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现言 > 神隐士的悠闲人生> 第687回
    不过,大姐不敢找人问,她敢。

    几天后,周小容来到安平市,来到书吧,见了李海棠,然后约见一位她这辈子最不愿意见的人。

    “秋宝,这张照片你认得吗?”周小容问她,一副纯属好奇的样子。

    看着眼前之人的外表丝毫没变,明明是三十岁的人了,长相依旧跟十几二十差不多。气质变得成熟感性,充分散发出女性的柔美魅力,让人心生妒忌。

    与周小容几年不见,秋宝本来挺高兴的。但见对方貌似不太热情,开心的情绪速降,也变得客套起来。

    她拿起照片一看,险些笑喷。

    “你怎么有这张照片?”

    小时候拍的,异常珍贵,姥姥家珍藏的底片早报废了,把老人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好像是姐夫的,我姐年底大扫除从抽屉里翻出来,差点就扔了,我见看着眼熟便拿来问问是不是你的。”周小容笑容轻浅,注视着她的表情反应,“小时候的照片想必很难得。”

    擅自把照片拿出来,一是想试探秋宝对石子硕有没别的心思,也算是变相向秋宝示威。告诉她,石子硕并没把她的照片当回事,如果有别的心思趁早收起来。

    二来,如果石子硕因为这件事冲周冰大发雷霆,证明他心里有这位继妹。

    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把这事积在心里吃饭不香,睡觉不甜,这辈子可怎么过?不如早点说破,以求解脱。

    周冰原先不肯,在自家妹子一再劝说之下,最终同意冒险一次。

    秋宝看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越看越好笑,“确实很难得,谢谢,谢谢,幸亏你们没扔
末世辣文男配逆袭记。”她要拿回去好好珍藏。

    “你有我姐夫小时候的照片吗?我姐没见过他小时候的模样,想借来看看。”

    秋宝一愣,特么的你在逗我?

    “周老爷子家应该有吧?大哥好像每年暑假都去那边……”

    周家跟石家那么亲近,怎么可能没有石子硕、石子轩哥俩的照片?

    “哦,那我回去问问。我小时候跟他们不亲近,不太清楚。”周小容一笑置之,换了一个话题,“你跟小候过得怎样?小孩多大了?”

    见秋宝对她心无芥蒂,貌似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周小容故而直问。

    秋宝笑了笑,“挺好的,还没有小孩。你呢,找到合心意的人了吗?”

    “我觉得单身挺好。”周小容回答,“你认为呢?”

    “还可以吧,看自己喜欢。”

    “在朋友里你结婚最早,有没怀念过单身的生活?”周小容状似不经意地问。

    “没有。”面对单身狗隐含攻击性,迫切求认同的口吻,秋宝不介意秀一下恩爱,“我很喜欢两个人的生活。”

    周小容浅笑,“可你没有孩子,婆家不说吗?我有个朋友因为没孩子被离婚了。”

    “那是她选错人了,子桑跟我结婚不是为了要孩子,纯粹是两人在一起过得很开心。至于婆家,我俩的事他们从来不管……”

    有时候,秋宝不得不感叹自己找到一户好婆家,相对国内大部分的女性而言。

    周小容仍想问什么,不巧,秋宝的电话响了。

    “喂,你下班了?没有,我跟小容在茶室喝茶,你来吗?”

    你来吗?秋宝这话问得周小容陡然一紧,芳心微颤,忙端茶喝了一小口镇定心神,然后听到一个让人失望的答复。

    “……不来?哦,行……”

    跟子桑简单聊了几句,秋宝便挂了电话,她跟子桑约了今晚在姥姥家吃饭。

    “小候吗?他要过来?”

    “不,他有应酬。对了,你回国后有什么打算?还出去吗?”

    “哪儿都不去了。”

    到哪儿都忘不了,还出去干嘛?

    从此长驻京城,买一栋属于自己的小公寓,开一间画室,闲时喝一杯清茶,与友聊聊岁月与各自的生涯。

    一段没有孩子的婚姻,注定不长久。

    三年忍得,五年忍得,八年十年或许还忍得,等过了十年再看看,他俩是否依旧恩爱。

    她这一生没别的祈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如若两者不可得,宁可独对一盏夜灯,孤守寒窗度一生,无怨无恨
仙侠之仙尸

    周小容的心思,秋宝不晓得,但能察觉对方的心理貌似有些变化。国内有些人歧视单身人士,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单身狗乃社会毒瘤。

    身为过来人,她不赞同。

    但不否认有些人压抑太久,容易产生一些偏激的情绪。

    秋宝自认属于时刻秀恩爱的类型。

    没办法,她今世的人生最大收获就是脱光,难免有些得意忘形。况且秀习惯了,从十几岁开始到现在,举手投足间均可能表露出来,连自己都不知道。

    得了,以后少跟对方来往便是,省得刺激别人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晚上,她和子桑,还有春妮、东百里牵着孩子一起到姥姥家吃饭。趁大家伙都在,秋宝把自己儿时的那张照片拿出来献丑,害得大家笑成一团。

    “大哥怎么有你的照片?”子桑喝了一口小醋,酸溜溜的。

    他明明记得石家大小子跟小青梅是死对头,难道搞错了?

    “捡的吧?打不过我,索性拿张照片回去打小人。”这是秋宝唯一的猜测。

    姥姥在旁边瞪她一眼,嗔道:“瞎说,小硕很关心你的。你小时候跟你.妈一向不对头,他好心,问我要你一件宝贝……”

    照片挑起老人的记忆,一一述说当时的情形,再一次引起众人的爆笑声。

    尤其是姥爷,笑得眼泪花都出来了。

    “幸亏你没把那……那只鸟给他,不然石家肯定闹翻天。”他本想说地盘灵芝仙草的,习惯使然话头一转,改成鸟了。

    而且他说得没错,小麻雀很凶的。

    众人一听便知道石子硕打什么主意,只有姥姥这种老实妇人才往好处想,硬塞了一张无关紧要的照片给他。

    还好,他有保留着。

    过后,子桑把小青梅唯一的一张青涩照拿回家里的珍藏室锁起来。打算等两人以后老了再拿出来回味,肯定别有一番趣味。

    从妹子嘴里得知秋宝对石子硕完全没心思,周冰心中的大石放下一半。

    后来,石子硕终于完成任务回来,升职加薪,放了一段长假回家与妻儿团聚。

    周冰终于忍不住问起,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

    然后,他把照片的来源和继兄妹儿时的明争暗斗说了一遍,把周冰笑得直不起腰。

    至此,周冰放下心中大石,再无隔阂。

    夫妻之间的坦承相待,让两人的情感越发稳固,坚定不移。

    而秋宝和子桑,在年底也回到东郊之林。同行的有东百里跟春妮、候明哲跟花洛这对欢喜冤家。(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