了孕。

    秋宝风采依旧,一点孕味都没有,身边熟悉的人们替她忧心不已。

    尤其是姥姥、姥爷,开始求神拜佛,希望保佑她能早生贵子,完成一个正常女人该有的步骤。

    不想让老人家担心,秋宝和子桑选了一个晚上,与二老开门见山。

    得知两人体质有异,难以孕育,姥姥着实哭了好一阵。姥爷听了解释反而没什么了,他只是怕外孙女身体有问题,怕她遭到外孙女婿的嫌弃。

    如今见小俩口感情和睦,没有受到孩子的困扰,已放下心中大石。

    有姥爷安慰姥姥,两人自然是放心。

    一眨眼,三十年过去了。

    由于家中老人长寿,唯恐引起相关部门注意,石、秋与车三家人搬到东郊之林养老。姚老爷子都一百多岁了,与姚乐平一样不愿离开子孙,在城里终老。

    秋姥爷把上陈村的秋家大屋留给石家两兄弟,钱财给村人修路建校。

    还有秋氏族人那边,姥爷家的祖屋也一样。

    剩下的钱全部捐了出去,没办法,大外孙女不差钱,小外孙女不用那么多钱,二老认为自己留着没用,不如捐了。

    苏玲和庞医生等孩子长大,成家立业后,夫妻俩开始结伴到处游荡,后来选了一个比较偏僻的乡村安居
下嫁。一个继续当老师,一个成了本地医术最高明的大夫。

    夫唱妇随,其乐无穷,总算圆了苏玲远离尘嚣的心愿。

    “唉,终于老了。”

    28楼上,秋宝一边吃着刚从神府收获的浆果,一边坐在亭台摸摸自己的脸蛋,嗯,跟以前一样光滑照人。

    放心,没人怀疑她长生不老,现在满大街都说她整容。

    最惨的要数子桑,大家说他为了讨好老婆跟着一块整容,继续讽刺他拖鞋男,吃软饭。

    “是呀,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子桑也叹,对着手中的浆果左看右看,“有两个还没熟?”

    秋宝瞄过来一看,白里透红,还算可人。

    “两个?正好一人一个。”瞧他俩多有缘分。

    子桑边吃边说:“阿哲、东子跟春妮、花洛她们商量过了,打算今年提前退休组队去探险。你要不要一起?”

    李海棠不行,女生外向,她跟洋老公跑海外去了。她也没孩子,受不了民众的关爱眼光和舆论。

    这一群人当中,只有东百里与春妮有孩子。因为春妮是普通人,生完孩子才开始跟着东百里一起修行。

    “我随便。”

    “去国外走几圈如何?妈整天唠叨再找不着圣诞老人,她恐怕要死心回来养老了。”

    秋宝噗哧地笑了,“那就去吧,我没意见。”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但是,计划远不及变化快。

    第二天,等两人醒来时发现一个意外的惊吓。

    “怎么会这样?!”

    秋宝坐在床上,尖着一把嫩嗓子,小肥爪揪揪自己身上宽松得能拖地的睡衣,理智正在崩溃中。

    没错,夫妻俩变小了,年龄约在五、六岁间。

    只见小号版的小卷毛男孩,子桑小少爷神色严肃地坐在床边,皱着小眉头,冥思苦想一番。

    “啊,宝宝,会不会是昨晚那两颗半生熟的浆果惹的祸?”

    他想了一整天,最可疑的就是那两颗果子。

    秋宝一听,忙利用链子急呼姐姐连婷。

    “啊?变小了?”连婷一开始不清楚怎么回事,说着说着才忽然想起,“啊!这种浆果如果是半生熟,又是人类吃的话会返老还童哦!你们吃了几颗?!”

    “你还敢哦,事先又不说清楚,一颗就很多了好吗?我们差点返回无齿之徒了。”秋宝没好气道。

    声音奶声奶气的,逗得连婷和子桑忍不住窃笑出声
长安

    “好了,好了,是姐姐一时疏忽。半生熟的浆果极为罕见,大家都没见过,所以一句掠过,我就没太在意。别生气啊,大不了重新活一遍嘛,反正你有经验。”

    什么叫她有经验?!秋宝抓狂中,“我活三遍了!让我怎么过啊!”

    连婷一时大意闯了祸,幸好影响不大,捂嘴笑着消失了。

    子桑正想爆笑,忽然想起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忙叫住她:

    “宝宝,赶紧看看你五毒神的身份怎样了,如果修为过低……”后边的话不敢说下去,难以想象的后果。

    秋宝立时一惊,迅速呼地变出一身红装……咦?挥挥手,蹬蹬腿,身形变了,但修为没变,依旧是八千一百年,天罡罩里的业力珠也有几颗。

    呼,还好还好,万幸啊。

    秋宝猛拍胸口,松了一口气,目光瞥见旁边的小男孩。

    “子桑,你怎么了?”眼神呆呆的。

    至于子桑,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q版小巧的五毒神发了好一阵呆,忽而跳起向她扑来。

    “宝宝,你好可爱啊!”

    卡哇伊~,他爱死她了。

    砰的一声,小男孩被一个红衣服的小女孩一拳轰到天花板吊着……

    事出有因,子桑提前退休了,与秋宝打包猫猫狗狗一起先行回到东郊之林,候明哲等人要过年才回来。

    安平市的房屋过户给子桑族人帮忙看着,说不定以后还要用。

    书吧这些继续,一切不变,只是接手的人变了。

    对外宣布的消息是,他们夫妻俩隐居山林,养老去了。

    得知消息,年过六十风韵犹存的庄淑惠来到临商业街对面的一间餐厅,首次不请自来,在周小容的面前坐下。

    “你还要继续等?”

    容貌老去,两鬓霜白的周小容木然不语,轻轻搅动眼前的一杯咖啡。

    本以为林娜最执着,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更加固执的。

    “你放手吧,他们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就当给自己一个最后的机会,别再等了。”庄淑惠说完便走了。

    有些人不到黄河心不死,南柯一梦犹不知。

    梦醒时,回想起错过的人,错过的事,一切已经太迟。

    周小容最后一次眺望窗外,看看那个人常常经过的那条路,从此以后,她再也见不到了。

    黯然地回过头,垂下眼睑,默默地流出两行泪来……

    ——全文完——(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