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现言 > 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第689回
    夏太仓与其中一面旗子融合,秋宝身在其中,力有不逮。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多管闲事,等于找死。

    她有自知之明,所以不能急。

    利用祭旗吸收业力是五毒旗的本能,若旗主放纵它的行为等于自掘坟墓,这是从无数祭旗的前辈们身上得出来的血的教训。

    所以,她会按照正常的修炼方法,将炼出来的功力揉成业力珠存放着备用。

    要么一举成神,要么原地不动,这是她明哲保身稳定发展的方法。

    当然,这些目的太遥远,目前她先炼个境界空间出来再说。

    有李海棠在外边打理生意,家人也安好,无后顾之忧的秋宝一旦进入修炼状态便很少出去。她三天两头失踪,比读书时期更厉害,外边的人都习惯了。

    大家各有生活,没谁有空整天盯着她闲言碎语。

    东郊神府,大殿上,红衣女端坐正位练功,已达半年之久。不知何时起,她的眼前呈现一片空旷静寂,仿佛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个能喘气的生物。

    悬在广阔无垠的天地之间,她正想收回灵识睁开眼睛看个清楚时,忽然手腕传来一丝异样。

    手腕微微发热,一阵一阵的。

    怎么回事?

    静坐的红影轻轻蹙起眉头,心头动念之间,眼前的空旷散去,出现一片麦浪随风起伏浮荡的田野景致
御膳房的小娘子

    这不是东郊之林方圆百里外的农庄吗?

    正在思疑间,远处开来一辆白色的轿车,放眼望去,坐在前边的一对年轻男女的面孔映入眼帘,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

    再仔细端详一番,就在这一刻,那女的抬手拔了一下头发,手腕上的一串红珠子光华闪烁,特别耀眼。

    诶?这不是红玛瑙手镯吗?色泽鲜丽娇嫩,让人惊艳,她前世的母亲也有一……等等,目光落在男人方向盘的手腕上,果然有一串温润光滑的檀木珠手链。

    这是巧合还是……

    她闭上眼睛静了一会儿,然后再睁开一看……噢么!

    ……

    天气炎热,繁华热闹的京都大街,路人行色匆匆而过。

    一身休闲素雅的周小容娉娉婷婷地走进商业街斜对面的一间餐厅,点了一杯奶茶和一份茶点,然后拿出一本世界文学名著,安静闲适地看了起来。

    她边吃边看,偶尔望望偌大的落地窗外,目光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他每年的中旬,和年底都会来一次京都的公司,已形成惯例。

    每一次来,他会在下午时间选择这间餐厅享用一份餐点,度过一个安静的下午。

    这是堂兄周泽的妻子,也就是堂嫂告诉她的消息。

    家人得知她的心仍在他身上,一个个力劝她心胸放开些,眼界放远些,世上有大把优秀的男人,何必把自己吊死在一棵有主的树上?

    唉,她也想放开,奈何心里不想,到了年中,她忍不住要过来坐坐。

    能见到他的人,是一种福气。

    见不到也无所谓,就当偷得浮生半日闲,一想到这里是他常来的地方,就仿佛跟他坐在一起似地,倍感安心。

    “……厨师新来的,他做的牛排比较讨人喜欢,您要不要试试?”服务生甜美的声音响在这个安静的区域。

    “不用了,谢谢,我不吃牛肉……”一把低沉而好听的男声,点了一份西炒饭。

    周小容心里发紧,偷偷往声音的方向瞄了一眼,果然是他!

    原来他一早就到了,而且是一个人。

    她的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微不可见的笑容,今天运气真好。

    不敢多看,她知道他的触觉有多敏锐,能力有多强悍。正如她以前威胁林娜那样,一旦被他察觉她的心思,说不定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或许她被各种原因催促,离开京都,离开他远远的。

    她不想落到那个下场,只能偷偷地观望……

    正在心思杂乱,门口处哒哒哒地传来一阵跑步声
我也很想他

    噢嗞,谁那么没礼貌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之下制造噪音?

    周小容相当不满地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惊呆了。

    “对不起、对不起……”只见一个披着长卷发的时尚女郎相当失态地,匆匆地跑到一个男人身边,在他惊愕的目光中一把扯住他的手,“快跟我走!我爸妈来了!”

    子桑点的餐还没上,就被匆匆而来的秋宝拽住,然后匆匆地离开。

    独自坐在窗边的周小容十分郁闷,赌气地扔了精巧的叉子。气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幼稚了。

    人家没家教没礼貌,她这旁人生什么气?自然有人管教。

    于是,扬手招来服务生,淡淡地说:“把刚才那位先生点餐的帐拿来,我待会儿一起买单。”

    服务生先是一愣,然后礼貌笑道:“对不起,小姐,那位先生的帐单不对外透露。”

    “不是让透露,是我买单。”周小容强调。

    “对不起,那位先生的帐单不接受外人付款。”呵呵,要不换一个?有些客人耍赖,记了一年帐到现在还没付清。

    当然,这只是服务生的心里话,不敢大声说出来。

    因为眼前这位女客人的脸色变得特别难看,赶紧端着托盘溜回工作区……

    秋宝拉着子桑冲进男厕所,给大家使了个障眼法,然后直接从厕所离开,回到东郊之林百里外的一栋精致的小洋楼外边。

    子桑:“……宝宝,下次有事你不如先通知我,让我一个人进厕所然后瞬移过来。”

    刚才那个是男厕所诶,他很介意的好不好?如同她不愿意带他从女厕所路过,一样的道理。

    “嘘——”秋宝忙打断他,“小点声,我爸妈还有转世的陌子在里边……”手指微曲,指指前边的小洋楼。

    转世的陌子?跟她爸妈有什么关系?不懂她在说什么。

    “爸妈来了,干嘛不直接去见他们?”身为小辈,面对长辈躲躲藏藏的,成何体统。

    秋宝瞟他一眼,“我前世的爸妈,懂?”

    子桑眼睛一亮,啊?真的假的?连丹的父母?那可真是要偷偷地瞻仰一番。

    “那又怎样?我们是陌生人,见了他们也不认识,走,跟哥一起进去看看。”子桑轻敲她脑门一记,拉着她的手大摇大摆地走向小洋楼。

    秋宝一想也对,她紧张什么鬼?前世父母面目全非肯定是喝过孟婆汤,投胎重新做人了,根本不认得她。

    唉,这么一想,顿时全身没劲了,任凭子桑牵着走。

    “别这样,人家见了以为你不欢迎他们。”子桑好笑地揉揉她的头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